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围棋老师的水平不能绝对高于学生,学生是不服的。很多培训机构找不到高水平老师,就只能做启蒙。

【Open Talk】爱棋道王煜辉:在线教育+围棋培训怎样擦出火花

2016-04-21 13:43:25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Cindy  

  多知网4月21日消息,昨晚,在多知第六期Open Talk“素质教育的黄金时代来了吗?”活动上,爱棋道创始人王煜辉结合围棋培训的痛点,讲述了爱棋道做围棋在线教育背后的逻辑和难点。

\

图为爱棋道创始人王煜辉

  以下为演讲全文,多知网做了部分编辑:

  我是职业棋手,获得过一点小的成绩,没有获得过世界冠军。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没拿过世界冠军的棋手其实在围棋的历史上不容易留下名字。我自己写了一套书,2013年到现在出版了4万册,在互联网的时代能有这个成绩,我还是比较开心的。

  围棋的四种属性:游戏、艺术、体育和教育

  围棋有四种属性。第一个属性是游戏。围棋本质上就是一个很适合两个人一起玩的游戏,琴棋书画,别的游戏基本上都是一个人玩,围棋是需要两个人一起玩,适合成人和成人,成人和孩子,孩子和孩子,甚至是人和电脑一起玩。

  围棋非常复杂,大家看这个数字,10的472次方,这个数字写出来的话,超过目前宇宙中所知的所有星球的数字。它足够复杂,足够复杂的游戏很像人生,如果想下好棋光有计算还不行,要懂得进退,不能强攻,不能硬守。

  第二,围棋是艺术。琴棋书画不用说了,下面配了一首诗(绝艺如君天下少,闲人似我世间无,别后竹窗风雪夜,一灯明暗覆吴图——杜甫《重送绝句》),这是我很小的时候学会的。

  第三,围棋是体育。在中国,围棋是归体育总局管,体育总局下面有一个管理中心,这个管理中心下面有围棋的国家队,我在围棋国家队生活了15年。

  第四,围棋是教育。尧造围棋,教子丹朱,这个故事有听过吗?围棋怎么发明的?传说中围棋是尧发明的,尧为什么要发明围棋呢?是因为他有一个儿子叫丹朱,非常的调皮,小时候不听话,尧灵机一动发明了围棋,丹朱学了围棋之后变得非常乖,非常聪明,变成了一个将军。大家可以从故事里看出来围棋有强烈的教育属性,我们主要今天讲围棋的教育属性。

  互联网+围棋的历史:从对弈到社交

   第一,互联网跟围棋是特别好的结合。在所有的体育项目里面不管是打球、游泳、高尔夫都需要有场地,只有围棋不需要。随着时代节奏的加快,在家里只要能上网,和任何人下棋都没问题。

   第二,对弈网站功能的完善。其实,主要还是在对弈的需求上加入了很多娱乐性,现在很多的对弈网站盈利的方式都是卖虚拟货币,有点赌博性质。

   第三,前年开始,围棋对弈与互联网的结合开始有了很强的社交属性。围棋在中国有2000万的成人爱好者,其实这个绝对人数还是偏低的,80后、90后这批人里面,下围棋的人确实少,那个年代正好过了。30年后,围棋热由AlphaGo引起来了,现在围棋班很多都报不上了。

  我们是去年成立的,专注于做围棋的在线教育。总览围棋和互联网结合的历史,很有意思,一开始大家有的玩就行,到后来追求社交,再后来就追求学点什么,这是逐渐往上发展的过程。而且学围棋的人也越来越多,最近这几个月,我每天都接到朋友电话说要学围棋。

  围棋培训的痛点:师资缺乏、边际成本高

  传统围棋培训行业有很多痛点。首先,边际成本高,房租、人力成本高,单店净盈利控制在25%就很不错了。师资力量薄弱,因为会下围棋的很少,会教围棋的更少了,真正的一个线下店要想赚钱,必须得拉长学生的培训时间,这是很痛苦的。职业老师,也就是所有高水平的职业棋手,他们喜欢在北京待着,因为北京比赛的机会多,学习的机会多,因此大多数培训机构找不到高水平老师,就只能做启蒙。

  \

  围棋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出口——定级定段赛,一个小孩学了几天、几个月就可以打定级赛,围棋的级位25级最低,一级最高,一级之后就要定段,业余一段最低,业余七段最高,到了业余七段就要考职业段,定级的逻辑跟爬台阶似的,从山脚下看不见山顶。

  这样的机制在客观上带来了围棋市场的火热,因为围棋培训机构老能逗着你说小孩挺有天赋的,学了三个月考了15级。但是你会发现小孩进步到10级还得等三个月。其实,一个小朋友在开始学习围棋后,如果他喜欢的话,按照这样的条件可以长时间学下去。

  但往往线下的机构做不到,这主要是因为线下机构师资受限。很多传统教育机构教学的老师都还是一些水平偏低的老师,比如业余二三段,这样的老师教小孩教一二段就教不动了。但围棋的行业和机器人不太一样,如果老师的水平不能绝对高于学生,学生是不服的,这是很大的一个痛点。

  爱棋道如何做在线围棋培训?

  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觉得要解决师资的痛点,在围棋的领域还是要用在线直播的技术来解决。我们的优势是聚集了很多名师。爱棋道的模式很明确:采用在线直播大班课+小班课模式,研发的课程覆盖业余六级到业余六段,相当于从“小学”到“大学”,但不涉及“幼儿园”这一启蒙阶段。这对于我们这么一个专注于直播技术研发的网校来说,已经可以足够活的很好,因为这块的门槛特别高,一般的公司很难进入。

  为什么我们不做六级以下的围棋培训?这里有一个金字塔,可以看出六级以下的学习人数占了大部分,但这块我们不会做,因为这是小朋友刚开始学习的阶段,四五岁是学围棋的黄金年龄,这个时候孩子们聚在一起学习是有更乐趣的。

   另外我们发现成人围棋爱好者这个群体潜力非常大,昨天晚上我是在在线课堂给50个成人上一节课。琴棋书画所有的培训行业用户是孩子,但是客户,也就是真正付费的是家长。只有围棋这个行业特别有意思,昨天晚上听我上课的都是成人,有几个妈妈是带着孩子一起听的。

   围棋社交的市场也逐渐被打开。现在比较好的平台是一个叫做“弈客”的社交平台,他们注册会员有16万,每天日活有2万,这是围棋的特性,其他类型网站一般做不到。每天日活到2万,说明下棋是成人的刚需,围棋爱好者每天都会上来下棋,我们在上面发布课程信息,三个小时就卖完了。

  基于此,我们意识到原来成人市场没有被真正开发过,但其实根本也不用开发,因为成人的付费能力很强。成人有兴趣会很快付费,不像家长给孩子报一个班,先要问孩子喜不喜欢,再跟老师商量付半年还是一年,流程很长。

   在课程研发方面,我们是先从五段做起,建立起高端的口碑,再逐步向下下沉,先建立品牌效应,就好像我们可以做宝马,再做个吉利用户总是信任我的。

  我们要做的事是研发标准化的课程模型。传统围棋培训都是靠老师经验,而我们要做的是标准化,标准化的下一步就是复制,有了标准化才可以复制。我昨天上课是50个人,互动挺好的。

  我们也可以解决师资的瓶颈,因为我们在北京有很多职业棋手签约老师,另外,我们有一套培训方法,能让中国几千名业余高手成为我们潜在的师资力量。

  当然,我们在做的过程中也有一些难点,比如家长会问会不会影响孩子的视力?我们的课时间不长,大班课45分钟,我们做了护眼小贴士,而且家庭里有电视屏幕,用电视屏幕下棋和听课对眼睛没有什么影响。其实在线下下棋,盯什么东西盯时间长了,尤其是单一的物体如黑白子,也容易近视,但是这个观念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

  还有,一开始我们的几个技术大牛为了产品效果更好呈现,一上来就做3D棋盘,后来发现这是一个伪需求,我们是专注在线教育的,孩子家长看中的是孩子在这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对手,能不能提高围棋水平,而不是玩游戏。(多知网 Ci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