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猿辅导公司在北京新入住的办公室举办了一场媒体酒会,几乎从来不参与公开活动的猿辅导CEO李勇,这次出席了酒会并分享了他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判断和思考。

猿辅导CEO李勇:2016年才是在线教育真正元年

2016-12-01 19:15:16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Ashley  

  多知网12月1日消息,昨日,猿辅导公司在北京新入住的办公室举办了一场媒体酒会,几乎从来不参与公开活动的猿辅导CEO李勇,这次出席了酒会并分享了他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判断和思考。

  以下为李勇的分享全文:

  欢迎大家到我们的公司。今天请大家来,主要目的是认个门。我们还是一个小公司,大家对于我们公司的了解兴趣不一定特别大,但大家对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的兴趣会比较大,我们算是在线教育行业里跑得比较前的。所以,我跟大家聊一聊2016年K12领域在线教育的情况。

  我们觉得2016年是K12领域在线教育的真正元年。徐小平老师曾经说过一句,2011年之后,他每年都说今年是在线教育元年。这其实代表了很多人对于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的关注。虽然大家对这个行业的进展一直期望都很大,但其实与互联网很多行业相比并不是那么快。

  但是,今年之后,徐小平老师以后不用那么说了,2016年可以说是在线教育真正的元年。

  能够这么说有两点,一是有了规模的收入,二是形成了可规模化的在线教育的模式,这点更为重要。这两点加在一起,在线教育的元年真正地从2016年开始了。

  PPT上的数字是我们猿辅导今年的收入,1.2亿人民币。大家可能在别的行业听惯了大数字,但对于在线教育来说这是格外不容易,过亿,这才是一个规模化收入。

  当然大家可能也知道我们除了K12之外还有公务员考试的业务,公务员考试是独立的品牌(粉笔),加上这个部份业务的收入,其实我们公司总体上的收入有3.4亿。

  虽然职业类考试的收入在今年相比K12的要明显大很多,但是我们觉得K12业务的数字显得更有意义,因为职业类考试的业务其实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实现规模化了,比如正保,我记得不是特别确切他们过亿是什么时候,但起码已经是好几年前了。而在线K12被认为是在线教育最大的市场,如果说用特别俗的比喻“皇冠上的明珠”,K12肯定是这个皇冠上的明珠,或者说主体市场,如果K12最后在线教育没能做起来,那还不能说在线教育起来了,所以我们是格外看重这部分收入。这部分目前的数字比较小,但事实上我们觉得它很有意义。

  可能需要再多说一句,猿辅导的1.2亿是完全线上的,不仅仅是我们在线上销售,整个产品的服务也是在线上完成,我们在地面也没有做任何推广。

  自从有卫星电视以来,大家就忍不住设想教育的信息化,但现在为止三十来年,各种各样的尝试,真正过亿的还没有。当然我听说之前也有通过卖学习卡销售收入比较大的,但那可能是完全经销商推动的模式。

  如果是高定价高收入,说实话卖所有东西都一样,不过是用学习卡这个载体,我们觉得那个还不能算,实实在在的没有经销商销售,我们说纯线上的,我自己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K12的收入过亿,更为重要的是形成了可以规模化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这三类组成吧:

  一个是直播,大家可能今天也觉得这是特别正常、特别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其实当大家开始想像教育信息化的时候,大家觉得“录播”更加能够体现规模效应,更加能够用最好的老师。所以一开始网校都是录播模式,包括评价非常高的可汗学院,其实也是录播的模式,我们在去年年中发布这个产品的时候就是做直播,因为我们觉得直播带给人的沉浸感,是录播完全没办法取代的,到现在我们实践一年多下来,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另外一个是课程,可能大家会觉得奇怪,跟课程对应的是什么。确实,在线教育激发过大家非常多的想像,大家在想到信息技术应用于教育的时候,行业里有非常多的想像,大家可能也听过,一个叫一对一答疑,一对一答疑也曾经是很多人尝试的方向,但现在看起来这个模式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另外一个更想谈的是自适应学习,很多人在谈自适应学习,大家曾经想过需要用户做无数多的输入、做无数多的判断选择,自适应学习模式,现在看起来至少市场的进展是缓慢的,相对来说课程在市场上拓展还是比较顺利。

  第三个是自营,我们来做在线教育的有两类人,一类是来自IT的,一类是来自教育的,来自IT的都特别想做平台,我们开始也是这样认为。我们最开始的课程推出来其实就是平台模式,但到今年上半年我们做了调整,调整到自营模式,为什么?我们通过实践终于发现平台模式对于支持非常多的SKU数量是好的,但它对质量的控制是不好的。而教育本身并不需要无穷多的SKU数量,但是大家对质量很敏感,所以我们在今年刚开始尝试自营,现在看起来,自营模式能够顺畅运行,基本上这就是我们觉得可以规模化的商业模式的要素。

  这是现在我们跑出来的模式,我觉得我们也不能说这是唯一的模式,对于技术的应用怎样才能被市场接受,我们希望是更加开放才好,要给各种技术设想可能性,但我们还是希望告诉大家这个行业里实际发生的事情,到目前为止这个模式是跑得通的。

  刚刚说了远程教育的事情,具体之前这个行业发展了多少年我没细算,可以说基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这次为什么会不一样?今年应该是我们商业化完整的第一个年度,实现了1.2亿的收入,而且实践上是能够跑得通。为什么这次跟以前相比是不一样的,我们觉得这几个因素比较重要:

  第一个是手机。其实现在我们的课程观看过程中,移动端占了一个非常大的比例。在互联网行业里,现在很多公司都关注所谓移动端的占比,如果占比高都倾向于被认为是非常不错的公司,但事实上重要性远不止看这个占比,只是出于非常简单的原因,大家可能容易理解。

  为什么我们认为手机特别重要,跟大家扯远一点,在移动互联网出现的时候我们也在思考,手机跟电脑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大家说出来的有三个大的方面,一是定位服务,因为这个因素诞生了很多公司,比如滴滴和陌陌等。二是拍照摄影变得更加便利,也诞生了一些像美图这样的公司。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的随身携带性,这个变得非常非常重要,以前互联网攻克了很多领域,但服务业发展的在线化,完全是因为手机。服务业有非常多的流程,和服务提供者之间随时随地的交流才能够得以完成,很多人不太有意识,其实教育也完全是服务业,我们在课前课后会有大量的沟通准备,这些在PC时代是非常困难的,手机让它变成了可能,这是一个。

  另外就是互联网的普及程度,一位80年出生的人到今年是36岁,我看过现在中国女士平均的生育年龄大概是27岁,那么孩子差不多9岁左右,这开始有我们的适龄用户已经是80后的情况,这一点也非常重要,大家对网络的亲和本身是非常大的决策因素,当然这会随着时间发展,明年会好一些,后年会再好一些,但在这之前大家可以想像,他们对互联网的接受和之前相比是有很大区别的。

  第三个是IT人和教育人的汇合,应该说在这次移动互联网在线教育之前,我们说的远程卫星电视时代,包括以前的PC网校时代,大部分致力于在线教育的都还是教育行业的人,这次IT人终于投进了这个行业,IT行业的人对于产品体验,对于传播市场的认识,包括技术的大数据服务,应该说跟以往两次相比,都有了质的变化,共同推动了我们说的这个市场。

  不过需要再说一遍的是,刚才说了这个行业终于有了规模化的收入,有了成熟的模式,但是大家还是不能预期太快,教育行业这确实是一个大投入的慢行业,主要表现在这几个方面:

  大家在IT行业比我们见得更多,这两年以来非常多的人都在提人工智能,提非常多的科技新词儿,比如大数据,但其实很多行业真正的应用还是有限的。反倒是在线教育行业,像我们去年发布的拍照搜题软件用到的深度学习技术,近期准备发布的英语作文智能批改技术。大家自己在白纸上写完一篇作文,只需要拿出手机拍照,就可以瞬间识别、评分并且进行详尽的字词句批改。还有友商在做的英语口语的分级自动测试,其实这些都是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深度学习,实实在在的人工智能产品,这背后都意味着非常大的研发投入。

  另外一方面,在线教育产品是重产品,真的是非常非常重的产品。我们内部也聊天,我觉得只有以往最大型的重度游戏可以跟我们相比。首先我们要做技术平台,音频视频的双向传输,我们除了教学系统还有练习和批改系统、能力评测系统、交易及物流系统,除了这些被认为一般的互联网公司做的这外,整个教育产品中的课件内容和题目也是非常多,不知道大家忘没忘,中国有非常多的教材版本,内容也是需要我们大投入的去做。

  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当然也有只做一个APP的公司,但是在线教育不行,我们手机要支持、PAD要支持、PC也要支持,在非常长的可见的时间都是如此,需要支持多平台,开发量也是成倍增加的。不仅仅我们是这样,任何一个来做在线教育的都是这样。

  还有这是一个重决策的行业,在座的大家都挺年轻,可能身为父母的非常少,大家以后会有感觉,教育确实是非常谨慎的决策,用我们行业的说法就是非常保守,大家是宁可错过、不愿有过错,所以这些因素加在一起,我们预期在线教育不会是一个爆发性增长的行业。今天大家见面聊聊,不会是明年年中年末我们做得很大去上市了,我们的预期也不是这样,因为它会是一个慢行业。

  所以,如果我们一定要描述猿辅导现在的状态,只能用这个来描述,就是我们“顺利起跑”,我们在一年半前开始尝试商业化,开始提供在线辅导产品与服务,现在差不多一年半,再请大家来,就告诉大家K12在线领域,有一家公司顺利起跑了,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再次谢谢大家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