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家米雯娟

2016-08-04 08:24:2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初骊禹   0条评论

\

  某次大会上,米雯娟结束激情澎湃的演讲,刚在座位上坐定,一群人不顾活动的进行,呼啦一下围上来,有的加微信、有的换名片,米雯娟穿着VIPKID的橘色T恤衫,耐心地解答着观众们的问题。

  米雯娟似乎有某种魔力,总能在演讲结束后吸引一批蜂拥而上的观众,演讲结束后,几乎所有观众都记住了VIPKID的slogen——“让每个小朋友自由行走在这个星球”。

  VIPKID早期员工、市场总监刘昕初识米雯娟是在长江商学院开学典礼上,米雯娟作为校友会秘书长做演讲,“那时候的她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一看就是定制的。”刘昕说。

  而现在的米雯娟身着T恤衫、九分裤,脚下踩着休闲鞋,端着一杯咖啡在办公室的会客沙发上坐定,准备开始讲述她的创业历程,沙发的旁边摆着一把吉他。房间的另一侧,是简单的白色办公桌、一把椅子和一个书架。

  “二十几岁就是ABC教育集团的董事”,那时候米雯娟的title在学妹刘昕的眼里看来“非常shining”,加上本身成熟干练的气场,米雯娟总是给周围的人特别成熟的感觉。

  “那时候我看起来比现在老十岁”,米雯娟自嘲道。在笔者露出惊讶的表情后,又迅速补上一句话,“不信我给你看照片”,透出十足的小女孩气来。

  从职业套装到休闲装,在米雯娟着装风格变化的背后,同样折射出创业状态的不同,米雯娟15岁开始兼职教小朋友英语,并在两年后放弃高中学业全职教课,从进入到现在,米雯娟已经在少儿英语领域摸爬滚打了18年。

  高中辍学、二次创业、仅凭借一个想法就得到创新工场的天使投资,种种标签和故事,使得米雯娟成为了一个颇受关注的创业者,而她似乎也不拒绝这种关注。创业初期,她每次演讲几乎不推辞,而且演讲过程中激情澎湃、感染力极强,演讲结束,总有一群人“呼啦”一下围上来问东问西,她也都一一微笑着回答。通常,急性子的她不等对方的问题说完,就猜到问题并开始了回答,语速很快,几句话说完,又迅速转向下一个人。

  被结实的人群挡在外面的观众脸上露出迟疑之色,正犹豫间,米雯娟已经和周围的的人做完了简单交流,正向他投来询问的目光。

  “Cindy(米雯娟英文名)是比少见的爆发力和坚韧兼具的人。”刘昕这样评价米雯娟。

  从第一次的创业项目少儿英语培训机构ABC开始,米雯娟一路拓城市开分校,并在MBA毕业一年后华丽转身,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

  \

   “必须要突破,否则就会无聊到死”

  喜欢挑战、不断找寻突破空间,从创立VIPKID以来,米雯娟每天几乎每天保持着16个小时的工作节奏。“圈里人都知道,大米(米雯娟)是‘不睡觉’的CEO”,云锋基金执行董事李娜说。

  创业两年半以来,随着人员的极速增长,今年3月,VIPKID再次更换办公地,这一次,搬来了北京中轴线鼓楼附近的宏恩观。和以前一样,米雯娟又一次把住处搬到了公司附近,第二次创业以来,“走路十到十五分钟能到公司”成了米雯娟寻找住处的一个重要标准。

  住得近是为了能全情投入工作,每一年,米雯娟只拿出一周时间给自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嗯,顶多一周,而且我是把兴趣和陪我老公结合在一起了”,米雯娟笑言。

  她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帆船、足球、跳伞,米雯娟喜欢的运动似乎在常人看来都太过刺激和激烈,但她却乐此不疲。

  “我今年还学了冲浪呢”,她兴奋地说。

  足球是米雯娟从小就喜欢的运动,甚至在早年时候还在小学校队待过一段时间,最后被妈妈以“踢时间长了会变成萝卜腿”的理由硬是拉了回来。米雯娟格外喜欢对抗性的团体运动,现在创了业,每个星期在VIPKID内部组织足球比赛,一次总能报上二十多个人来,刚好组两支足球队对阵,米雯娟也常常参与其中,并偶尔收获几粒进球。

  为何会喜欢对抗性的团体运动?可以和大家有交流,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赢“。带团队赢比赛,这样的过程,与创业的过程别无二致,从这个层面看,米雯娟选择二次创业,完全在意料之中。

  对米雯娟来说,运动是爱好,也是调整状态的良药。2007年,米雯娟遇到了瓶颈。那时候虽然每天仍然是很拼很开心,但是静下来的时候,米雯娟发现,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想怎么样把房租谈得更低一块钱、怎么找到外教老师、怎么搞定教委的执照、怎么把销售线索收集上来。沉下心来转念一想,这些事情又似乎并不是自己做少儿英语的初心。

  解决方法是去跳了个伞。“因为自己想不通了嘛,总不至于真的去死,就想知道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如果掉下去那一瞬间再也没机会了,我会做什么。”米雯娟说。

  最后得到的答案是:“Sky is the limit. 总得突破,因为不突破就会无聊到死。”

  突破的方式是去读书。

  从2007年开始,米雯娟自学了本科,考了GMAT,2010年申请到了长江商学院。也正是长江商学院的经历,为米雯娟的二次创业埋下了种子。

  “总出bug,有时候还注册不上去”

  创业之路总有坎坷,2014年7月,米雯娟开始着手做公司的A轮融资,和仅仅凭借一个想法就拿到创新工场的天使轮投资不同的是,VIPKID的A轮融资遭遇了诸多挫折。“我们投的公司已经试过了”,“这种方法不好使,小朋友都跑掉了”,“这个事情没有市场,没有家长会买单”。一时间,各种负面评价向米雯娟涌来。

  最极端的情况是有一次和一家投资机构约在咖啡馆,只聊了半个小时,对方就说,“好了就这样吧,我们不感兴趣。”

  从正式开始做过去了7个月的时间,在这7个月里,VIPKID的产品经历了从零到一的过程,也招了两期学生。最开始第一期实验班的四个学员中,有三个是天使融资后的“意外收获”,两个是CFO的小孩,一个是首席法律官的小孩。

  “那个时候很有意思”,米雯娟说,对在线教小朋友英文这件事,当时还没有几家公司在做,VIPKID开始的每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米雯娟骨子里是个爱冒险的人,做什么事儿都拼。最开始不知道小朋友在线学英语的状态和表现是怎样,米雯娟就找两个会议室,把孩子和老师分别放在里面,观察他们上课时候的各种反应。

  产品就这样一步步构建起来,同时,教研的工作也在搭建。

  最终的结果是,米雯娟遇到时任经纬投资经理的牛立雄,在他的推动下,VIPKID拿到几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那时候VIPKID刚有三四十个用户,一堆课件和一个网站,那时候的网站用米雯娟的话说“总出bug,有时候还注册不上去”。

  米雯娟后来才知道,这个案子在经纬内部争议很大。有一天,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原来,经纬找了很多业内专家做调研,给出的二十多条评价,全是负面的。“再聊聊吧”,牛立雄对米雯娟说,他安排了米雯娟和张颖的会面。

  张颖手里拿着一张已经被写得密密麻麻的纸,半个小时的会面,两人聊的话题很广,团队、经历、对事儿的看法等等。最后张颖说,“你很坚定、很tough,你肯定可以做好。”

  随后,经纬几百万美元的投资到账。

  \

   “这样比较有节奏”

  从第一期实验班的四个小朋友开始,VIPKID先后又开了第二、第三期实验班,人数一次比一次多。而且从第一期开始,米雯娟就坚持收费,第一期2000块钱,一期课上完,她又把钱都退给了家长。第二期价格涨了一倍,家长觉得效果还不错,要求续费,第二期结束,米雯娟又给每个学员退了一半学费。到了第三期,就开始正常收费了。

  “毕竟在打磨产品”,米雯娟说,但另一方面,她又坚持每期要先收学费,“这是培养用户习惯”,第二次创业,米雯娟已经变得从容了很多。

  “我们的目标就是年底有100人,按每期来招生会显得比较有节奏,而且也比较有稀缺感,否则家长会觉得什么时候报名都可以。”米雯娟坦言,最开始签A轮的时候,做过一个预测,当时预测2015年招到2000个学生,2016年招到5000个学生。“现在早都超过了。”她补充道。

  作为一个传统机构出来的创业者,米雯娟坦言,最开始的时候,最难的就是招人。“我要招产品、技术,不像互联网出来的人那么好招。”为了招人,米雯娟甚至开启了24小时开放预约模式。

  VIPKID有三个联合创始人,说服他们加入的过程,一个比一个花得时间长。张月佳是最后一个加入VIPKID的联合创始人,他之前是百程旅行网的联合创始人,为了说服他加入VIPKID,米雯娟的韧劲儿又来了,前后跟了半年。“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就什么时候聊,每次都是他在哪我去找他,隔一段时间就找他聊聊公司的近况”,她说。

  2014年后段,VIPKID人员架构基本搭建完毕,产品和教研也比刚开始提升不少,按说2015年该是火力全开的时候,却在过完年遭遇了销售团队带头人因不适应公司的快节奏而退出的消息。

  米雯娟又一次变身救火队员。3月,她开始亲自带销售团队。4月,VIPKID报名人数突破100人。

  米雯娟回忆那个晚上依旧充满了兴奋,当日11点40多,家长打款到账,整个销售团队都处于兴奋中,后来大家在一起喝啤酒聊天,聊这一个月的工作、感受等等,一聊就聊到凌晨4、5点钟。

  米雯娟很注重“人”,晚上的时间,她偶尔会和各个团队一起聊聊天,要是女生就一起吃点披萨,要是男生多的技术团队,就大家一起喝点啤酒。

   “谁又是怎样的一块料呢?”

  “第一次创业,我觉得更多是在做具体的事情,更像一个学徒的过程,那个时候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也不知道往哪里去走,没有借过银行一分钱,最后做起来一个机构。而第二次创业,目标变得不一样,不仅仅是做一个成功的商业机构,而更多的是做这件事情的目标和愿景。”

  按说,MBA毕业的米雯娟完全可以循着之前的路继续走下去,那时ABC已经进入了全国5个城市,开了20多个校区,有1000多个员工,两万多个学生,每年不到2亿的营收。可以说,那时的ABC已经走过了拓荒期,继续留在ABC,能在得到不错的收入的同时,过得很舒服。

  为何再次创业?或许除了不安分的内心之外,还有米雯娟自身的经历带来的对教育理解上的执着。

  学生时代的米雯娟算不上一般意义上的乖孩子。初中刚上一年,米雯娟就提出要和舅舅一家去哈尔滨,因为她觉得河北宣化就是那么一个三五公里范围的小城,对她来说有点无聊。

  那时候的米雯娟在他人的眼里看来,是个比较有个性的孩子,喜欢皮皮鲁鲁西西、看科幻世界、不喜欢数学,这样特立独行的米雯娟甚至遭到了数学老师的排斥。一次数学课上,米雯娟看科幻世界被数学老师发现,数学老师当场就把书撕了。米雯娟后来回忆说:“当时作为一个小朋友,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这件事情甚至间接影响了米雯娟的人生选择,她直言,之后选择全职当老师教小朋友英文,浅层次原因是自己对英文的喜爱,但是深层次的原因,是她的不自信甚至自卑。“反正自己的数学不好,又考不上最好的大学。”那个时候,她觉得学习是不快乐的,主要是学数学是不快乐的。直到上MBA,米雯娟才重新在数学上找回自信。一直认为自己是数学盲的她,在数学有关的科目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谁又是怎样的一块料呢?”米雯娟感慨道。

  2012年,米雯娟从长江商学院毕业,再次回到ABC工作,面对日益上涨的房租、日益难招到的外教,米雯娟深深地感到,行业痛点正在凸显。那个时候,米雯娟一边看着预算表上的数字,一边再看看桌子上的教师花名册,预算已经几乎无法支撑公司找到好的外教。

  另一方面,在少儿英语领域深耕多年的米雯娟发现,对于家长来说,现在的痛点是找不到好的外教,从孩子的角度来看,直观感受就是课程比较无聊,但还是得去上。

  “你既然有这么多困惑,为什么不去创造一个新东西呢?你应该去做。”米雯娟在与长江商学院教授刘劲聊创业时,刘劲说,“你可以先利用长江商学院的平台做做调研。”

  接下来的半年的时间里,米雯娟聊了很多教育公司,传统的、在线的都看过,还组了两个团,上海一个北京一个,每次组织20多个人浩浩荡荡地去各个教育公司拜访。

  长江商学院做调研的目的主要是思考教育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要做在线、在线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在调研的过程中,米雯娟也在思考,“我觉得是快乐学习和因材施教“,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一定能够找到孩子最喜欢的老师,用最高效的方式学习,使快乐学习成为可能性,而且孩子们的学习一定不仅仅局限于学习语言,而是为了更好地看世界,成为不一样的人。”基于这个信念,才有了米雯娟二次创业的故事。“一定要给小朋友一个不一样的学习平台。”她补充道。

  \

   “我不行的话,一样要下课”

  单月超过招生100人之后,米雯娟去青岛玩了一把帆船。回来紧接着推了两个政策,第一个是把团队所有CXO的头衔取消了。第二个是对用户推出前十二次课不满意全额退款政策,即学生上前十二节课如果不满意,家长可以随时申请退款,而且不扣除已经上的课时费。

  这件事米雯娟纠结了很久,出台这个政策在短时间内肯定不利于公司的营收增长,但是却符合她创业的初心。“学生的事儿就是天大的事儿”,出台这个政策之后,在一定程度上间接促进了转介绍学生的增长。

  现在,米雯娟有一半时间花在找人上。她找人有个重要的前提——初心要对,“创业公司做起来,当然需要在商业上很厉害的人去推进,但是只有团队的初心对,整个团队做的事情才是一个有温度的事情”,她说。

  对于人才,米雯娟心态相对开放,“创始团队要随着公司的成长而成长,如果创始团队成长慢了,那团队由新的人去管,只要在利益上是对的,大家就可以接受。我不行的话,一样要下课”,米雯娟说。

  在外界看来,米雯娟是个很拼的人,早晨工作到深夜,她看起来依旧精力满满。这种动力不仅仅来源于她对创业愿景的执着追求,同样也来自于内心的恐惧。“很多人会说,你每天挺努力的。但其实那是因为我自己比较恐惧,我总觉得多做一点就能更好一些。”一次面向创业者的分享中,她这样说。

  在高强度的工作下,她依然坚持每周要和两个人聊,一个是想要离职的员工、一个是要求退费的家长,以此保持对一线细节的感知和把控。

  2015年7、8月,VIPKID开始爆发式增长。

  米雯娟过后总结,认为VIPKID做对了两件事,在合适的时机选对市场、重视供给端。在VIPKID创立不久,国家对于本土外教进一步的限制条件使得VIPKID的北美外教供给模式显示出了优势。

  米雯娟说,到2015年年底,VIPKID实现现金流打平。预计今年营收将达到10亿元,并实现盈利。

  进入2016年,米雯娟坦言,这一年,重点就是建立供给端壁垒、优化教学内容、提升学习体验这三件事。在供给端方面,VIPKID已经成为最大的美国小学老师平台,但还需要做优化并建立壁垒;内容方面,VIPKID将继续在内容有效性上做探索,今年再做两次迭代;学习体验方面,除了前些天上线的移动端,还会探索其他方式。

  说到这里,同事提醒她,时间差不多了。她放下杯子,简单道别后,再次坐定,等待着约定面试者的到来。(多知网 初骊禹)

Tags: 米雯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