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香港报纸登了一条8500万港元挖角补习老师的新闻,近亿元的年薪将成为香港甚至世界私立教育界的一个纪录。这是一家名为现代教育的补习社开出的条件,用以挖走遵理教育一名中国语文教师。这两家补习社在香港排前三位。

网红又如何?香港现8500万港元挖角补习老师

2016-03-28 15:49:36发布     来源:九哥    

  

  去年10月,香港报纸登了一条8500万港元挖角补习老师的新闻,惊动全城。近亿元的年薪将成为香港甚至世界私立教育界的一个纪录。

  这个价码如果放在亚洲足球圈,是历史第二的高价,即便在欧洲也达到了准一线球员的转会价码。

  这是一家名为现代教育的补习社开出的条件,用以挖走遵理教育一名中国语文教师。这两家补习社在香港排前三位。

  这位教师的名字叫林溢欣。

  

  林溢欣是遵理的星级中文科导师。据遵理官网显示,林溢欣亲自教授的课堂,即使学费冠绝全校,叫价每四堂560港元,也全部爆满。

  林溢欣本人就是学霸,在高考时是3A状元(中国语文及文化、中国文学、中国历史)、中大中文系一级荣誉毕业、中大中文系哲学硕士毕业。

  学生对他的评价是表达方式风趣幽默,考试技巧也很丰富。这令林溢欣的Facebook主页有6.4万粉丝;Instagram也有6.2万Followers。

  

  他的名字是信心的保证。他出版的教辅书,“林溢欣”三字比其他字大三四倍,封面没有多过的说明。

  

  他的广告随处可见。

  他在体育馆开讲,high爆全场。参与主持的林盛斌说,从来没想过一个老师的受欢迎程度可以这么夸张。

  

  已然成为成功人士和青年偶像的林溢欣,还出了一本书叫《写给年轻人的书》,指点学生的人生。

  他后来并没有接受现代教育的邀请,并在Facebook上说:“我有能力养活我和我的家人。多五千万、八千万,于我无别。” 学生借周敦颐的《爱莲说》,赞扬林溢欣清高脱俗。这大概是学生必背的书。

  

  或者对于林溢欣来说,八千万的吸引力真的不大。

  从2013至2015年,这名“顶级名师”一人已为遵理分别贡献了43.6%、45.5%及40.5%收入,一人顶半边天。2015年,遵理3.28亿元收益,林溢欣所贡献的收益超过1.3亿元。

  年仅27岁,在过去3年收入已过亿,并且全款购入9套物业,总值达6938万港元(约合5788万元人民币)。

  香港很多补习天王还拥有其自己的音乐录影带、Facebook粉丝网页以及文件袋和便利贴这类衍生产品。

  林溢欣和乐队合作翻唱K歌拍MV,在YOUTUBE上有几十万的点击。

  

  补习老师的影响力巨大,他们的形象甚至成为影视题材。古天乐在港片《人间小团圆》中饰演一名经常和挖角的补习社谈价钱的补习教师。外型帅气,讲课风趣,几乎是这一行业梦寐以求的理想形象。

  形象对他们来说,几乎和授课水平一样重要。

  

  这张在香港闹市里的巨型海报,如果没留意到右上角“现代教育”四字,你会以为电影海报。

  

  香港街头景观,以招牌林立著称。但补习社的巨幅招牌抢了所有人的眼球。这些大型补习社宣传的不仅是自己的品牌,更重要的是最能吸引学生和家长的老师。打造名师和宣传名师,成为他们的首要推广任务。

  在宣传画上,他们经常衣着光鲜,双手交叉于胸前,一如商业杂志千年不变的硬照,用以说明他们专业、成功,以及作为社会精英的身份。颜值好坏,也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源。

  

  一部以补习社为背景的港剧,在第一集的开头这么说:

  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估计,有超过五成小学生需要补习,高中生有七成需要补习,以每个月400港元补习费计算,全香港家长花在补习费上的钱超过50亿港元。补习学生正在以两位数增加。

  年薪超过千万的天王天后大概有10位。他们每年投放在广告宣传上的资金数以千万计。

  在香港,补习成为一个非常大的行业,而且竞争激烈。其中的佼佼者身家过亿,社会精英的形象已不仅是补习社刻意打造。

  

  补习社就像一家娱乐公司,真正能帮补习社赚钱的是这些补习明星。于是,最受欢迎的补习教师,成为补习社之间争夺的主要战场。

  三大补习社之一的遵理教育,其总收益的七成由最好的五名老师提供,其中包括林溢欣。

  

  《误人子弟》剧照,补习教师讲课如传销励志讲座

  不过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中,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补习社、学生和家长的宠儿。

  明星教师,自有公司贴钱打广告。但一些不知名的教师就没那么走运。

  在香港,这一行是没有底薪的。学生不喜欢他,下一堂就不来了,学费也会停交,老师自然也就拿不到钱了。许多机构为了扩大知名度,打出了许多达不到一定成绩就退钱的广告,而这些艰难的目标都需要补习老师想办法硬着头皮实现。

  

  新入行的补习老师为了扩大知名度,不得不自费在香港的大街小巷,地铁站,流动电视,报纸上打广告。

  这些巨大的广告开销是对教师的一种巨大压力,如果教学成果不好,赚不到钱不说,还会赔上一大笔钱。

  因此,许多老师为了搏出位想尽一切办法增加曝光率,挤破头增加有可能的媒体接触机会,相关的炒作自然也会应运而生,今年有香港补习女教师超短裙视频在YouTube上热炒,就是代表性的事件之一。

  

  香港小学生的书包过重,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补习行业如此红火,其实折射了香港学生痛苦。

  东亚地区的应试教育,让补习行业有利可图。但香港的补习行业之所以竞争最大,是因为这里的学业压力最大,出路最少。

  香港的大学招生策略奉行精英教育,在香港只有15%左右的录取率。香港的企业招工检视简历时对在校成绩和高考成绩都十分看重,学生生怕某一次考试的成绩就会影响到自己的未来。

  另外,香港产业结构单一,较好的工作集中在金融业和政府部门。学生必须上大量的补习班才能才能上名校读好专业,在毕业时获得进入金融圈或者政府部门的敲门砖。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九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