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单一的产品观察不出来,在多样化的产品中,我们才能看到。所以我希望提供更加多更加好的场景,让家长可以有效地陪伴孩子。”谢震说。

麦淘亲子如何用“场景教学”填补学校教育空白?

2017-03-14 11:36:52发布     来源:多知网|0     作者:黎珊  

  

  文|黎珊

  一个孩子,在天文馆里看过了日月星辰,连呼过瘾。但视频里的模拟形象毕竟不够真实,那我们去野外观测。野外是够真实,但看得不够远,那我们去天文台用精密的望远镜观察。还不够,那我们开着越野车去宁夏沙坡头,走进沙漠20公里安营扎寨,看一看夜里的星空,这里周围没有光污染,能看到更多的星星,很多很亮。

  和我讲述这个项目的人是一位父亲,拥有两个孩子,儿子今年12岁,女儿5岁,他想带孩子去体验一些东西,但市面上没有能足够符合自己意愿的项目。他也是麦淘亲子的创始人谢震,他看到了一片蓝海。

  

       “麦淘亲子游”去掉了“游”

  “教育+旅游=”近几年,这个命题已经碰撞出了许多项目,从市场上看,许多传统旅游公司都在转型做游学、研学,这些旅游公司也有很多“先天优势”。谢震也有这样的“优势”,他在旅游服务行业供职7年:于2008年1月加入艺龙,2011年5月晋升为艺龙COO。

  但他说,当时市场上做的游学项目,规模小、缺乏体系,并不完整。“我们一开始就做平台,虽然我们也自己组织策划有产品,但更多的是供应商提供的产品,我们有比较完整的平台。”

  在平台里,受欢迎、评价高的产品自然而然变得更加重要。根据客户的反馈,谢震发现,平台上具有教育意义的产品,特别是课程类的产品非常受欢迎。

  这样的产品能不能把它看成一个旅游产品?谢震开始思考,“后来我们觉得不太适合完全放在旅游的分类里。”慢慢地,顺应客户的需要,麦淘亲子游有了音乐欣赏、表演课程等各种各样的产品。“我们是儿童相关产品的平台,旅游只是其中的一个细分。”

  “麦淘亲子”由此而来。

  不用旅游作为落脚点来定义自己的产品,麦淘亲子明确了自己的方向。

  “我们更好的定位是服务于3-12岁儿童的教育平台。”

        做教育,从“场景”切入

  从理念上梳理,谢震认为教育可以从两方面发挥作用。第一,提供什么样的内容;第二,用怎样的场景去提供。

  带着这个概念去看传统的教育,老师的教学能力很强。在学校的教室环境里,对于数学一类纯抽象的理论教学没有问题。但对于有些学科,比如天文、地理、生物,还有人文的学科,在教室的环境就显得封闭而单一。 谢震感觉传统的教育“强内容、弱场景”。

  再来看传统的旅游,各种风景名胜,可能是名山大川,可能是人文景区。这些旅游产品,导游带着过去简单讲解,加上自行游玩,很少有内容的导入。实际上是“场景强,教育弱”。

  

  谢震慢慢把理念提炼出来,挑出了典型的十几个场景产品。这些场景可能是室内的场馆,比如各种博物馆、运动馆的课程;可能是户外的场景,比如北京的奥运村、上海的世纪公园;可能在野外,比如山区,野营、观星;也可能是父母带着孩子活动,亲子场景;也可能是小孩独立参加,夏令营。也可能是和同龄的孩子一起集体活动,也可能是混龄孩子,6岁、12岁的孩子在同一组里,还有国内外的孩子一起。

  不同场景适合放不同内容进去。将传统教育中“弱场景”的部分用传统旅游中“场景强”的部分去补充,是“教育+旅游”最好的切入点。

       亲子,大人跟着孩子去探索

  麦淘亲子的logo道出了谢震对“亲子”的理解,“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孩子,跟着孩子一起去探索世界。”

  很多项目,大人小孩收获都会很大。甚至有的项目,大人玩得比孩子还开心。

  比如恐龙系列,除了平时组织的夜宿恐龙馆活动,大人和孩子在恐龙馆里睡一晚,期间老师讲解恐龙知识。到了暑期,大家可以继续参与“跟着院士挖恐龙”活动,去山东南阳的中科院恐龙挖掘基地。这里的团队由中科院研究生、博士生组成。

  白天,大家跟着团队一起挖化石,大人孩子一起学习如何做标志、使用工具,给挖出的化石归类记标签,将挖出的碎片拼接起来。有时挖到恐龙蛋的化石大家都会很兴奋,挖出的小化石,如三叶虫化石,大家还可以带走,有时大人比小孩玩得还要欢。晚上放和恐龙相关的电影以及科普片,然后还会有研究员过来上课。

  当地的考古队员也很喜欢这样的活动。谢震聊到,考古研究其实是很枯燥的,在团队过来参观的时候,小孩子们都是满眼崇拜地看着考古队员,他们会长大以后我也想成为科学家。有些考古队员还会有粉丝,这会让他们很有成就感。

  “这是很好的互动,这个活动,我们已经连续做了两年,还会持续做下去。”

       做课研:从选场景到造场景

  利用各地现成的场景资源,谢震不断迭代自己的产品,力争在场景中“强内容”。从已有的产品中,谢震可以很容易看出哪些是受欢迎、卖得好的,但现成场景也有其局限性。

  比如在一次考察中,谢震和团队去到云南红河一带,“到了十一期间,也就我们一个团过去,这不是典型的旅游线路,”但在加入了科学课程等内容后,发现非常受欢迎。

  “一开始是在博物馆等场馆里上课,效果挺好,有现成的场馆,对我们来说也省事。但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还是会收到一些限制,比如设施方面。”谢震说。

  自己投入建设教室。

  麦淘开始自己建了“自然观察”教室,这里有更加完整的课程。从标本、模型、画图到活体、切片,“完整的真的像一个生物的实验室,但是是为儿童设计的”。

  “资源观察”教室的课程由麦淘和复旦大学团队规划设计,邀请复旦大学博士讲授。一系列六节课程,五次室内课,一次户外课。户外课在上海周边实地考察湿地,做生态调研。

        为了更多场景,平台+加盟

  麦淘自己产品研发的体系,是开放的,不是一个封闭的体系。目前稳定合作的有2000多个供应商,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麦淘可以帮助供应商做推广,还可以帮助实现产品的异地复制。

  但和供应商的合作也发生一些变化。“因为供应商有各自的发展阶段,它们的发展需求是不一样的。”

  “有的供应商有成熟的产品,从产品的设计、实施、到文案撰写,很完整。麦淘只需要借助平台销售就可以,这是最简单的一种方式。

  有的供应商愿意钻研产品,但是他可能运营方面比较差,就用一种混合的模式,你提供好的内容,我们来做营销。”

  目前,麦淘的自营产品和平台产品比例为1:3。

  麦淘旗下品牌“麦淘实验室”是有关儿童科学的课程。2016年,麦淘实验室在上海、南京、杭州招了3万多个孩子。经历了课程研发、老师培训、家长需求,麦淘实验室得到了市场的验证。

  

  “但是如果完全靠我们自己去做,就太慢了。”谢震说,他希望利用标准加盟的模式。

  加盟机构需要具备两样:场地和一定的推广能力。麦淘输出内容、培训老师、报名招生系统;加盟机构在平时可以开展科学课程。没有能力组织大型活动的,到了假期,麦淘可以统一组织大型活动,加盟机构只需要组织大家来参加。

  目前,在麦淘,实际发生购买行为的有几十万个家庭,平均每个用户每年购买产品4.5次,频率高于旅游行业,低于教育行业。客户第一年平均消费600多元,第二年会到2200元,呈上增状态。在客户满意度调查中,有30%的用户会参与调查,平均的得分是4.8分。但谢震相信情况会越来越好,因为产品会越来越科学化。

       场景教育是对学校教育的补充

  如果我们把教育比喻为“读万卷书”,那么旅游就是“行万里路”。这两样本来都是必不可少,互相补充的。

  作为一位曾经的旅游行业者,谢震被问过太多有关对旅游行业的看法,其实从麦淘亲子的转型中,谢震更像一位投身教育的“前旅游人”。

  当问到对教育的理解时,谢震说:“八个字,陪伴成长,发掘梦想。”

  读大学的时候,谢震选的国际贸易专业。“我从小是学霸,但是考试的时候我不清楚该选什么专业,从小感觉自己只要把考试考完就行了。选专业的时候,热门、找工作容易,就这么一个标准。”

  到了下一代,不需要那么功利,实际上是可以顺应孩子的天性,鼓励他们更好的发展。另一方面,这样可以更好的发掘人才,有兴趣的东西会更有动力钻研下去。

  孩子的天赋是多种多样的,最理想的状态是,如果你发现孩子喜欢做的事情,正好他又擅长,他擅长的事情正好对社会又有价值,我们应该多给一些孩子表现的机会,我们要有更多的方法,发掘孩子的天赋在哪。

  “从单一的产品观察不出来,在多样化的产品中,我们才能看到。所以我希望提供更加多更加好的场景,让家长可以有效地陪伴孩子。”谢震说。

  教育,有工业的成分,也有农业的成分。工业上,如果你是一块钢铁,可以把你做成锅,也可以做成刀,只要不断的锻打就可以了。而农业,你就像一粒种子,不同的种子长出来是不一样的,我要发现你到底是什么种子,适合放在怎样的土壤里,我对你应该有怎样的期望。谢震觉得,教育更像农业,相比于改变,我们更多的可以去发现和培养。

  读到这里,大家会不会也想来一场旅行,体验自己的成长。亲子产品之所以那么受欢迎,也许因为在与孩子互动的过程中,它也唤起了成人内心深处的探索欲和好奇心,以及对世界本身的热爱。(多知网 黎珊)

【多知商学院】开年第一课,获取0市场费用3年做到5亿营收的独家秘籍。

  查看课程详情请扫描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