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硬寨打呆仗。”王凯曾对多知网如是说。

凯叔讲故事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用户已超3000万

2019-07-22 11:08:34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凯叔讲故事今日宣布完成由百度领投,新东方好未来、坤言资本跟投的C轮融资,融资规模超5000万美元。

  本轮融资后,百度将利用智能语音交互等技术,丰富并提升凯叔讲故事的内容和服务体验;百度高级副总裁沈抖表示,百度每天都有数以亿计的儿童教育、成长相关需求在百度平台发生。其中,优质、原创、精品化内容非常受青睐。未来,凯叔讲故事的儿童教育内容将接入百度App、智能小程序、小度智能音箱等百度系产品。

  官方数据显示,凯叔讲故事目前累计播出了9000多个内容,仅自有App总播放量40亿次以上,用户平均日收听时长达到50分钟,总用户超过3000万。

  在凯叔讲故事成为儿童内容端领军企业的这几年,与之相关的如创业缘起、产品壁垒、IP打造、知识付费、场景搭建、亲子市场、内容变现等关键词,早已在多篇稿件中被分析了若干遍——每个关注凯叔讲故事的人都能感受到,王凯是希望在儿童内容服务的教育平台上,努力做一个禁得住时间的商业闭环。

  谈及对儿童内容的理解,王凯曾多次分享关于快乐、成长、穿越的产品逻辑,他说这是凯叔讲故事对内功的修炼过程。

  如若将这三个词映射到产品逻辑中,其实可以看出凯叔讲故事对用户运营、教研架构以及壁垒设计的思考。

\

   “快乐”——抓准核心用户。

  快乐是贯穿凯叔讲故事整个公司的第一准则,无论是团队文化还是用户体验,王凯都希望能覆盖到快乐的基因。但说到用户体验,凯叔讲故事的用户到底是儿童还是家长,是他被拷问最多的问题之一。

  大多数儿童内容公司认为用户应该是家长。一方面,产品目的在于解决成人的焦虑;另一方面只有家长完成支付,这个交易才算完成。所以你可以看到,许多培训班和知识付费产品也是这样的,家长特别愿意买单,这类产品也特别容易成为爆款。

  从家长焦虑出发的儿童内容产品虽然容易成为爆款,却也存在因不贴近儿童需求,导致儿童不喜欢听,进而复购率较低的状态。反过来说,孩子不喜欢听,家长很少会认为是讲故事的人讲得内容不好,而是会怪孩子不够用功、对知识不感兴趣或者不够认真。

  你看,这个时候,家长的前一个焦虑还未消除,却又带来了另一种焦虑。王凯曾对多知网总结。

  对于近两年在在线少儿领域出现的重家长运营(如朋友圈打卡、招聘兼职妈妈并提供奖励机制)的模式,王凯分析这是基于在线教育获客成本上涨而带来的一种必然选择:想营收增长,续报率是核心指标之一,但续报率在一定程度上又依赖于完课率,这就催化了机构对运营家长的积极性。

  靠人盯人的方式解决问题,虽然有点反人性,但有时也的确会有效果。

  “不过我们不是这样操作的。

  王凯表示,凯叔讲故事将核心用户聚焦在儿童端:我就玩命对孩子好,保证每一个产品孩子都觉得很喜欢,孩子喜欢,复购率一定会有明显的变化

  什么是玩命对孩子好?又是一个解释成本极高的逻辑。

  就是因为解释成本极高,才导致我们在最开始创业的前两年发展速度并不快。其实这四年我们工作的状态是一样的,但前后两个阶段却完全不同,前面很难解释所以发展慢,后来口碑有了,好解释了,转介绍起来了,速度也快了。这都是需要时间培养的。

  但只有快乐还不够,王凯表示,只关注快乐,我们的竞争对手就变成了游戏。

  “成长”——关注家长的需求。

  孩子自己对于成长是没有需求的,有成长需求的是家长。王凯总结道。

  对于如何让家长感受到儿童可以依托故事类内容健康成长、如何让家长在产品的使用过程中也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凯叔讲故事团队尝试在内容中搭建知识阶梯以满足需求。

  举例来看,去年凯叔讲故事重磅推出的超S级产品《凯叔·诗词来了》,由著名导演曾湉与音乐剧导演樊冲、资深编剧柳青、北京大学副教授张一南等历时三年打磨推出。

  产品体系通过诗词大剧院诗词音乐厅诗词脱口秀诗词冒险岛四个板块深度解析并诠释了150首小学必读古诗词。

  其中,诗词大剧院通过图像传导并讲解诗词;诗词音乐厅通过诗与歌的交融帮助儿童深度记忆;诗词脱口秀以一个名叫白马王子的马桶作为主讲人,延展诗词内的更多知识;诗词冒险岛则以游戏的方式做学习效果出口,帮助家长了解儿童对诗词的具体掌握情况。

  四个板块涵盖了从内容输入到结果输出的完整路径。

  在2018GES未来大会上,王凯在游戏内容输出的板块也特别提到:世界上最好的激励型产品是什么?一定是游戏。它的这种及时反馈和及时激励,让你每天跟着它把大量的时间耗费在一起。这样的将知识与科技手段相结合的方式很重要。

  可以看出,在满足家长对成长内容需求的基础上,凯叔讲故事在通过对技术的融合向更加顺应人性无痛教育过渡。

  我相信无痛教育一定是我们做极致产品所追求的终极的目标,它也许会发展得很慢,但效果会在适应人性的前提下满足人类对知识的需求与渴望,这也的确需要技术的手段去帮助我们实现。

   “穿越”——用内容搭建壁垒

  什么样的产品可以穿越时间,卖三十年以上?是凯叔讲故事拷问自己次数最多的问题。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内容特质,它可以穿越时间、保留不变。我们也需要在找到它之后,在研发的过程中将它不断地放大。而且它只会依托技术的迭代变得更好交付,却不会因技术而改变内核。

  据了解,凯叔讲故事目前比较重要的内容,从产品设计到打磨都至少要一年,《凯叔·诗词来了》更新完毕共经历了三年迭代,你说这三年是不是可以让我们的产品穿越时间,让三十年后这样的产品还有价值?我们相信是可以的。王凯表示。

  你觉得,当把150首诗做成了这么丰富的状态,那以后孩子读小学的时候还需要老师来讲么?王凯突然反问。

  当然非常需要,如果我们这些民办企业都可以提供更加多元化、定制化的学科学习产品,就可以帮助体制内的教师在教育孩子时,提供各有创造力和个性化的学习指导。王凯解释。

  “2018K12校外培训赛道的语文学科产品十分火爆,我觉得语文学科和编程方向未来很可能会跑出两家百亿美元规模的公司。但是前提是,都需要更好地打磨内容,也需要有技术和教研的加持。

  区别于市场上已有的相对成熟的成人知识服务体系,王凯认为儿童内容是完全不同的逻辑:成人内容只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提升能力,一个是解决焦虑,甚至有时候简单到,成人付费了却不听不学,好像付费完成知识就已经属于了自己。

  成人的世界发展太快,知识付费就像畅销书,这个月是这样,下个月也许就换了内容,但儿童内容不是这样,需要依托时间的累积、知识架构的搭建、技术的融合以及艺术化的处理。

  对儿童内容的设计,有时候需要逼自己一把,而且把自己逼到120分的时候,你再看这个赛道,肯定就变成了蓝海。

  近两年,儿童内容赛道愈发热闹,音频平台引入儿童内容、教育企业内部孵化低幼项目,蔡明等一些名人开始做IP,咔哒故事等等垂直在线儿童内容公司也获得资本加持。

  面对汹涌而来的竞争格局,王凯表示我相信一个公司的立身之本是产品,一个产品的立身之本,是服务用户。当每一个产品拿出去都能卖30年的时候,你说这就等于是什么意思吧?就是你拥有了不死之身。我有好内容的版权,这些产品就都是我的,我就可以盈利,我的团队就可以活,这事儿就不会散。

  这就是结硬寨打呆仗。

\

  王凯曾很多次地说起,20143月的那次离开,一部分源自于为女儿讲故事所带来的创业动机:以前很忙,常常出差,出差就没办法给女儿讲故事了。后来我就自己多录一些留给孩子听,偶尔发给朋友发现他们也很喜欢。

  于是便有了后来的凯叔讲故事。

  2017年深秋,王凯参加某节目时曾分享了给十年后自己的信中的片段:

  你的大女儿当姐已经18岁了,王家有女初成长,他爹已经快50了啊。这十年来,你一定没有把自己的欲望叠加在她的身上。因为你知道,当姐生性叛逆,这一点和你特别像。你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尝试让她自己去做决定,让她自己去承受决定后的结果。十年来,如果一直坚持,想来,小妮子已经颇有主见了,并且内心强大。现在你就可以给她留个港湾,然后,放心的,望着她的背影。

  米妹13岁,什么时候都是最可人的,时不时会在你身边演一出琼瑶戏。让你心里一荡,但愿这十年来,你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多。毕竟,她的出生,伴随着你创业的开始。她三岁以来你亏欠太多,他听你讲故事也是用的App,和姐姐当初每天可以在床上看你真人秀的这种待遇全然不同,我此时此刻心中一直有着亏欠,希望你已经替我偿还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