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教培机构而言,做强靠产品,做大靠运营,做久靠文化。

双师下沉二三线,好未来未来魔法校攻克了哪些难点?|OpenTalk

2019-12-07 11:06:58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敏  

  多知网12月7日消息,在多知网举办的OpenTalk第二十五期“下沉时代到来,教育机构前方的‘路’在哪?”活动中,好未来教育集团未来魔法校事业部副总经理陈玉龙以“打造更加开放的教育平台”为题进行了分享。

  核心观点:

  原始版、进化版、企业版、未来版四个阶段,中国教培行业正在经历向第四个阶段的发展。

  对于教培机构而言,做强靠产品,做大靠运营,做久靠文化。

  学而思刚创立之初那几年怎么做的,以及到新的城市开拓市场怎么招到第一批老师和学生,研究这两个话题非常适合于不同阶段、不同体量的机构。

  面向下沉市场,好未来未来魔法校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开放内容:标准化教学教研-未来好课、线下办学解决方案-魔法双师、运营管理培训课程-未来校长学院。

\  

  好未来教育集团未来魔法校事业部副总经理陈玉龙

  

       以下为分享部分精彩内容:

  今天的主题是“下沉”,我先结合自己在好未来的成长经历来谈一谈。我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学而思,先后参与学而思在两个新城市开拓分校。经历了从零到一的过程。直到去年,未来魔法校成立,我进入了未来魔法校。过去这些年,好未来在下沉方面的探索,可能有三个场景符合今天的主题。

  第一阶段下沉,十几年前,学而思开拓外地市场,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第二个下沉的探索,是到新城市的分校发展到一定阶段,便会想方设法开拓周边市场。第三个尝试,是现在学而思在四五线城市开点,以及2017年好未来开始做开放业务,上百家合作校遍布两百多个城市和地区,也是下沉的探索。

  现在的学而思可能很多东西没办法学习。要研究学而思,主要研究两个阶段的学而思,第一阶段,是2003-2006年学而思刚刚成立阶段,遇到的问题特别符合现阶段下沉市场遇到的问题。第二个阶段,是如何切入到一个具体的城市。现在学而思在四五线城市开设直营分校,去新城市开设新的分校,怎么活下来?

  学而思当年的探索,以及到新的城市开拓市场如何招到第一批老师和学生,研究这两个话题非常适合于不同阶段、不同体量的机构。

 

  教培行业发展四阶段:原始版、进化版、企业版、未来版

  回到今天的主题,首先想跟大家探讨一个问题:“未来教育到底在何方?”展望的时候也需要回顾此前的发展,就像丘吉尔说的一句话,“回首越深邃,前瞻愈智慧”。

  \

  类比人类的发展,几千年上万年的历程中,人类从单兵作战发展至分工协作,教育行业可能也比较符合这个特性。我们回望中国教培行业,至少目前已经经历过两个或者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作坊式,可能没有统一的教材,老师是公立老师兼职或者大学生兼职,这是1.0的阶段原始版。

  \

  第二阶段,进化版。进化版会出现很多专职老师,同时一些机构开始逐渐注重教研。第三阶段,企业版。随着新东方、好未来的发展和崛起,企业管理式的培训机构越来越多。第四阶段,未来版,现在还在路上。

  企业版主要有五个特点,这五条也可以列为好未来的属性。

  \

  第一,注重教研或者教学标准化。学而思2003年已经着力做教研标准化,师训标准化,而教学教研标准化,现在几乎已经成为行业的标配。

  第二,教师招聘,解决教师招聘的入口。好未来所有老师都是应届毕业生进入,是通过校园招聘,招聘标准化、培训标准化培养出来的。学而思不做加盟,团队都是内部选拔,校长都是内部成长,老师都是从零开始培养。

  \

  在好未来的发展历程中,从2003年奥数网,到2013年更名至好未来,从2015年进行行业开放,我们进行了很多共创。2017年好未来探索做开放业务,2019年开始做中台,现阶段好未来在做集团层面的大后台建设。

  最早,“大后台小前台”的模式是学而思非常成功的实践,解决了很多产品层面或者运营层面的问题。标准化讲义,新老师供给,标准化打法,以及单个城市的实践进行复制,需要大后台的支持。小前台是校长和当地部门,它能够快速了解每个城市的个性化差异,落到当地进行本地化的教研、教学服务、招生和后续学员的维护。

  这些年,好未来一直坚持两个教育理念,这跟探索下沉市场有关:第一,好未来一直想办法实现带给各地孩子“更加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第二,给孩子提供更加适合的教育。

  怎么理解“公平”?就是消弭地区、贫富等外在因素的差异,提升在单位时间里面一个孩子学习的效率或者学习的效果。要解决这些问题,好未来内部一直坚信一个方向:科技或者研发会是成为解决教育普惠或者教育惠及很好的方式。好未来正运用(教+育)*AI的形式,通过提高效率、改善体验,实现教育“公平”与“质量”。

  好未来在科技投入方面,研发经费投入达10个亿,整个集团三四万员工,科研团队已经超过了6000多人,未来三年这个人数会突破1万。

 

  教培机构做强靠产品,做大靠运营,做久靠文化

  宁夏银川市西夏区第十小学是使用未来魔法校产品的一个三线城市公立校。屏幕里是一个哈佛外教,现场是当地的英语辅导老师,校长站在后面听课,很兴奋。

\  

  对于四五线城市机构而言,站在校长角度思考,要考虑机构怎么能够活下去。机构持续健康发展,核心会受到哪些要素影响?我们提炼出来一些概括性的东西。

  机构想做强,核心是靠产品。最直接的产品,就是孩子使用的课程体系,是否是符合孩子能力提升的产品。但是单纯做强可能不够,要做大,核心要靠运营。我们支持机构,不仅提供产品,还要教招生、服务、内部管理,这需要运营层面上部署。此外,机构还需要持久发展。而做久,核心就靠文化。

  回顾这三点:产品、运营和文化。产品只要引进就可以。运营和文化的核心聚焦点还是在于人。学而思团队将近100个校长,最开始可能是一个普通老师,但内部一直会给他机会成长、试错,经过内部的考评和选拔机制,学而思人才梯队得以逐渐搭建起来。

  开放,是好未来做下沉市场一个重要的尝试和动作。好未来将过去十几年的沉淀对全行业开放合作,目前已经和1000多家机构建立深度合作,辐射了200多个城市和地区,线下学员超10万。

  好未来未来魔法校从2018年1月1号成立,目前主要有三个开放内容:第一、未来好课,与标准化教研教学相关,主要是向机构输出教材以及配套课件等内容;第二是魔法双师,双师课堂的输出。在内容的基础上输出主讲老师,同时也会提供运营支持;第三,未来校长学院,面向整个教培行业做培训课程输出,主要是从管理维度、业务维度等不同维度给校长、管理者提供支持。

  \

  现在魔法校团队几百人,将近一半在做科技研发升级双师系统、AI系统,此外还有将近一半在做课程升级,现在魔法校员工70-80%都是做研发。法校团队内部研讨的话题通常是围绕产品进行。

  魔法双师围绕一节课的设置类似于教学八步法,从“教、学、习”三个维度进行。

  \

  “教”是通过好未来内部优秀讲师,接入双师以及在线的工具,让任何城市的孩子都可以接触到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优秀的教师资源。

  “学”是加强孩子的课堂体验,从双师系统等各种工具的升级方面展开。

  “习”是以辅导老师为主体,围绕着课前和课后给孩子提供教学服务。魔法校“云学习系统”将整个后台系统打通,连接机构的校长端、辅导老师端、家长端、魔法校的主讲端,以及后台的数据。不管是作业的线上批改,工具化批改,还是学生的每道正题和错题,后台会进行数据的处理收集。针对数据的情况,辅导老师可以有效分析,为孩子提供每个孩子个性化的服务。

 

  Q&A环节

  问:在未来魔法校下沉市场过程当中,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陈玉龙:首先,我还是想围绕刚才说的三点:产品、运营、文化。

  第一,产品层面,学而思在很多城市接受了市场的检验,我们会从学而思培优这边引进课程体系。

  第二,运营层面,我们会把好未来过去这么多年在各地开拓市场的运营打法体现出来。因为我们有机会接触到各个地方的合作校,有的合作校在当地口碑或者运营是非常值得去学习的。从运营上来说,我们可以把学而思直营的打法和行业里成功实践结合在一块,把这种打法复制给更多的合作校。

  此外,还有科技,各种工具的研发和系统升级,是大部分机构很难承载的。

  问:您说的宁夏银川的小学,这部分学生对双师模式最感兴趣,可他们也是最容易产生审美疲劳的学生,怎么解决他们审美疲劳的问题?

  陈玉龙:对孩子来说,无论什么形式的课程,要体现学习效果,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本质上是一样的。如果一个面授学校让这个孩子愿意继续学下去,要解决的问题和双师课堂要解决的问题,本质相似。

  所以第一,要回归到教学的本身,持续把握课程质量,守得住主讲老师讲课的最底线。比如银川的孩子,他们的喜欢或许最开始是源于对新教学模式的好奇,但是如果要让孩子从这个模式下长期受益,还是要打磨屏幕里面老师讲课的方式,当孩子从这里体验到持续进步时,这个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第二,使用的工具和系统,升级迭代的速度非常快。我们要做很多交互工具或者界面的迭代。

  问:教课过程中您作为讲师这方面有没有一些经验?

  陈玉龙:双师模式下,主讲结合这些答题器的使用,或者是一些互动界面,是能够在一定时间段内吸引孩子专注力,但核心可能还需要现场的辅导老师。辅导老师在课堂很大的角色就是课堂把握或者课堂支持。如果是校长问这个问题,我会引导他去注重辅导老师的动作标准化。(多知网 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