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变身十亿估值在线教育公司CEO,他只用了两年时间

2016-01-29 08:22:0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可心   0条评论

\

  总有一些人,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与众不同。你很难理解他的思维方式,或者行事风格。

  他们往往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推动行业进步的创新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大众视为异类,不理解、不支持。

  多知网全新栏目「少数派」,就是发掘教育行业中这些特立独行,并且已经小有成绩的「少数派」。只有走近他们,你可能才有机会贴近未来。

  \

  张小龙,粉笔网CEO。

  张小龙是我见过的一个十分有趣的人。喜欢指点江山,嬉笑怒骂,真性情,又兼具感性与理性、文人与商人的不同特质。

  他是公务员考试培训领域顶级名师,曾经有一门课程同时在线人数峰值达到6300人,系统直接宕机,这一指标放眼整个在线教育领域至今无人能破……

  但在他创建的粉笔,却没那么推崇名师策略。聂佳、张跃瀚等核心教师,在加入粉笔前,都算不上行业里的名师,一些小有名气的老师加入粉笔甚至隐姓埋名启用“假名”,因为到了这里,只靠授课水平和服务能力说话。

  他是一个有意思的管理者,一方面能在刚接任校长的大年二十九铁腕裁人四分之一,包括两个副校长;另一方面,又能在粉笔推行“九险一金”——除了常规五险,额外为每个员工上了几项商业保险;在多数公司绝对保密的薪酬,粉笔也可以公开、透明。“我们是一个没有秘密的公司”,张小龙说。

  去年,他套现了自己在华图的股份,拿出其中200万元用于捐助欧哲学现象学研究、古典学经典与解释研究项目(其中100万元已经捐出,其余100万元逐年捐出)。他的解释是我对金钱并没有太强的占有欲”。

  没几个人知道,他曾是哲学在读博士,因为创业,放弃了学业。导师对他有知遇之恩,一直想让爱徒能在学术方面继续深造。肩负几十人团队和几十万学生的希望,他只能选择用这种方式,圆他学术上的梦。

  2015年,粉笔在他的带领下,上线第二年即营收5600万元,净利润1000万元,并且这是在没有一分钱市场投放,没有一位市场人员的基础上,用户全部来自口碑。

  去年底,在资本市场最冷的那段时间,他拒绝了某顶级VC超过一亿美元估值的投资意向书,理由是“我们不缺钱”。

  有特点,有冲突,不一样,这正是「少数派」要找的人。

  一名线下校长的“不甘寂寞”

  2013年以前,张小龙的身份是华图公务员培训的名师。2013年初,张小龙开始担任湖南分校校长。

  上任后首先要做的是整饬团队。当时华图湖南分校约60人,他开除了超十分之一的员工,还裁撤了两名副校长。“铁腕”管理下,华图湖南分校仅半年的营收就是上一年的两倍。

  团队可以重新治理,但另一个难题却成了他迈不过的一道坎。

  “当时我特别纠结的是,课程收费非常贵,课时价格很高,我觉得五折还是贵。所以我从东北、西北,到处去调配资源,用最好的老师来授课。”

  “问题在于,优质教师资源是有限的。作为地方分校,虽然有集团的支持,但优质教师资源调配起来并不容易。”张小龙感受到,“如果继续这么做下去,非常费劲。”

  后来他做了一次直播的尝试。基于直播工具,他推出了一个申论在线课程,6小时直播课,每人收费99元,结果2000人报名,当天收入近20万元。

  他第一次体验到在线教育的魅力。

  基于这次尝试,他建议华图全力以赴做直播课。“但公司给的回复是不能这么做:最好的老师在关键时刻去做最便宜的课,那其他课就别做了。”(多知网注:华图最近两年已加大华图网校投入力度)

  他因此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比较麻烦的是,我之前是一名老师,做了半年校长,对于互联网、技术、运营、资本等都不了解。”

  这时,猿题库伸出了橄榄枝,“不如来猿题库大家一起做点事情?”当年9月,张小龙加入了猿题库,负责公考项目。

   两种思维的碰撞

  加盟猿题库后,张小龙与猿题库经历了半年时间的磨合期,中间免不了思维的碰撞。

  “整个团队是从互联网公司出来的,更在意用户量、数据分析、精准性,建议用户足够多后再进入下一阶段;我是来自传统线下,一来就说目标是赚钱。他们认为,如果开直播课,要把各方面准备工作做足,然后产品打出来一下子就火了……我是亚里士多德主义者,我倾向于先搞一搞,搞得行就猛搞,搞得不行就换一种方式继续搞。”

  张小龙坦诚,最开始那半年时间,直播课做的确实有点“乱”。“直播课定价做过1元、9元、29元、99元……甚至面试协议班收过1万元。定价从1元到1万元,都尝试过。”

  在模式上,也摸索了半年的时间。“到底是做B2C自己开课,还是做C2C平台?一方面自己开课,另一方面也尝试过请外面的老师来讲课。”

  直到2014年5月,团队终于明确了方向:不做平台,坚持自己做产品,“行业优质教师资源不多,如果授课对外开放,品质难以保证。”

  笔试系统班直播课最终将价格定在680元,这一价格是线下的十分之一,是市场上录播课价格的五分之一。张小龙做了一个估算:按照680元的定价,一门课程招到500名学生能实现盈利。

  2014年7月,公务员培训笔试系统班第一期上线,限售500人。超出他预期的是,500个名额1小时便抢购一空。

  “虽然钱不多,但是速度很快,也验证了这种模式继续走下去的可能性。”

  在接下来的整个2015年,680元系统班2000人名额几分钟之内抢光的场景无数次上演,他将之归结于“产品的魅力”和“用户的力量”。

  回顾最初的那段时间,张小龙反思,小步试错、去测试用户对价格的接受度是没问题的,但不能太任性,不能随意调整价格。“名师是比较‘任性’的群体,因为有粉丝,粉丝会捧着你。”意识到这一点,也是张小龙从名师转型产品经理的起始。

  “对于技术,我不惜成本和代价”

  2015年2月25日,张小龙拿到了“北京粉笔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筹备半年的业务分拆终于落定。

  当时有人问张小龙,公司名称为什么叫“粉笔科技”,而不是叫“粉笔教育”?

  “现在我们做的是课,但我认为,技术的手段是我们公司发展最重要的推动力。”张小龙做出这样的判断。

  分拆后,张小龙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搭建起了一支技术团队。现在粉笔技术团队有8个人,张小龙评价其“团队整体实力和猿题库是持平的”。

  张小龙说,这些技术员工的平均年薪近60万元。这在整个行业都是比较高的水平。“以什么钱招到什么人,我只要最好的。”

  “有很多人看不懂、不理解,认为技术能用不就行了吗?其实,内容和技术,不是简单的结合,而是有机的、深度的结合。从效率角度,我对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毫不怀疑的。”

  技术团队做的第一个项目是研发直播课系统。过去,粉笔采用的是第三方直播工具,使用过程中难免遇到一些问题:

  其一稳定性问题。“有一次一节两千多人的课程,突然掉线了,还要去找第三方沟通,处理起来很麻烦。”

  其二,针对性服务问题。“我们想实现一个什么功能,几乎是不可能,因为如果这个功能不具有普遍适用性,对方干嘛要给你开发这个功能呢?”

  其三,数据的沉淀问题。“数据全部在第三方,我们调取个数据也很麻烦。”

  目前,粉笔直播系统能实现直播延时0.04秒;直播结束后,可以立即观看回放;优化了上课流程,比如增加了助教、互动、举手、发言、推送等功能。“恰恰是这些细节,提高了效率和优化了用户体验。每次技术的更新,大家都会尖叫。”

  手机端适配也在不断的优化。“原来手机端非常山寨,一个窗口跳来跳去。很多功能都实现不了。”

  技术支撑,也是张小龙所说的粉笔公考直播课的第五次产品迭代:粉笔公考题库与直播课对接,直播课加入了老师布置作业功能,再根据班级作业完成情况的数据分析,针对性的上课。“现在,老师们上课对于数据的依赖非常大。”

  张小龙说,自公司分拆至今,为技术所做的投入不低于1000万元,这在粉笔营收中占了不小的比重。可以对比粉笔2015年的财务数据:营收5600万元,净利润1000万元。“对于技术,我是不惜成本和代价的。”

  “我希望粉笔未来是两个公司,一个是技术公司,一是服务公司。有了技术支撑,会做到更有个性化、更有效率的服务。”张小龙说。

  \

  图为张小龙在粉笔Open Day演讲

  从名师到产品经理

  从授课到经商,张小龙身上带有感性与理性,商人、文人的两面性。

  “刚开始转型,有一段特别纠结的时候。觉得自己读了两天书,多多少少有点传统文人的清高、迂腐。”

  现在他知道,自己首先是一名商人,把营收、盈利做好,把团队养活好,是自己的基础责任。

  在团队管理上,他不是一个“老好人”,“如果我给你了机会,还是不行,一定会干掉你。”

  他同时又不强调“拼命”的工作方式。“工作肯定是辛苦的,但我希望大家是靠产品驱动、流程驱动,创意驱动,而不是靠汗水驱动。我不反对拼命,但是我不强调拼命。”

  有一天周六,他发了这样一个朋友圈:“周末来到公司,看到办公室没有什么人,我就放心了。作为职业经理人兼小老板,我不希望企业的发展是靠长期延长劳动时间、增加劳动强度来支撑。找准方向,抓到重点,优化流程,完善产品,轻松愉快有创造性地工作,是咱努力的目标。”

  “以前更多是一个名师,偏向任性,有强烈的个人色彩;现在更像一个产品经理,在设计上更加注重陌生人的体验和看法。”这是张小龙转型以来的最大变化。

  另外一个变化是,对企业经营这件事,他变得更加自信了。“以前老看别人的理念,他是这样做的,她是那样做的。现在,我发现我们在做别人没做的事情。在方向上,我有更理性的考虑。”

  多知网发现,几个月前,张小龙把自己的微博名字“张小龙的疯言疯语”改成了“粉笔张小龙”。这个小变化,正是一个有着任性、强烈个人色彩的名师,向企业管理者、产品经理转变的一个注脚。(多知网 王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