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培生集团收购了戴尔国际英语,正式进入中国培训市场,此后相继收购华尔街英语、环球雅思等。如今,最先收购的戴尔国际英语在业务一缩再缩之后,将于8月31日起全部关门,其他“培生系”公司也并未成为教育行业一线品牌。进入中国教育培训市场六年来,培生集团仍然“水土不服”。

培生集团入华六年,首遭滑铁卢

2014-08-11 14:02:58发布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李立勋  

  2008年,培生集团收购了戴尔国际英语,标志着这家全球最大的教育集团正式进入中国培训市场。此后,培生集团相继收购华尔街英语、环球雅思等,其在中国的教育产业链进一步布局。如今,当初最先收购的戴尔国际英语在业务一缩再缩之后,终于宣布将于8月31日起全部关门,而对于中国的其他“培生系”公司而言,在收购之后也并未成为教育行业一线品牌,进入中国教育培训市场六年以来,培生集团仍未摆脱“水土不服”困扰。

\

  戴尔英语率先撤出中国

  继4月底英特英语老板跑路事件发生以来,少儿英语培训领域似乎一直不平息。近日,另一家名为戴尔国际英语的培训机构也宣布,将从8月31日起关闭所有校区。

  打开戴尔国际英语网站首页,赫然出现的是对戴尔国际英语关门的说明,而该网页上的其他链接已经无法打开。“我公司近期对戴尔培训学校的业务进行了全面、彻底的分析,也努力尝试了不同的、有可能的解决办法。根据对业务和解决办法的分析和综合考虑,公司不得不最终决定停止戴尔培训学校的业务。根据公司决定,戴尔培训学校的业务将于2014年8月31日起全面停止。”戴尔国际英语同时提供了三种学员的善后方式:退费、转学到华尔街英语或瑞思学科英语。

  作为一家仅有5所分校的培训机构,即使是所有校区全部关门,按理来说也不应该是教育圈内的一个大事件,但此次受到业内的广泛关注,主要因为其背后有一家全球最大的教育机构——培生集团。2008年5月,培生集团进入中国培训市场,而成立于1999年的戴尔国际英语便是其最早收购的一批培训业务。

  “是以成人培训业务起家,但在多年发展后少儿英语却变成了其主导产业。早在两三年前,戴尔国际英语在北京的这5家少儿英语学习中心就已经开始出现亏损现象,且越来越严重。”有戴尔国际英语前员工表示。

  戴尔国际英语对外媒体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业务亏损这一说法,只表示是集团的战略调整,对于戴尔英语当前的运营状况、下一步打算等该负责人拒绝透露。

  中国“培生系”业绩难抢眼

  实际上,自2008年收购戴尔国际英语开始,培生集团便开始了在中国培训市场的扩张之路。同年,它收购了同为青少年外语培训领域的上海乐宁教育;随后几年,它又收购了职场外语培训领域的华尔街英语,以及出国语言考试培训领域的环球雅思。

  “按照培生在中国收购的逻辑,可以看出其突出细分业务品牌化,戴尔国际英语定位少儿英语,华尔街英语则定位白领职业阶段,出国留学有环球雅思。”搜狐教育研究院分析师李莹表示,培生集团在中国的发展思路其实就是收购,试图靠收购打造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并且通过整合,减少彼此业务冲突。

  经过六年的发展,如今看来这些中国“培生系”业务表现并不抢眼,与“全球第一教育集团”这一名片不相称的是,这些品牌在国内教育领域算不上第一梯队,如戴尔国际英语和乐宁教育,只是一个地区性品牌。

  “华尔街英语虽然在细分领域还不错,但它的定位是高端职场人群,这一块的市场份额太过狭窄;环球雅思虽然在全国有300余家分校,但大多数都是加盟的,很难说有多大的控制权。”有教育圈内人士如此评价。

  如今,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冲击,培生集团的整体业务正遭受一定程度的冲击。据其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培生的营业收入从去年同期的21.9亿英镑下降至20.5亿英镑,净利润则同比大幅下滑了45%至7500万英镑。由于业绩不佳及转型需要,培训集团此前曾宣布,将在2013年和2014年全球范围内裁员约4000人。

  入华六年仍“水土不服”

  一方面,集团的营收和利润正在遭受着来自内外的压力;另一方面,少了集团的“输血”,部分子业务的发展无疑雪上加霜。以戴尔国际英语为例,单从市场份额来看,难掩其近几年的发展困局:被培生集团收购前,戴尔国际英语旗下共有20余所学校,如今缩减至5所,随着8月31日后这5所学校的同时关门,这家最早被培生集团收购的公司,却率先成为培生集团撤出中国业务的“弃子”。有业内声音认为,这意味着培生集团在国内少儿英语市场的尝试以失败告终。

  泰弗尔英语董事长余增云认为,戴尔国际英语关停北京门店,只是其母公司培生集团在中国业务布局的一次调整,并不会对中国整体少儿英语培训造成多大影响。

  Lily英语创始人武海云在评价戴尔国际英语关门事件时则称,市场乏力、人才匮乏和恶性竞争,正让少儿英语培训市场遭遇着洗牌,即将进入调整期的少儿英语培训市场也将遭受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包括同行企业的撤场、教师队伍的涣散与迷茫、山寨和李鬼的出现。

  (本文作者李立勋,教育行业资深媒体人,微信公众号——教育产业观察,edusurvey。制表:胡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