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发展体系逐渐完善、发展目标更为长远和清晰。

职业教育:政策利好不断,市场何时才能渐入佳境

2022-05-15 10:26:35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有灵  

  编者按:

  本文系投稿,作者为有灵。作者梳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职业教育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混沌迷茫期(1949年—1977年)、野蛮扩张期(1978年—2013年)以及规范融合期(2013年至今)。他认为现在的职业教育政策利好不断,新《职业教育法》也开始正式施行,职业教育也将迎来新的面貌。

  来源|多知网

  作者|有灵

  图片来源|Pexels

  前段时间的职业教育可以说成功出圈。4月20日,时隔26年首次修订的新《职业教育法》因其将“普职分流”的说法改为了“普职协调发展”被众人认为以后要“取消初中后普职分流”而上了热搜第一,引发众多讨论,当然一周后的4月27日,教育部正式出面进行辟谣:“取消初中后普职分流”是误读,舆论风向才逐渐统一。如今5月1日已过,新《职业教育法》也开始正式施行,职业教育也将迎来新的面貌。

  为什么说现在的职业教育政策利好不断甚至超过以往,这得从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阶段说起。简单说,新中国成立以来职业教育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01

  混沌迷茫期(1949年-1977年)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期后,尤其从五年计划开始,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工业体系建设亟需大量技术人才。1953年我国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国民经济建设对职业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职业教育也从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期中的学习苏联逐渐走向制度化。

  (1)在教育体制上,取消专科教育和“通才”教育,大力发展中等专业教育和技工教育;

  (2)在教育制度上,加速中等专业教育“专业化”建设,确定各级各类中等专业学校的学习年限和招生对象,引进苏联教学模式改革教学计划,组织编译教材,规范师生职责;

  (3)在教育管理上,各类中等专业学校均归中央各有关业务部门主管。此外,技工教育也从培养目标、学制、规模和工种设置、教学工作安排等方面进行系统规划。至此,我国中等专业教育制度和技工教育制度基本成型。职业教育制度的迅速建立为我国培养了紧缺技术人才,有效支撑了新中国工业体系建设和国民经济建设。

  1958年,我国进入了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鉴于“一五”计划取得的良好效果,国民经济全面飞跃使职业教育转入了大发展。195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提出“为了多快好省地发展教育事业,办学的形式应该是多样性的”的工作方针,再加上农业中学和半工半读学校的创办和发展,全国随即掀起了工厂、公社大办学校,学校大办工厂、农场的热潮。

  1966年至1976年期间,专职教师数量大幅下降,同时受到其他因素影响,大量中等专业学校和技工学校被撤销停办,中等教育结构严重失衡,我国职业教育事业遭受一定程度地破坏,发展陷入迷茫。据统计,1978年普通高中在校学生数为1553万人,而中等职业教育在校学生人数仅有212万人,高中阶段普职比高达88:12。

  02

  野蛮扩张期(1978年-2013年)

  随着各项生产逐步走入正轨,全国经济逐步恢复和发展。为了缓解高中毕业生升学和就业压力,同时也为了及时补充和培养国家经济建设急需的技术人才,1978年4月,在教育部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邓小平提出了改革中等教育结构的工作指示。1980年10月国务院批转了教育部、国家劳动总局《关于中等教育结构改革的报告》,一方面积极恢复中等专业学校和技工学校;另一方面将一部分普通高中改办为职业(技术)学校、职业中学和农业中学。至此,全国各地纷纷开展中等教育结构改革工作,职业教育也正式进入快速扩张的阶段。

  1985年5月《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颁布,首次确定了“普职比要大体相当”。其后,1986年国家教委、国家计委、国家经委、劳动人事部联合召开第一次全国职业技术教育工作会议,这两个事件标志着中国职业教育事业开启了改革发展的新历程。职业教育在改革中明确了发展方向,同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成为国家和社会各界的普遍共识,职业教育发展开始步入正轨,迎来了迅速发展的重要时期。

  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颁布,意味着国内职业教育的探索取得系统化进展,体系已经初步构建,也为以后职业教育法规的完善奠定了框架基础。

  职业教育政策得到完善的效果立马在职业教育就读人数上得到体现,据统计,1980年到1998年,中等职业学校数由0.97万所增加到2.22万所,增幅为129%;招生数由110.63万人增加到530.03万人,增幅为379%;在校生数由239.74万人增加到1467.87万人,增幅为512%;专任教师数由20.69万人增加到85.53万人,增幅为313%;中等职业学校与普通高中招生规模之比由21.3:78.7提高到57:43,在校生规模之比由18.9:81.1提高到60:40。职业教育规模得到极大扩充,甚至还超过了普高,这放在现在是很难想象的。

  但随着一方面1996年1月9日颁布《国家不包分配大专以上毕业生择业暂行办法》,随后一段时间,毕业分配工作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中专毕业生在就业市场竞争力相对不足,中专和技校也开始全面收费;另一方面1998年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国家战略选择,即大学扩招,使高等职业教育得到了快速发展的契机,此时中职教育和高职教育的发展逐步呈现出分化趋势。

  据统计,1999年到2013年,高等职业学校数由474所增加到1321所,增幅为178%;高等职业学校招生数由61.19万人增加到318.4万人,增幅为420%。

  高等职业学校的火热一定程度也推动了普高的升温。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初中毕业生升读普通高中的从2000年占比29%升至2020年的57%。

  反观中等职业教育1999年至2001年进入了一个发展低谷期。2000年,全国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比上年减少316所;招生减少30.78万人;在校生减少25.98万人;全国技工学校比上年减少306所;招生数减少1.17万人;在校生减少15.95万人;2001年全国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比上年减少386所;招生减少4.91万人;在校生减少31.54万人;毕业生比上年减少0.43万人。全国技工学校比上年减少322所。

  为扭转中等职业教育下滑趋势,2002年以后,国家开始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改革力度。不管是2002年《国务院关于大力推进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还是2005年《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均强调要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初中毕业生升读普通高中的从2002年占比22%升至2009年的44%,与升读普通高中的占比不相上下。

  同时,针对由于过于注重普职分流效果而导致职业教育生源质量偏差的问题,2010年出台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争取到2020年,形成适应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调整要求、体现终身教育理念、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开始注重职业教育内部质量,推动内涵式发展。

  这个阶段前期得益于经济恢复的助力和包分配工作等一系列优惠政策,职业教育处于一种快速扩张的阶段,后期由于一些优惠政策的消失以及社会偏见的形成导致生源质量大幅下滑,使职业教育的扩张处于一种野蛮的状态,不过好在已经意识到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和推动职业教育内涵式发展的重要性了。

  03

  规范融合期(2013年至今)

  随着国际形势变化和国内出台的一系列战略举措,迫切需要职业教育提供高端技术人才支撑,而非过去的“流水线工人”。2014年5月,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把职业教育发展置于国家战略的高度,系统规划了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理念和蓝图。同年,教育部颁发了《教育部关于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的意见》,开启了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的序幕,也开启了国内职业教育校企“双元”育人模式的先行探索。

  而其实在2013年12月19日教育部职成教司以专项形式对“职业教育现代学徒制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立项为标志,我国进入现代学徒制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阶段。8个实践项目 由2个市级教育局和6个高职学校承担,其中就有江西省新余市教育局,其管辖的江西康展汽车科技学校当年就承担部分实践探索的责任。

  2017年10月,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为新时代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作出了方向性纲领。在此纲领的指引下,2017年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和2018年出台的《职业学校校企合作促进办法》详细规划了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具体路径,职业教育正式走入融合发展阶段,包括产业和教育的融合、学校和企业的融合,并在全国铺开。2019年《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同样对产教融合、校企“双元”育人进行了系统规划。“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逐步走向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

  同时这个阶段乘着国家职业教育改革的春风,涌现出一批职业教育集团,如江西康展教育集团、春来教育集团、辰林教育集团等,这些职教集团立足于地区支柱产业、特色产业,围绕行业人才需求,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积极推动我国加快职业教育办学机制改革、促进优质资源开放共享,对于改善我国职业教育办学模式、人才培养模式,优化教育资源,提高办学质量和效益具有积极的作用或意义。

  如果说这一阶段之前的政策给职业教育的发展奠定一个良好基础,那么这次2022年5月1日实施的新《职业教育法》可以说职业教育在政策面上开始正式发力,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内容从五章四十条完善至八章六十九条,由3400余字修改为10000余字,内容充实度就可见一斑。

  江西康展教育集团董事长黄文兵表示,“这次新《职业教育法》首先明确职教与普教同等重要地位,职业教育正式从层次教育升为类型教育,给职校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上打通了流通路径;其次提到要提升职业教育的认可度,得从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和待遇这样的根本问题进行解决;最后,对职业教育内涵作出了明确与完善,使职业教育在未来的发展更具系统性与整体性。”

  所以,从新中国成立后70余年,职业教育发展的这三大阶段看来,中国的职业教育政策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主要体现在职业教育发展体系逐渐完善、发展目标更为长远和清晰、迈出了跨界融合的步伐。

  那么职业教育的市场红利何时才能渐入佳境呢?

  (注:本文系投稿,不代表多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