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疯狂老师正在尝试从产品、招生两个大的方面改变O2O平台无法形成变现闭环的难题。

家教O2O遇冷,疯狂老师认为“超级名师”是K12辅导的解药

2016-08-05 09:27:01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初骊禹  

\

  多知网8月5日消息,这大半年,家教O2O公司都过得心惊胆战。去年10月份开始,几家公司先后停止了补贴大战,资本寒冬来临,钱得省着点花。但是即便这样,家教O2O公司开始强烈感觉到资本风向的转变。

  去年年初,听到家教O2O概念便蜂拥而至的基金们,到了下半年后半段态度发生大逆转,对家教O2O项目避之不及。打着“烧出个未来”旗号的各家家教O2O们,似乎没捣鼓出什么名堂。金主们很失望,后果比较严重。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后面跟随的小型O2O机构死了一大批。

  故事的延续是,几家领跑这个细分赛道的公司分化,开始了坚守和转型。

  从家教O2O平台到直播+线下孵化器,疯狂老师是其中转型比较猛烈的一家。但从疯狂老师的发展路径来看,有坚守亦有转型。不变的是围绕“好老师”这个核心,变的是呈现方式,从家教O2O平台到直播网校+线下孵化器。

  直播网校由“叮当课堂”这个新品牌承载,而原来就有线上交易、线下服务交付基因的品牌“疯狂老师”则被灌入了超级名师孵化器。

  如何以经纪人模式做大班课?如何筛选合适的老师?如何把单个名师的能量放到最大?这些难题留给了疯狂老师联合创始人张剑遵。

  多知网对话张剑遵,从与他的沟通中,我们似乎可以窥见一个家教O2O公司对整个行业的变迁的理解。

  

  梳理课程+上线回放,疯狂老师想在课程产品和技术两个层面提升并攒个“爆品”

  目前,疯狂老师正在尝试从产品、招生两个大的方面改变O2O平台无法形成变现闭环的难题。

  与“家长需要什么课程就开什么课程不同”,疯狂老师现在在尝试对消费者说”不“。精减教师团队、砍掉老师薄弱的课程产品,这背后或许预示着传统培训行业出身的疯狂老师团队完成了又一次思维升级,开始具有产品思维。

  张剑遵说:“和一个月前相比,疯狂老师超级名师孵化器进行了一轮升级。”

  一个月前,疯狂老师孵化器签下25个名师,准备在线下大干一场。但一个月后的张剑遵却坚定地表示,我们现在找老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这个老师是否有课程产品。

  这一个月,疯狂老师团队主要在帮签进来的老师梳理课程产品。梳理产品,即帮助老师发现老师的最长板,舍弃最短板,进而把长板加长加厚,让课程产品更加经得起用户的检验。

  疯狂老师孵化器的海淀黄庄分部有两位老师,一位教化学、一位教物理,两人有很多相同点:“长得帅”、“性格高冷”、“上课质量比较好”、“一年能赚过百万”,但是由于各种因素的限制,一个班的学生数也就十来个。

  张剑遵带他们梳理自己的课程产品,将他们上得好的课程进行强化,关掉上得不好的课程。如果他们自己的学生要续费被关掉的课程,由上得好的老师来上。

  质疑的声音随即从两端涌来:一方面,老师觉得没安全感,有的老师原来教初高中数学,经过课程梳理之后,课程产品线被砍掉一半。

  另一方面,家长也找过来,说“我们孩子要报课,你为什么不开。

  疯狂老师的思路是,找到好的课程产品制造者,并将课程质量和服务质量进行提高,不断扩大老师的能力边界,能力边界提升后,老师所能带的班级就更大,随之收入就更高。

  从人的层面,疯狂老师还将工作角色进行了细分,以经纪人模式,一个小团队服务一位名师,一个团队中通常有咨询顾问、学管师和助教等角色。这个老师所需要的前期咨询、品牌包装、甚至改作业、做答疑、做招生讲座也是由团队成员完成。

  在APP端,疯狂老师也做了技术升级,教室里全部装上摄像机,课程开始定点开始录像,课程结束定点关闭。随后,录像即被上传至APP端。“孩子有事没上课?直接打开APP就能补。”这就直接将一部分服务环节交给了技术,节省了运营费用。

  从课程产品、名师、APP升级等因素看来,疯狂老师希望在各个维度升级对目前学生和家长的服务体验。

  

  转化率、续报率和多科率,疯狂老师认为大班是K12辅导的解药

  提升服务体验是为了老师的”三率“,张剑遵说,只有好的产品,才能促进学生和家长之间的自传播,极大地降低运营成本。

  现在,疯狂老师孵化器对产品的考评指标有三个:转化率、续报率和多科率。转化率即第一次课上完后,学生报名的比例;续报率即上完一期之后,学生的续报情况;多科率即一个孩子来开始上了一门科目,后来又报名了其他科目的比例。根据这个指标,一个月时间,疯狂老师孵化器签约老师减少了20%。

  但是另一方面,每个老师所带的班型却在逐渐增大,现在有老师每个班学生平均60-80人,最大的班级有100人,单个老师团队所带的学生数突破500人,下一步的目标是在这个基础上翻倍。

  疯狂老师在做这一步转型的时候,更多借鉴了香港和台湾的模式。

  张剑遵说:”我们认为现在辅导行业的趋势一定是低年级小班和一对一占据比较大的份额,然后是两者势均力敌,最后高年级一定是大班模式跑到最后。从香港和台湾的发展路径上看,也是如此。“

  从老师的角度来说,大班课使得老师的大额收入成为可能,比如香港的补习天王,一年的收入是几千万港币;从学生方面看,好学生会更喜欢好的老师,而由于收益等诸多因素,最顶尖的老师绝大多数集中在大班课的讲台上。

  现在,高考全国卷的统一趋势为大班课的推广添上了一把火,教学内容的趋同也就意味着一个地方的名师,在多地讲课成为可能,并且因为互联网技术的普及,让老师的边界变得无限。

  孵化器的第一期招生过后,张剑遵说,数据超乎预料,单月营收已经超过600万元。(多知网 初骊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