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MOOC就是网络教育,只不过是比传统的网络教育层次更高。MOOC的到来,为网络教育的迁移,为双方的打通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所以,我认为,撇开网院的做法是很不明智的,对学校是一种损失,是非常可惜的。

中国农业大学怎么发展MOOC?听听副校长怎么说

2014-12-31 12:00:46发布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     作者:刘增辉  

  作为我国现代农业高等教育的起源地,中国农业大学也在MOOC做出尝试。2014年4月,经过半年多研发,中农大教学云平台——雨虹学网研发成功,信电学院4门课程上线试运行。

  早在MOOC初起之时,中农大对其密切关注,并进行了研究。在实施上,他们先以国际学院为试点,积累一些经验后,才在全校全面部署。所以,对于MOOC,中农大没有照搬,没有跟风,根据自身特点,对其进行吸收、改进、完善。

  “我们最关心的是怎样以在校学生为主体,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来提高教学质量。”中农大副校长傅泽田对本刊记者说,“我们也希望,通过MOOC,在国内与全球扩大我校特色学科的辐射与影响,与世界名校比肩发展。”

   “开放对高等教育很重要”

  记者:现在很多高校都在建设MOOC,中国农业大学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傅泽田:我分管教学和网络教育,也专业从事信息化研究,所以,对信息化的新动向比较敏感。对于MOOC,我们首先是有个判定,就是MOOC到底是什么?它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启发和冲击?它将引起什么样的更大变化?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都做了认真分析,然后才进入实施过程。

  我们认为,网络教学的发展有一个自然的过程。从上世纪90年代进入网络时代后,首先出现的是基于网络技术的教学手段,以及基于网络的学习形式,比如网络教育学院,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举办的。

  最初的网络教育是将网络作为传播工具,从网上下载一些学习资源,或者把一些课程、学习材料放到网上,还没有完全基于网络社会这样一个大背景来考虑教和学以及教学组织问题。之后有了PPT,有了大量的学习内容,才使我们的网络学习资源不断丰富。

  网络教育不断向前,就发展到了MOOC阶段。事实上,MOOC有两种模式,一种是cMOOC,一种是xMOOC。

  记者:这两种MOOC有怎样的联系和区别呢?

  傅泽田:cMOOC是2008年出现的,xMOOC是2011年出现的,两种模式一直并行发展至今,现在流行的是xMOOC。

  cMOOC是基于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的MOOC类型,即知识是网络化连接的,学习是连接专门节点和信息源的过程。它将分布于世界各地的授课者和学习者通过交流、协作,构建学习网络,构建知识。它侧重的是知识建构与创造,并没有与传统的教学方式相结合。

  xMOOC是基于行为主义学习理论的MOOC类型,它侧重的是知识的传播和复制,更接近于传统的教学过程和理念。xMOOC课程开始后,教师就要定期发布课件、作业、授课视频;课后一般有需要完成的阅读和作业,课程会安排小测试和期中、期末考试;课程网站还开设有讨论组,学习者可以进行在线学习交流;完成课程并考试合格后,学生还可以得到某种证书。

  xMOOC之所以流行起来,除了自身的优势外,更多是因为资本的介入。对xMOOC ,风投公司比任何人都看得更全面、更长远。它们从大规模、免费中察觉到了其中蕴藏的巨大商业价值,所以,xMOOC一出现,充裕的资金就使xMOOC掀起了巨大的浪潮,对各国高等教育形成了持续不断的冲击。

  记者:在MOOC的几大要素中,您认为哪一点对高等教育的影响最大?

  傅泽田:MOOC即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我认为其核心是两个“O”,第一个open最重要。因为open,使世界上著名大学的资源很容易可以被得到;因为open,不论是教与学还是教学管理等,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突破。所以,是因为open,才给高等教育带来了革命性的变革。而online是open的基础,没有online就没有open。

  事实上,世界高等教育界并不是今天才认识到信息技术带来的冲击的。我在2007年去美国参加世界信息控制论大会时,就和佛罗里达大学校长、美国图书馆馆长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认为,过去仅仅是把网络技术作为一种技术应用到教学上,而在网络时代,信息技术已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已经改变了社会的面貌。具体到教育领域,是使知识的生成、传播、获取产生了巨大的改变,网络已成为一个重要的载体,这无疑将对大学产生革命性的影响。所以,把网络技术应用到教学机构中是一个必然趋势,同时在思想、观念上必须进行彻底转变。

   “MOOC平台应该多样化”

  记者:对于平台建设,中农大有怎样的构想和定位?

  傅泽田:我们对教学云平台的构想是,它要有各种学习软件和评价、考核、互动等应用程序;要有海量的教学视频、网络课程、各类型数据库;还要有完备的服务器和存储资源。它本质上是一个教育信息化服务平台,要让与教育相关的人都能进入该平台,扮演不同的角色,在这个平台上融入教学、管理、学习、娱乐、交流等各类应用工具,让教育真正实现网络化、信息化。

  我们对云平台的定位是:打造农大精品网络课程,共享我校优质教学资源,扩大我校特色学科在全球与国内的辐射与影响,以精品课程、特色课程、通识课程为主。

  平台要成为教学改革、创新意识、人才培养的最佳平台,实现教师从“知识构建者”变为“知识梳理者”的角色转变,学生从“被动”到“主动”学习的转变。教师能够全面跟踪和掌握每个学生的个性特点、学习行为,提升人才培养质量。为校内外双学位、选修课学生提供优质、高效、不受限制的在线学习环境。

  记者:那么,具体的建设路径是怎样的?

  傅泽田:第一,要充分发挥网络教育学院的作用,把多年形成的网络教学、教学管理模式,以及网络教育资源、技术手段整合起来,用于我们校内教学。第二,我们要认识到MOOC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和冲击,但是我们绝不能盲从,不能瞎起哄,要认真研究,然后根据我们的需要开发出中农大的MOOC。基于这样的思路,我们把网络教育学院和信电学院放在一起,双方通力合作打造中国农大教学云平台。

  2013年7月,我们基于edX开放源代码,启动了中农大云平台的研发工作。我们对edX系统的结构进行了详细分析,发现有些地方并不适合我们学校及学生学习的需求。我们有针对性地进行完善修改,补充了一些功能,从而形成了现在的雨虹学网。

  雨虹学网保留了edX 的所有功能。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们的平台必须是开放的,我们的课程终归要走向全球,也要在国内产生影响,包括建立我国农林院校MOOC联盟。因此,我们的平台不是从头再来,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出我们自己的特色。

  记者:请您谈谈雨虹学网的特色功能。

  傅泽田:雨虹学网解决了如何用网络技术支撑校园教学的问题,它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学,面对学生;第二是教,面对老师或者面对一个教学群体;第三是面对教、学双方的教学组织。

  雨虹学网平台有很多特色功能,如在线考试系统、抄袭自动检查系统、师生及生生互动系统、作业自动评判与反馈系统、平时成绩实时管理系统、课程管理系统、学生信息管理系统等。这些功能大部分是edX平台所没有的,是我们自行开发的,有的是在其原有功能上的强化,这就使平台更适合校园教学。所以说,雨虹学网基于edX ,又超越了edX。

  此外,国际学院、艺术学院也建立了MOOC平台。国际学院的平台在2013年就建成了,已经上线了20多门课程。所以,中农大共建成了三个MOOC平台。

  记者:这三个平台为什么不整合在一起呢?

  傅泽田:首先,现在国际上的三大平台都有优缺点,国际学院的平台就是基于Coursera平台开发的。

  第二,在开发MOOC平台时,需要考虑支持的重点,需要针对不同的专业、不同的课程。国际学院是国际化教育学院,是和美国、英国等多个国家合作开展国际化教育的,使用的都是英文课程,它需要针对本院学生开展教学。

  艺术学院致力于提高全校大学生的艺术修养,我们学校的7个艺术团在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比赛中屡获大奖。艺术教育和其他教育不同,更多的需要自学,需要聆听感悟,其课程多是视频、音频,而MOOC非常适合艺术教育。现在,艺术学院又开发了手机移动版,实现了随时随地学习。

  我们认为,MOOC平台应该多样化。所以,我们不但没有阻止他们,反而鼓励他们根据学院的特点开发自己的平台。另外,让国际学院先行一步,也是希望他们发挥试验田的作用,为在学校全面推广MOOC积累经验。

  记者:平台运行后,学习效果如何?

  傅泽田:2014年春季,学生们已经在雨虹学网上学习MOOC了。我们已经上线了《大学计算机基础》、《C语言程序设计》、《机械制图》等4门课程。经过将近一年的实践,可以说,学习效果非常好。

  首先,学生学习的主动性提高了。我经常到雨虹学网看一看,学生们普遍反映,在网上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学生们在讨论区非常活跃,和老师有很多的交流,老师们也会及时回复。我也看到,很多学生的作业都是在晚上十一二点钟提交的。

  其次,教学效率提高了。过去老师是满堂灌,现在很多内容不用在课堂上讲授了,学生们提前预习。在课堂上,老师主要是组织学生讨论,或者把最关键的内容串讲一遍,甚至直接做测试,判定学生的掌握程度。这种学习方式受到了师生们的欢迎。

   “不能把网络教育和学校教育截然分开”

  记者:您提到,要充分发挥网院的作用,但现在有一个现象是,很多学校把网院撇在一边,另起炉灶。对此,您怎么看?

  傅泽田:绝对不能另起炉灶,因为我们非常需要他们。我分管网院十多年,对网院是非常了解的。

  第一,网院是学校信息化建设的先行者,正是因为有了网院,才促使我们认识到信息化是教育现代化的发展方向。

  第二,网院经过十多年的实践,和校内相比有着更丰富的网络教育经验。今后不论有多少平台建起来,都需要有人维护,需要一种不同于传统大学的内部管理。而网院有一支技术成熟的队伍,有公司化的管理模式,这有利于不断吸收新技术,不断提高工作效率,而这是大学过去所做不到的。雨虹学网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建设起来,与网院技术人员的大力参与包括网院投入大额资金是分不开的。

  我们绝不能把网络教育和学校教育截然分开。现在的MOOC就是网络教育,只不过是比传统的网络教育层次更高。我分管学校教学七、八年,一直注重双方的互融。MOOC的到来,为网络教育的迁移,为双方的打通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所以,我认为,撇开网院的做法是很不明智的,对学校是一种损失,是非常可惜的。

  记者: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MOOC已经过时,您同意这个说法吗?

  傅泽田:2012年10月,美国时代周刊发表名为《大学已死,大学永存》的文章,把MOOC捧得很高,而不到一年时间,2013年底,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又认为MOOC的应用令人失望,现在又有人提出MOOC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MOOC 发展至今,不仅仅在美国,其他国家也都出现了不同的MOOC。比如,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布里斯托大学等 11 所大学和FutereLearn公司开展合作;在日本有20多所大学、在韩国也有十几所大学在推行自己的MOOC;在中国,清华、北大、复旦、上海交大、中农大等等也在打造自己的MOOC。MOOC对大学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它给教育规律、教育理念、教育模式和教学方法带来的变革是革命性的。

  当然,MOOC并非十全十美,确实有自身的缺陷。比如,edX平台上的《电路》课程,有16万人注册,但坚持下来的很少,考试合格的仅有5%。还有学习的真实性问题、学分认证问题等,这些问题xMOOC都没有解决。但这只能说明,xMOOC对现有大学的适应性是有问题的,比如学习管理的功能比较弱等等,这就需要根据学校的实际对其进行完善和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