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真正的“有趣”,考拉引进了一个规模500多人的达人团队,这也给了考拉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教育,有趣一些,行不行?

2017-03-30 08:56:5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黎珊  

  多知遇见了一个团队,一位用绳命买零食的创屎人和他的30多位成员:一本正经的安卓攻城狮黑白意识流运营喵不会拍照的设计狮狗粮都没时间选的产品汪美女大管家正在征婚的程序猿等等,这些称谓是考拉优教团队在官网上的自我介绍。

\

(考拉优教团队)

  “用绳命买零食的创屎人”——钱晋文,程序员出身,曾在阿里巴巴、盛大就职。

 \ 

  (考拉优教创始人钱晋文)

       为了让孩子变得更有趣,选择素质教育

  回顾项目创办初期,2015年,考拉优教创始人钱晋文突然对教育这件事尤其的关心,“当有了自己孩子,我开始思考,想给他好的教育。”

  从自身反思,童年、少年到成人的成长过程中,到底什么对自己才是最有意义的。“随着接触的人越来越多,我发现有个结论是让我感到很幸福的,就是要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每个人对有趣的人定义不一样,在钱晋文看来,有趣的人具备的特质是,有非常旺盛的好奇心。

  比如一个懂得美术的人,他走在路上看到的光影,和别人眼中都是不一样的,他看到的天空不一定是蓝白灰,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形状和颜色。

  比如有些人懂音乐,他可以轻易地分辨出曲调中的乐器,甚至可以脑补出乐队演奏的画面,这些可以让他的生活变得有意思。

  钱晋文看到,“有趣是远比生活物质、能干优秀更重要的特质。”

  回归教育,他想,“我觉得既然成人都在追求这些东西,那是不是可以考虑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去培养,成为一个有趣的孩子,对他长远的发展是不是更有价值”。

  在教育项目上,K12与素质教育中,考拉优教选择了后者。考拉优教定位家庭教育解决方案平台。

        用500个达人做在线素质教育课程

  开始,考拉优教团队研究了市场上尤其是线上儿童素质教育的大量内容,“我们做了和市场上类似内容的素质教育产品,但反馈出来的结果——进展不大。”

  钱晋文看着眼前这些素质教育的内容,感觉很迷茫。“其实把内容摆出来,自己都觉得没那么有兴趣,再拿去给身边的孩子看,发现同样没兴趣,用产品去试,在APP里反馈不太好。”

  “这不是自己的方向。”钱晋文意识到,于是他开始重新观察市场,“一些线下小机构存活得挺好,他们做的是专业、垂直的素质教育内容。”

  思考这一市场现象背后的原因。“这些细分的知识点内容背后都有一定理论体系,但这些理论体系在当时市场上的展现方面有一些欠缺。”单纯的音频、视频、图文,形式单一,没有互动。

  考拉引进了500位达人,只为生产有互动、有内容、有体系的在线课程。

  这些达人分布在艺术、英语、自然科学、心理学教育等领域,他们使用考拉的品牌研发在线课程。

\

  (考拉优教达人们)

  为了挖掘达人并取得合作,考拉发挥了团队在教育和互联网行业的基因和资源,产品负责人一直深耕在教育产品行业,运营负责人及核心成员拥有十多年儿童教育相关业务的经验,技术负责人是互联网行业的技术专家。

  和达人们的合作方式不尽相同,钱晋文说,“根据达人的特质。如果达人有自己的体系、内容,考拉会选择和达人共同产出课程会相对容易一些。如果达人在行业内有独到见解,考拉会策划共同做内容分享,或者开展圆桌会的探讨活动。”

\

  (考拉优教线上讲座)

  钱晋文说,“未来会引进更多达人。达人是产出课程的核心力量,会占到平台课程的80%,考拉自产的主要是精品、案例型的课程”。

  除了达人课,考拉还会与教育行业内的KOL和B端机构合作,产出线下课程。“因为理论上的知识点学习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线下体验式的环节,线下包括动手操作、场景体验等等。”

  目前,在测试和推广阶段,考拉的课程都是免费的,“未来将会引入收费机制,按照课程的价值,定价在99元,199元都有可能,我们也在考虑使用会员机制,用月卡、年卡的形式购买课程学习时限。”

  课程体系上,考拉团队在美国,通过和哈佛大学顾问沟通,引进了哈佛教学方法,结合了国内孩子的学习习惯,研发了5E——吸引、探索、解释课程、拓展、评测的课程体系。

  比如,一套适合5岁孩子的“儿童动物乐园课”一共有三节课,每节课设置了5个学习环节。在其中“万兽之王——狮子”的课程中,狮子王儿歌引起儿童兴趣,小游戏让孩子进一步探索,介绍“狮子的日常”知识点,拓展到“成为狮子王所需的五大装备”,最后通过练习题对孩子进行测评。

  目前,开发了自然科学、心灵成长、英语启蒙、艺术素养四类课程,每节课程都围绕五个环节开发,课程时长控制在20-25分钟,课程内容以视频形式为主。

  有了初步的demo,“产品慢慢接近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了。”钱晋文说。

        瞄准中产阶级家庭,做“家庭私教”

  现在要做的是,产出更多有趣的内容,这是考拉的核心业务。

  “目前,在考拉优教的平台,已有500多节课程,目前有数十万的家庭用户。”钱晋文说。

  考拉优教主要针对拥有3-12岁孩子的中产家庭。

  分析目标人群,考拉发现这些家庭中,父母大多是25-34岁,夫妻至少一方工作压力大,在教育下一代的过程中需要依赖上一代帮助。这些家庭中的中间力量——新一代父母的特点是,自身教育程度中等偏上,对孩子教育重视程度很高,投入意愿较高,但参与度较低。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集中在早上7:00-9:00,下午12:00-14:00,晚上19:00-22:00。

  针对这些特点,考拉优教在提供课程的基础上,设计了自助选课服务,父母可以在提前安排好孩子的课程,就像老师在学校提前备课的过程一样。

  钱晋文描述这样的家庭场景,“工作日的清晨8:00,父母给孩子挑选了带有音频的英语启蒙课程;中午,在公司午间休息的时候,父母为自己挑选了心灵成长类目下关于培养孩子阅读兴趣的课程;下班回家,给孩子选择了艺术素养类目下的美术课程。周末的时候,可以选择自然科学的线下课程,带孩子去实际的场景中体验。”

  考拉优教的目标,是成为中产家庭的“家庭私教”。

  “我们希望平台能变成每一个家庭的学校,其中的课程能让孩子感兴趣,让孩子在各方面得到提升,同时也能给家长带来教育上的启发。”

  钱晋文看到,未来产品会有更多的可延展性。

  课程品类方面,分类会更加科学化。“我们想在覆盖更多领域,”考拉优教目前有自然科学、心灵成长、英语启蒙、艺术素养四类课程,但钱晋文想,随着达人输出的课程逐渐增多,内容点会更加分散,难以用传统学科大项进行分类。

  “比如,孩子在不同时期遇到的问题不同,有的孩子在某阶段,感到特别自卑,除了本身的心灵成长课程外,一些线下的户外活动,可以改善孩子的心理,这些课程,很难划分在某类中,但属于可以真正能解决问题的。”

  未来,可能会采用标签的方式,再对标签进行分类。

  用户体验上,会开发KOL咨询服务、教具类周边产品。

  面对大量的课程,家长很难做出准确的选择。面对孩子的成长,家长也面临着诸多难题。“未来考拉优教可以提供个性化的咨询定制服务,包括形成教育圈子,让家长可以相互交流、相互推荐,”钱晋文说,在家庭教育的过程中,考拉优教也会推出更多配合课程内容的教具产品。

  钱晋文说,上线8个月,考拉优教APP下载量超过150万,500节课程总播放量超过100万。

\

(”最珍贵“的用户)

  同时,也有着“最珍贵”的用户。“我的孩子现在3岁,已经学完了线上的所有课程,他是我最忠实的小用户。”(多知网 黎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