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知网【OpenTalk】新年特辑上,新东方助理副总裁罗娉结合优能这些年的发展轨迹。从坚守和创新两个角度,分享了优能走过的路和在此过程中的思考。

新东方助理副总裁罗娉:优能的坚守与创新

2015-12-28 07:45:38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初骊禹  

  多知网12月27日消息,昨日,在多知网【OpenTalk】新年特辑上,新东方助理副总裁罗娉结合优能这些年的发展轨迹。从坚守和创新两个角度,分享了优能走过的路和在此过程中的思考。

  以下为罗娉演讲摘录:

  近期参加论坛或者看文章,发现公司很容易被打标签,比如哪个哪个公司是传统企业,艰难突围;然后这边哪个哪个机构是在线的或者O2O的,要来颠覆的,很有意思。大家好,我来自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公司名字就阐释了我们在这个行业想做的事“教育与科技”,所以今天的主题叫做坚守教育本质,拥抱科技创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主要做到的就是这两个词,一个是坚守本质,一个要拥抱创新。

  围绕好老师、好学生、好家长,优能如何提升三方效率

  什么是教育本质?要坚守什么?前一段时间,网易的论坛上,周成刚老师说回答什么是好的教育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教育是否是能够帮助个人成长,使人活得更加幸福和有尊严。第二,我们自己所做的教育是否真的能让我们的教育者做出更多的贡献。这两个问题的背后,有值得挖掘的东西。

  俞敏洪老师在近期论坛做了进一步阐释了教育之道和教育之术。教育之道,我们一直在寻找到底应该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我们一直在想的问题就是,作为教育培训行业,绕不开核心的话题就是公立教育。我们和公立教育各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如何形成合力,能够做好一些什么样的事情。他也谈到我们的教育之术可以做线上线下的融合,可以做教育规律的深度挖掘,专注于服务学生,最终目的是为教育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案。

\

  这个过程中我们在反思,优能这几年做了什么事情?在我们的所有讨论的事情当中绕不开三个角色,一个是学生,一个是学生的背后的家长,另外一个就是老师。需要把这三方的信息量打通,把三方的需求统一,把三方的效率提升起来。

  在过去这段时间,我们做的事情围绕三个关键词去做,分别是好老师、好学生和好产品。每个不同的时期,在整个发展阶段和教培行业发展阶段的不同,这个行业对“好”的定义也在不断发展。比如十年前好老师的定义可以是学术,幽默,励志。那五年之后,好老师会加上一条是专注于高效服务。那再过5年呢,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培训行业的发展,我们对好老师的概念又是什么?以前认为好产品的定义就是一节好的课,到后面会发现课堂只是呈现,好的产品是不仅仅是好一本好的教案、好的教科书,是不是现在好的产品除了线上线下需要有交互的耦合之外,还需要整合到什么样的程度,都是我们需要反思的问题。

  四次变革,优能如何攻城

  在2009年的时候,新东方开始做优能,从2010财年的3.7亿到去年做到接近25亿。这个过程我们回顾了一下,姑且称作优能的四次变革。但是我们认为其实我们没有干什么特别的事情,一直在向同行学习,把同行和我们大家都认为该坚守和认定的教育本质里需要实现的教师、产品和学生的概念考虑进去,并一步步实实在在的做出来。

  第一次变革是全力做跨科,我们以前的时候只有英语,后来做英语加跨科。这件事情看起来容易,但是非常的难。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基因,文科基因的教学和管理团队如何培育出一支优秀的理科团队,这需要摸索。而且当时在理科领域,我们基本上上空白,对手很强大,我们如何发挥自身优势,缩短这个空白过程。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次变革是模式的转型。当从一个科目跨到两个科目再跨到全科后,我们也再逐步把单一的大班模式转为精品班大班并存,这个过程当中所有的课程设置、教师培训的模式、服务体系,管理制度等等,又是给我们第二次挑战。

  第三次变革是业务模式上的扩展,除了继续四季续班分层教学的精品班,我们大胆尝试了一对一业务,又给业绩的发展带来空间。

  然后就有了第四次变革,回归本质。

  到了2014财年,新东方提出新的战略,以教学产品和教学质量为经营核心,创造客户价值,实现新东方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坚持新东方最新战略,要做教育产品和教学质量,我们要打造优能的业务平台应该是四个同心圆,分别是用户平台、产品平台、运营平台和管理平台。

  我们在想在做中学业务我们新东方优能是属于攻城还是守城?新东方在K6优能所服务的初一到高三的领域,我们把自己定义成后起者,追随者,我们把队伍所做的事情定义为是攻城,在做攻城者角色的时候,要求灵活、速度、执行力和以效果为导向。集团中心和各地学校之间是1+1大于2的事情,整个管理方式也是互联网的平台思维,开放而有序。谁能够最接近一线客户,谁就有决策权和主动权,谁在后台就要做好支持角色和系统角色。在这点上面,在外界看起来貌似“松散”的管理体系在这个时候恰恰给了我们业务发展最大的生存空间和创新空间。比如同行有时会问我们,优能这段时间做什么事情?即使我们的总部在北京,北京新东方学校的优能也在北京,他们问完了之后,发现得到的答案不完全一样。我们的确会存在这样的“求同存异”,但是背后整体思路是非常清晰。

  全国各地的优能团队借助新东方强大的积累和支持,抱着死磕和创新的精神,不断做在当地市场上最能够把资源最大化的一系列打法,我们的业绩就这样继续发展。

  拥抱科技创新,建立教育“优”生态

  我们有这样的感觉,基本上我们每一次变革,恰恰都是业绩高速增长的时候。居安思危,永远在自己的业务发展在最好势头的时候,赶紧进行变革,这个时候是成本最小的时候。

  某个出去创业的同事说,其实每一次的变化,无论是外部带来的还是内部带来的冲击,都要学会放下所有的包袱。比较难的有三个包袱:一个是偶像包袱,一个是经验包袱,一个是成本包袱。首先是经验包袱,要鼓励团队在最好的时间去变革,去激发团队新的战斗力做一些变革的事情。第二是成本包袱,为什么会觉得自我转型起来压力特别大。因为随便一个动作,可能一个业务十几个亿就没了,怎么办?整个的人才对于企业本身的向心力都会出现一系列的问题。还有偶像包袱。能不能客观去接受批判的思路,甚至学习和提炼,自我否定,真心接受真心听的进别人的否定。所以在自己业绩发展的最好的时期,在每一次业绩上扬的时候就着手开始做一次变革,这是最好的情况。在这个时候,能够有空间,让新的一批战斗力的创新的团队来突破,大家一起把偶像包袱、经验包袱、成本包袱丢掉。

  经过了前期的四次变革,我们发现现在竞争格局又变了。比如,以前主要是地面战,你开多少个教学点,我开多少个教学点,大家开始博弈,经常发现打几年都难分胜负。在过去半年时间,我们发现,整个的竞争规则变了,地面战还在难分胜负,忽然间平台战还有所有的“互联网+”的概念纷纷起来,空袭般给这个行业造成一次次冲击。尽管我们会认为死磕和执行,是曾经让我们逆袭的关键之一,但是在新的时期PK之下,我们很多的东西显的太老态,很多东西还是慢,学新的东西就是有很多的包袱。

  所以我们要坚定的拥抱科技创新。大家现在换了新的赛道以后,要用更加灵活高效的公司机制,管理架构和工作方式,打造优能优质的特点,我们的“优生态”。

  做“优生态”的过程中我们坚持优教师、优产品和优学生。“优”体现在哪里?一个是打差异化,一个是打深度化。借助科技的力量,围绕这三个点去想:一是实实在在解决学习效率和时间的问题。二是真正解决内容时效性的问题。有一段时间非常流行题库,现在这个风潮稍微淡了一点点,我们也做过题库,很大的坑,这个题库建起来,你没有大量的资金和人长期做维护是不可能的。而且学习的内容不在于多,而在于精,精就在于内容的时效性的问题。以前的内容时效性靠老师的经验,靠积累,靠时间来衡量。现在有了技术,就要靠技术靠算法,还要靠技术和算法和学生的匹配。三是数据价值。数据价值其实也没有特别多的悬念,有一个非常流行的词叫大数据时代。我们发现大数据时代有一个伪命题叫做数据大,是不是数据多、数据大就一定能够体现出大数据的特点。如果这个背后有很多的数据,但数据的导出和产品还有客户需求匹配性不强,数据和我们想做的老师、产品和学生的体系匹配度不强,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们经常会在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非常骄傲地谈新东方旗下优能的故事,后来发现无论是我们所谓的坚守,所谓的创新,包括我们依然在逼着自己不断学习,我们也会困惑,是不是值得坚持做这些事情,是否应该换一个模式。记得看吴军先生的《浪潮之巅》,里面那么企业的起伏兴衰,感觉只要在一个事情是在势上,怎么折腾都有机会,落后于这个势,怎么努力都一声叹息。想起来《明朝那些事》结尾一句话,这句话并不是终极的答案,但或许是一个参考,所谓成功只有一个——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我们挺幸运的,正好赶上行业这么好的一个势头,所以只要我们相信自己的初心,坚守教育本质,拥抱科技创新,就能够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柳暗花明。

  保利威视:15000家教育机构选择的视频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