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帅预计,到年底,公司将裂变成2000个小组。

刚获得3亿元投资的邢帅教育,正进行一场细胞分裂式改革

2016-04-06 08:05:07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可心  

\  

        多知网4月6日消息,多知网获悉,邢帅教育近日已经完成了3亿人民币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泰君安、中国移动、中民投、华盖资本。

   邢帅教育创始人邢帅对多知网说,这轮融资主要用于在线教育内容VR部分的研发。

   “VR教学是大趋势,我们将研发VR内容,给学员更好的体验感、参与感,让学员在家就能体验完整的学校体验。”

  之所以选择这几家投资方,邢帅有自己的思考。“国泰君安可以为我们下一步上市做好准备。”邢帅透露,邢帅教育已于今年三月份完成了VIE架构的拆除,计划今年在A股借壳上市。

  而选择中移动是看重其渠道资源,邢帅教育已经与中移动旗下的“咪咕学堂”和“和教育”展开渠道合作。

  邢帅教育成立于2008年,面向草根群体,培训的方向以设计、图像修饰为主,到目前为止提供200多门技术课程。早在2013年,邢帅教育获得欢聚时代1500万元天使轮投资;2014年8月份,获得来自君联资本、北极光创投的3000万美元A轮投资。

  一场“细胞分裂式改革”

\

  如果用两个词描述邢帅教育,笔者认为是“草根”“创新”。多知网曾在新书《培训行业这一年》(2015)中介绍邢帅教育的独特之处:讲师主播化,班主任营销。

  多知网近期了解到,邢帅教育又悄然开始了新一轮的改革——“细胞分裂式改革”。

  何为“细胞分裂式改革”?

  以往,邢帅教育和众多教育公司一样,职能部门划分为老师、销售、客服等等。细胞分裂式改革,则是将公司裂变为以细胞为单元小组。每个小组如下配置:主管、老师、销售、客服,大约7-10人。每个小组经营一个科目或者一门课程,每个月大约服务1000名左右的学生。

  这,又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在教育行业还没有先例。

  在电商行业,韩都衣舍借鉴了稻盛和夫的阿米巴模式,在韩都衣舍内部启用买手“小组制”模式。买手小组拥有很大的自主权:从选款、定价、下单、打折、促销,返单、库存管理,公司几乎全不干涉,全部由买手小组自己决定。正是凭借“多款少量、快速试错”买手小组制模式,韩都衣舍跃居天猫女装热销榜榜首。

  被服装电商行业验证过的小组制,将在教育行业开花吗?

  为什么要“裂变”?

  去年10月份,邢帅第一次见中移动投资人,聊到公司刚刚开始的“细胞分裂式改革”。

  “我觉得我和我服务的群体正在越来越脱离。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可以准确判断我们未来要开设什么课程,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一年多。”邢帅说。

  这是让邢帅十分担忧的事。邢帅出身草根,了解草根群体的需求是他曾经最自信的一件事,然而他发现自己在无法避免的脱离了这个群体。

  此外,在公司经营中他发现,传统的体制中,客服归客服,老师归老师,销售归销售,跨部门容易出现服务的脱节,导致用户体验非常差。

  这是过去的一年,邢帅不断思考的课题。

  他尝试从事物本质中寻到规律。“万事万物发展是有本质规律的。一颗参天大树,坏死的部分可以自动脱落,但是它不会停止生长。它们的组成部分都很小,以细胞为单位,坏掉的部分可以自然淘汰。万事万物正是不断分裂才有了优胜劣汰”

  “对于我来说,我属于不断老去的部分,我没有办法去判断新生的部分,但我可以做的是,用以往的经验,不断的孕育新生的部分。”

  这就是他“细胞分裂式改革”的初衷。

  这场改革要颠覆人们对教育企业职能部门的认知:不再存在跨部门式分工,每个“细胞”都有康复、自我修复能力

  正是这次谈话促成了中移动的投资。中移动投资人认为,这是一个创业者必须要有的状态。

  年底将裂变成2000个小组,已出现月薪57万元老师

  任何改革都不能一刀切,局部试点是最有效的方式。

  邢帅花了两个月时间说服了第一批员工。去年10月份,这批员工组成了17个小组,开始试点小组制。

  然而,第一个月的效果并不理想。

  “思考逻辑的惯性导致他们很难马上去适应适应。以前每个人的分工非常明确,现在相当于包产到户,不再吃大锅饭,挺难的。”

  邢帅不断和试点的员工一起交流、探讨,第二个月,其中有一部分小组慢慢开始出现了转机。

  “改革需要一只领头羊,一个标杆。当有的小组收入高了起来,大家自然跟着去做了。”

  从按职能部门划分到小组制,是解构与重构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小组也在不断的裂变。

  去年10月份,参与试点的有17个小组,到现在,这17个小组列变成了50多个小组。目前,这50多个小组占公司整体体量的20%,邢帅预计,到5月份,小组将占公司体量的30%-40%。”

  “按照现在的速度,每两个月会裂变一倍。”邢帅预计,到年底,公司将裂变成2000个小组。

  细胞裂变的临界点在于两方面:一是服务学员人数的增多,产生课程的压力,裂变为两个细胞后可以服务更多的学员;二是每个小组中的副主管成熟后,也会单独分裂出来组成小组。

  邢帅将改革进行到底的信心来自一组营收数据。他说,小组所经营的课程,每个月的营收是改革前的5-10倍。

  “教育的成交基于用户对我们的信任和服务质量。这些提升了,营收、口碑自然提高了。”

  细胞化改革的同时,老师获得待遇的方式也放生了根本改变,不再是获得课酬,而是分成。就在上个月,邢帅教育的小组中出现了一名月赚57万元的老师,这个记录可能还会被其他小组刷新。

  “大家不再吃大锅饭,而是为自己奋斗,驱动力变了。”

  4月4日,邢帅朋友圈发了一张某小组员工朋友圈的截图,配文:“自动开始细胞化改革后,就这样了!”

\

  这位员工的朋友圈,是“细胞分裂式改革”的缩影

  变身“内训”公司:邢帅大学对内,“细胞”对外

  “细胞分裂式改革”离不开两点关键的支撑:

  一是统一的教研。教研部门位于每个小组之上。只有教研统一,才能更好的把控教学质量。

  二是“邢帅大学”的内训。为了驱动这次改革,邢帅教育内部成立了“邢帅大学”, 培训三个体系:教师体系、主管(校长)体系、销售体系,这是“细胞分裂式改革”的组织支撑。

  那么,实行细胞化的结构,公司的管理难度会大大增加吗?

  “不会,反而降低了。因为我们实际上变成了内训公司,整体管理上是对内的而不是对外的。邢帅大学对内,细胞对外。”

  在这场变革后,邢帅可能将变成另外的模样,或许,不再仅仅以设计、图像修饰为主,而是变身一个全品类的教育培训公司。

  “小组更贴合这个市场,2000个小组将不断尝试不同的品类。每个人整个人生都在学习,不排除向K12渗透,今年的目标是全品类。”邢帅说。(多知网 王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