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创业与人生。

教育创业者:我为什么爱上了跑步

2020-01-13 11:09:10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孙颖莹  

  文|孙颖莹

  2019年12月29日,“育见未来——首届中国教育半程马拉松赛”在奥森公园开跑。这场寒冬里的赛事,吸引了近千名教育行业从业者报名参加。

  跑步,这一看上去与创业并不相干的事情,却在2019年,成为教育行业最热门的运动之一。

  奥森、回龙观、中关村、五道口......在城市的清晨与深夜里,奔跑的不只是公交与地铁,或许还有某个教育公司创始人。

  “我们总在年轻的时候过度透支自己的身体,意识里没有记忆,但是身体都会记住。”

  “许多人都试图改变别人舒服自己,而真正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而每天的跑步,恰恰都是一次把我从舒适区拉到非舒适区的挑战。”

  “这几年我们看到太多‘舍命狂奔’最后崩溃的案例了。马拉松比的是节奏和坚持,最终的目标是到达终点,做企业也是一样,需要把握好节奏,坚韧坚持,先活着,再活好。”

  在这个冰与火的创业岁月里,跑步似乎带给了这些创业者更多未来的想象空间......

 

  一个“必须加快”的决定

  自2014年起,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董事长杨丹就一直作为互联网教育产业园区的运营者陪伴创业者一路同行。在这栋位于中关村地铁站旁边的楼里,杨丹见证了太多教育初创公司一步步发展壮大。

  为教育创新做服务、帮助创业者走向成功,是杨丹彼时的初衷以及努力的方向。那时候她每天都想尽办法为企业提供支持,从人才、市场、政策,到资金、管理等,一应俱全。

  但在2019年,杨丹突然意识到,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团队的身心健康更应该是放在第一位的事情。

  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也被外界赋予了太多定义,比如各赛道已进入头部卡位战,窗口即将关闭。在考虑身体能否承载负荷之前,太多企业摆在优先位置的还是资金、业务、用户。甚至他们更愿意拿出午间休息的时间多敲一个代码、多卖一节课程。

   “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一年,创业企业真的太拼了,通宵的现象比比皆是。”杨丹说。

  在帮助企业成功之前,杨丹觉得更重要的是帮助企业不失败,或者直白点说:活着。这种活着不单单指让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来,而是更为基础的,先保证每个创业团队的身体健康,最起码有作战的“本钱”。

  杨丹升级了楼里的健身房,鼓励创业团队锻炼身体。但是运动本身就是个难以坚持的事情,创业团队又非常繁忙,往往是锻炼了几次,就不见了踪影。

  “创业者本身就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如果运动也孤独,那他可能很难开始或者坚持下去。所以我们成立了互联网教育跑团,每周组织教育创业者一起跑步,很多创业者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都获得很大改善。于是我们开始考虑组织一场赛事,希望通过赛事带动更多的人一起奔跑。”杨丹说。

  杨丹所说的这个赛事,就是12月29日在奥森开跑的这场教育行业首届半程马拉松赛事,从会徽、队服、奖牌,到配速员、急救跑者、急救设施一应俱全。这件事,并非三分钟热度。在发布会上,他们与未来之星一起,请到了北京马拉松协会会长共同见证赛事开启,并宣布成立北京马拉松协会教育分会。

  “我们希望这会成为一个长期的赛事,希望每个教育行业的人都能跑起来。”这是杨丹发出的呼唤。

 

  跑步是一种“救赎”

  龙之门教育创始人兼CEO黄向伟,就是这个北京马拉松协会教育分会的会长。而他,显然也配得上这个头衔。

  在这场刚结束的半程马拉松赛事上,黄向伟作为为数不多的在线教育从业者,充当了一份专业的马拉松配速员的工作。

  内行的人都知道,在这份被民间称为“兔子”的配速工作背后,首先对配速员自身能够把控自己的配速有着明确的要求;其次选择当配速员的马拉松选手也意味着要舍弃追求PB即个人最好成绩,而帮助更多非专业的跑者安全稳定的完成赛事。

  对于前者,黄向伟显然有这样的自信。目前黄向伟跑马拉松的个人最好成绩是4小时01分;对于后者,在黄向伟加入的多个跑团中,他一直在做着带领别人入门、帮助别人配速的工作。

  黄向伟与跑步的缘要追溯到2008年奥运会之后。当时的北京四中网校,正在从最早的直播远程教学转向探索混合式教学。工作上骤增的压力如同一个导火索,引爆了过去伏案工作数十载积累的隐疾,黄向伟的身体状况不断:严重的颈椎病、重度脂肪肝、心脏早搏、多项血检指标不合格。

  “我们在年轻的时候总是过度透支自己的身体,意识里没有记忆,但是身体都会记住。”黄向伟说。

  在药物治疗之外,黄向伟决定开始做好自己的身体管理,不受时空限制的跑步,成为黄向伟的优先选择。就在家门口的奥森公园,成为他日常打卡之地。

  也是在这每日一行的跑步中,黄向伟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在最近10年体检中,他已经健康的如同一个而立之年的青壮年。随着身体机能的改善,黄向伟的精神状态也有了明显的改善。

  “当我跟别人对话、合作的时候,我的身体会给我一个信心,这让我更有底气和自信。”黄向伟说。

  与黄向伟一同出现在这次赛事上的,还有鲨鱼公园创始人兼CEO张永琪。而张永琪接触跑步,同样也是身体发出了预警。

  2009年,彼时的张永琪面临环球雅思上市的关键节点。每天的应酬、处理公事让他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身体也紧跟着抱恙。那时候的他,几乎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并且不断冒冷汗。为了能睡着觉、缓解这种心理焦虑,张永琪甚至找医生开了一些药。

  张永琪觉得,这种情况如果没办法改善,自己很可能在上市敲钟之前身体垮掉。张永琪的哥哥是一个热爱运动的人,在国外的他听说了这件事,立刻将张永琪拖拽到了一所大学的操场上。

  在这个400米一圈的操场上,张永琪的哥哥没有丝毫心软,直接拉着他跑了8圈。要知道,2009年的张永琪,已经四十不惑岁了。8圈、3200米跑下来,让张永琪嗓子眼里都是血的味道,但是他却出乎意料地,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张永琪说,跑步这件事情,一旦从无到有的开始,一定是某个事情刺激到了他,同时还有一个好朋友来引导。所以直到今天,张永琪都非常感谢当时他哥哥拉了他一把,自此让张永琪开始了跑步之旅。

  沾上枕头就能睡着,跟年轻人一开几个钟头的会不疲劳,熬夜后精气神充足的上班,是张永琪之前从未体会过的快乐。

 

  “很多人都试图改变别人舒服自己,但真正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

  2019年11月3日,轻轻教育创始人兼CEO刘常科飞往了太平洋彼岸的纽约,在这场闻名于世的“纽约马拉松”之后,刘常科彻底完成了世界马拉松的六大满贯赛事。

  与其说刘常科是出名的跑者,或者说马拉松爱好者,不如说刘常科已经将马拉松作为自己的一项人生“事业”在完成。

  他喜欢这种长途的、充满未知的、挑战极限、不断完成目标的感觉。

  在跑第一场马拉松的时候,刘常科就知道自己一定要拿大满贯;再比如,他每年都会为自己设定一个全新的目标:配速要达到多少,PB要做到多少。甚至,为了能够在繁忙的工作中腾出时间参加一场海外的赛事,刘常科往往都是订跑完当天回的机票。但这些“赶”,在他眼里却乐在其中。

  “每次站在起跑点,我既心存敬畏又满怀希望,心存敬畏是因为42公里的路程上会发生各种情况,满怀希望是因为相信自己一定会达到终点。”刘常科说。

  事实上,这种心理的养成也与刘常科的第一次跑步有关。

  2011年,刘常科正在商学院进修。当时的刘常科,已经在昂立干了20年。20年待在同一个位置,让刘常科感觉到自己过于“安逸”。他迫切地需要这样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

  彼时,恰好“玄奘之路”中国商学院戈壁挑战赛开放报名。这场戈壁赛的路段选择了史称“八百里流沙”的莫贺延碛戈壁,总长112公里,是出名的无人戈壁。尽管没有经验,但刘常科还是义无反顾的报了名。当时为了能够迅速的调整自己的身体机能,刘常科几乎每天早上5点起来坚持晨跑。

  “许多人都试图改变别人舒服自己,而真正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而每天的跑步,恰恰都是一次把我从舒适区拉到非舒适区的挑战。当把自己放到不舒适区刻意训练的时候,肉体和心智都会改变,内心也会变得更加强大。”刘常科说。

  而在这样一天天看似不起眼的跑步中,刘常科最终成功完成了这场起初看上去不可能的戈壁赛事。

  “现代人为什么焦虑,是因为想得太多,行动跟不上。戈友们有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都有极强的行动力。而真正付诸实践之后发现并没有那么难。”

  在这之后,刘常科将跑步作为了自己的日行一事,跑步改变了刘常科的思考方式,他开始享受这种“非舒适区”的挑战。

  2014年,刘常科又报名了中欧商学院创业营,成为第三期的学员。这些大多来自互联网行业的同期学员,让刘常科感觉到了教育+互联网的无限可能性,他迫切地想要去拥抱这个这个新时代。

  随后2014年底,刘常科离开自己亲手送上市的昂立教育,于辉煌之时褪去,从0开始,参与创办轻轻家教。

  与刘常科一样,海豚思维创始人兼CEO赵媛的人生,同样将跑步看做非常重要的一种目标、或是一个日常任务。

  赵媛是教育行业鲜少有人知道的独行跑者,她不打卡,也不参与诸多的跑团活动。但事实上,赵媛的跑龄却远比很多教育行业前辈长得多。

  早在1年级的时候,赵媛的妈妈就一直培养赵媛这种“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性格。每天早上6点,在很多同龄小朋友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赵媛就跟着妈妈开始了晨跑。

  “从小就被教育,未来的竞争一定是全方位的竞争,而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个很优秀的人躺在病床上做事。”赵媛说,在她儿子4岁的时候,她也开始重复过去母亲的家庭教育,于清晨中将孩子从床上脱离,进入跑步的世界。

  这么多年跑下来,赵媛已经数不清自己跑了多少米,也没有想过为跑步做一个规划,她只是像一日三餐一样,去完成这个“日程”。只是这个日程没有那么规律,比如在没有创业的时候,赵媛往往每天跑3-5公里,而创业的时候因为频次降低,赵媛则会拉长每次跑的路程,从3公里增加到5-10公里。

  也是这种“习以为常”,让赵媛想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时候爱上了跑步,又具体是什么时候感受到了跑步对于自己的影响。但在这种循序渐进中,赵媛总挥发现自己比同龄人更有毅力,更有拼劲,也更加精力充沛。

 

  “追求个人PB的前提是保持好稳定的配速”

  “马拉松最忌讳的就是当你超越别人或者被别人超越的时候,打乱自己的节奏。创业亦是如此。”或许几位跑者的初衷不同、习惯不同、追求不同,但这却是他们共同的感受。

  2019年,在线教育在这一年正经历着一场冰与火的变革。资本寒冬、经济下滑,有一批大大小小的教育公司就此停止了前进的步伐;竞争加剧、厮杀惨烈,诸多火热赛道又悄然迎来窗口关闭期。

  焦虑、紧张,似乎成为了这一年的关键词;速度,规模也成为这一年各家的疯狂追逐点。

  “这几年我们看到太多‘舍命狂奔’最后崩溃的案例了。马拉松比的是节奏和坚持,最终的目标是到达终点,做企业也是一样,需要把握好节奏,坚韧坚持,先活着,再活好。”刘常科说。

  虽然说创业前两年的轻轻得益于过O2O的风口,也遭遇过O2O泡沫的洗礼,但长期坚持跑步尤其是后来接触马拉松的经历,让刘常科学会了关键的一点:不受外界市场环境的变化,把握好自己的节奏。

  “我一直强调要看得长远,做对的事情。”刘常科说。

  在O2O停止补贴、甚至说跌落谷底最艰难的时候,轻轻家教向平台老师开始收取服务管理费,这一策略引起了内部非常大的抵触情绪,平台老师的流失率一度高达50%。但刘常科还是毅然决然地做了。在他看来,老师、学生、平台这三方应该是共赢的,如果平台一味地处于弱势、亏损地位,那不可能走得长远。

  也是基于这种判断,轻轻家教成为O2O时代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这种奔跑的理念同样在轻轻内部一以贯之。自2017年开始,轻轻每年都会举办全员的45公里徒步,与此同时还举办了3届戈壁100KM领导力远征,在轻轻内部也有活跃着的跑团。

  在这样一个外界叫嚣着资本寒冬、窗口关闭的岁月里,这样的坚持似乎有着无法言喻的价值。

  2020年,龙之门教育即将迎来创业的第20个年头,是教育行业公认的常青树公司。但于黄向伟而言,在一场42公里长的马拉松里,这只能算跑了一半。

  在在线教育狼奔豕突的时代,黄向伟也知道速度的重要性,但他更清楚地知道把握好节奏更为重要。不抢风口、不畏惧将来,是他给予团队的文化传递。

  黄向伟说,在当前的教育公司里,有三种基因,一种是技术基因、一种是培训基因、还有一种是教育基因,而他们想做的恰恰就是教育基因。

  2018年在龙之门教育首次拥抱资本的融资发布会上,黄向伟提出了龙之门布局大语文的战略重点。提升人文素养、融汇古今、以文化人,就是他认为教育在应试提分之外,更应该带给孩子的财富。

  “终点只是一个标志,并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这一路上你是如何抵达。”黄向伟说。

  对于这点,二次创业的张永琪,有着更加深刻的感受。

  在创办鲨鱼公园之后,张永琪的管理风格与过去那段创业经历有了明显的差异。他变得不急切、也不太关注外在的风吹草动。他为鲨鱼公园未来的各个阶段设定了小目标,同时他又藏着一个远大的抱负,如同跑马拉松一样,将全程分成了若干个小分段,在这个过程中维持着自己的配速。

  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把资本、市场、竞争等比作自己的身体能力,那综合身体素质形成的配速其实就是前进的速度。太快了容易崩,但过于慢可能也不行。

“很多创业者年轻,总是拼足了劲奔跑,但其实能保持一个平缓的、稳定的节奏,才是最为重要的。创业失败的人,往往就是因为节奏打乱了。随时观察市场变化是好事,但不能受外界影响太大。”张永琪说。

  尽管赵媛不是跑马拉松的选手,但在这三十年如一日的跑步中,她也有着自己的创业节奏。

  在毕业后10年的时间里,赵媛先后担任过百度、搜狗多条业务线总经理,参与了移动医疗独角兽公司春雨医生的创业并担任副总裁,并于2018年创办海豚思维。

  赵媛的任何一段职场经历,都处在互联网的风口浪尖之上。在这里,她见过太多同行的竞争乃至厮杀,她也或多或少经历过资本的喧嚣与沉寂,但这些,似乎都与这个一项低调、冷静的女创业者,毫无干系。

  “我是一个比较偏长线思维的人,看一件事情会把时间维度拉长。就像比尔盖茨说的,很多人往往高估的两年的变化,却低估了十年的变化。”

  赵媛说,当她拉长时间维度至十几、二十年的时候,竞争对手寥寥无几、各种挫折也都不值一提。这恰恰,就是跑步带给她的心境变化。

  甚至在选择创业方向时,锁定数理思维赛道,就是赵媛长线思维的体现。职场越来越重视培养创新思维、金字塔思维的事实,让赵媛意识到当这群有了逻辑思维重要性意识的年轻人结婚生子之后,关于逻辑思维的培养会越发低龄化。“从长线维度来说,这个赛道一定是OK的。”

  就近而言,业内诸多逻辑思维的培养会优先落足于能容易说清道明、更容易效果外化的数学思维层面,但这一赛道目前尚未有明确的爆发点和大范围的群众认知度。即使被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伪需求,但这恰恰是赵媛认为的机遇所在。“创业方向一定要选择当时小众、但是未来五年十年会成长为大方向的事情来做。”

  2019年,在赵媛入局一年多之后,数学思维赛道的迅速狂奔、资本倾斜,让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个赛道格局已定。赵媛也能够深切感受到这种外界环境的变化,但相对于一昧的焦虑,她更加坦然。

  赵媛说,当一个人见过太多行业里的波峰、谷底、喧嚣、落寞之后,只要能够看清大势、坚持做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做成只是早晚的事情。

  这是一群跑步爱好者的故事。对于跑步,他们热血沸腾;对于人生、事业,他们坦坦荡荡。而他们,又绝非教育行业的个例。

  2019年,教育行业拼命奋斗的人太多了,但是拼命奔跑的人却同样只增不减。好未来创始人兼CEO张邦鑫、VIPKID创始人米雯娟、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等等教育行业的创始人及高管,都已经在日常跑步打卡的路上前行。

  在整个公司层面,这种价值传递也在继续。

  自2018年开始,好未来开始将“高管万米跑”成为集团内部常规赛事,学而思网校还于2019年11月25日独家冠名赞助的学而思·2018镇江国际马拉松,好未来集团140人跑团参赛;作业帮高管每年也都会进行十几公里的徒步活动。自今年开始,作业帮新入职的员工也必须进行徒步......

  致敬教育行业创业者,致敬教育行业跑步人。(多知网 孙颖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