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李阳加入某直销企业,彼时他用了79个感叹号“咆哮”回应,轰动一时。3个月后,事件发生戏剧性反转,李阳宣布退出某直销企业,加入直销公司富迪,富迪入股疯狂英语60%的股份,李阳再次用他的“疯狂”引爆了话题。

“直销人”李阳和他背后的富迪健康

2014-01-20 10:16:54发布     来源:新金融观察     作者:陈一昀  

       3个月前,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加入某直销企业,彼时他用了79个感叹号“咆哮”回应,轰动一时。3个月后,事件发生戏剧性反转,李阳宣布退出某直销企业,加入直销公司富迪,富迪入股疯狂英语60%的股份,李阳再次用他的“疯狂”引爆了话题。

       “复杂”的新伙伴

       1月13日,李阳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出一份“全球记者招待会邀请函”,声称将举办富迪和疯狂英语跨界合作的新闻发布会,时间地点为15日下午3点广州江湾大酒店国际会议厅,并附上了提前准备好的新闻通稿。

       与此同时,疯狂英语公司内部群里收到了内容相同的通知。但这则通知来得太突然,群成员张林(化名)有些摸不着头脑,“我真的是一头雾水,说不出来的一种味道……我对富迪也不了解,不知道它具体是什么样的,卖什么产品。”

       在3个月前李阳刚加入某直销企业不久时,新金融记者就听闻,李阳曾鼓励疯狂英语的员工和他一起加入某直销企业,现在这一说法再次得到确认。“之前这个是存在的,但我没有加入,因为我是搞英语培训的,我对直销本身不是很支持,所以当时没有做这个事。”张林说。

       1月14日晚间,李阳连发两条微博,第一条是长微博“我为什么退出某直销企业事业”,第二条则转发了他曾在朋友圈发布的“全球记者招待会”的链接,这条内容被李阳标注为“特大好消息”。这时距离15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已不到17个小时。

       较为有意思的是,李阳在上述微博中称富迪是“民族直销事业”,而不少网友留言反驳,称“富迪公司是美国的”。

       富迪官网内容显示,其是由美国富佑集团于1994年在上海成立。按照这个说法,富迪是美国身份“不假”。但既然选择与富迪合作,李阳似乎不应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

       “今天的富迪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家美国公司,实际上是月朗国际租赁下了富迪在中国的直销牌照。”直销行业资深营销人员笑非表示,“当时月朗国际在市场上的口碑很差,原本不太好拿到直销牌照。拿不到直销牌照,团队又做得这么大,市场风险就相当高了。”

       通过百度搜索可知,月朗国际曾多次被指涉嫌传销,相关帖子比比皆是。并且,公开资料显示,月朗国际董事长也就是现任美国富佑集团董事局主席陈怀德。陈怀德与李阳同为15日新闻发布会主讲人。

       而一位富迪经销商则称:“富迪是中国民营企业,全资收购的美国公司。”

       “他们对外宣称的是收购了富迪的中国部分,其实不是收购而是租赁,只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

       新金融记者本欲就此向陈怀德核实,但他并未接听电话。

       但按照上述说法,无论是收购公司,抑或是租赁牌照,富迪这家本土直销企业披上外资的外衣,至少给了太多人它是美国公司的错觉。不得不说,从某种程度而言,富迪这家直销公司有点“复杂”。

       不变的老手段

       1月15日下午,新闻发布会举办。李阳口中的“特大好消息”终于揭晓——富迪将控股疯狂英语60%的股份。

       据现场一位媒体记者事后回忆,对于二者合作的原因,“官方的回答是,因为李阳突然发现疯狂英语跟富迪的理念非常吻合,而富迪有意在教育方面做一些努力,刚好有这么个契机,就结合在一起了。”

       当然,这只是富迪和疯狂英语的“官方回答”。

       15日当天,在新闻发布会召开的同时,一则《人民日报揭如新谎言:实为传销,涉嫌精神控制》的文章也在传播。这与李阳高调加入富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外,由于不断有新的内容在新闻发布会上报道出来,朋友圈及相关群里已经“炸开了锅”,各方言论褒贬不一。唯一意外的是,一位与李阳关系较密切的某直销企业经销商此时还并不知情。

       15日下午5点,当新金融记者将此消息告知该经销商时,他的反应是,“不可能的!我们约好这个星期一起去打球的。”他甚至怀疑,李阳有很多微博,有的是“枪手”做的。而在看到相关报道后,他才回应了四个字,“商业手法”。

       这不禁令新金融记者回忆起大约3个月前《直销人李阳》发表后,李阳的助理小柯发来的微信:该文章的报道链接以及三个字,“太棒了。”

       “他炒作的嫌疑非常大。”笑非说。

        更加令人不解的是,18日(周六)早上,当新金融记者再次问起李阳的事时,上述某直销企业经销商表示与李阳的球约未受到影响,但关于李阳与某直销企业的事,“他(李阳)说不让和任何人说这件事。”

        对于李阳弃某直销企业入富迪的原因,笑非认为,李阳是想通过直销的渠道来推广其疯狂英语,当时他加入某直销企业之后,某直销企业的公司层面没有给他任何回应,比较捧他的是系统领导人,他想借助直销推广疯狂英语的希望落空,而富迪愿意从公司层面给他的疯狂英语一个很大的支持,这是比较诱惑他的。而富迪选择李阳,则是因为“富迪需要李阳这样的人帮他们提振市场人气”。

       “疯狂英语目前在英语培训行业的地位已经出现明显下滑,不复昔日辉煌。”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蔡灵表示,新东方、学而思、韦博、环球雅思等英语培训机构纷纷后来者居上。疯狂英语在当前环境下优势较弱,一方面其培训方式与市场需求出现较大脱节,在调动学生英语兴趣方面或许效果明显,但是可持续性不强;另一方面,在渠道建设方面有所滞后,全国布局缓慢。

       蔡灵由此认为,李阳从事直销与疯狂英语惨淡的经营现状有直接关系,在疯狂英语即将被消费者淡忘之际,李阳加入直销是为了借直销东山再起。

       新金融记者曾与上述富迪经销商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按照正常流程,加盟富迪的门槛并不低,“购买5万元的富迪商品,这是加盟价,加盟以后就便宜了,可以返68%,返积分、换货。”

       而之所以会有人不断地加入,或许与其宣称的“诱人”奖金有关,“你有两个推荐权,推荐完成而且你推荐的人也这样做,就有资格拿到百万的奖金。”该经销商说。

       值得注意的是,“有资格”,但并不等于一定会拿到。“每个人都有资格,(时间长短)要看你们的能力,我们这有四十几天还有三个月、一年的,不一样的。”可惜,目前该经销商已经发展了几百个人,但仍未拿到所谓的“百万的奖金”。

       富迪入股疯狂英语60%的股份,直接关联的便是资金。

       事实上,疯狂英语经营惨淡的消息一直存在,但向来高调的李阳在这个问题上似乎也一直未回应。近日,又有消息称,疯狂英语此前已几个月发不出工资。

       16日晚上,为回应新金融记者,小柯将其本月工资的入账短信进行了转发。信息显示,1月10日其工资入账金额近2800元。而广州市2013年平均工资水平是4750元/月。

       与小柯的回应截然相反的是,张林默认,“发不出来工资,在一个企业当中应该经常会发生,因为现金流的问题可能存在这个情况,但是没有说的那么严重,是存在这个问题的。”

        当被问及为何不选择其他英语培训机构时,张林说,“我在这10年了,对这个企业有感情了。”这是16日下午张林所言,当时的他还未接到公司内部通知,他不知道的是,富迪控股疯狂英语60%的股份一事在新闻发布会当天已经宣布完成。

       来源:《新金融观察》 作者:陈一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