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者普遍认为,儿童APP收费难,家长使用的意愿也不够强烈,其中“星宝乐园”是个特例——月活跃43%、付费率13%。家长在碰到孩子不爱刷牙等头疼问题时,在“星宝乐园”检索找到相应的童话故事讲给他们,帮助形成良好习惯。

别再抱怨儿童APP收费难 看星宝乐园怎么靠讲故事赚钱

2013-10-30 21:27:33发布     来源:36kr    

       编者注:从业者普遍认为,儿童APP收费难,家长使用的意愿也不够强烈,其中“星宝乐园”是个特例——月活跃43%、付费率13%。家长在碰到孩子不爱刷牙等头疼问题时,在“星宝乐园”检索找到相应的童话故事讲给他们,帮助形成良好习惯。36Kr对这个团队进行了报道:

       当孩子刷牙闹别捏的时候,请不要仅仅说不刷牙就会有蛀牙,单纯的说教往往没用,他们也许不喜欢嘴里有东西的感觉,这时候你可以给他讲《没牙的小姑娘》。以上就是“星宝乐园”切入幼教市场的角度——将家长的育儿需求直接和童话故事对接,育教于故事。

       搜索、热门标签、分类,“星宝乐园”提供类似的主动检索方式,让家长在碰到宝贝不爱刷牙、不爱洗澡、不爱和其他小朋友一块玩等头疼问题时,找到相应的童话故事念给小朋友听,通过有趣的故事逐渐帮宝贝养成良好习惯、培养兴趣爱好。用星宝乐园创始人张铭芮的话说就是:用 80% 的故事满足 80% 父母的育儿需求。

       张铭芮本身就是一个六岁孩子的妈妈。在她看来,通过数据挖掘的方式,找出每本童话书的育儿功用的确是种行之有效的方式,至少她通过把自己孩子当“实验品”后收获成就感不少。而用户数据来看,家长们似乎也挺买单。张铭芮给出了 10 月 5 日的数据:周活跃度 18%,月活跃度 43%,13% 的用户有意向支付。

       最近,随着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的热播,育儿经也成了网友的热门讨论话题,而田亮也成了大家讨伐最多的爸爸,认为他集结了传统中国家长的诸多缺点于一身。而在张铭芮看来,家长在教育孩子之前也的确需要先被“教育”。星宝乐园的“父母模式”就是为此量身订做,传授父母和孩子的沟通之道。此外,到明年年中,星宝还会推出另一主打个性化书单的应用“四点三刻”(名字源于幼儿园的放学时间),它将针对小孩自身特点、成长阶段、季节以及其他家长的育儿经验主动给家长推送相关书籍,希望通过精准推送给家长一些自己还未意识到的教育的“点”。

       另外,张铭芮还打算把星宝的故事“搬”到社区,通过星宝 CosPlay 体验馆让几个孩子合作扮演童话故事的角色,既发挥孩子爱表演的天性,又锻炼孩子的协作能力。张把星宝的体验馆定位在中低端,希望大多数家长只需一次花几十块钱就能让孩子参与其中。在接下来的两年,张打算在各社区的绘本馆打造 100 家这样的体验馆,同时和迪信通再合作个 100 家。

       星宝的门槛在其快速内容生产平台。张铭芮表示,在这个平台上,星宝平均 1 人就能在 2 天内生产一本童书,而一般竞争对手制作用户体验相当的电子书时间成本至少 1 个月,人员成本至少 3 人。这得力于星宝之前是做针对数字内容平台的技术服务,任何可以标准化的东西平台都做了,编辑只需把焦点放在内容的编排和添加。当然,这其中还有个难度:不同类型的电子书可能需要不同的呈现方式,3D 效果、酷炫,不一定是家长所爱,因此需要根据图书类型和家长需求研发相应的模板。目前星宝已有 105 本电子书,模板的探索也初步完成,上马更多也就相对容易很多了。类似的童书快速电子化平台童乐汇也在做,不过它只提供平台,内容由第三方制作。

      星宝从去年 9 月开始切入儿童电子书市场,原名星宝书,今年年初拿到迪信通创始人刘东海百万元天使投资,刘东海也成为了星宝的联合创始人。今年 9 月,星宝书升级到星宝乐园,目前团队 16 人。张铭芮表示,目前团队已经对公司未来的规划和发展有了比较大的把握,也准备开始大胆融 A 轮了,争取能在今年年前完成。

       儿童应用大致分三类:童书电子化(以童乐汇为代表)、儿童游戏(以淘米为代表)和儿童早教(以宝宝巴士为代表)。但普遍面临家长付费意愿低,盈利困难的局面,也使得不少家应用开始探索周边商品售卖和线下店面。而据张铭芮称,星宝每个类别有 1/4 的电子书是免费的,但根据这几周的销售排行榜来看,排在前面的大多是付费版。张铭芮认为,是星宝提供的“刚需”刺激了家长的付费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