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圈的“半边天”,为我们讲述她们的故事

2017-03-08 08:32:35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黎珊   0条评论

  教育圈的点滴变化,离不开圈子里每位参与者的点滴经历。

  一张照片,一个故事。

  今天,教育圈的女神CEO们,放出了自己的私房生活照,写下了自己的生活小故事。

  从迷茫到坚定、从软弱到坚强、从尝试到成熟、从个人成长到家庭经营,女神CEO们经历了什么?让我们来看看她们的生活一角吧……

  VIPKID CEO 米雯娟

\

  ​2008 年,因为“很多事想不通”,我独自前往澳大利亚旅游,我给自己预定了一次高空跳伞。

  跳伞前签“生死状”时,我问自己:如果就这么死了,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当时我内心的回答是:终点是必然的,过程是否精彩才是最重要的。

  当飞机升到 4000 米高空,我和教练身子一倾,飞了出去。在最初的几秒紧张后,我恍然惊觉,原来我生命的意义就是想帮小朋友们去成长,因为我是这样成长的,我觉得我应该带给全球的孩子们更快乐的英语学习体验。

  所以那时候我就去想一定要去考长江商学院,一定要去读MBA,一定要有不一样的过程,我坚信The sky is the limit!

  新通教育 CEO 麻亚炜

\

  你的模样决定你生活的模样,决定你企业的模样。

  我希望自己充满活力,拥有旺盛的求知欲,把工作当做终身爱好;我喜欢工作,不断给自己设定新的目标,然后全力去实现,世界上没有哪一件事比这个更令人兴奋而有成就感;我喜欢跑步,也喜欢旅行。

  每年从工作中抽离一两次,换一个身份,选一个特别的视角体会世界。

  这张照片是我15年参加雅典马拉松期间拍的,当和公元前490年那个英勇的战士菲迪波德斯一样跑过42.195公里,当经过法国雕塑家马克斯·克罗塞为这位战士的塑像《我们征服了》 时,我能强烈感受到2500多年前希腊人以小胜多的喜悦,和那位即将倒下的战士的骄傲。当面对平静的爱琴海,思绪又会以另外一种形式飘散开……

  哒哒英语 CEO 郅慧

\

  ​农历鸡年来临前夕,哒哒英语更换了之前采用的彩色logo,换上了具有中国传统意义上代表喜庆的红色logo。与此同时,以红色logo为主的饱和式地铁和影院的投放,给哒哒英语带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公司成员不断壮大的时候,哒哒英语从原本小小的单间办公楼,扩张到了数层办公楼。在新办公室装修完毕当日,从不拍照的我在小伙伴的强烈要求下,在自己公司全新VI前留下了这张难得的照片。

  生活仍在进行,公司前进的脚步一直在加速,但我们并不会因此满足现状。我也时刻提醒自己最初的创业梦想,那就是将哒哒英语打造成百年学校!

  贝乐教育 CEO 冯菲

\

  这张照片是2010年的时候拍的,抱着的是我的大儿子辰辰,他那时候还很小,才一岁多。虽然我做的是少儿行业,但对我自己的孩子其实是亏欠的。

  2010年是贝乐创立初期,是最难、最忙的时候。孩子太小上不了托儿所,只能带着孩子上班。他天天跟我呆在校区里,但是我忙的时候也顾不上他。

  我们一开始连独立的办公室都没有,最初团队的几个人就在没课的教室里办公,第一版的品牌体系、运营管理体系,都是在那时候成型的。为了节省资金,自己剪宣传片,自己琢磨宣讲方案,但精神特别足,为了做到最好,一个PPT自己反复修改一下午。校区运营的第一年,每周末我都会去校区监课、做咨询,校区是晚上9点左右下班,孩子困了就睡在休息区的沙发上。

  创业阶段恨不得一天当两天用了,去社区做活动发单,我会抽空过去亲自参与。那个时候大家没有8小时工作制的概念。都是看着有事情,能做就上。也是亏了大家的这股热忱,贝乐才一步步走到今天。

  微语言 CEO 朱春娜

\

  每一次勇敢尝试,都是一次自我拔节和自我认知,挑战心理、生理的双重极限,然后重新定义自己。

  我本来是一个很少步行的人,面对“玄奘之路”的徒步活动,全程徒步隔壁、雅丹和盐碱地,简直是“不可能”。但经历了四天的团队协作达到营地后,我为自己欢呼了:你做到了!

  这让我想到,长久以来,我习惯了自己“独行者速”,然而这次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众行者远”。

  创业也像一次西天取经,有着比九九八十一难更多的险关,但我们身边并没有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路徒何其艰难,真的需要同伴的力量。我的创业之路,就像这次“玄奘之路”有鼓励、有征服、有感动、有欢乐,边奋斗边享受,边徒步边欣赏。

  天使和坚果派 CEO 陈蓉

\

  ​去年,我带着几个孩子在英国剑桥体验学习生活了一段时间。在我们步行去卡文迪许实验室的路途中,经过剑桥图书馆。门口的雕塑竟然是一叠叠的书,我女儿果果一定要数一数这是多少本书。最有意思的是我儿子畅畅,他太小了,所以站在雕塑旁边,完全就是四个字“著作等身”!

  经过了一大片美丽的稻田、参天的古树、幽静的小巷,我们终于到了卡文迪许实验室。做为现代物理的发源地,这里依然是整个剑桥所有物理专业学生的日常使用的实验室,当然,也一直,并且未来都是,所有物理专业的学生的朝圣之地。

  电磁学的鼻祖麦克斯韦就是这里的第一任主任。实验室的外观颇为普通,里面也是以冷色调为主,陈列品多为当年的各种发明创造的设备。做为外行,面对这些DNA,原子,分子结构模型,只能说,不明觉厉。

  当天我们的带队老师Terence说,剑桥的所有人的共同特点都是,超常的天资加更超常的勤奋。我想,这才是我们当天最大的收获吧。

 

 
Tags: 教育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