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少年商学院有在线趣课堂、国内工作坊、国际游学营。三个收费产品。平时产品以趣课堂为主,五一、十一假期以国内营队为主,寒暑假是国际游学。

微信大号+产品设计,少年商学院如何打通运营和产品端

2016-04-08 07:08:24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车锦文  

  多知网4月8日消息,线上、线下素质教育创新实践、微信大号粉丝变现,这两个看似不相干的概念却在少年商学院这里汇聚在一起。从决意做青少年的素质教育,到做起一个50万粉丝以上的微信大号,再到设计素质教育产品解决变现,少年商学院的打法和其他人有些不同。

  “我在三年前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没有打算做教育新媒体,想做的就是教育产品。”少年商学院创始人张华表示。“因为我小时候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希望我的孩子长大过程中,能够有更多好玩的素质教育产品。”

  2013年年初,张华的儿子在美国出生。那段时间张华在美国注意到两个现象,一是留学低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二是出国留学的学生的英语能力都比较强,但欠缺软实力。如一些学生留学申请的个人陈述内容,参加的社会实践项目多为包装或机构帮助作假。而几乎与此同时的2013年6月,教育部发文称,鼓励中小学开展综合实践课程。

  他认为,以强调跨学科学习和动手能力提高为特点的创新实践课程与项目,未来在国内以及出国留学都有很大需求,所以在注册“少年商学院”时,关键词是国际教育、创新实践,以7岁到16岁的中产家庭为目标用户。

  张华是个老媒体人,所以少年商学院的发展就从这个名为“少年商学院”的微信号开始了。

  少年商学院定期为国内家长提供欧美教育观念和教育方法,内容上满足了“有干货、故事性和趣味性强、提供可吸收可仿效的具体做法”这三样需求,所以少年商学院粉丝增长速度很快。粉丝数从0到1万,用了5个月时间,又过了5个多月的,订阅用户从1万增长到了10万。

  当一个微信号达到这样的体量后,就要思考如何将商业价值最大化了。

   变现契机:有没有一种玩法解决游学项目的空窗期难题?

  2014年2月,少年商学院粉丝数达到了10万。少年商学院开始尝试变现,推出了线下项目,主要是国际游学和国内工作坊。张华认为,自己是半路出家做教育,想更快了解教育的属性和家长及孩子的需求,线下项目是他必须要走的路。

  但是,线下的工作坊和游学项目是在节假日期间。也就是说,一年12个月中有8、9个月的时间是空窗期,没有东西可卖。这些时间是可以充分利用、做点事情的。第二,这些线下营主要是在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的家长群体更庞大,市场更广,张华想,少年商学院能够为这些家长提供什么?

  所以,少年商学院的新项目既要让学生可以在零碎时间完成,又可以覆盖到二三线城市的家长,而且课程内容一定和国际素质教育相关。

  为了满足上述的几个要求,在2014年国庆节后,少年商学院上线了“线上互动直播+线下自主实践”模式的素质教育项目“趣课堂”(原“趣课题”)。每门课每期有一个主题,上四次课,每周一次直播课,线上课堂是帮助孩子学习主题的相关内容,最重要的是调动起孩子学习兴趣,但课程的最关键部分,是在临结束时的“Are You Ready”时刻:发布创意挑战即线下任务。学生自主完成线下挑战后,拍照上传至少年商学院APP,少年商学院的点评导师团进行点评。

\

少年商学院APP截图

  课程内容选择上,少年商学院选择引进国外优秀的素质教育创意课程。比如获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创办人授权后开发的的设计思维课程,与芝加哥IDEACO创意教育公司合作,引入City X Project创客课程,以及与德国波茨坦大学、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等合作的课程与项目。

   产品设计:混合类的素质实践项目可以怎么玩?

  在正式推出趣课堂之前,张华心里很疑惑:素质教育特别是实践类课程到底有没有可能嫁接互联网?

  后来看到一个朋友运营的线上的美术教育项目:在线上发起一个挑战,学生线下围绕同一个挑战都去创作。最后通过录播点评学生的作品。

  张华想到,素质教育也可以线上、线下各进行一部分。但是,这样的课程形式也要求,对引进的线下课程进行二次研发,线上一部分、线下一部分,同时课程内容不能对STEM机器人之类的教具、技术工具过渡依赖,方便在全国各地的小朋友可以轻松参与。

  经过一番设计和策划,少年商学院在成立一周年之际,通过微信公众号推出了趣课堂的第一次课程——小小生活创意家,让孩子在五周时间里,运用设计思维方法,对社区、家庭中的一个项目进行重新改造,课程定价2980元。

  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去后,两天内有四十多个人付款。随后张华决定暂停收费,“因为我心里也很忐忑,不知道家长到底接不接受这样的方式,也不知道第一期效果如何。如果失败了,影响很不好。”

  开课后第一周,上课的孩子,以及家长们反响很好;第二周,学员线上到课率超过80%。随后三周的到课率、线下实践及作品提交率一直保持在80%以上。每次课程结束后,少年商学院的老师都会接到不少用户留言。

\

家长总结卡

\

学生设计的减肥碗作品

  在张华看来,“趣课堂”受欢迎,说明这个课程满足了家长的一部分需求。但到底满足了家长的哪些需求?

  经过调研发现,趣课堂主要满足了家长三方面需求:一,这种类型的课程满足亲子陪伴。目前,市场上能够满足小学阶段亲子陪伴的都是一些旅游产品。虽然家长知道陪孩子很重要,但是不知道陪孩子干什么。少年商学院发起的创意挑战,用游戏化的思维和创新教育的属性,激励孩子在直播课后的周末,去社区、去书店、去银行动手实践,而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进行;二,节省时间,北京的家庭在这一块反响最为明显:这些挑战孩子利用零碎时间就可以完成,节省了送孩子去兴趣班路上的时间,而且孩子感兴趣,愿意动手做,家长可以感觉到孩子的学习,最后呈现出来的作品也有说服力。

\

学生采访游乐园用户体验

  第三点需求是,是张华预先设置的,但没想到效果超出预期 。在五次课程中,其中一次是毕业于哈佛的外教直播上课。家长觉得,外教用英文讲,有中文PPT做辅助,孩子可以跟得上,未来孩子要留学,可以提前体验国外的项目式学习。

   搞定续费难题:课程产品体系化迭代

  虽然第一期反响很好,但张华很快遇到一件郁闷的事:第二个主题课程推出后,几乎没有学生续报后期课程,为什么?

  原因一,课程定价问题,张华希望趣课堂,能够覆盖到更多的人群,但是算下来一周一次直播课家长要花600元,有些高。所以课程定价随后调整到1980元/5周(现在的形态是980元/4周),这个时候第一批老学员家长不高兴了:“我可以给你证明,这个项目值2980元。”不少家庭觉得少年商学院调整产品价格是自降身价。

  原因二,第一期趣课堂虽然受欢迎,但是家长的参与程度太重,因为采取了游戏化的激励机制,学生实践起来可能需要一天,相应的家长有的时候也需要陪同孩子一整天。所以在续报后期课程时,不少家长说“让我休息一下,第三期再给孩子报。”

  所以,以满足上述三方面需求为基础,少年商学院不断引进新课程,并且对现有课程迭代升级。同时对课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整,每次课程寄给学员标准化的工具包,学生提交作品标准格式是一张图片一段话,严格评估每个挑战最多和最少花的时间。一个月四次,要控制外出调研频率。既是一个课程,也是一个游戏化过程,要适中。

  2016年3月,北京史家胡同小学正式采购了少年商学院趣课堂课程。虽然少年商学院的线下项目也曾进入一些公立校及国际学校,但这是少年商学院的在线教育项目第一次进入公立小学。与此同时,少年商学院申报的一个教育部课题获批,同时还获得了“第一届全国小学生创新项目设计大赛”的承办权。

\

教育部课题批准文件

  据张华介绍,现在少年商学院一共有12期不同主题的课程,已经上过的有8门。这8门中,已经轮番上过的有3门。

  一门课每期基本上有200名付费学员,线上线下四次课,下学期的计划是一个月可以同时开5门课。

  张华与投资人接触时,经常会被问到:少年商学院把国外课程引进到中国,是不是很容易被模仿?竞争门槛在哪里?

  张华认为,两年多时间积累了很多经验,尤其是将国外的线下课程二次研发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课程,保持80%的到课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少年商学院可以做到,新研发的课程做到了适合互联网,适合小学生,两分钟一个互动,五分钟一个案例,以月为单位,快速迭代。

  二是和国际机构的独家合作。目前,国际机构与少年商学院的合作都是独家合作,学员上课结束后,国际机构会联合颁发证书,给学员认可。

  三是家长的认可和信任。现在有部分家长在少年商学院已经花了20多万。因为少年商学院的新媒体运营,重视高品质内容与用户粘性,而非盲目的阅读量及粉丝数。

  现在,少年商学院有在线趣课堂、国内工作坊、国际游学营。三个收费产品。平时产品以趣课堂为主,五一、十一假期以国内营队为主,寒暑假是国际游学。

  少年商学院的发展经历了从内容到用户,再从用户到产品。目前,少年商学院正在从产品向系统过渡,

  首先是教育产品系统化。学生购买课程的时候,可以买半年、一年。2016年开始,有意识的推出一些套餐,比如2门课,3门课。2016年下半年开始,推出一年的套餐。降低营销成本,最大限度的获得了现金流。

  其次,新媒体系统。张华称,目前少年商学院微信平台有50万粉丝(其中81%的家长有送孩子出国留学的打算),过去因为开发教育产品投入巨大精力,微信等新媒体运营人员只有一名。“现在捡起来还不迟。重新把新媒体系统做起来,用好内容吸引用户,用好产品满足用户,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多知网 车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