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教育的巨大想象空间之下,境内外资本不惜血本疯狂投入。A股市场次新股全通教育就是典型代表,上市以来短短三个月内股价从30元飙升到了近100元。这块让人垂涎欲滴的资本蛋糕,究竟是饕餮盛宴还是画饼充饥?

在线平台“全课网”,能否撑起全通教育的200倍PE?

2014-09-02 11:17:03发布     来源:投资时报     作者:李壮  

  互联网教育这块让人垂涎欲滴的资本蛋糕,究竟是饕餮盛宴还是画饼充饥?

  Google在今年5月份发布了Classroom在线教育应用的预览版,这款产品接受了来自全世界45个国家10万名以上的教师试用;欢聚时代在北京宣布,成立名为“100教育”的独立教育品牌,提供免费实时在线互动教学服务,计划在两年内投入10亿元人民币;在线教育平台Tutor Group完成B轮融资,获得阿里、淡马锡和启明创投注资近1亿美元……

  在互联网教育的巨大想象空间之下,境内外资本不惜血本疯狂投入。A股市场次新股全通教育就是典型代表,上市以来短短三个月内股价从30元飙升到了近100元,即便是宣布股权收购失败也没能阻止股价上涨的脚步。

  《投资时报》研究部数据显示,该公司2014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仅为9200万元,总市值却高达90亿元,市盈率更是为惊人的211倍。尴尬的现实是,其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仅为2500万元,如果扣除掉政府补贴550万元,公司财报数据更加难看。

  全通教育给资本市场推出的这份教育大餐,究竟成色几何?

  “全课网”难以支撑高估值

  今年以来,互联网教育成为最热门的投资领域。

  国内三大巨头中淘宝开通了在线教育平台“淘宝同学”;百度则投资了传课网,并在之后上线教育频道,今年年初新增“度学堂”;腾讯于今年联合多家教育机构推出了腾讯课堂服务;A股市场公司中,拓维信息、立思辰、蓝盾股份、星网锐捷(002396,股吧)等品种也因为涉足教育产业备受追捧。

  全通教育作为A股市场唯一一家以互联网教育为主业的公司,更是受到高度关注。资料显示,公司业务包括家校互动信息服务和阅读信息服务,其中家校互动信息服务是公司核心业务,占到总收入的 96%左右,该业务包括业务推广运营和系统开发运营。

  公告显示,今年该公司线下渠道新增广东江门、潮州、湛江、安徽滁州、湖北十堰 5个地市,覆盖地市达30多个;成长帮手和智能卡服务付费用户快速增长,分别达45万和170万;全课网处于试点推广阶段,已与45所学校签订合作协议。

  按照业内的划分,在线教育可以分为幼龄教育、基础教育(K12 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四类。未来在线教育的价值所在有以下几个方向:个性化教程,主要实现手段有借助动态课程生成系统,根据学生的能力、兴趣等要素,自动配对并及时编排符合个性化需求的学习内容;学习管理平台,作为入口,记录的是教学过程;测评考试,记录的是学生成绩和学习反馈等。

  在机构投资者看来,给全通教育带来最大估值支撑的就是该公司在6月开始运行的“全课网”平台。

  在2014年中期业绩说明会上,全通教育将“全课网”平台解释为公司在线教育战略的综合型服务载体,基于公司“立足校园、面向家庭”的发展基因,全课网在线教育平台具有双定位特征,对校园端的定位为城市云教育平台,对家庭端的定位是智慧学习倡导者。

  “从发展思路上,全课网就是在打造一个中小学教育平台,这点与Google等境外巨头的发展思路接近。”北京华博信国际咨询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周涛告诉《投资时报》记者,“国外的互联网教育公司都是平台化的企业,比如通过点击,可以学习各种所需要的基础课程,如果要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则需要付费。这种模式近两年增长速率非常快,但能否将模式成功复制到国内还是未知数。”

  “国内更注重的是线下教育,比如新东方、达内教育,线下做的非常成功。线下也有着充分的盈利模式,线上内容,目前来看都是对线下的补充。”周涛分析指出,“线上模式是否能够带来足够的IP流量,流量又是否能转化为收益,现在都很难给出明确答案。”

  全通教育或成“故事大王”

  资料显示,成立于广东的全通教育主营校讯通业务,业务范围主要为华南地区,其商业模式很简单,就是通过移动通信和互联网技术手段给家长发短信,汇报孩子在学校的表现(目前最主要是每次考试的成绩单),每个月向家长收费10元。

  这种商业模式备受市场诟病,也曾被监管层认定为“乱收费”。

  2013年,深圳罗湖市场监管分局对立案调查的3家“校讯通”营运商—深圳市育合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互动教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百协海问信息网络有限公司,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这3家企业因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分别被处以10万元的罚款。

  全通教育上市后,即宣布大力度转型,打造类似Google的互联网教育平台则成为最大亮点,为了配合这一战略,该公司连续“画饼”。7月4日,公司公告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随后公告重大事项为对外投资。

  然而与大多数重组收购动辄数月的停牌相比,仅仅过了10余天,在7月17日,全通突发公告,宣布收购事项终止。公司解释称,“停牌期间公司同步进行了股权收购事项,但因与交易对方在交易的具体条款上未能达成一致,从保护全体股东及公司利益角度出发,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股权收购事项。”

  受此消息影响,公司股价复牌当日跌停。令人更加意外的是,收购事宜失败的同时,公司火线宣布以2亿元参与发起教育产业并购基金。基金规模拟定10亿元,其中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2亿元。

  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投资总监告诉《投资时报》记者,“全通教育连续出台的利好,显然是在对冲收购失败的利空因素。股价的强劲上涨,明显存在刻意炒作成分。现在市场互联网项目收购价格动辄几亿、甚至十几亿,全通教育需要做的是不断讲故事,给市场带来足够的想象,这样才能融来更多的钱,支持全通把故事继续讲下去。”

  周涛则指出,“互联网教育是块大蛋糕,但这块蛋糕如何切分是个难题,国内来看百度、阿里、腾讯都在积极介入,与这些巨头相比,全通教育的体量过小。互联网归根结底是一个烧钱的阵地,虽然全通教育的模式看似很先进,但缺乏足够的技术壁垒。简单的说,全通可以做的,其他企业也完全可以复制。”一旦百度、阿里这些巨头开始发力,全通教育又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