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课时间确定前,培训机构如何度过危机?

培训行业线下复课尚不明朗,机构如何打好中长期防“疫”战

2020-03-30 15:19:44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任雪芸  

  来源|多知网

  文|任雪芸

  图片来源|unsplash

 

  近日,武汉市教育局局长孟晖在华师一附中调研当下教育教学工作时,对校方提出了指导建议:“希望学校做好高三学生‘出家门,进考场’的思想准备工作!”

  这似乎意味着武汉市高三学生本学期可能无望复课,根据已开学省份“当前其他年级上课时间不得早于高三年级”的规定,或许武汉所有年级的学生本学期将不再开学。

  除了武汉外,因境外输入性病例绵延不断,目前,北京和上海也未确定公立校的开学时间。

  3月25日,北京市委教育委声明,因境外疫情快速扩散带来的输入性风险严峻,北京教育系统继续将疫情防控作为首要任务,持续抓好各项工作,保障师生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

  紧接着,3月27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27日发布了《关于做好学生和教职工返京的工作通知》,提出中小学师生返京需居家或集中隔离14天,对大学生仍然要求“不离家、不返校”,这意味着北京目前尚未明确开学的具体动作。

  至于公立校已经复课的地区,关于培训机构复课的政策也尚未明朗。

  此外,不少省市已经相继表示将在开学后通过调减周末时间、压缩暑期假期,来保证总课时不减少。而这一政策的出台,表明学生的课外培训时间将被进一步压缩。

  上半年是培训机构集中招生时期,而每年的暑假也是教培行业的“旺季”是拉开差距的重要窗口期,随着开学时间的延迟,在“丢”了春招之后,暑招甚至秋招都出现了不确定性,中小培训机构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

 

  01

  线下机构何时复课?

  “武汉地区公立校开课时间可能还会推迟,北京、上海可能也是如此。”一位业内人士评论。

  目前,国内疫情防控持续向好,但是全球疫情形势却日益严峻情况下,这也给国内形势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

  当前,摆在培训机构面前的有三层问题:第一层,线下公立校的复课时间。近期全国各地公立校陆续复课,但是北京、上海等城市因为防控输入病例的原因,开课时间迟迟未定;第二层,公立校体系开课后,培训机构多长时间可以开课。培训机构的人员流动性比公立校高、教学点分布比较散,在某些方面的防控难度上会更大;第三层,4月份后,国内疫情趋于平稳后,各方面的成本开始逐渐回到原位,但是培训机构的收入却并未恢复。

  此时,向好的信号是公立校的线下复课时间陆续确定。但是,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即培训机构还有多久可以线下复课?

  万木教育创始人袁格风分析:“疫情还在关键时期,尽管不少省份的公立校已经发出了开学通知,但是全面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而根据已开学省份政策来看,培训机构的复课会在公立校全面开学之后,才能逐步提上日程。”

  他认为,之所以说培训机构的复课时间还要延长,是因为一般来说,相对公立校,国家对培训机构的防疫要求更为严格。

  对于线下机构而言,防疫备案和准开手续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从外部来看,机构要提前规划审批周期和准备防疫物资;从内部来看,机构要控制人流,更新排课计划。

  多位机构负责人接受多知网采访时表示,此次线下培训机构是否能开学还会和机构的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相挂钩。

  当前,对于线下培训机构什么时候可以复课的观点不一。

文新教育创始人叶德文认为,根据目前疫情形势来看,北京市培训机构复课时间可能在五月下旬。

  “目前北京已经近一个月没有本地新增,基本是国外输入型,而且所有入境者均须全部隔离,只要进来就控制住,就不会带来大规模的二次爆发,如果只是国外输入,影响有望相对可控。”

  陕西某线下K12机构负责人表示:“我们预判可能在学校全面复课一周或两周后,比如四月底或五月初左右开始逐步恢复。”

  但也有观点认为,北京等一线城市的开课时间要在7月之后。一方面,北京还处于境外防控的关键时期,公立校尚未官宣具体开课时间。一方面,北京线下机构数量较多,仅海淀区数量便达到了3万左右,防疫审批的周期可能较长。

  目前除了杭州发布了培训机构的复工复课工作指导的相关文件外,其他地区未发布相关信号。同时,培训机构当前也很难申请线下复工,大部分培训机构都依旧在线办公。

  除了现下所有人都在关注的培训机构复课时间外,另外一个问题是,培训机构线下复课后,是否就能立刻迎来“春天”?

  事实上,即使是5月培训机构能够复课,培训行业也面临三方面的压力:其一、经营压力上升,经营成本正在回到正常水平;其二、和公立校抢时间;其三、家长的心理压力。

  2月份左右,不少机构创始人曾对多知表示,企业的现金流储备大概可以撑2-3个月,也就是最多能撑到到五月份,而在春招环节,因忙于线上迁移、培训等业务,大部分机构在新招方面选择保守进攻,重点在于保留存、控退费上,新增收入并不理想。

  有校长透露,自疫情发生以来,大多数机构的营收情况的确不容乐观。

  根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的调研报告显示,线下机构中有49.42%的机构预计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同比减少50%以上。

  如果线下机构停课持续到7月份,原定“猛冲一把”的暑季招生也会大打折扣,2020年的全年收入将大幅度缩减。

新增收入大幅降低,但未来几个月的固定房租和人力成本支出却是可以预见的。

  “我们有六个校区,每个月房租的支出就在60万左右,自2月以来,尽管没有上课,我们也要付出房租成本。停课时间越久,这部分支出白白浪费的就越多。”一位机构创始人如是说道。

  外教易CEO郑金礼分析:“现在大家都还在‘冬眠期’,试图以极少的成本渡过难关,一旦到了5月份后,这些支出就会迅速飙升,而到了6、7月份,估计会有很多机构只能选择倒闭停业。”

  “疫情期间,培训机构经营有困难,比如工资只发一半还会得到员工会理解,有些地方房东也减免了房租。但是到了5月、6月、7月,支出就会完全恢复,包括员工工资、房租等。”

  昨日,张文宏预测:“10月可能是疫情低谷,之后可能还有高峰,今年的疫情基本上是绵延不断”。

  全球疫情爆发,延续时间比想象的更久,这也给家长带来了心理压力,比如是否要回到线下上培训班?还是继续在线学习?

  “预计这部分的生源流失和流向在线的生源,大概会在20%-30%之间。”郑金礼预计。

  在形势依旧不明朗的情况下,培训机构们可以做什么?

 

  02

  培训机构自救:更新招生策略、做好长期线上准备

  一位机构创始人在多知抗疫社群分析,这个时期机构一定要关注两个事情:其一,想办法留住老生,继续在线上课,持续销课,同时机构要以线下的标准打磨线上课程、不断提高教师授课水平;其二,提前准备线下开课的相关事宜,包括教室安排、防疫物资储备等。

  在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培训机构需要制定一个明确、长远的在线解决方案,而不是被动等待线下复课。

  据业内人士透露,2月初,在疫情发酵初期,不少机构持观望态度,希望暂时把课程平移线上度过疫情期。传统线下机构转移线上一定会面临新的难题,因不具备在线招生的经验,新增营收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

  从当前的重点来说,坚持课耗和老带新是两个做收入的关键。

  在疫情之初,不少线下机构平移线上时均采取了打折的策略,“其实,规模越大的机构运营成本越高,就算是5折,也很难覆盖机构当下成本的支出。”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目前,武汉、上海、北京等地区的不少教培机构已经开始降低课程的打折力度,从5折逐步恢复至8折、9折、甚至原价。

  在新增收入上,当前虽然不是一个大量新招的好时间点,但是培训机构依旧可以积极从老带新入手。

  “这一时期线下机构的工作重点应该是持续增加和老生之间的亲密度。”一位业内人士建议。

  具体来讲围绕这一核心目的,机构可以匹配相应的增值服务,以此获得家长青睐。比如严控直播出勤率、增加课堂互动频次、提高课后作业的修正率。

  在保证原有流量的情况下,机构还需要扩大新的流量池,比如通过微信裂变储蓄自己的私有流量池。

  具体到操作层面,该业内人士认为只要有一个主题,任何信息都是裂变的元载体,微信广告、朋友圈等都是流量的入口,然后用群的方式来做留存和服务。

  据了解,当前情况下,微信裂变成为转线上后培训机构主要的流量获取方式。有了流量入口,接下来就是要设计好差异化的承接产品,把漏斗做好。

  校长堡创始人魏良军提供了一个思路,他表示,机构要把零星时间利用起来,把线上课程包拆小,比如8-10次课399-499元,同时利用社群做多层漏斗的方式做招生。

  “线下培训机构转在线后,辐射的距离不止三公里,但也因为客户不能到线下店来,所以需要一个认可过程。以前正价班一个学生一学期学费可能在6000元-8000元左右,把课包拆小后,一期课程收费几百元。虽然收费肯定还是会有大幅下滑,但是不要嫌少。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来。”

  在校长堡设计的招生方案中,每个学科每个年级首先做三次体验课(引流课),收费几十元。如果得到家长和学生认可,接着再推出一个相对更大的课时包,比如10次课399元-499元。同时,也提供拼团的工具,三人购买给予较大的优惠。

  最后,魏良军强调,无论课程质量如何,机构一定要持续做重线上服务。“课程的质量可以持续优化,服务一定要做到极致。”

  同时,在当下的特殊情况下,也有机构在打破过去的招生规则。

  袁格风表示,特殊时期要用特殊方式,谁也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彻底结束,为了最大程度上减轻损失,万木原则是随报随上。

  因此,面对依旧未知的开学日期,他认为,目前机构谈招生节点并不实际,最好是选择模糊寒假班、春季班甚至暑假班的界限,并坚持线上教学,直至重回线下。(多知网 任雪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