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俄基金(中俄两国共同成立的跨国私募股权基金)领投。

编程猫获4亿元C轮投资,少儿编程打响运营效率战

2019-11-04 08:10:34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上  

  文 | 王上

  在资本趋于冷静的时代,少儿编程却成为黄金赛道,融资消息不断。

  今日,编程猫宣布获得单轮4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到10亿元。

  过去4年,90后CEO李天驰带领编程猫向前飞奔,从工具起家,当下业务已经延展至C端、B端和G端。

  今年是编程猫商业化元年,李天驰透露,编程猫学员已达3147万,在今年3月实现了经营性现金流打正,今年6月,单月收入6122万元,2019年3季度收入破2亿元,已连续八个季度实现收入环比两倍增长。

  与此同时,整个少儿编程赛道还在快速成长,入局者越来越多,多知网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到2019年年初,少儿编程企业数量已经达到了200家,拿到融资的企业数量也在逐步增多。

       在这样的发展态势下,李天驰开始将目光从公司规模增长转移到效率提升,“本轮融资后,我们希望还是加大对产品的投入,对教学系统继续升级,Octopus系统是提高效率至关重要的一步。”

  

  (编程猫CEO李天驰)

  好工具决定行业的入口和出口

  编程猫CEO李天驰和CTO孙悦都是硕士毕业前从国外辍学回国创业,这两个有着计算机思维的理工男很早就明白“孩子学编程并不是要成为一个程序大师,而是去理解下一个时代世界运行的语言。”

  但是在初期,编程猫经过了漫长的从0到1的过程。

  编程是什么?需要什么产品?怎么教?这些都没有人定义。

  李天驰和孙悦都遵循互联网的基本原理去做的,很多人去做访谈、调研,了解用户的需求是什么,然后反推产品怎么设计。

  编程概念本身比较难理解,以前Java、Python编程猫都尝试过,家长反馈孩子学了一段时间就不感兴趣了,后来李天驰发现痛点是“孩子根本不想学”,也就是说摆在编程猫面前的第一大难题就是如何让孩子感兴趣。

  经历了产品化的探索之后,编程猫从“有趣”出发,让7-16 岁青少年通过图形化编程学习复杂的程序语言逻辑。

  与市场上大多数培训机构基于 Scratch 平台开发适合自身使用的平台不同,编程猫一开始就下的是“笨功夫”——底层技术由自主研发而成。

  编程猫自主研发了适合孩子的图形化编程工具Kitten,它易用外,功能多,只要搭一些积木可以做一些神经网络训练的东西,包括像云计算等功能。

  李天驰介绍:“Kitten跟真正C语言、Python底层上是连通的,一个孩子从学高度封装的图形化编程学期,到完成中小学学习可以无缝连接。”

  

  (编程猫界面截图)

  后来,编程猫针对性的工具产品越来越多,接连推出可转化Python语言的编程工具“海龟编辑器”、游戏化Python学习平台“代码竞技场”及面向课标的python教学教材。

  为了让编程突破计算机的界限,2018年8月,编程猫研发了移动端图形化编程软件Nemo,让编程走进移动化时代。

  回过头来看,李天驰觉得下苦功夫是值得的。“我觉得跟数学、英语、语文等学科类产品不同,他们更需要的是内容的比拼,编程则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必须要有一个清晰的工具的,不管是图形化、C++、还是Python等等。这是行业一个很特殊的一个机会。”

  李天驰看重这个机会,他告诉多知网:“最初好的工具非常少,标准也没有形成,因此,用工具去切入就是对整个少儿编程入口和出口生态的锁定。”

  在这种逻辑下,编程猫注重工具的迭代和技术的研发:4年内获得537项专利、1500个作品版权、76款软件著作权。

  可以说,编程猫的发展路径是先有“技术”,后有“教育培训”。

  作为校外培训机构,在C端业务上,编程猫通过“真人老师+智能AI”的模式进行教学。

  课程体系上,编程猫坚持“寓教于乐”,也因此,推出一系列IP形象和故事化的课程。

  在课程设计上,编程猫将编程课程与主学科进行融合,强调要用编程来解决“数学”、“英语”、“语文”等学科问题,希望通过编程学习打破学科壁垒。

  在李天驰看来,实际上,校外编程教育的天花板来源于校内编程教育影响的人数,也就是说,少儿编程赛道的规模化发展在于公立体系内编程学科的重要性。

  国家在大力推动编程教育,而当前少儿编程的渗透率依然不高。李天驰希望推动全行业的发展,因此坚定地帮助公立学校:

  第一做教材,省编教材、地方教材、国编教材等所有的教材,编程猫都会支持;

  第二个帮助学校做内容建设,这块编程猫会提供全方面的帮助,然后包括课程体系和师资培训等几个层面。

  当前,编程猫当前入驻院校11500所,这也为其C端培训业务的用户来源打下了基础,形成一个强大的入口。

  在李天驰看来,工具可以让少儿编程的入口和出口串联起来,一般少儿编程的出口都会指向竞赛,包括编程猫在内的培训机构也会联合相关政府组织举行一些竞赛,但竞赛底层毕竟都是工具,而且竞赛本身的价值也会回归到校内主体。

  此外,今年10月,清华大学与编程猫联合宣布制定《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标准,解决目前青少年编程教育培训领域尤其课外培训领域,阶梯型目标指引缺乏、培训内容良莠不齐、课程设计体系缺乏等问题。

  第一次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测试将于2019年年底前于中国部分地区落地,预计明年将开放全国范围的申报服务。

  《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标准也是编程猫对少儿编程出口问题的又一次尝试。

  “我认为入口决定了行业的天花板,而出口决定企业的增长速度和变现能力。”李天驰说道。

  用线下方式探索下沉市场

  在解决了入口和出口的问题,编程猫开始加速跑起来,学员达到3147万,但对于中国将近2亿的中小学生来说,这是一个极小的量。

  在编程教育的普及进程中,素质教育利好的形势下,还有大量的下沉市场没有辐射到。

  下沉市场即三线及以下城市、县镇与农村地区的市场。自从拼多多、趣头条这种满足下沉市场的产品从另一个维度展开市场争夺之后,下沉市场越来越受到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注。

  除了入驻学校外,编程猫还有哪些方式服务于下沉市场?编程猫是否能够沉的下去?

  带着这个问题编程猫做了一番调研,结果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2016、2017年用户调研里,大部分用户家长都是来自金融、IT、媒体,而2018年6月份的调研里发现编程猫付费的用户里有非常大的结构性变化, 62%付费家长来自公务员和教师这两类人群。

  李天驰分析:“互联网、金融、传媒下沉占比非常低,但是公务员和教师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主力军。”

  当编程猫公务员和教师家长付费群体增多,这也就意味着下沉的可能性。

  在李天驰看来,线上线下其实就是培训机构交付给不同的给用户的不同渠道而已,从渠道来讲,从效率是最重要的。同时,当前线上的获客成本甚至要比线下的租金成本高1-3倍。所以用门店下沉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由此,从2019年,编程猫开展“百城千店”,预计三年内,在全国100座城市,编程猫将设立1000个编程学习中心。这样以来,编程猫打通了多元化的教学场景,覆盖到更多的学生群体。

  实际上,编程猫从2017年就开始陆陆续续用TO B的形式服务于线下中小培训机构,但那时候是零零散散的。

  在2019年“百城千店”战略提出后,编程猫从前期校区选址、装修方案、校区布置方面给出的建议,到教学培训、管理培训、课程体系、多媒体课件的提供,再到实际运营方面的支持,编程猫都会给予门店支持。

  然而,市场上也有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在做线下合作模式,未来竞争点在哪里?

  李天驰认为,未来一定会比拼品控能力,标准化能力。

  

  (编程猫线下学习中心)

  对于合作商,编程猫的要求是除了有相关资质之外,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要有一致的文化价值观,比如编程猫认同“Kids are always the NO·1”的理念,会非常重视孩子的感受。

  值得注意的是,从整个教培行业来看,线上流量费用高企,线下的价值被重新提起,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公司瞄准了线下流量。与此同时,很多培训机构也在教学端尝试线上与线下融合的OMO方式。

  对于编程猫线上和线下的关系,孙悦曾在公开演讲时提到:“如果编程猫线下体验越来越好,我们也会投入更多的资源让线下合作商做得更好。此外,线上的品牌效能使得线下招生变得更容易,同时线下开了一个线下合作中心使得线上的品牌被人知道,所以你发现更多是互相促进。

  不论如何,编程赛道方兴未艾,年轻的CEO李天驰特别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他可以改变到达目的地的方式,但不会改变赛道。

  在李天驰看来,非刚需市场在它没有发育成一个刚需之前是最好的一个利润加持的机会,不一定规模很大,但掌握定价权很重要。

  下沉市场可以说机遇与挑战并存,对于刚刚开始试水的编程猫而言,如何做好品控,如何平衡与合作伙伴的关系都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到了提升运营效率的阶段

  今年是商业化的第一年,编程猫取得不错的成绩:6月份单月收入6000万,连续八个季度收入翻番。但是,李天驰没有沉浸于此。

  随着业务的加速,模式的不断进化,李天驰却有了些许困惑。

  当前,很多在线教育机构出现一个普遍现象:营收规模化增长利润却难以健康增长。

  这值得警惕。

  李天驰开始反思:“规模增长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如果是预付费,这是不是一个预付费的陷阱?”

  李天驰回顾,从2015年到2017年不停地在产品端进行探索,但是商业化之后,不能再把眼光单纯的放在规模增长上了,而是到了一个提升运营效率的阶段,KPI指标从GMV到了每节课服务人员的提升、老师整个教学模型的改进、以及整体人效的提升。

  作为一个技术驱动的公司,提升效率的问题编程猫首先想到用要技术解决。

  编程猫自主研发了AI辅助教学系统“Octopus”,用500个老师解决了本来需要2万个老师才能解决的教学任务量。教育行业中,一对一或者其他的模式很难带给老师很好的收入。因此,需要用技术让老师提效,让收益增加成为可能。

  李天驰透露,到目前为止,一个好的老师在一个月拿到5、6万的收入,在这个前提下才会有好的老师和人才愿意往这个行业里面来,好的商业模式支撑老师创造的收入是合理的,支撑企业正常发展。

  未来,编程猫将继续投入产品和技术,尤其是“Octopus系统”,这也是C轮投资方看重的地方。

  本轮资方阵容豪华,由中俄基金(中俄两国共同成立的跨国私募股权基金)领投,高瓴资本、赛富投资基金、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粤科金融集团、南方传媒、SBI学大教育基金、盛宇投资、侨兴基金等共同投资,现有股东清流资本、猎豹移动、展博创投、松禾资本等追加投资。

  投资人看好的“Octopus系统”是编程猫的“猫老祖”系统演化而来。

  在少儿编程刚刚火起来的2017-2018年,业内更多的是在探讨少儿编程到底是适合线下学习还是线上学习?适合在线1对1还是小班教学?李天驰却选择了“AI老师+真人老师”的混合模式进行教学,AI老师就是“猫老祖”,这一整套体系为猫祖系统。

  最初编程猫AI老师为主,真人老师为辅。现在,编程猫的模式演化成“真人老师为主,智能AI为辅”的模式。

  李天驰越来越理解到“教育不能脱离真人老师”。

  “AI可以解决少儿编程领域师资不足的难题,但本质上,作为一个教育产品,提供的还是服务本身。科技在帮助教学还是成为了教学的主体,这是两码事。”李天驰说道。

  当前,编程猫也越来越注重师资的培养,一方面邀请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秦曾昌教授加入,作为编程猫课程研发总设计师。

  另一方面,通过教育部高教司的协同育人项目,和北邮、山大、华南师范大学等合作培养少儿编程师资。

  对于招聘老师,作为一名信奉“No fun go die”的90后,李天驰更为偏爱“有趣,肯拼”的95后,因为他们对孩子的兴趣点更敏锐。

  随着师资规模不断扩大,效率提升就成了关键。由此,“猫老祖”演进为“Octopus”,通过这个系统,完成了实时异步教学,也就是实现了1对1的教学体验和1对多的成本结构,可以开展小班大班各种类型的课,同一天上课有六百多个不同的进度。

  提升效率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接下来,编程猫将持续通过技术手段和管理方式进行迭代。

  创业4年,李天驰依然对少儿编程充满信心,在他看来:“少儿编程会从一个低的渗透率往一个很高的渗透率去走,长远的趋势是不会变,剩下的是时间的问题。”(多知网 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