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麦格劳希尔教育通过内容输出+品牌合作进行防御型布局;从全球业务布局来看,麦格劳希尔教育也在经历一场声势浩大的数字化战略转型,增加在线分发渠道+推出数据化学习产品。

即将IPO的麦格劳希尔教育,在中国和全球是如何布局的?

2015-05-05 08:24:1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初骊禹  

  多知网5月4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麦格劳希尔宣布计划于Q4启动IPO计划,估值50亿美元。在世界三大教育出版集团中,麦格劳希尔成为唯一一家没有上市的公司。2012年,PE阿波罗资本收购麦格劳希尔教育后,麦格劳希尔教育从麦格劳希尔集团中独立出来,也开始大踏步的做数字化的战略调整以及孵化器,和它的老对手培生一起,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转型。

   内容输出+品牌合作,麦格劳希尔教育在中国属防御型布局

  与培生不同的是,麦格劳希尔教育在中国市场还主要停留在自己教材与课件授权的方式,并没有太多的实体培训业务品牌。但是麦格劳希尔和很多国内培训机构和出版社却建立了合作关系。

  麦格劳希尔教育公司在1999年就在中国设立代表处,通过同中国的清华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等的合作,以及直接针对院校教师的教学服务,为高等教育阶段提供教材等服务。

  2009年,麦格劳希尔教育将在美国广泛使用的教材独家授权给贝乐学科英语,并向贝乐提供独家的师资培训以及对学生的阶段性英语能力检测。同时,麦格劳希尔教育还和沪江网合作,进行内容输出。

  虽然,麦格劳希尔教育在国内的主要业务还是紧扼出版和教材内容授权,但是它在C端业务上并不是没有做任何尝试。据了解,新东方旗下的少儿英语品牌迈格森是新东方和麦格劳希尔合作推出的品牌,但迈格森的盈利状况欠佳,算不上新东方的强势品牌,因此很容易被忽略。

  在中国市场里,培生曾经大手笔收购的环球雅思和华尔街英语为它在C端的布局赢得了出口。相较而言,麦格劳希尔教育在中国C端市场的布局基本还未展开。但正因为培生目前在中国市场的两大子品牌在做影响持久的整合与改革,融合会花费漫长的时间和高昂的成本。麦格劳希尔教育的轻体量反而容易实现增长,并且,幕后PE阿波罗的支持也为其提供了相对充裕的现金流。

  培生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萧洁云曾表示:“外企要想在中国立足,就一定要成为主流品牌”。这一点,同样适用于麦格劳希尔教育。如果麦格劳希尔教育有心在中国有大的发展,一定要开拓C端市场,虽然从时机上看,已经晚了好几步。

   麦格劳希尔教育数字化转型方向:增加在线分发渠道+推出数据化学习产品

  从全球业务布局来看,麦格劳希尔教育也在经历一场声势浩大的数字化战略转型,在这场转型中,麦格劳希尔教育的主要方向有两个:抓电子出版渠道;推出电子产品或者学习平台。而为了加速后者的进度,并购和孵化器都是必要的手段。

  此前,麦格劳希尔教育刚宣布与Follett School Solutions的合作,麦格劳希尔的此次合作,主要是看重Follett在42000所学校有超过3000万学生的分发渠道,这为麦格劳希尔提供了不小的客户群体。另外,麦格劳希尔教育还与Adobe等四家电子商务平台的合作,使用Elastic Path电子商务技术,研发个性化的学习解决方案。

  在数字化产品上,麦格劳希尔教育先推出了医学教育平台移动应用AccessMedicine。同时,麦格劳希尔教育推出新的数字评估工具ConnectED Teacher Center,这个新工具能够让教师轻松跟踪并记录学生的课堂表现,将跟踪数据生成自定义报告,以帮助教师更精确地掌握学生进度。

  在教材内容更新上,麦格劳希尔教育更新了自己的科目教材体系,比如Everyday Mathematics 4,该教材是全球首套可以完全实现数字化教学的核心课程教材。今年,麦格劳希尔教育将展示最新版本SmartBook,它是麦格劳希尔与丹麦学习软件开发商Area9共同研发的,能够适用于平板电脑和PC的数字课本。LearnSmart是SmartBook的核心系统。

  通过一系列数字化平台软件和电子书分发商合作,加上自身研发的教育应用以及数字化学习核心系统,麦格劳希尔希望完成的数字化出版教材+分发渠道的全链条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可以发现麦格劳希尔教育自己做的部分都是内容或基于内容的实现的一些辅助手段,而分发环节则全部由To B的合作完成。

  在此之前,另一教育出版商,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公司2013年11月上市后摆脱破产。IPO以来股价已上涨逾60%,作为三大教育出版商中的最后一家未上市的公司,麦格劳希尔的数字化转型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上市后的利润空间。 (多知网 初骊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