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其他题库类公司,快乐学颇为低调,又显得有些谨慎。在其他题库类公司开展全科、相继打出进军公立校的大旗的时候,快乐学两年来只做了这两件事:推出了数学、英语学科。

闷头干2年后,快乐学的“数据魔方”到公立校做了一次实验

2015-09-07 08:07:5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可心  
        多知网9月7日消息,相比于其他题库类公司,快乐学颇为低调,又显得有些谨慎。在其他题库类公司开展全科、相继打出进军公立校的大旗的时候,快乐学两年来只做了这两件事:推出了数学、英语学科。
 
        两年两门学科,快乐学是否有些慢?“就像蚊子和大象,蚊子的卵三天化为幼虫,大象的怀孕周期是二十二个月。”快乐学CEO林桢用了这个比喻,以表明快乐学两年的研究是值得的。
 
        近期,快乐学开始在北京11所中学试点。在北京以外地区,快乐学与全通教育合作,为全通阅卷服务提供数学科目的数据分析。
 
        试点以来,林桢得到一些令他兴奋的反馈数据,津津乐道的展现给了笔者。在一份成绩统计表上,101学校的某班级,此次数学考试在年级个人排名总共中提升了467名,平均每位学生年级排名提升了9.94名;另一个班级,则是平均每位学生年级排名提升了9.75名(年级共434人)。
 
        试点的背后,还要先聊聊快乐学的“数据魔方”是什么。
 
      如何用“数据”驱动学习
 
        某种程度上,快乐学的基因偏向“技术”,在如何把一门学科打造成一个任人使用的“数据魔方”这件事上,快乐学研究了两年。
 
        快乐学处理两类数据:一是教育内容数据,二是学生学习行为数据。最终快乐学输出两类产品,一是online产品,满足老师出题、作业分析的需求;二是offline产品,即学生的错题本、考试分析报告。
 
        “我们跨越了在线和离线,按照实际的教学需求推出适合的产品。我们不应该歧视所谓的传统介质。手机不能带进课堂,给学生纸质的错题本,是有利于学生进行查阅、复习的。”
 
        先来看看,老师可以怎么利用快乐学。(由于产品组合方式丰富,以下会结合图片介绍。)
 
        出题、作业分析是老师的常用功能。
 
        老师进入“作业分析”模块,有成绩单、成绩分析、作业讲评、知识结构、难度层次等功能。
 
        在“成绩分析”中,老师可以看出分数段人数分布比例、分布频率,错题分布的知识点比例,每道题目的得分人数、得分人数比例。
 
\
 
图1:得分人比例
 
         在“作业讲评”中,老师可以查看每道题的错误率。具体到每一道练习题上,分别可以看到答对、答错学生的名字。老师通过选择错误人数、错误率等指标,点击“巩固作业”,即可生成一套同考点、同难度的题目,方便学生进行针对性练习。
 
\
 
图2:试卷讲评
 
        当然,老师也可以针对单个学生错误率高的题目,把特定题目布置给特定的学生。
 
        “知识结构”中,则列出了每道题目所考察的知识点,知识模块的比例、考察方向比例、知识模块得分情况、考察方向得分情况、实际难度比例、试题难度比例、试题难度与区分度等。
 
\
 
图3:知识模块比例
 
\
 
图4:错题分布
 
        试题难度比例是指,题目设计者将简单题、中难题、难题的比例设置为10%、80%、10%。实际难度比例是指,如果某学校的学生水平较高,这套题目对他们可能过于简单,以至于区分度不够。区分度是指把尖子学生与其他学生区分出来的能力,是班上前27%和后27%在班上得分的比率。
 
        “你看这套题目的区分度太低了,最高的没超过0.5。说明对于这个班级来说,题目难度过低了,这次考试对他们是无效的考试。”林桢分析着某试点中学一个班级考试的知识结构。
 
        此外,快乐学还提供了一些小功能。例如,老师可以勾选特定的来源,比如只选择出历届高考真题,且不超出目前的学习范围;一键出题后,老师也可以手动拖动题目的顺序,按照自己的教学目的重新排序;老师可以查看这个班级或者学生在这个知识点的历史得分率。
 
        “就像拧魔方一样。魔方是很多面的组合,我们是完成习题各种知识点的组合,老师用知识点、方法、载体等各种维度都可以出题,把复杂的事情变成一个简单的事情。”林桢说。
 
      线下推错题本和考试分析报告
 
        系统通过对学生错题的搜集、整理,可以生成一个学生专属的错题本,每位同学的错题本都不一样。“在试点学校,当学生拿到属于自己的错题本,那种惊喜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林桢说,学生的错题本每个月都会进行更新,加入新的错题和分析。“它虽然是纸,但被赋予了数据的灵魂。”
 
        除了错题本,另一份纸质产品是针对每个学生的《考试分析报告》。
 
        《考试分析报告》包括几项内容:成绩排名、难度评价、失分点分析、复习建议、练习题、错题本。
 
\
\
\
 
        例如,某学校学生数学考试得分103(满分150),在所参加本次模考的12285名考生中排名89.9%。分数提高5分,排名会提高至94.1%;分数降低5分,排名会下降至86.5%。
 
\
\
\
 
        这份报告会对失分点进行逐题分析,得出哪些题目需要仔细分析错因,哪些题目在个人能力范围内但没有得分;与相邻分数段相比,哪些题目考试的知识点需要认真复习;在所考察的知识点中,哪些知识点掌握的相对较好、哪些知识点掌握相对欠佳,并给出复习建议。
 
        林桢说,这份《考试分析报告》目前在免费尝试阶段,但清华附中的实验班级了解后,已经订做了付费版,并对分析的精细程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可以看出,快乐学在对这几项产品的精细程度上,确实下了功夫。
 
      “公立校试点,拿成绩说话”
 
        和众多K12产品开始进军公立校一样,快乐学于今年3月14日(这一天是π Day,国际数学节)开启进军公立校,内部称之为“欧拉计划”。目前,快乐学与北京海淀区11所学校进行了试点。
 
        林桢说,市面上有的产品在宣传“提升成绩”这一点时,往往对比的环境、条件并不相同。“只有在相同条件下比,才有可比性,我们是将这个班级在年级排名的提升情况作为参考。”
 
        林桢展示的一份Excel文档中,记录、整理了几个试点高一班级上学期、下学期成绩,分别在年级中的排名数据。
 
        林侦说,在一个学期的试验中,参与计划的班级,没有增加教学时间,没有购买教辅材料,在三百人的年级中,平均每名学生的数学成绩排名提升了4-10名。
 
        虽然试点取得了初步效果,但不可否认的是,快乐学也面临着进入公立校的种种挑战,“K12产品存在着过度宣传现象,学校接触到的在线产品至少十几家;教育是个慢活,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看到结果。”
 
        好的产品与被公立校广泛使用之间,存在着距离。整体来看,林桢对进入公立校持“谨慎乐观”的态度。经历了2年的打基础,快乐学也是时候在拓展公立校上快起来了。(多知网 王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