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轮严格的“减负”,正在南京进行。

南京的旋风减负

2019-10-30 11:21:2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敏  

  文|王敏

  南京教育近日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中心。

  据南京数位家长告诉多知网,南京最近加强了“减负”力度,但是,因为相关部门的规定,所以学校只有口头通知,而并没有正式下发文件。

  另一位南京教育行业人士告诉多知网,本学期开始,南京在进行区与区之间的异地互查,项目包括大班额、不能进行成绩排名等等,每一项都有考核的标准。

  一轮严格的“减负”,正在南京进行。

  正如火如荼进行的减负

  在网传的一张图片中,10月11日,有家长投诉学生学习正常学习被干涉,原因是孩子在校一个多月都没有进行过测试,然而其他学校都进行了测验,家长因为没有测验了解不到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而开始担忧。同时,家长们感到,和其它进行了测验的学校相比,孩子所在的学校遭遇了不公平待遇。

  从各大平台网友们的讨论来看,南京的“减负”正如火如荼进行中。

  据了解,南京仙林一所小学一二年级是3:00放学,而其它高年级则是3:50放学,学生可以选择性离校到6:00。建邺区某小学家长也提到,从今年开始,一、二年级,除周二外其他时间都是3点放学,其他年级除了周二外都是3:30放学,家长可以申请弹性离校到6点。

  微博一位家长反映,“有关部门会突袭学校,看学生有没有带卷子,有没有课外辅导书。学校还改了课表,40分钟改成了45分钟。”

  另一位家长的言论从侧面进行了印证,“作业不敢带、卷子不讲,整理好的资料、笔记、摘抄都扔掉了。”

  还有今年刚刚就读民办学校的新生家长表示,学校刚刚发的“高端”英语教材,还没有深入学习,就被收走了。微博一位家长也提到,“女儿学校最近就是如此,连额外的朗文英语教材都不让用了”。

  其中,南京鼓楼区是大家公认检查比较严格的一个区。南京汇文中学一位初中家长反映,孩子原来确实作业很多,而最近孩子作业确实减少了,在学校的自习时间就可以做完。

  家长如何看“减负”?

  当超高执行度的“减负”真正来临之后,家长的态度也各不相同。

  有一部分家长是持支持的态度。在看到孩子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留给自己、留给家长,愿意和家人交流,更加阳光之后,家长认为,减负的效果真正达到了。

  同时,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

  这部分家长们认为,当前学生应当为升学做准备。在当前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只有南京在进行素质教育试点,因此南京的学生,相比其他地方的学生,在高考的竞争力上就大大降低了。学校减负之后,社会对于孩子的要求并没有降低。所以家长们才会担忧、着急,甚至上升到呼吁“请给我们孩子的未来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

  一位民办校的家长表示,“学校学费一学期超过一万五,但只能上和公办同样强度的课程,而且还得每天3点就接孩子回家。”原本以为进入民办校,可以让孩子获得更高质量的教育水平,更多的教育服务,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民办学校似乎也在失去当初的优势。

  孩子下午三点就放学,对于家长而言也是一个挑战,放学时间太早,家长很难准时接到学生。

  在幼小年级,学生的作业还可以由家长辅导完成,但是,孩子进入初高中之后,家长辅导起来也会越来越吃力。家长对于孩子进行精英教育的诉求在校内也越来越难被满足。

  浙江拟发布“减负33条”,江苏还有多远?

  2018年,教育部等八部门出台了《中小学生减负措施》(减负三十条),要求各省份结合实际出台落实的具体方案。

  今年,上海、辽宁、天津等省市也陆续出台了当地中小学生减负的方案。就在10月28日,浙江省教育厅发布了《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浙江减负方案》)。

  《浙江减负方案》共制订了33条重点举措,对校内考试次数进行了严格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得以纸笔测试为主要评价方式。小学三至六年级语文、数学、外语、科学等学科可安排期末考试,所有学科均不得组织期中考试。初中可组织文化学科期中、期末考试,不得组织月考和周周清考试。

  在作业层面,《浙江减负方案》要求,小学生到晚上9点、初中生到晚上10点还未能完成家庭作业的,经家长签字确认后,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教师不得对有此类行为的学生进行惩戒。

  教育部等八部门出台的《中小学生减负措施》(减负三十条)也对作业和考试环节进行了严格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小学一二年级每学期学校可组织1次统一考试,其他年级每学期不超过2次统一考试。不得在小学组织选拔性或与升学挂钩的统一考试。

  根据教育部层级的整体方案以及各地的实施方案,可以看出,其实无论是作业量减少,还是考试次数减少,南京也是为了从考试和作业的层面降低学生的负担。但是至今,江苏省省一级别的中小学减负实施方案相关文件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表示,“南京此番减负要持续下去,需要的是省级层面的一致行动,当所有人都不用被拽入‘应试军备竞赛’,家长的‘公平焦虑’,才能得到缓解。”

  近年来,全国范围内的校内减负一直在进行,这次南京的举措,似乎比以往更加的雷厉风行。(多知网 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