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昂立STEM能否“再下一城”?  

STEM市场百花齐放,看昂立STEM如何“错位”突围?

2020-01-20 08:49:01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余甜  

  文|余甜 

  过去的两年,STEM教育无疑火了。  

  在参赛选手中,有这样一支特别的队伍——昂立STEM。脱胎于昂立,立足于线下,采用软硬件结合的方式教学,以直营+合伙人的方式扩张,目前已经在全国46个城市开设了77家培训中心。  

  过去一年以来,头部STEM少儿编程机构接连获得投资,昂立STEM是其中一家。1230日,昂立STEM宣布完成数千万元B轮融资,由一村资本领投,南风投资跟投。  

  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晶说,昂立STEM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综合性STEM标的。 

  我们一直想找一个综合性标的。这个领域里,大多做的都很分散,很多只做很少一部分,例如只做编程、机器人或者乐高。所以这正是昂立STEM吸引我们的地方。

  昂立STEM的定位如其名字,课程涉及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全部方向。其中,3-6岁幼儿段以整合式STEM课程为主;7-12岁小学段以AI编程+课程为主。

  从2016年创业至今,昂立STEM已打磨3年时间,直营+合伙人的扩张模式已经得到初步验证,年营收(含合伙人)达到2亿元。2020年,昂立STEM能否再下一城?  

  整合式教学更符合成长规律,软硬件结合保障学习效果

  就在整整一年前,MIT宣布Scrach3.0版本上线,相比2.0版本最大的区别在于3.0更加强调实践操作,提倡软硬件结合。

  而这,却是昂立STEM在创立初期就设想到的。

  昂立STEM创立的初期也恰逢国内少儿编程兴起的时期。2014年的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创始人崔显耿在带孩子去美国参加夏令营的过程中,无意间结识了一批电脑的孩子,他们正津津有味地学习着编程。

  这怎么可能呢?虽然不是计算机背景,但崔显耿赴美求学期间也选修过编程课,显然,当时在他看来这群孩子学习编程简直是天方夜谭。惊讶之余,也激发了崔显耿的好奇心,在朋友的带领下他去参观了位于洛杉矶的两所STEM学校。

  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应该会编程,因为它教你如何思考。一进门,乔布斯的一句名言赫然在目。接下来,他看到匐地前行会避障的编程蛇3D打印的机械臂、无人操控的智能小车……眼前的景象颠覆了崔显耿的固有认知,他意识到,当自己的孩子还在玩乐高拼搭积木的时候,国外已经悄然拉开了面向未来世界教育的大幕。

  这次经历在崔显耿心里埋下了种子。回国后,他找到了曾获头脑奥林匹克世界冠军的苏行洲,二人一拍即合——创业,做国内STEM教育的先行者。

  摆在眼前的首要问题是课程体系如何搭建?二人进行了一波调研发现,国内其实已经有很多STEM相关领域的项目,例如机器人、乐高、科学实验、3D打印等,但是普遍的问题是课程比较零散不成体系,管理运营水平一般,持续研发不到位。

  简单的拿来主义是行不通的。团队决定,自己研发课程。他们买来了当时市面上几乎所有的STEM相关课程,庖丁解牛将知识点全部提炼形成一个个单点,然后重新根据STEM课程逻辑及儿童心理生理发展规律形成系统性链接,最终形成了整合式的综合性课程体系。

  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的当下,昂立STEM全方位教学理念不免让人产生疑惑。为什么是整合式?

  崔显耿有着自己的考虑,他认为,工业时代将学科和知识点切分得越来越细,虽然有利于社会分工,但随之也带来了困扰,万事万物都是有关联性的,分割太细导致学习者对学习的背景和意义越来越模糊;况且STEM间本身就是强关联的,科学是万物的本源,技术是发明的基础,工程是落实技术最高效的路径,而数学是贯穿其中最基础的学科。所以,整合式学习不仅可以接触到更多的知识,更有利于找到事物内在逻辑规律,帮助孩子更深层次地理解,这就是STEM教育的精髓。

  随着孩子年龄和水平的递增会升入到小学编程学习阶段。但幼儿段和小学段并非两个独立的模块,内在实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崔显耿表示:幼儿STEM和少儿编程之间知识点都是相互关联、螺旋上升的,不存在断层问题。例如幼儿段学到的齿轮传动、杠杆等机械结构,到了编程课上会在旋转的小鸟中用到;幼儿会学很多电的知识,也对编程项目电子元器件的开发利用有极大帮助。

  为了更好的配合整合式学习模式,昂立STEM设置了6-8人的小班,采用项目制教学。一堂课会有一个主题,大主题下可以将数学知识、科学实验、工程设计串联起来,让孩子更加全面、更加深入地沉浸式学习。每堂课会给孩子极大的拓展性,老师不用过多讲解,在操作的过程中,孩子自己就会体会到某个实验和应用、应用和搭建之间的关系,激发孩子的学习自主性和兴趣。

  同时,在小学编程段,昂立STEM的特殊性在于采用软硬件相结合的模式。孩子在电脑上完成知识性学习,自行编写一段程序后,可以寻找匹配的硬件,然后根据项目要求组装起来,并连接程序和硬件让项目顺利运行。例如,某节编程课后会要求孩子们搭建一个车库识别系统,通过摄像头、传感器等,可以在拍照后起杆放车入库,从而让孩子们理解程序运行过程。

  如果只是单纯地在电脑上学,孩子没有完全理解,过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忘记,而且欠缺成就感;所以我们强调实践,用知识进行创新,每个孩子组装硬件的方式可能不同,但是只要可以达到任务,这都很好,我们反对标准答案崔显耿谈到,这些场景也是孩子们生活中经常会遇到的,软硬件结合可以结合生活场景,让孩子们感受到编程的强大性和成就感,更好地理解世界甚至改变世界。

  在刘晶看来,STEM因为具备游戏性和互动性,所以适合采用项目制学习。同时,项目制授课也有几点优势:第一,项目制下每堂课都可以独立成体系,不需要连续性学习,便于开课和销课;第二,项目制学习下不存在学生进度不统一问题,便于教学标准化管理;第三,项目制学习可以让学生的参与度和对系列知识的接受度达到最优。

  另一方面,比起专注单一学科的机构,刘晶认为长期来看综合性的标的更具有竞争力。他同样提出了自己的三点逻辑:

  第一,综合性标的往往基因更为全面,起点较高,很多单一品类机构一般会等到某一科目成熟后再扩科,会有一定的风险,尤其是跨领域的,同时孩子在低龄段更需要全面性发展;第二,综合性标的由于产品齐全,所以抗风险能力强,健康度更好,资本寒冬下不同品类间可以相互补足,被吞并的可能性更小;第三没有一个产品能持续吸引用户五六年,用户肯持续留存一定是多项产品的效果叠加,所以从用户生命周期来看综合性标的后劲更足。

  综合性标的虽然初期也会遇到运营的困难,但是只要跨过门槛,各种产品同时发力可能会比单一项目少走很多弯路。这是两套逻辑,但是我更满意昂立STEM这套综合性发展的逻辑。  

  稳速扩张的逻辑:强介入、高效率

  当一些专注编程的机构轰轰烈烈地打响下沉战之时,昂立STEM却不急不缓,稳扎稳打地下探

  扩张是大多机构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经的过程,加盟又是扩张的重要途径之一。甚至在刘晶看来,相比起其他科目,STEM教育更适合加盟的模式。首先,STEM的课程具有排他性,同时大量的教材、教具很难直接统一采购到,所以STEM行业的加盟模式天然比其他品类健康。

  同时,刘晶分析,自己选择标的会看三个费用标准,对应行业内加盟的三种收费模式。第一是加盟费,一般来说加盟费越高越有保障。加盟费是一锤子买卖如果一家机构平均每年加盟费几万元,那本质上是在做财务游戏,相当于售卖品牌。低价加盟会拉低行业门槛,引入的人素质也相对较低,很容易出现倒闭、跑路的风险。

  第二是权益金回收比例,权益金是定期上缴的,如果不交很可能是某机构产品和服务存在一定问题,或是和加盟方沟通出现障碍。权益金一般越高越好,80%是生死基准线,90%以上是优秀水准,目前昂立基本在100%左右。

  第三是教具费用。加盟费和权益金外,教具产品质量也成为了重要的考量标准之一。但同时各家由于具体情况不同,所以三种费用占比也会不同,但三者兼具结合发展,会是检测商业模式是否成立以及健康度的重要指标。

  可见,昂立STEM符合刘晶的三个判断标准。

  目前,昂立直营和合伙人模式分别占比40%60%。针对合作校,昂立STEM的宗旨是帮得到,管得住,一家人,实行强管理、强介入的模式,这也是保障其健康度的有力武器。

  昂立会选择一批低龄段教育经验充足的合伙人,签订协议时明确规定营收指标,达到某一额度会回购纳入昂立STEM的盘子;低于某一额度会面临淘汰风险;如果未缴纳权益金或违约,昂立有权直接停止合作校产品课件使用权限。

  同时,昂立STEM会承担所有合作校的教研、师训、管理内容,细化到年度预算、权责、用人成本、工资、利润、现金结余等。所有店长和核心成员都要参加昂立STEM的线上周会、月会,其中每月后30%的合作校要亲自来总部开会汇报,目前每个项目管理人最多对接三个校区。

  我们每个合作校90%的程度就像是直营校,基本运营管理都以我们为主,深度介入的模式下成熟店利润率能达到30%-40%崔显耿表示,也因此,昂立STEM的扩张并没有那么高速,目前大概一年新增30-50家左右。

  既然与直营校高度相似,为什么不直接开直营校?

  刘晶分析,跨区域运营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本地化问题,合伙人的优势在于拥有当地的资源和资金,可以快速撬动当地市场进行复制。

  但这并不意味着目前的扩张不存在难点。其中落地的困难在于二三线用户对于STEM的认知和接受度有差异。

  部分二三线城市家长对于STEM是什么、为什么要学、普遍价格是多少是没有概念的。甚至到了四五线城市STEM的渗透率可能还不到1%,一个成熟的行业至少要在20%以上。刘晶认为,现在很多所谓的STEM领域的竞争还停留在乐高玩具等低端层面,有时可能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会损害部分消费者的利益。

  如果将一个赛道分为行业、运营、产品、品牌四个红利期,那么类比少儿英语则已经走到品牌红利了,而STEM在一二线城市还处于行业红利期,还是一些先知先觉的家长的选择,这一时期谁先占据了山头谁就有优势;三四线城市尚未进入行业红利阶段,推行STEM比较艰难。我们投资STEM行业其实在赌市场渗透率会快速提升,未来一两年内可能会走向成熟,头部机构会迅速凸显。

  随着互联网和交通的快速发展,STEM的渗透首先一定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四五线用户会时常去一二线城市考察,总会出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下一些专注编程的机构下沉,让STEM这个品类可以快速触达原先触及不到的地方,也会推动家长认知迅速发展。

  现在整体渗透率很低,通过烧钱或许会占领一部分市场,但是也存在资金断裂的风险。但是这都是培育市场的过程,谁能最终坚持下来,谁就能吃到赛道红利。  

  B端业务以点带面,未来要探索编程学习OMO新模式

  生化危机、山地自行车、疯狂桌球、足球对战……”打开昂立STEM的线上社区平台,一个个学生自己编写的编程作品映入眼帘。目前,已有超过10万名的学生用户在昂立STEM-Scratch编程社区中进行过编程学习和创作。

  现阶段,昂立也开始了线上的探索,主要的探索目标是线上线下相融合的OMO模式。构想中,未来的OMO模式会包含家庭订阅产品、线下编程吧、双师等。

  其中,家庭订阅产品目前已经上线了1.0版本,包含1600多种教具,涵盖孩子3-12岁的不同阶段;之后会以软硬件结合的方式,通过在线直播和微课模式,以订阅会员的形式发放,预计今年会系统化推动。  

  崔显耿认为学习最重要的是以兴趣为导向,同时小学阶段孩子已经有了一定的自觉性。所以通过线下编程吧,昂立将探索一种全新的编程教育模式,孩子50%的时间以在线自学为主,50%的时间来到线下体验店进行自由交互式学习,老师在其中只起到辅助作用,不直接授课。目前编程吧的模式正在内测中。

  另外,双师模式今年也会落地,缓解线下扩张过程中,在偏远地区的编程教师招聘压力。

  C端的扩张外,去年下半年开始,昂立STEM也开始拓展B端渠道,选择的都是高净值、优质的民办学校。  

  B端当前有两种合作模式:第一种是昂立STEM提供成体系的产品,包括课件、教具、STEM实验室的搭建等,校方可以直接选购;同时昂立会帮助校区培训老师,并要求校方教室配备VPN,防止课件外流;第二种是昂立STEM直接帮助民办校建立校中校,校方提供200平左右的空间,昂立STEM直接负责装修、提供老师,校方负责引流学生,解决校内孩子STEM学习问题。同时,昂立还会带领校区孩子参加比赛、等级考试等。  

  未来,昂立在B端的拓展逻辑是以点带面,以C端覆盖的40多个城市为基点,短期内我们目标是覆盖全国200多所高净值学校,利用当地的资源和关系,B端在未来会迅速拓展。

  关于未来战略,崔显耿认为3-5年内还有许多需要实现的事。首先就是线下学习中心、双师、B端全产业链的上下游打通;其次是继续连锁化发展,希望三年后达到300家;最后就是逐渐走向国际化,目前昂立STEM在加拿大设立了研发中心,可以迅速同步国际最新动态。

  不难看出,在一些机构快速扩张,跑马圈地的时候。昂立STEM却在找寻更高品质的成长路径。 

  “STEM市场火热,百花齐放,行业既在高速发展,又在迅速调整,很快进入到优胜劣汰的阶段。昂立STEM正在找寻健康度、效率和速度之间的平衡点。为了保障品质,他们始终强调教育的初心与本质,注重课研、用户体验和学习效果。刘晶如是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