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试图以小学数学为基点,找出教改过程中留给培训机构的市场与机遇。

公立校小学教改正在发生,留给培训机构的补充空间又在哪?

2017-08-21 07:50:1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文|冯玮

  公立校教改年年都在谈,而事实上,教改带来的变化也真的很快、很急。

  中高考层面虽然冻土难破,但随着3+3考试模式的变化,“通过考试撬动改革”的调整思路似乎渐入正轨。

  那么,小学呢?

  我们试图以小学数学为基点,找出教改中的公立校正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而在这一轮轮的更迭与演进中,留给培训机构的盘子,又将是怎样的状态?

 教师角色逐渐弱化,学生主体性加强

  “数学课堂也可以聊聊抢红包。”

  全国特级教师钱守旺笑着介绍:“从抢红包就可以帮助孩子们学习小数的加减法和小数的大小比较。”

  近几年,随着教学改革的推进,课程学习被要求必须逐渐跳出教材,补充大量的生活实例,

  钱老师也曾结合共享单车的热点,组织学生到户外去做简单调查,将数学教学融入到场景之中。

  而随着生活实例被大量加入到数学课堂中,也在将传统意义上的“学数学”转换为“玩数学”:

  据了解,目前山东的一些小学已开始将游戏和游戏竞赛的内容沉浸在数学课堂中,如华容道、九连环、汉诺塔等,以培养学生的数学思维。

  

  (三年级学生在数学课堂中拆解九连环)

  除了教具与场景的演进,在教师层面,钱老师分析目前的小学教师正面临着改变自身教学理念与评价体系的双重调整中。

  首先,在教学理念上,“过去要求教知识,而现在是过程和结果都要抓”,也就是大家常提到的,从“掐头去尾抓中断”,变成了“两手都要抓,两头都关注。”

  这也就要求教师除了传授知识和关注成绩外,需要对学具准备、内容调研、课堂把控、教学场景丰富等角度进行提升。

  教师需要在教学中逐渐给出空间、时间、机会等状态,弱化自身在课堂的主体地位,进而突出学生自身的对话、分享、反思、应用等能力。

  而在评价体系中,从教师自我评价、课堂评价以及学生评价中,都需要逐步增加课堂里的学生的思维、行为、情感参与度和教师对教材的二次开发以及多元教学行为。

  在第十二届WMO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活动上,钱老师也建议教师了解国际、国内学科赛事:

  将“拔高”题目主动带入到课堂之中,从学生普遍习惯的“条件满足的数学题”逐渐有选择性地提供一些“不是条件刚好都满足”的数学题目,为数学思维学习提供引导和支持。

  

  (参加WMO数学竞赛的各国学生)

    数学教改后,教育产业进校的几种可能

  钱老师回忆,在芳草地的学习实践中,学生通过对共享单车的调查得出了使用高峰期和ofo破坏率最高等统计结果。

  而随着北京市要求数学课程必须有10%的社会实践活动,市交委要求学生必须走出学校进行数学实践,无疑也为研学机构带来了新的产品契机。

  据了解,虽然目前大多数研学、游学产品以文科知识为主,但也有部分机构开始将理科课程融入到服务内容中,或将为未来与公立校合作奠定基础。

  “小学数学其实就是儿童数学。”钱老师认为,很多孩子对数学的恐惧形成于三、四年级,在这个期间,将数学内容继续保持趣味性,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学生的学习提供正向引导。

  基于“00”甚至“10”后孩子对图像图画更有偏爱性以及现阶段普遍对二次元内容的沉迷,钱老师认为,将动画、动漫、游戏等内容加入到课堂学习中也是情境学习的必然要求。

  

  (钱老师参与主编的故事数学读本)

  “药是苦的,但情境学习就像糖衣,为一些繁琐艰涩的学习内容带来了更适配的学习方式。”

  基于这种观点,类似洋葱数学、盒子鱼等内容进校公司也就有了更加活跃的培养皿。从目前来看,内容产品进校的宽松度也的确较往年有比较明显的发展。

  另外,钱老师总结课改最大的难题其实落在了教师身上,他认为改革越靠后,对学生的主体性要求越来越高,教师需要提供的空间和留白也越来愈多。

  “平等中的首席”,是公立校教师的未来角色——既能以不露声色的方式引导,又能在关键时刻给予判定。

  钱老师判断,未来的教学模式很可能变为“AI+大数据+在线学习+教师个性化辅导”的模式。

  他预测,未来的孩子或许将以能力而非年龄分班,每周统一在线下上两天课,其余时间自主在线学习,教师则通过数据整理,为每个学生提供个性化指导。

  “当然,奥数也好,竞赛也好,数学教育真正要培养的,是不恐惧未来的技术,而能以数学思维解决现实问题的创新者。”(多知网 冯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