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渴望家庭的温暖和关爱。

“我带了45个孩子,有4个患了抑郁症”

2022-04-08 12:01:14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张蔚斐  

  作者|张蔚斐

  图片来源|pexels

  来源|成长的可能

  一个班里45个学生,有4个抑郁症孩子,这是王璐老师目前所带的初三中考班的情况。在这四个孩子中,有两个是因为抑郁症有留级经历,另外两个孩子则是在王璐接班以后才渐渐出现症状,他们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有人逃避学习,待在家里,也有人在学校里会忍不住打人。

  对于这四个孩子,王璐倾注了很多心血,他们比其他的孩子更需要关爱。今天,王璐讲述了这些孩子们的故事。

  他的眼球是浑浊的黄色,睡眠严重不足

  小冬在初三时确诊了抑郁症,因此而留了一级,所以现在到了王璐的班里。虽然已经到了初三中考的关键时期,小冬却并没有来学校上课,一直在家里自学。王璐常去他家里家访,小冬住的地方太阴暗潮湿了,一楼的位置,常年没有太阳,家里的阳台和前面的楼房距离只有半米。王璐总觉得,这样的居住环境对他的心理也会有影响。

  “他跟我讲过很多,他的抑郁症主要是因为家庭影响和校园关系造成的。”王璐说。

  小冬和上一届的同班同学之间相处并不愉快,这也成为他的心病之一。据前一任班主任说,当时学校里没有取暖设备,小冬班级里提议,可以由每个同学出钱集资装一个取暖设备,但是小冬妈妈不愿意出钱,举报了这件事,最后供暖没装成,小冬也在班级里成为众矢之的。

  “其实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也不知道,因为小冬妈妈不承认这件事,但是学校的老师说举报是可溯源的。但无论真相是什么,当时班里的同学和老师都觉得是他妈妈举报了,舆论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同学们对他很不友好,排挤他、孤立他,他在运动会上摔倒了也不会有人扶他,这让他在那个班级里呆不下去。”王璐说。

  如果仅仅是校园环境的影响,小冬在换了班级以后应该会有所好转,王璐说,现在的班级氛围还是很好的,但是小冬还是学不进去,因为对小冬影响更大的是家庭环境,据老师说,小冬的爸爸属于“粗暴教育”,妈妈也没有耐心。

  由于当时班级里大多数人都针对小冬,小冬很孤独,他有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但是这个朋友自身属于大人眼里的坏孩子、爱混爱玩不爱读书。小冬和他走得近,还爱玩游戏,这引起了家人的不满,认为他学坏了,于是,小冬爸妈把他送到了湖南一所“戒网瘾学校”。

  “就是那种新闻里电击的学校,你懂的。”王璐说,“他爸妈把他送到湖南的网瘾学校待了半年,那个学校不准家长探视,他妈妈三个月才去看过他一次。他一个人在那里,还是外省,从江苏给他送到了湖南。这对他的影响非常大,他身上还有在网瘾学校里留下的疤痕。”

  现在,小冬和家人吵架时提到最多的就是:“你知道我在那个学校过的是什么生活吗?”

  王璐说,小冬的学习基础不差,人很聪明,在学校对同学老师态度都很好,但是他因为情绪原因,没有办法完完整整听完连续性的课程,现在已经不怎么来学校了,来不来学校主要看心情,所以他的成绩也就跟不上了。

  “跟他交流时,你能明显看到他的眼睛是那种老人一样的浑浊的黄色,他的睡眠严重不足。对于未来没有任何念想,也没有爱好。自从他被确诊后,他妈妈现在对他比较耐心了,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王璐说。

  情绪敏感的女生,常常会感到不舒服

  西西和小冬一样,也是在初三确诊抑郁症后,留了一级。

  “西西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女孩,很有领导能力,是排球体育特长生,也是美术特长生,画画、运动都很优秀。刚接触时,真的觉得她很开朗,长得也很好看,但是她情绪很敏感。”王璐提到西西时,先说了一大堆优点,“她的字也写得很好看,比很多老师都好。”

  在王璐眼中,西西各方面能力都很优秀,但是同样因为抑郁症的原因,导致她无法连贯性学习,情绪对她的影响很大,她的成绩也不理想。

  

  “她的抑郁症主要是家庭原因,父母关系不好,爸爸常年在外地,不怎么管她。她的情绪很敏感,常常会觉得身边的人对她不怀好意。”

  王璐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劳技课上,老师提到了“抑郁症”,其实当时同学们并不知道她有抑郁症,同学们在笑,西西认为同学们是在笑她,就立刻站起来跟老师说:“老师我心里不舒服,我要去找心理老师。”

  同时,西西也比较冲动,和别人发生矛盾时,常跟王璐说:“老师,我想找一群人打他,想把他套在麻袋里打一顿。”王璐让她有冲动的想法时就要第一时间告诉她。心思敏感的西西看到同学们围在一起说话时看了她一眼,就会觉得别人在嘲笑她、议论她。“西西性格比较像男孩子,在学校里和女生不太合得来。”王璐说。

  抑郁症需要吃药治疗,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需要用药物控制。但是吃药的副作用很大,比如嗜睡,这对他们的学习是很大的影响。当他们吃药时,能很明显感受到他们的情绪是稳定的,但是因为药物的副作用,他们有时候会停药,一停药,情绪就上来了。

  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疤痕,在团体中没有价值感

  桃子常年穿着长袖,情绪失控的时候,她就会用小刀割自己的手臂,手臂上深深浅浅的布满疤痕,她不想被别人看到。王璐是半路接班的,初二时接替了前班主任。她也曾问过桃子为什么要伤害自己,桃子却说不出所以然,只说是“喜欢”。

  桃子一直有很严重的抑郁倾向,在她接管班级之前,桃子的极端行为更多,但家人都忽略了,初一时桃子还有想跳楼的行为,每天都说不想活了,没有什么意义。

  桃子的情绪问题一直被耽搁了,家里人没有引起重视及时给她帮助。直到在王璐的沟通下,桃子家人才终于带她去看医生,桃子也被确诊为抑郁症。

  在王璐眼中,桃子的情绪起伏很大,好的时候很好,但有时候很暴躁。

  桃子的问题,更多的是来自于人际交往,王璐说,桃子是一个社交能力比较弱的孩子。

  

  “桃子在群体中缺乏认同,很没有安全感。她是个比较胖的女生,说话很容易冒犯别人,情商不是特别高,所以同学不是很喜欢跟她交往,但是她又很渴望在班里有比较好的人际关系,迫切地想获得友情。”

  桃子在人际交往中不太懂得如何尊重别人,在和同学相处时,桃子会自己拿对方的东西吃,不管别人愿不愿意,说着说着就开始摆弄对方的东西,喜欢整天黏着别人。

  “青春期的孩子还是比较在乎隐私和自我空间的,桃子的做法在很多孩子看来可能就是不太有边界感,总会让人在和她相处的过程中感到被冒犯,所以她不被同学喜欢,在学校里比较孤独。”

  桃子人缘不好、成绩也不好,在校园团体环境中就没有价值感的获得,各方面都比较受挫,就会觉得自己很差劲,情绪也越来越差。王璐试图理解她,站在桃子的角度走进她的内心,王璐说:“她没有价值感的获得,有时候‘生病’反而让她被关注,被关爱。

  “其实桃子是个很善良的孩子,只是非常想获得别人的认同,脾气也很暴躁,性格可能和家庭也有影响,她爸爸的说话方式也是这样的,比较直接,比较冒犯。”王璐说。

  或许要等长大后离开家庭环境的影响才能自愈

  小林还没有确诊抑郁症,但是他的症状比较明显,学校的心理老师也建议他及时就诊,小林经常跟老师说自己心里不舒服,想打人,但无论王璐怎么和家长沟通,家长都不愿意带他去就诊。

  “这个男孩完全是家庭原因。以前可能年纪小还能忍着,但是随着他逐渐长大,认知更加清楚,思考的更多了以后,他感到越来越痛苦,他是一个想得很多的孩子。”

  小林父母离异,虽然法律将他判给爸爸,但是小林爸爸已经在其他城市再婚了,也完全不管他。小林由姑姑带着,在姑姑家中,他会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小林有一个亲姐姐,按法律判给妈妈,小林妈妈和姐姐原本也不太管他。

  “离异的家长,互相都爱说对方坏话,小林的心理压力就比较大,常常感到孤独,在姑姑家也会觉得寄人篱下,父母和姐姐也不管他,让他没有归属感。尤其是男孩子,没有爸爸在身边,等于没有榜样作用了,对他的成长影响很大。”

  小林比较早熟,思考的东西很多,比如他会在网页上搜索“父亲没有对孩子尽抚养责任,在法律上应该如何惩罚”,小林想的很多,也比较在意家庭的这种影响。

  “小林初一考入学校时,成绩是中上的,他很聪明,我们是按成绩排名的,他在班里的学号是13。但是很可惜,因为情绪问题,他的成绩也跟不上了。小林长得又高又帅,平时阳光开朗,和同学关系都很好,同学开开玩笑他也不会生气,脾气很好,是个很好相处的孩子。还常常帮老师的忙。”

  因为控制不住情绪,小林需要常常请假,他跟老师说,他心里很不舒服,需要回家躺一天。

  或许是因为王璐对他比较关心,小林对王璐也很亲近,不仅会拼乐高玩具送给老师,还会自己做甜点带给老师吃。

  “其实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关爱,他这样的孩子,给一点温暖就能灿烂很久,我平时跟他沟通多一些,他就对我很好。但是他家里人不重视他的问题,不愿意带他去就诊,导致他的情绪常常无法控制,总说心里不舒服,很想打人。”王璐说。

  “有时候,我也很想帮助他们,但是我能做的毕竟是有限的,他在学校再好,回到家庭环境又打回原形,家长不愿意治疗,我也没办法。而且药物治疗也不是根本,还是要他自己走出来。”王璐说,“如果问小林什么时候有可能会自愈,或许真的只有等到他长大、独立,真正不受家庭环境影响的时候,才会改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