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创业者约翰·丹纳推Zeal,将“游戏争霸”带进课堂

2014-09-09 17:15:4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萧谔   0条评论

  多知网9月9日消息,很多以前当过老师的人离开课堂去创办教育科技公司,我们看到BetterLesson、eduClipper和SmarterCookie等等不一而足。但少见的是,全球最著名的特许学校组织之一的联合创始人和CEO也这么做。约翰·丹纳(John Danner)就是这样一个人,2013年1月他离开了在3个州管理着11所学校的Rocketship Education。

  丹纳表示:“在Rocketship我只花了5%的时间去关心学生的学习,其他时间都花在政治和人事方面。现在我要将所有时间放在学生学习上,思考如何做得最好。”对于丹纳这样的连续创业的企业家来说,新的开始并非新事物。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创立了NetGravity(后成为雅虎首个广告系统的主干),2002年他离开该公司去了纳什维尔公立学校教书。

  2005年他和普雷斯顿·史密斯(Preston Smith)联合创立了Rocketship,此后该机构发展成为率先制定混合学习策略和开发自适应技术,帮助学生学习基础技能的著名教育网络。现在,丹纳准备推出又一项成果:有游戏一样功能的Common Core自适应练习应用Zeal。Zeal发布了iOS和Android版,可通过网络使用,提供基于教师设定的特定目标的Common Core自适应练习题。

\

  这种描述听起来可能太过专业。虽然自适应技术不是新事物,但学生喜欢练习题很罕见,丹纳相信,他的工具将是游戏规则改变者,不仅是对Rocketship一样的学校,而且对全球15亿无法受到正规教育的学生也是如此。

   将“星际争霸”引入课堂学习

  最初,和市场上其他自适应工具一样,教师根据Common Core英语和数学标准为K8年级制定目标,接着Zeal从预安装库或教师上传的库中提取相关Common Core练习题。然后教师给学生设定练习时间,选择1、2种游戏模式:竞赛(学生“争相”赛跑)和协作(学生如同班一样合作拿分)。

  学生创建自己的化身角色(被称为Zealot,但与星际争霸无关)。在竞赛模式中,每个化身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一旦老师说开始,学生就写老师安排的练习题。当学生答题正确,就会出现:他们获得分数,他们的化身朝终点线移动更近。同时下一个问题变得更难(因此有了“自适应性”)。

  一旦学生答错了题,系统就会进入“练习模式”,让学生复习课文和做题目。学生可以要提示,这种提示会以预先制作的记录其他学生解释如何完成题目的音频形式出现。丹纳称:“孩子们在听到其他学生的答题后更会受刺激。”

  一旦学生充分掌握了这个概念,他们就能走出练习模式。然后他们就返回赛跑的比赛,一路获得分数,直到遇到另一个无法掌握的题目。教师们在教室前面投影积分榜,显示每个学生的进展情况。在比赛的最后,该工具根据学生获得分数、掌握知识的速度和正确快速回答问题的能力,向学生发放数字徽章。

  作为活跃的企业家,丹纳认为游戏的竞争和社交方面会让游戏变得困难。他表示:“其他公司开发了单一的学生系统,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孤岛(自己学习),但有了竞争和协作,他们会受到社会力量的激发。”

  准备进军国际市场

  迄今,Zeal只被少数学生和教师使用。自从8月7日在Android和iTunes应用店发布后,Zeal获得了100个活跃教师用户,60%都是Rocketship的老师,其余来自其他学校。约5000学生在使用该产品,或者在课堂上或者自己用。

  尽管目前数字不大,但丹纳却将目光瞄准了全球数十亿学生。他希望让Zeal尽可能被学生使用,并希望移动设备的增长能帮助他实现这个目标。他坚信,移动技术的日益普及将使每个社会的教育更为平等,无论收入水平如何。

  他表示:“我对全球15亿没有受正规教育的学生非常感兴趣。我对手机如何影响这些地方也感兴趣。”他在硅谷的同行也有同样的乐观。在最近《华尔街日报》发表的文章中,KPCB合伙人和NewSchools Venture Fund联合创始人约翰·多尔(John Doerr),赞扬了“免费、强大的移动应用”在提高学生学习上的作用。

  他引用了尼尔森2013年的报告,该报告发现70%的青少年(13-17岁)有智能手机。KPCB的另一合伙人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她的互联网年度报告成为不可不看的报告),也在密切关注移动市场的潜力。根据她的报告“2014互联网趋势”,移动使用率每年增长81%。当前全球73%的人口有手机(52亿),23%有智能手机(16亿),6%有平板电脑(4.39亿)。

  米克尔的报告称,从2013年5月以来,移动设备占所有网络流量的25%,增长了9%。

   将家长发展为主要用户

  有人或许预计,丹纳将利用他经营学校的7年经历,直接向学校销售Zeal。但事实并非如此。相反,他计划让学生父母成为主要的付费客户,提供根据他们的需要定制的收费功能。免费工具如ClassDojo和Remind迅速发展,让丹纳相信免费和消费者途径是应用普及的关键。

  “如果你在工具上挂价格标签,会失去很多用户”,特别是教师。随着工具的发展,丹纳计划继续免费提供给教师和学校使用。丹纳解释到:“我认为我们大大低估了学生父母,他们很善于学习。”他显然更相信学生父母而非学校。他继续表示:“父母的行动理性,不像学校,常常要考虑‘部署是否迅速’等因素。”

  自从在Rocketship工作开始,丹纳就一直关注时间效率和管理。Zeal也不例外:通过使用工具帮助学生掌握基本技能,教师和父母将有更多时间教授更复杂课程。他表示,Zeal所要的只是每天30分钟的练习。(多知网 萧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