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稳定的高质量支教老师是改变当地教育水平的最关键因素。

朱宇:我在大凉山支教这半年,那些理想、现实、困难、改变

2022-07-06 13:35:01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徐晶晶  

  来源|多知网

  对话|王上、徐晶晶、张蔚斐

  作者|徐晶晶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凉善公益公众号

  2021年9月13日,新东方在线副总裁、东方优播CEO朱宇在朋友圈表示,在扫尾工作结束后计划去山区支教。

  今年2月,经过网络报名、初选、网络培训、体检等一系列初试后,朱宇来到凉山参加培训,考核。顺利通过考核后,他被分配在阿波觉村(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牛牛坝镇下辖村)爱慕小学,担任了一年级和六年级的数学老师。

  近日,多知网与朱宇聊了聊他眼中的凉山教育呈现着怎样的面貌。作为新东方在线高管的他,对当地的教育生态有哪些思考与感触?当支教理想走入现实,又会遭遇怎样的理念冲突?什么才是真正改变凉山当地教育水平的最关键因素?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支教结束时,一年级孩子给朱宇的临别赠语(向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以下是朱宇的自述(经多知网编辑整理):

  01

  支教缘起

  去年9月,我在朋友圈里宣布关闭东方优播业务,计划去支教。

  我2019年在多知商学院讲课时,答疑环节就有人问我会不会离开新东方以及离开了新东方之后会做什么。当时我的回答是:“我没有离开新东方的计划,但是如果我不做培训这件事儿,我想参与公益事业。”

  其实我很早就有支教的想法了。“双减”之前,K12领域发展迅猛,我没有时间和机会不管不顾地直接去做这件事。某种层面上说,“双减”反而给了我时间和机会。

  事实上,无论是支教,还是在教培行业这十几年的工作,我要做的事只有一件——想做一些让教育资源分配更加公平、让教育资源总量不断提升的事,帮到更多人。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我能做到的,且能对得起我的良心、能带动更多的公平和教育资源总量提升、能实现我心中的正义和公平的事,我就会去做。

  决定要去支教后,我选择去大凉山。不仅仅因为大凉山是贫困地区。其实,去哪儿支教,我主要考虑了两个方面:一是教育资源总体少的地方,二是更缺支教老师的地方。大凉山就符合这两点:人均GDP很低且是少数民族地区,当地孩子没有汉语交流环境。

  于是,在扫尾工作结束后,正巧赶上当时凉善公益协会也在为今年春季学期招募支教老师。就这样,经过网络报名、初选、网络培训、体检等一系列初试后,2月初,我来到凉山参加近2周的上岗培训。

  通过考核后,我被分配到阿波觉村的爱慕小学,担任一年级和六年级的数学老师。

  今年上学期,阿波觉小学共有7个年级(学前班到六年级)、10个班级、373名学生和13名支教老师。支教老师们来自天南海北,既有在读大学生,也有退休的大学教授。

  算下来,接近1:30的师生比。根据2001年发布的《关于制定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的意见》,农村小学教职员工与学生比为1:23,城市小学教职员工与学生比为1:19,中小学教职工编制包含了教师、职员、教学辅助人员和工勤人员4类员工。显然,这里的老师是不足的,而且支教学校没有行政人员,学校的所有教学管理日常维护,全部由支教老师来完成。这也使得我们开展一些工作有压力。

  在日常工作安排上,每天中午,中心校会送来免费的学生午餐,晚饭和早饭就自己做,校园晨检、给学生煮鸡蛋、给学生准备洗碗的水等这些都是由老师来做。

  一般情况下,老师6:00-6:30起床,值周老师去校门口检查入校学生的卫生情况和着装情况。值日做饭的老师就要去做饭了。六年级学生6:50-7:00就会到校,其他年级的学生7:00-8:00之间陆陆续续会到校,开始晨读。上午下午各上三堂课,5:00是学校规定的下午的放学时间,但我们一般都会留学生做作业,三四五年级留到下午6:00,六年级就会留到下午7点。一个清华校友捐赠了免费晚餐,这样六年级38个孩子就可以在吃完晚饭后上晚自习到晚上9点半。

  我带一年级和六年级的数学课,所以从早上6:30起床一直到晚上9:30下晚自习,时间排得很满,晚上还要批改作业、批改试卷。

  有时,我会和其他老师一起去家访。最开始去的时候,家长都非常热情好客,要杀鸡请我们吃饭,但我们觉得实在不好意思留下来吃饭,我们开玩笑说,人家刚刚脱贫,因为支教老师去家访没准儿返贫了。

  我们去家访的核心目的有两点。第一是我个人的诉求,我想看看孩子家庭到底怎么样,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他们现在已经脱贫了,政府也在山下修了搬迁房,但是,他们不太想搬下去,种菜养猪养羊养牛等等整个生计是在山上的,实际上他们的家庭收入已经是脱离贫穷的状态了,但是住的条件还是不太好。第二个目的,想让家长们看到老师重视孩子的学习,让家长更有动力继续支持孩子读下去,不要中途放弃了。

  02

  大凉山教育现状:一些理想vs一些现实冲突

  来支教前,我就在了解凉山的历史文化、语言文字、社会情况,包括受教育情况。但当地的教育现状,跟我最开始设想的仍有很多不一样,我有四个感触:

  第一个感触,当地的基础硬件设施已经比前些年媒体呈现的好了很多。

  起初看到很多有关凉山支教的文章说凉山的交通环境、硬件设施、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所以我当时心里是鼓足了勇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去支教的。

  但实际去了后发现,国家这几年的精准扶贫还是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即便是偏远一点的学校的硬件设施也满足了最基本的需求。比如都有电子屏、持续稳定的电、水、网络,道路交通也好了很多。

  第二个感触,随着硬件设施的改进,整体教育在不断进步,但实际上,还有很多问题存在,比如很多学生听不懂汉语。

  这里是彝族聚居地,很多孩子在一年级读书之前基本上没接触过汉语。当地还有一些30岁-40岁的家长也不会说流利的汉语,即便会一点,也是去外地打工的过程中学会了汉语。这说明在2010年以前,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很多资源是没有进入到大凉山的,这导致当地的基础教育非常落后。

  不会汉语意味着,孩子们学习所要具备的条件和城市的孩子是不一样的。比如我教数学,孩子们学习数学遇到的最大困难不是无法理解这些算法原理,还没到这一层,而是卡在了孩子们听不懂老师的汉语。

  我发现,这里的孩子如果成绩不好,大部分是两种原因,第一种原因是智力发育迟缓(有近亲通婚、营养不良的原因等),还有一些智力正常的孩子成绩不好则是因为他们在低年级阶段汉语就不是那么熟练,落下了课程,就算到了四五六年级听得懂汉语了,也已经落后了一大截。

  比如我带的一年级那个班有64个学生,其中有接近20个同学的汉语水平在我看来是不达标的,但这个情况已经比四五年前也就是现在我教的六年级他们那届是一年级时的情况要好很多了。因为在凉山,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都是缺位的,只有学校教育这个途径学汉语。孩子们几乎没有汉语的习得环境。

  为什么一年级有40多个同学的汉语还能达标?

  一方面,是因为当地凉善公益机构在支教多年后,也发现孩子进入一年级之前必须得先学汉语,于是安排了学前课程。学前课程不教知识,就让孩子天天和老师一起沟通交流,用这一年时间听懂汉语。

  还有一类孩子的汉语水平比较好,主要是他们有哥哥姐姐。当地人基本上五个孩子起步,哥哥姐姐基本上到了四五年级汉语水平就比较高了,会教弟弟妹妹说汉语。这种汉语交流的大环境起来之后,这么多年的支教积累下来的一些结果,使得他们的汉语水平的也有所提升。

  但还有一部分孩子不满足这两个条件,这时候我就觉得确实没有办法按照统一标准来要求这些孩子。因为那近20个听不懂汉语的孩子最好的学习方式是单独分出来,先简单学数学,核心的是先把汉语搞定。

  然而,因为我们小学教室数量有限,一年级64个学生必须合到一个班里,就没办法分班。这也是为什么我去找俞老师投了100万建教学楼的原因,就是为了增加几间教室,有教室之后就能使得每个年级都分成两个班,能够把那些汉语水平不好的学生分到一个班里面,专门增强他们的汉语,按他们可以接受的程度再教数学。否则越到高年级,这些孩子可能就越被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