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外界看做俞敏洪“接班人”的陈向东缘何选择了离开?像陈向东如此级别的高管离职,不可能是脑袋一热,抬腿走人了。依笔者个人观点,陈向东的离职肯定与权力“架空”有着密切的联系。

陈向东离开新东方或因被边缘化?

2014-01-13 18:32:15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郑勇  

       今天下午,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正式宣布,执行总裁陈向东离职。事实上,上周五,陈向东便站完了自己在新东方的最后一班岗。而在去年6月,陈向东已经向俞敏洪提交了辞职报告。

       一直被外界看做俞敏洪“接班人”的陈向东缘何选择了离开?这是笔者身边诸多朋友最关心的话题。不过,说句心里话,像陈向东如此级别的高管离职,不可能是脑袋一热,抬腿走人了。依笔者个人观点,陈向东的离职肯定与权力“架空”有着密切的联系。

        2010年11月,俞敏洪宣布了人事调整:任命陈向东为执行总裁,任命周成刚为公司董事,并调整了两位副总裁的工作。此前,新东方的组织架构是俞敏洪管集团公司,周成刚管项目,陈向东管学校。

        在新东方的发展壮大过程中,一直奉行着“校长负责制”,新东方各学校校长有着很强的自主权力。从武汉新东方学校校长就任新东方集团副总裁之后,陈向东主管的学校业务取得了快速的增长,这也为新东方之后的成功上市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武汉新东方学校的教学主管们也纷纷离开武汉,走上了各新东方学校校长的岗位。

        在持续高增长的态势下,新东方经营缺乏协同性的弊端日益明显。新东方财务表现开始预警,2011财年第二财季(截至2010年11月30日)财报显示,新东方当季总净营收同比增长56.3%, 达到9570万美元;运营亏损同比增加 125%,达到210万美元,当期由于投资收益,才获得了净利润的增长。季报一公布,新东方股价迅速下跌。

        形势所迫,俞敏洪不得不进行组织架构的调整,陈向东正式出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执行总裁。陈向东出任执行总裁后,整体权力格局则发生了如下变化:俞敏洪将职能部门的权限让渡给陈向东,由另外一位副总裁分管校长,后者向陈向东汇报。周成刚的主管领域集中在“前途”出国咨询和北京分校——分别是新东方成长性最快和营收占比最高的两块业务。在行政序列上,周成刚也向陈向东汇报工作。这样,执行层面的权力就集中到了陈向东,基本实现了事权统一。

        陈向东履新之后,实施新东方“新三化”建设——信息化、标准化、系统化。在陈向东的理想设计中,新东方总部应当承担“赋能”的角色,“大的标准、大的系统、大的研发均要出自于集团,项目流程的管理也要出自于集团,与之相应的是,后台的薪酬制度、股权激励、福利组合等,都由集团层面策动”,进而形成总部整合、支援与地方一线快速响应协同共进的局面:一旦新产品出现,标准化后,借助新东方品牌和遍布全国网络优势,迅速复制。

        但是,作为执行总裁,陈向东调配资源的能力依然受到限制。他可以直接管辖职能部门,但分校校长并不向他直接汇报工作。与此同时,陈向东当年的“老部下”,也就是散布在各地新东方学校的校长们也迫于各种原因纷纷离职。据不完全统计,陈向东的“老部下”离职率达到了70%以上。

        很多新东方的“老人”认为,陈向东就任集团执行总裁有些“明升暗降”之嫌,毕竟当年的“实权”没有了、当年的“人马”也没有了。“明眼人”更是道出陈向东的“现状”——他被“架空”了。因此,陈向东的离职只是时间的问题。

        实际上,自从新东方上市之后,高管离职似乎成了一种惯性。在笔者的印象中,刘畅、官冲、梁宏才、王海波、桂淳、罗沫鸣、黄芪、冯大为、董智、李杜、史劲松、高嵩、张亚哲、印涛、李丰等新东方集团职能部门负责人及各地新东方学校校长、副校长都已经相继离职。而离职的高管中,职位最高的当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副总裁铁岭。不过,这个“纪录”已经被陈向东超越了。

        陈向东离职之后将去往何处?笔者个人愚见,一种可能,是选择继续在国内培训教育机构发展,但陈向东如此高的职位确实不好再安置;一种可能,是选择个人创业,陈向东方才43岁,又有当年的一帮“兄弟”,还是有创业机会的;一种可能,是作为投资人,像徐小平那样投资看好的创业项目;一种可能,到大学当教师,陈向东是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既有学历,又有经历,更适合给商学院的MBA、EMBA们讲企业管理。

        “幸福的生活总是相似的,不幸的生活各有各的不幸。”同样,企业高管们离职也有着各自不同的理由。“企业不是我的家”,企业高管离职也是任何企业发展都会遇到的事情,更何况是新东方这样的企业。

        对于新东方而言,谁走都行,只要老俞不走,就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九宫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