儿童、教育这两个关键词结合所产生的内容,有效期更长、获取成本较低。例如一副孩子的作品,刚画出来有价值,一年后回过头来看,不管对于父母或者孩子本人,依然有价值,甚至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情感方面的价值元素会更多,这也是UGC的价值和基础。

早教+UGC:“童说童画”让孩子自己讲故事

2014-01-22 08:37:07发布     来源:Techweb     作者:王晶  

       随着国家放开二胎,早教市场规模之大不言而喻。85后和90后逐渐成为家长,移动端在家庭教育中比重也将逐步加大。同时在线教育的风靡,也使得移动互联网与传统儿童早教市场的碰撞越来越多。

       移动应用与早教的结合,大概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纯线上的早教应用,主要集中在“儿歌”、“故事”两大品类上,这两个品类将逐步代替线下的绘本书籍及其他固态有声设备;还有一种是线上早教应用和线下产品一体包,应用作为线下产品的先导,通过线上游戏或卡通形象吸引规模用户,再通过线下产品实现商业模式变现。

       “童说童画”就是一款由移动应用与早教结合而生的产品,但不同于以往的灌输及引导类早教应用,童说童画更像是基于儿童语音故事心智的UGC平台,鼓励儿童创作并上传有声绘画作品,并引入出版商开发儿童绘本,将App打造成发现并发展儿童绘画基因的基地。

       童说童画团队下属于深圳华强集团,团队负责人原旭义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之前曾是华为的中研部工程师,并曾在迅雷无线担任产品经理,有一个很喜欢画画的女儿。童说童画也来源于原旭义从女儿身上得到的创业灵感。

       “我们希望做儿童、教育方面的产品,因为这两个关键词结合的用户群体更集中”,原旭义表示,当初做童说童画应用的初衷很简单,一来自市场,二来自情怀。

       原旭义认为,出于成本的考虑,儿童、教育这两个关键词结合所产生的内容,有效期更长、获取成本较低。例如一副孩子的作品,刚画出来有价值,过一年后回过头来看,不管对于父母或者孩子本人,依然有价值,甚至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情感方面的价值元素会更多。且不像其他行业或其他内容,如服装服饰类,款式变换、季节的变换、流行元素变换,会产生爆炸性的内容更新,同时也会带来爆炸式的内容过时,造成获取成本很高,且随时间流逝,其价值也是逐步的在贬值。

       基于此,原旭义开始考虑儿童UGC市场的可能性。去年5月10日,童说童画第一版本正式上线,主要的用户群体是2-12岁的家庭,具体的商业模式为:鼓励儿童创作,之后家长、孩子以及老师在里面通过评论进行交流。其中儿童是内容的制造者(绘画及语音),家长担任辅助操作者角色,老师则提供专业点评。上线一个多月,童说童画共积累了约4万多的注册用户,用户的周活跃度达到55.4%,日活跃度为24.6%。

       当用户和优质内容逐步沉淀后,原旭义开始将思路延伸至线下:鼓励自由创作者基于小朋友思路激发灵感从而进行创作,并积极与国内出版适应中国儿童的绘本(小朋友产出的绘本更适宜小朋友阅读)逐步递进去完善产品,成长为有自主内容的早教产品。

       据介绍,童说童画已经与国际儿童艺术基金会ICAF确定合作,后者将共享已有的出版相关资源,前者则输出童说童画英文版到美国供ICAF使用。在此基础上童说童画的产品端内容也将不再局限中国儿童作品,而是逐步扩大到国际最高级别儿童艺术赛事作品。

       此外,童说童画依托深圳华强集团旗下的出版社以及电视媒体等渠道做内容的分发,针对儿童早教市场,做对应商业方面的探索。

       与此相对应的,童说童画V1.0版主要以绘画为主,V2.0版本开始将绘画延伸到绘本方面,从原有UGC模式升级为PGC+UGC模式。

       截至目前童说童画共推出安卓、iOS(iPhone及Pad)两个版本,总下载量突破100万,激活量30万,注册用户数15万;用户日均UGC内容约为50幅,合格内容15-30幅。

       听故事是每个人在儿童成长阶段最喜欢的事,但儿童本身无疑也是创造故事的灵感源泉。原旭义认为自己做的事有趣且有用,从本质上切入到“故事”层面,以“儿童真人语音故事”区隔现有的儿童故事产品,目的是逐步取代线下绘本,以儿童自己的世界和故事代替部分说教式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