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除新东方这一必要条件,重新阅读理解“周思成”

2018-09-11 08:45:01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0条评论

  文|冯玮

  14年前,尚在大二、连美特斯邦威都觉得太贵的周思成肯定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住在2000平米的房子里,收到LV的专属创业贺礼。

  14年后,周思成在那封只有一句话的辞职信上签名时,没有一丝犹豫。

  在新东方的经历就像完形填空,每一段经历的叠加完满了他的14年,而这份结果的对错也早已不是简单的满分与否就能衡量。

  完成上一题的周思成,已经离开了彻底改变他的新东方,他说这次,他想靠自己改变命运。d

 “我曾以为,我永远不会离开”

  当大多数新东方人见到俞敏洪仍会紧张与拘谨时,周思成会嬉笑着跑去用力给他一个抱抱,每及此,俞敏洪也会笑着说:“只有你总要抱。”

  所有人都知道,俞敏洪是深深喜欢并欣赏这个大男孩儿的。

  \

  (俞敏洪&周思成合影)

  “我是新东方最快乐的人,”周思成的语速慢下来:“我肯定是新东方最开心、最自由、最散漫的,我得到的宠爱是最多的,我可以三年都不去开会,谁能有我那么快活?”

  “那时我真的以为我永远不会离开。”

  只是,事情的发展远比曾坚信的情感来得更仓促。

  去年底,新东方开始对在线业务大规模调整,将原有的以录播和直播进行业务区分的新东方在线与酷学网,调整为以应试和非应试分类:新东方在线将涵盖线上所有应试类内容,酷学则偏向素质兴趣类内容。

  分类的重新定义,意味着周思成将从酷学转向新东方在线:“我和酷学团队很熟悉,而且在人事层面我也排在酷学靠前的位置,但如果我去新东方在线势必会影响那边的人事架构,可以预想到至少有一方的位置会下降,然后心里不舒服。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那我为什么不自己闯一闯更痛快?”

  从蹦出这个想法到确定这个想法,一共只有两个小时:“我其实是认真想了,然后就觉得那算了,出来做吧。”

  于是,那个曾冲在最前面和离开新东方的老师对呛、一次次声称:“我永远不会离开新东方”的周思成,在第四次陪伴俞敏洪、陪伴新东方完成“梦想之旅”后,真的离开了。

  上一次他这样突然离职,还是14年前。

  2005年3月,还在上大二的周思成在长沙当地的外语培训机构离职,原因是那所学校的校长没有完成对他的承诺:“他说因为我的工作那个学校的四级班从每个班招三五个人,到一年后可以招三五十个人,所以要评我做他们的优秀教师。”

  颁奖礼上,周思成穿着现在回想起来并不帅气的西装,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他准备好了领奖时的感想,排练好了自己名字被念到时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一遍一遍,确保一切都是完美的。

  “我什么都预想好了,却没预想好之后的狼狈——我的名字压根没被念到。”

  “于是我立刻选择离开,打开报纸寻找新的机会,新东方进驻长沙是当天半版的广告,现在想来应该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天意吧。”

  随后的故事人们大多熟悉,19岁的周思成穿着标价390元的美特斯邦威、用4万字的简历和稍显稚嫩的试课,成为了长沙新东方的最早几个员工之一,20岁任长沙新东方国内考试部主管、两次获得新东方集团优秀教师、四次获得新东方集团人气教师冠军、四次参与梦想之旅,五次登上“快乐大本营”舞台……

  “这两件事情很像对不对?”周思成一手摩挲着手中的咖啡杯,一手托腮反问着身边的同事。

  “但因为第一次离开让我遇到了新东方,所以我在想,这次的离开也许是老天再次给了我指引,和我说Yesterday once more。”

  的确,两件事的逻辑有太多相似,但后者显然更像一个被宠溺过度的小孩,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负气而毫无策划便离家出走的故事。

  只是故事可以恣意猜测,现实却常有草蛇灰线的伏笔,在周思成宣布离职的那封《我曾以为,我永远不会离开新东方》中,一些字眼也可以感受到他选择离开背后的深思。

  “但是新东方巨大的航空母舰已经不会为了某个人而有所偏倚”,“我觉得我的热情还远没有衰减,我有更多拥抱时代的想法还想实现;我已经没有那么年轻,我不能再等下去”,“我还想给学生更好的课程,更好的服务,但是没有足够的关注的资源,我没有办法实现我心中的想法。我们都想过可能会失败,但是失败好过温水煮青蛙以及自满。”

  周思成分析:“当一个公司做到像新东方这样的体量,去中心化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此时对名师的突出已与企业逻辑发生对冲,作为需要被淡化的一方,虽依旧收到很多宠爱,但他并不甘心于此;随着新东方把主要关注点投放在K12市场,大学市场已得不到曾经的更多扶持,但周思成对大学生市场仍有期待,或许他自己去拼一把还会有更多可能;在一个太舒服的地方呆久了,周思成想看看、更想试试外面的世界。”

  显然,所谓的稳定与安逸,早已不是周思成选择理想方向的唯一结局。

  此时周思成在追逐的或许也并非一场冒险,只是在一些变化后对自己仍可保持追逐之心的慰藉。

带着“周思成主义”去创业

  决定离开时,周思成心里尚有20%的动摇,他找到同在新东方且与他友谊深厚的孔玮、宋智鸣和陆寓丰商量,却没想到他们非但支持,也愿意与他继续并肩。

  这或许也是属于这个新团队之间的隐形默契。

  “居然都没人拉我一把,他们都不劝劝我。”周思成笑道:“但那一下就完全坚定了我的想法,我也知道要开始筹备自己的公司了。”

\  

  (宋智鸣&周思成&孔玮&陆寓丰)

  周思成真的是一个做什么都很快的人,语速很快,表情变化很快,对人从喜欢到厌恶的转折很快,创业也很快。

  五月九日,周思成前一刻还在参加新东方的演讲,下一刻就带着自己的项目找到真格基金,并被对方称为白富美团队。

  “他们说我们完全不像是要创业的,好像我们眼里没有绝望,也没背水一战的气质。本来徐老师已经不太管这些业务了,但我坚持一定要见到他。”

  “徐老师其实不太了解我,我就和他讲了他离开新东方之后的我的一些事情;我知道徐老师是学声乐的,我也是学声乐的,所以我也和他聊了下这些,我需要让徐老师知道我对教学教研还有产品的专业,我也要让徐老师喜欢我、认可我。”

  “其实我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投故事的时代了。”

  “可周思成站在那里就是个故事。”

  \

  这中间还有一个稍显遗憾的插曲。俞敏洪也曾表示希望可以投资思橙,只是因为新东方内部出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表示思橙会成为新东方的竞争对手,俞敏洪无奈作罢。

  “我很感激俞老师和畅姐在当时支持我出去闯一闯并且当时就说要投资我,但我还是有点遗憾吧,如果思橙有新东方的血液,我会觉得从心理上觉得没有走那么远。”

  一周后,徐小平与真格基金在他连执照和账户都没有的情况下选择投资数千万元,半个月不到,思橙教育正式成立,同时设立了北京和湖南两个分公司:北京分公司负责技术与运营,目前约有二、三十人;长沙分公司负责教研和教学,团队共十人。

  6月5日深夜,周思成发布《我曾以为,我永远不会离开新东方》,结尾提及:“6月6日中午12点开始的全新平台暑假班,创业初期的我们,需要你真正的支持与爱。”

  相较于他离开带来的舆论风声,那时的他只担心隔天中午的售课情况,因为他听到过外界的声音:“离开了新东方周思成直接垮掉怎么办?出去了招不到学生怎么办?没人支持周思成自己的课程怎么办?”

  这些质疑周思成也有,无数疑问与担忧在那天中午前转化为不安的心跳,每分每秒、一下一下地撩动他的神经。

  \

  (课程宣传图)

  幸运的是,那些爱与认可,都还在,“一笑而过”系列课程首日营收过百万元。

  周思成说自己从没帮助任何朋友在自己的社交平台转过广告,可当看到自己开课那天有那么多的朋友帮忙转发甚至买课支持,他从心眼儿里觉得感动。

  他把所有的祝福和转发都截图发到了朋友圈,他说那一刻,忐忑才真的消散了。

  截止到8月24日,经历了考季、四六级以及暑期班的考验,思橙教育暑期班报名超过4.4万人次,总营收超过1189万元。

  终于,首战告捷。

  但周思成很清楚,市场留给他的考验,绝不仅此而已,从名师到创业者,他需要适应的还有很多。

从名师到创业者,他希望自己继续“精致”

  名师是一件艺术品,名师创业却像是带着风险选择对艺术品的再加工。谁都明白,这风险如果没有带来更为溢彩的流光,平庸将快速将名师的骄傲磨平耗尽。

  周思成深谙此道。

  从名师身份转为创业者,中间的分寸他有自己的斟酌。

  为什么名师会离职?

  周思成认为,当新东方、好未来等体量足够大的公司已不再会为某个资源或某个老师去倾斜过多的时候,习惯了在闪光灯下的名师一定会在一个恰好的节点,寻找新的能够让其再度成为中心的位置。

  “这个位置也许是另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或高管,比如粉笔公考的张小龙与袁东;也许依然是名师,比如有道考神的赵建昆与考虫的尹延和石雷鹏。”

  “可是为什么他们会走?这总归是个扯不清的问题了。”

  “但既然走了,就不要回头。”

  如何利用好名师这个长板?

  徐小平给了周思成一个建议。

  \

  (徐小平&周思成)

  “徐老师说让我不要向职业经理人那个方向去发展,要向徐老师那样,把控好我认为重要的东西,同时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团队、相信团队,我的义务是发挥教学的长板,做好自己课程内容就好。”

  “名师团队这个长板,也是现阶段思橙整个产品体系的核心。”

  周思成将最早上线的产品设计为三大名师的九门课程,九科联报可直打五折。“网课的好处是我先不用上线太多产品,我先做好一个课程,通过老师的带动和实质的教研教学实现结果量化,然后学员就可以翻番,比线下的课程轻松很多。”

  “所以现阶段我们就是继续巩固IP的价值,学员数量陆续增长后,让IP、运营、产品和教研都稳步成为长度相当的板子就好了。”

  如何适应创业者的身份?

  “虽然希望自己专注长板,可创业好像还真的不可能让我只安心做老师就好。”周思成苦笑:“创业把我的时间打散了。”

  “比如暑假班的时候我正在上课,突然有一笔钱要批,而我又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什么地方用几栏、每个地方用几个字,包括需要几把椅子,椅子应该什么颜色,所有的事情都要问我。”

      \  

  (周思成自己草拟、装订劳动合同)

  周思举了很多例子,细数自己所要面对的“杂事”。而此时的他很像红楼梦中对凤姐的一段形容:凤姐临时抓宝玉屋里的小红跑腿,说“外头屋里桌子上汝窑盘子架儿底下放着一卷银子,再里头床头间有一个小荷包拿了来。”

  当了家的周思成就像书中的桥段,一切历历有数。

  “这些事情真的很多、很杂,会有点抓狂,但是也要保持微笑。”周思成低头想了想说道:“好像做创业者也挺难的,但是我在努力去保持那种感觉,我自己的平衡与工作的平衡。”

  “我还在努力。”

  思橙的同事说周思成是一个很爱惜自己羽毛的人,他有自己的骄傲,而挣扎的是,当一个骄傲的人成为创业者,意味着他一定会遇到需要放低自己的时刻。

  无论是在新东方还是与娱乐圈的交集,周思成在14年间已积累了足够多的资源,但当开学季到来,同事与他商量要不要通过高校资源去举办一些进校活动的时候,周思成的确为难了、犹豫了。

  结果显然是唯一的,他主动联系了高校的一些关系,也促成了那些活动。

  “创业需要偶尔去妥协一些自己本不愿接受的东西,他在适应这个挑战,我们都觉得他做得很好。”朋友笑道。

大学生市场:依旧可期

  目前,思橙教育主要推出了四六级、英语学习产品和考研三部分内容,周思成分析未来思橙会相对更关注非应试类内容,但仍旧主要关注大学生市场。

  周思成认为,大学生市场主要有几个特点:

  其一、大学生市场体量足够大,学生面对四六级、研究生、出国留学的考试需求,为教培行业带来了足够大的市场。

  其二、大学生关注性价比高的产品,这也就意味着大学生产品需要既有价格优势又有质量保障。

  “但市场上很多产品的价格越来越低,如果大家都推出差不多内容的话,那这个定价怎么把控,其实需要我们再仔细研究。”周思成补充。

  其三、大学生普遍迷茫,这也就为可以成为榜样的的名师IP带来展示自己的舞台,而不同风格的教师往往也能吸引相同类型或者向往该类型的学生。

  “各有各自的用户群体,学生特质与教师特质相匹配,所以名师的流量不需要担心,无非大小而已。”

  “但大学生市场是更难的一条路,关键是对大学生心智的占领与争夺。”

\  

  为了争夺,他希望自己足够努力,让学生看到挥汗如雨之后就能带来挥金如土的生活;他也希望自己足够专注向上,于是他从不抽烟喝酒泡吧甚至看综艺,他只把时间放在关键的事情上,比如他每天都会看学员给他的留言。

  周思成宣布离开的那天,有学生留言指责他”忘恩负义“,他微微偏头,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自己没办法要求所有人的理解。

  但有一点他很确定:要去哪里,要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多知网 冯玮)

Tags: 周思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