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棋手退役后创业,要用在线直播打破围棋培训壁垒

2016-04-11 07:16:08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可心   0条评论

       \ 

 \

       和围棋职业七段棋手、多次国内大赛冠军,如今爱棋道创始人王煜辉见面,是在“人机大战”之后的一个午后。

  北京难得的一个没有雾霾的艳阳天。爱棋道办公场地在雍和宫地坛附近,古色的院落、斑驳的砖瓦,郁葱的树丛中时来几声鸟叫。学围棋以静心,在这里办公再适合不过。

  “我小时候住在雍和宫墙根外面的藏经馆胡同,这里附近有一个地坛棋社,我小时候在这里学过一段时间。所以对这里是有特殊的感情的。” 王煜辉说。

  这段时间,人机大战的余波未了,让更多国人感受到了围棋这一有着4000多年历史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也让爱棋道这家藏在胡同里的在线围棋培训公司初露头角。

  爱棋道虽然成立不久,但却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围棋培训势力:在运营模式上,将围棋培训与在线直播结合起来,以此打破师资和地域的瓶颈王煜辉是曾是国家队职业棋手,聂卫平八名弟子之一;凭借在业界的名气和人缘,爱棋道签约老师中有六名世界冠军,包括柯洁(王煜辉曾短暂教过柯洁)。可以说,爱棋道是有些“自带门槛”的。

  创业初心:围棋师资力量极不平均培训,80%优秀老师位于北京

  2011年,王煜辉在青海西宁举办了一场职业棋手比赛。

  参赛的选手中,有一名身体不便的小朋友名叫谢海涛,给王煜辉留下深刻印象。当时,谢海涛9岁,已经是非常厉害的小棋手,曾拿下青海省少年冠军、成年冠军,在当地是毫无疑问的第一名。

  然而,全国围棋师资极不均衡,最好的老师80%集中在北京;剩下的20%中又有90%在其他一线城市。在二三线城市,可能零星的有一些优秀的老师在教学。

  对于谢海涛来说,在青海已经找不到一名可以教他进步的老师。

  “青海全省一个职业棋手都没有。海涛年纪这么小已经这么高水平,找不到老师教他,非常痛苦,只能在一些网站上下下棋。”

  在网站上下棋但得不到老师的点评,就像做奥数但不知道结果是对是错一样,进步会非常有限。

  谢海涛并不是孤例。

  “在新疆乌鲁木齐就有1.5万名小朋友在学围棋,学到业余五段的也有几百名了。在很多城市,都得不到很好的继续教育。”

  对于很多家庭,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学围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首先,孩子年龄太小,不可能一人来北京,需要家长陪读,一年下来,租房、学费,至少十几万元。对于二三线城市的一个普通家庭,家里的积蓄可能很快花光了。

  “这就是线下教育的物理性边界,你不可能去跨越。”

  这五年以来,王煜辉一直和谢海涛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我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做这样一件事(指在线教育),会非常有意义。”

  用在线直播“解围”围棋培训

  2012年,36岁的王煜辉从国家队退役了。

  随后的一两年,在线教育的苗头兴起。无论是YY叫板新东方,还是跟谁学明星公司创业,都预示着在线教育的升温。

  “跟谁学是平台化的概念,创办时估值、关注度很高。那时候我想,围棋在线教育这一垂直领域的机会也要来了。”

  2014年9月,王煜辉开始着手筹备创业,一年后爱棋道正式上线。

  爱棋道的模式很明确:采用在线直播大班课+小班课模式,研发的课程覆盖6K-9D(业余一段到业余五段),相当于从“小学”到“大学”,但不涉及“幼儿园”这一启蒙阶段。

 \ 

  图为爱棋道直播界面

  “开始学围棋最好的年龄是4-6岁,建议接触围棋的第一年到线下去学习,因为年龄比较小,在电脑上学习自控力不够;而且小朋友学围棋也需要相互感染的气氛。原则上学围棋第二年,就可以使用我们研发的这套系统。”

  爱棋道的课程是阶梯式的。针对“小学生”和“初中生”,采用直播大班课的模式教授知识点,涵盖了布局、中盘、官子、定式、死活等围棋中所有的技术点。

  到了高中和大学阶段,学员可以继续在大班课学习,当然也有机会参加6人的小班训练。

  爱棋道最初首先上线的是小班课,从2015年9月份到现在,服务了700人次。

  “这700人次都是高端用户,在当地属于明星学员,对于其他学员是有示范效应的。”

  今年2月份,爱棋道针对地方棋院业余4段以上的棋手,举办了两期网络冬令营活动,一共有190名学员报名,这已经超过了实体冬令营的规模。

  相对于6人的小班课,大班课是爱棋道未来要要点突破的方向。今年3月16日,第一个30人大班开始内测。短时间内,爱棋道的大班会控制在50人以内。王煜辉的目标是,2017年服务2万人次,平均每个月服务1600人。

  职业棋手创业,师资是天然的优势。“我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愿意跟我一起做事情的人还是很多的。”爱棋道独家签约的25名职业棋手中,世界冠军就有六名,包括柯洁。“他们绝大多数是我以前带过的学生。”

  爱棋道的天使投资人也是围棋爱好者。前不久,爱棋道获得了未来工场和ATA创始人马肖风的天使投资。

  围棋培训市场规模200亿人民币,练内功,等风来

  “人机大战”之后,王煜辉明显感受到市场的一些变化。

  “从韩国的反应来看,围棋培训人数激增,围棋书籍卖断。一周以内有10万人报名,大大小小的培训班已经爆棚。”

  这段时间,王煜辉每周会接到几十个家长的电话,请他推荐附近的围棋学校。“以前的时候一周只会接到两三个。”

  这种情景恰恰是围棋培训行业希望看到的——学围棋的人群基数高了,金字塔底层厚了,自然大河有水小河满。

  即使未来的增速无法估量,目前的数据也依然可观:

  在中国,目前成人棋迷约2000万人,在各地培训机构学习围棋的少年棋手约500万人(如果加上在幼儿园和小学学围棋的在校学生,学围棋的少年棋手超过800万人)。在500万少年棋手中,执着于学围棋、具有强烈粘性的棋手约300万人。

  如果每位棋手每个月学费600元,那么300万人每年的学费约200亿元,这还不包括参加比赛、买棋盘棋子等衍生品的规模。

  而且,中国的棋手数量正在不断递增。中国棋院数据显示,1段-5段的段位证书发放数量在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2015年发放的段位证书约20万张。

  级位证书发放则是一个更为庞大的工程,由省一级棋院负责监发。“每年发出去的证书预计有40-50万张。而且,不是每个棋手都去参加比赛。”

  再看线下围棋培训机构的情况。王煜辉说,目前全国围棋培训机构大约2万家。由于师资的限制,大多数针对启蒙阶段学生,这从侧面印证了在线直播模式的发展空间。

  “随着80后、90后这批年轻人当了家长,他们不会像我们父辈,要求孩子必须学奥数、剑桥英语,而是对琴棋书画等传统文化的重视越来越高。而围棋作为琴棋书画中唯一一个有胜负概念的传统文化项目,一定有更好的前途。”

  他坚信,风一定会来,只是或早或晚的问题,围棋培训这一赛道一定会出现一匹黑马。

  “今年主要是修炼内功、打基础,做教研、技术开发,积累种子用户,把最优秀的明星学员聚在我们身边。如果风来了,你是一头没什么用的猪,也吹不起来。”

  “创业并不是一件苦逼的事”

  或许是因为30年的下围棋经历,王煜辉和很多创业者相比,多了一分“淡然”的气质。

  “沈文博(未来工场合伙人)也老批评我说,‘我劝别的创业者是‘慢一点’,我看你怎么那么慢,你得快一点,招生上也得着急呀。'”

  “有些事急也急不出来,有好的规划就好。下棋这些年,都经历过。我心态比较好,没觉得创业是多苦逼的一件事,我很享受。”

  “当然,创业总要有时间压迫力,不能因为准入门槛高,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我们现在还在快马加鞭的往前跑,希望把后来者的距离拉的越远越好。”

  \

  2009年,王煜辉在参加金立手机杯围甲联赛

  职业棋手创业,可以看出骨子里对围棋的热爱。

  和他的聊天中,他会谈到围棋五得,得好友,得人和,得教训,得心悟,得天寿。他会谈到棋如人生,比如围棋十诀中的不得贪胜,“做人要知足,不可以过分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比如入界宜缓,“看到别人拥有的,不要急于和别人抢,在围棋的地盘上,我们可以和平共存。”

  “所以围棋要知进退,知弃守,知厚薄,不可强攻,不可硬守,围棋的本质是和。”

  “但这些得到了一定水平才能体悟到。”这也是让他忧心的地方——一些围棋培训机构为了续费率,人为拉长学习周期,原本半年可以学会的技术拉长到2年。

  “围棋就像爬山,启蒙相当于走了第一步,世界冠军相当于登上了山顶。爬山的过程中,每个阶段都有不一样的风景,这是那些把培训当成生意的人看不到的。可惜的是,如果孩子不能达到更高的水平,就失去了看到更美丽风景的机会。”

  “我们是职业棋手,除了赚钱,还想有更多的意义。”

  —————

  王煜辉,围棋七段选手,10岁开始学围棋,12岁离开父母独自到河南平顶山,在煤矿队呆了九年。14岁成为一名职业棋手,七年后,进入了国家队。22岁,师从聂卫平。曾获“牡丹卡杯”全国名手赛冠军、“永大杯”冠军、第7届三星杯四强等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