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考赛道机会巨大,但做教育不能以争做独角兽为目标

2018-10-13 14:33:3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Penny   0条评论

  ​多知网10月13日消息,昨日,由北大青年CEO俱乐部主办的“新青年、新教育——2018北大青年CEO俱乐部教育行业峰会”在北京举行,在《圆桌论坛1:新高考赛道》中,主持人与嘉宾们共同论道新高考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在该圆桌论坛中,爱培优CEO张金荣为主持人,嘉宾有好未来高考生涯规划研究院执行院长任卫军、广东省生涯教育研究院常务秘书长、云课工场CEO余国平、智选优合CEO赵友志、高思爱尖子CEO邹瑾、立思辰教育天使基金负责人周丹丹。

  教育部长陈宝生曾指出,这次新高考改革是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规模最大、任务最艰巨、范围最广的一次改革。而且这次高考改革现在已经在多个省份推进了。2014年的时候是在浙江和上海,去年是北京、天津、海南和山东4个城市,目前已经确定的有8个省份又进入新高考改革的行列。

  新高考改革现在如火如荼,当然也引起了一些非常广泛的讨论,该论坛的嘉宾们也就新高考抒发了自己的观点。

\
(从左至右分别为:爱培优CEO张金荣、好未来高考生涯规划研究院执行院长任卫军、云课工场CEO余国平、智选优合CEO赵友志、高思爱尖子CEO邹瑾、立思辰教育天使基金负责人周丹丹)

  新高考下是为学生增加了更多选择性,学校落地需要配套资源

  嘉宾们普遍认为,新高考是必然趋势,是过年摸索的结果,改革肯定有难度,但也创造出了很多新的需求。

  任卫军指出,利就是新高考是文理不分科、选科、合并录取批次及专业报告,这种我觉得都会给学生增加很多选择性。未来新高考改革之后,直接专业+院校的报考模式,不存在被调剂的风险,这对考生是一个很好的利好。

  同时,任卫军认为,显而易见,选科走班,对于一些教育资源不是特别发达地区的一些中学、普通校,在师资配比上、教室利用上,包括这方面带来很大的挑战。

  另外,新高考参考的是综合素质评价,这里面包括文体、艺术,相关对于一线城市的孩子来说,应该是有优势的。相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学生来说可能比较难。

  余国平认为,从人才培养和人才选拔角度看,新高考的改革是利大于弊。

  “我们新高考改革,并不是说今天拍脑袋一下子就决定了,而是在2005年甚至在更早的时候,我们国家已经在酝酿这样一个事情。”

  从目前地区性的一些发挥、发展或者学校之间的发展不平衡来看,弊端就是师资严重缺乏。

  而余国平创办的广东省生涯教育研究院在广东重点做对师资的培训,包括公开的培训,包括进校的师资培训,从这块解决一些新高考中产生的师资不均衡,或者师资严重缺乏的问题。

  赵友志认为,新高考的从商业机构来看,会有更多的机会。但新高考不利的一方面就是选择困难,因为有更多的选择。大家都希望有更多的选择,但是又有选择恐惧症,不知道该怎么选。

  邹瑾原来读书的时候是参加数学学科竞赛,通过竞赛保送,无论是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大学升研究生,一路都是保送的,他虽然没有经历过高考,也通对新高考的观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新高考改革出发点非常好,但是最后实际的执行很难。

  “出发点是取消一考定终生,或者取消文理分科,我觉得这个挺好的事情。我觉得这在我们现有的教育体制下,让文理科能够尽量融合,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邹瑾说到。

  在邹瑾看来:“新高考实现有难度很困难,必须得配套学校教学制度的改革,甚至包括教师选拔制度的改革等等,所有这些配套改革都能够比较齐全的时候,才能够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效果。”

  邹瑾提到,应试能力是一个人能力当中很重要的部分,我的设想当中希望让我的孩子能力很强,将来随便高考怎么考,必须得考好。

  立思辰被称为新高考投资专业户,周丹丹从投资人的角度做了理性分析,她说:“我们国家人均GDP已经到了8800多美元,发达国家大概是12000-13000美元的数值,国家从一个发展中国家,变成一个发达国家,或者突破拉美的陷阱,我觉得国家在人才培养方面,肯定要有一些比较大的变化。”

  在周丹丹看来,新高考的改革方式,大概10年前开始讨论怎么改,论证那么长时间,引起一些讨论,这都是可以预期的。

  “中国本质来讲,从美国这些发达国家来看,没有哪个国家的教育是能让所有人满意的,所有的国家都在改,美国也在改,以色列也在改。咱们认为办的好的一些国家的教育都在改,我觉得还是要从一个更长期的周期看待这个事情。比如我们放在一个30年或者更长20年的维度,去看这一次高考的改革,对我们人才的培养模式,可能更为客观一些。”周丹丹说到。

   周丹丹还提到,“短期内,一些没学校的资源方面供给能力确实难以跟上,当然我们也看到很好的一面,有一些省份延迟了高考改革的进度,也是一个好事,我觉得做好了准备再改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张金荣总结称,台上的嘉宾普遍对于新高改革持一个肯定的态度。新高改革的方向是对的,没有问题。但是在具体落地的时候,有一些具体的措施,包括一些资源的供给上,可能也会存在一些问题。

  在这里我想简单补充几句,这一次新高考改革,其实是国家从2005年就开始探索的,任何一次改革,都会有阵痛,不管是经济方面、教育方面,还是其他方面都是这样。

  这次高考改革在2014年正式落地,而且落地的时候由国务院发起,经过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这次新高考改革的定调,起点是非常高的,也就是高考改革势在必行。

  而且这次高考改革所有方向,确实有利于人才的选拔,有利于学生和高校的双向选择,这些都是对的。同时一个弊端刚才大家也分析了,资源匮乏等等,我觉得这也是带来的一个市场机会。

  新高考改革带来巨大的商业机会,但做教育不能以争做独角兽为目标

  既然在新高考下将有很多市场机会,那么新高考赛道有多大?什么时候出现独角兽?这是商业界比较关心的问题。

  作为投资人,周丹丹指出,做投资肯定是这样的,我们肯定是因为相信所以才投资的,肯定是相信他会成为独角兽才投的,不然的话忙活半年腿都跑细了,我觉得这个行业是存在一些机会的,升学和就业是两大刚需,无论是新高考还是什么高考一定是强刚需的。

  周丹丹拿数字说话:“立思辰收购的企业叫百年英才,而我投资了6个新高考的项目,我刚刚粗粗的算了一下,我们立思辰的这7个做新高考的企业加起来今年的收入差不多有3个亿。因为我是被投企业的董事,所以一些规划我大概也都知道,到明年这7个企业收入到5个多亿应该没有问题。这5个多亿算起来纳斯达克上市的交易企业里面,这个体量就已经构成一个上市公司的收入标准了。”

  此外,周丹丹还分析了新高考赛道的前景与宽度:“我觉得这个行业一定能出来大几家独角兽的,新高考做投资的话,我觉得有一个特点,既可以往前做,也可以往后做。我们希望能帮忙那些天资聪颖但高考失利的人,在第一份工作或者人生重要节点上回到一个好轨道上,这都存在着独角兽机会的,我们还是相信在座各位和教育创业企业的。”

  邹瑾谈到:“我自己的性格当中还是有很典型的北大风格,从北大风格的角度,对于这个问题,我的想法是做不做独角兽又有什么关系,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或者说这不是我的目标,其实从一个企业的角度,如果你未来成为独角兽,那应该是你的一个果,而不是一个因,它不是你的开始目标。

  我希望做的事情要干什么?当然说大一点,可能是想改变世界。但是说的有点过于宏大,因为我毕竟在做教育这一部分领域的,其实我想做的事情,真的就是能够帮助社会把教育事业做好,希望能够尽一点点自己的微薄之力,这就够了。

  其实现在的新高考改革,意味着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为国家分忧的。因为这里头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有很多的东西需要去做,哪怕是一些最最简单的,比如说一个学校的排课系统。像类似于这样的东西,其实要想真的做好、做完善,也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现在行业当中也有做得非常领先的企业,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的感觉如果我们真的从教育的本源出发,真的为了去帮助孩子、帮助学生的成长,未来你只要能够真正做得好,未来成为独角兽,自然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赵友志谈到,天津也算是一个直辖市,不算贫穷落后的地方,但是很多学生面临的是不知道怎么选教育机构和教育资源,所以供方和需方对接不起来,这是目前面临的一个现状。

  我通过亲身体验了解到的这个供需关系,我发现,这个行业独角兽不会有那么快,但是我觉得如果能做成,必须要满足两点:

  第一,绝对要快,适应政策变化。

  第二,要狠。这个狠能够快速兼容并包,把所有的教育行业相应资源整合到一起,这样的人一定会后来做得好。

  关于新高考是否能够产生独角兽的问题,余国平认为通过大企业并购后产生独角兽的可能性最大。

  “现在目前新高考改革上,确实涌现了非常做新高考不同业务的,包括爱培优,包括高考资源填报,包括生源规划相关的一些企业,确实在全国各地各个省出现了在当地能够有话语权的企业。

  目前短期来看可能需要时间去诞生这种独角兽,有可能会在一个并购的情况下,在一些大的企业,比如好未来这样的企业里面,酝酿出独角兽的几率更大。

  以我自己从事生涯升学规划志愿填报角度来看,甚至一些市也有人做这样的升学规划,或者志愿填报事情,小打小闹特别多,而且客单价并不高,活得好的并不多。

  如果有一些大的平台,或者通过并购,在未来新高考赛道上,或者新高考某一个维度上,产生一家独大,或者比较强势的企业,这种几率还是比较大的。”余国平分析称。

  任卫军提到,做企业到底是做独角兽还是小而美,因为我进入这个行业已经有10年以上,我看到过太多的小而美个人工作室,也有一些成规模的企业。

  比如刚才说的聚焦新高考一系列上下游的产业链,比如说有做自主招生综合评价的爱培优,还有百年英才,还有一系列的,这些聚合起来,真的有可能成为一个独角兽的企业。

  好未来也投了百家教育这样的做自主招生的企业,具体会怎么样可能还是看未来的时间点。无论怎么样,我觉得不管做独角兽,还是做小而美,只要是涉及这块,要确实能够帮助到学生和家长。

  我觉得北大老校长胡适先生,在多年前给北大的毕业生毕业典礼的时候,送给大家四个字“功不唐捐”,来自于佛典当中的“福不唐捐”。无论是我们北大校友创业,还是做新高考赛道的,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去努力了,这个功力绝对不会白白浪费,总有一天会兑换给你,而远远超出你的期待。

  张金荣总结称:“独角兽这个事分两面来看,第一面我觉得教育一定是一件有情怀、有温度的事,要不然确实做不了。你看互联网界某些公司两三年就上市了,教育企业可以做这种事吗?不能。我们讲某些互联网企业是典型的消费降级,教育有消费降级吗?没有。因为教育的试错成本太高了,你可能会影响一代人。哪怕你只影响了一个孩子,你可能影响了这个孩子之后的整个家族。

  所以,教育的犯错成本非常之高。我说做教育一定要有温度、有情怀,有品质,我觉得大家要用心来做教育,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头独角兽。这可能比你成为一个从估值上来看的独角兽更重要。如果每一个教育从业者都能这样去做,中国的教育一定会更快地走出目前被大家批评的那些盲区,这是第一。

  第二,新高考改革带来巨大的市场,我非常坚信会出独角兽,希望那只角长在在座的大家身上。”(多知网 P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