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来副总裁刘亚超这么评价张邦鑫“一个喜欢折腾的CEO”。确实,张内心充满危机感,总在不断试错,这一点在在线教育上表现的尤其明显——2010年起就开始投入大量精力,但期待中的变革却一直没到。张邦鑫仍然认为,“投资在线足够早是好事,如果线下业务到了很高的高度,再转型就是割肉的感觉,痛苦的要命”。

张邦鑫:投资在线教育足够早是好事

2013-11-11 17:34:41发布     来源:知乎     作者:李志刚  

       多知网11月11日消息,好未来副总裁刘亚超这么评价张邦鑫“一个喜欢折腾的CEO”。确实,张内心充满危机感,总在不断试错,这一点在在线教育上表现的尤其明显——2010年起就开始投入大量精力,但期待中的变革却一直没到。张邦鑫仍然认为,“投资在线足够早是好事,如果线下业务到了很高的高度,再转型就是割肉的感觉,痛苦的要命”。关于张邦鑫对在线教育的思考,李志刚在知乎上写了一篇专栏,详细谈到他和张邦鑫对话后的收获:

       这是一个互联网和其他产业碰撞的时代。在线教育爆发的前夜,一家线下教育公司如何拥抱未来?,好未来(原名学而思)已经摸索了三年的在线教育。我总结了如下要点:

       第一,在线教育是未来趋势,最大的教育公司必然是一家有着在线教育基因的公司。

       第二,教育跟互联网结合产生实质的价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教育的社区化。教育出现新的组织方式,各领域的人有机会相互认识,改变孤独的学习状态,未来是人人为师、人人自学的时代。

       第三,谁能解决下述三个问题之一,就是抓住了在线教育创业方向:能否找到方法提升学习的效率?能否找到更好的体验方式激发学习的兴趣?能否用技术帮助企业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效率?

       第四,在用户对教育的需求依旧是完善社会属性(考证考文凭)的阶段,线下教育的体验效果优于在线教育,很长一段时间内依旧是线下教育为主流。如果用户对教育的需求转变为完善自我属性,从学习中获得满足感,那可能就是在线教育爆发的时刻。

       以下为文章中关于在线教育的部分内容:

       每家公司都将面对不可抗拒的命运:因为经营者的历史局限性,导致公司在洪水猛兽般的新技术面前,溃不成军。只有极少数公司才能以超越时代的远见,拥抱新技术,成就基业长青。由于短视和偏见,很多顺应时代创造辉煌的企业家,往往在下一个时代浪潮兴起的时候,错失机会。要让微软理解Google怎么思考的,这很难;Google也肯定理解不了facebook怎么想的。

       好未来教育集团创始人兼CEO张邦鑫内心就有着这样的焦虑:一家线下面授为主的教育公司,如何理解在线教育?互联网每侵袭一个行业,就在短时间内颠覆旧有格局。“我们此刻正处在时代的转折点上,传统教育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蛋,像雪崩一样。” 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用夸张腔调激情四射地告诉我。他正在拼命投在线教育,已投的四五十家教育公司大部分正转向在线教育。

       2003年,张邦鑫和同学曹允东创办了“奥数网”,2年后正式将机构取名为学而思,专门从事中小学课外辅导培训,2010年10月,学而思在纽交所上市。2013年8月19日,学而思更名为“好未来”,定位为“一个用科技与互联网来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张邦鑫希望“用行动告诉全体员工以及公众,我们有决心去拥抱互联网和科技。这是对我们公司全体的动员,是互联网意识的启蒙。”

       一年前,他在公司内部提出“转型”的命题,高管们的反应基本是反对,觉得这是妄想。他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来沟通,一边沟通也是一边坚定自己的想法。张邦鑫不是强势的人,做事是跟大家商量着来。“我强势,他们就跑了,得跟他们好好说,让大家都愿意。”他像啄木鸟一样推动这件事。2013年,公司内部达成一致,要为未来五年到十年做好准备,进军在线教育,与其让别人革自己的命,不如自己革自己的命。

       万亿规模的教育产业,线下市场份额极其分散,教育培训机构老大新东方2013财年的营收接近60亿元。在线教育市场份额估计将占整个教育产业的20%-30%,由于互联网寡头竞争性质明显,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可能拿下这20%中的70%,必然成为最大的教育公司。“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互联网上一定会诞生市值几百亿美元的教育公司”,徐小平说“你想腾讯的市值从几亿美元变成600亿美元,不就花了十年嘛。”

       在线上拥有最大用户群的时候,也在线下占据了有利地位。将来没有一家教育公司是纯线下公司,所有的公司都要在线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否则要完蛋。就像我从山上往下冲,你从山下往上冲,我的势能强过你,你肯定打不过我。“浅层次的学习会转移到线上,深度的学习会继续线下面授,这是百分百的趋势,目前看不出变化的节奏。好未来一定要赌这件事,不赌就会死”,好未来副总裁刘亚超说。

       互联网改变教育只是时间问题

       好未来还没有开始被互联网整,就很紧张,有强烈的危机感,自己在折腾了。可能这与张邦鑫的年龄有关,思维活跃,希望能够做一些更让人兴奋的东西。他读KK的《失控》,去斯坦福了解教学研体系怎么搞,会将产品经理的相关书籍推荐给校长们看,如何学习做产品的。他会告诉负责论坛的人,某个帖子很好你们没有在首页推荐。他邀请淘米网的王海兵、凡客诚品的陈年、高德地图的成从武等人到公司交流,了解互联网是怎样的。

       他的内心有互联网的梦想,相信互联网一定会改变教育,只是时间的问题。“他认为我们应该首先成为这个行业中最具备互联网基因,最接近未来教育模式的机构。”好未来高级副总裁、学而思培优总裁白云峰说,“张邦鑫有危机感,总是不断地试错,尝试一些教育与互联网结合的项目,这些新项目有可能因为外界环境不成熟,或者我们做得不够,走很多弯路。不管是先驱也好,先烈也好,张邦鑫会不断地去尝试,屡败屡战。”

       举个例子说,好未来旗下的e度教育网原先是为好未来内部家长和学生服务的,张邦鑫希望e度网变成为整个教育行业提供服务的平台,这种尝试的方向可能是对的,但因为时机的缘故,最后没成。所谓成功,就是用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最后得到合适的结果。

       张邦鑫每次找人来做一件新鲜事,首先是他自己充满热情,把人鼓动起来:“来,我们一起做,这件事太好了,一定能成。”从2010年起,好未来花费了很多精力在互联网领域探索,今年冷静了一些,两年过去了,行业里还未出现一个特别成功的模式。张邦鑫认为,好未来的首要任务还是,先把传统业务扎扎实实地做好,颠覆没有想象中那么快到来。

       好未来在内部孵化一些和在线教育相关的项目,有些平台级的模式或者技术攻关项目则进行投资。“互联网创业者不懂教育,懂互联网的教育公司好未来排在前列。” 好未来旗下e度教育网董事长沈文博说。他同好未来的投资团队一块看项目,很多VC也跟他们交流。他觉得前两年的在线教育创业者比较咋呼,很多人踩热点,希望别人知道他,好拿钱。他今年接触的几个创业团队则比较成熟,已经拿到钱了,怕羽毛受损,在研发探索阶段不太想让人知道。他们不懂教育,但懂大数据、懂语音识别、懂人工智能。“我们不会冒然地搞很多事情,最前沿的东西我们看,眼下的事情我们做,介于两者之间的我们愿意投。”

       教育社区化是方向

       现在全行业都在摸索在线教育,还没有摸索到一个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互联网进入很多行业,首先是免费(或者极低价格),向C免费,向B收钱,做规模,规模做上去了还未必赚钱。但是教育这个行业,很多人做了免费的东西,家长不认可。免费买件衣服你敢穿,但是心脏有毛病你敢吃免费的药吗?孩子的教育也一样,时间不可逆,家长怕浪费在糟糕产品上的时间不可追回,所以对免费不买账。

       目前的在线教育模式大概有三类,一是网校;二是做B2C或者C2C平台;三是做教育社区。国外盛行的MOOC(大规模开放的在线课堂),其模式是老师录制授课视频,学生观看视频,学生互相答题解疑,在网上考试获得学分。可汗学院、EDX充分利用学习者之间的互动,让学习变成一件有趣的事,像游戏打怪一样。读过《未来是湿的》、《认知盈余》的好未来旗下摩比思维馆总经理宁柏宇最看好教育社区的未来:“教育跟互联网结合产生实质的价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教育的社区化。或者说,教育出现新的组织方式,各领域的人有机会相互认识,改变孤独的学习状态,未来是人人为师、人人自学的时代。”

       他认为互联网对教育最大的影响是,自主学习的人与不会自主学习的人之间,差距会变得非常巨大,在能够找到所有免费的学习资源的互联网上,主动学习的能力胜过一切。像学而思网校,解决空间、时间的问题,但还没有解决学习动力的问题。家长在网校上买了课,还得在旁边盯着孩子学习,家长就不喜欢这个产品,他们愿意花钱,但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来教育孩子。到学而思网校学习的,都是学习能力强的孩子。

       2010年,学而思网校推出。家长花钱购买老师授课视频的使用权,按照1700元一学期的价格售卖,当年盈利。家长抱怨太贵了,第二年降至700元一学期,直接亏损三百多万美元。2012年学而思网校收入5000万元,占总营收3%,直接亏损一百多万美元。现在,网校有40多名全职老师,收入按照底薪+提成的方式来做。数学老师朱韬和物理老师杜春雨年收入超过百万元。

       刘亚超负责网校业务。他觉得从线下调来的老师虽然经验丰富,但是尝试新东西的愿望不强烈。网校需要自己的老师,年轻、有互联网思维。网校给老师按5分制打分:2分是教材教学,站在黑板前不能挡住板书,说话节奏要有把控,语言如何配合写板书;2分是功底逻辑,知识掌握程度与讲解顺序一定要非常清晰;1分是风格,没有特点就不能红。

       朱韬和杜春雨都是满分。朱韬逻辑清晰专业,干净利索,充满自信,有不容你分辩的气势。杜春雨则是亲和力强,能够通过大量物理实验挖掘出知识点的趣味。朱韬并不是视频卖得最多的,但是续报率最高的。他在论坛上发了很多帖子,建立了十几个QQ群,大概有3000-5000人在群内,主要靠热心家长维持群内秩序。线下面授的黏性很高,线上黏性就很弱,朱韬靠QQ群来解决这个问题。他根据销售数据调整自己的工作,寻找为何卖得不好的原因。家长会告诉他,你这个星期没跟家长沟通,或者没写文章。这影响了销售,他会去弥补。“这形成了良性循环,你做得越好,就赚得越多,赚得越多就越想做好。”他的压力也很大,“有些老师成功了,其他老师会去学习,你必须不断创新,今天的绝招到明天就不是绝招了。”

       张邦鑫估计未来来自网校的收入会占整体收入的5%至10%。“老师赚到钱了,难道我们没钱赚吗?不可能吧。”

       需求转变或将引爆在线教育

       教育的本质是信息的传递,互联网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很大一部分线下教育会转移到线上来。留给在线教育创业者的问题是:能否找到方法提升学习的效率?能否找到更好的体验方式激发学习的兴趣?能否用技术帮助企业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效率?如果能够破解这三个课题的话,就有可能成。否则,即使媒体天天喊在线教育来了,过两天又是谁融资了,都是泡沫。

       相对这个世界发展的速度,教育的进步非常缓慢。数千年来,读书是少数人的特权,造纸术和印刷术并没有真正大规模地普及教育。教育的大规模发展是在工业革命之后,通过教育培养各种工种的熟手,满足社会化大生产需求。韩愈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是1.0版的教育,千年以来没有本质的变化。2.0版的教育是第斯多惠的理念,唤醒学生对学习的热爱。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机构或多或少地运用了第斯多惠的理念。张邦鑫认为,3.0版的教育不再是教育,是学习。教育是社会对人的需求,有金牌、有考试,变成了竞技与工具。学习则是人完善自我的过程,是一件愉悦的事。

       现在的在线教育,需求依旧是完善社会属性,需要考上证、拿到文凭。需求和线下教育依旧是一致的,在需求没有发生根本变化的时候,线下的教育体验效果更好。这是在线教育依旧没有爆发的缘故。只有某一天,大家说不在意文凭了,我就是需要满足自我完善的需求,才会产生超乎想象的爆发,互联网对学习的推动才会产生质的变化。

       一位员工离职前跟张邦鑫聊,一边说一边哭:他家有亲戚带孩子去学而思暑假补课,回家提高了几十名,觉得效果很好。亲戚又说:在大城市能够花钱接受培训,那农村的孩子呢?穷人的孩子就没有机会改变命运了么?张邦鑫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后来,他想:电脑、智能手机刚出来的时候多贵啊,现在人人都有智能手机,先让有钱人使用,最终会平民化。他说:“在中国的十三亿人,希望像三亿人那样生活得美好,这个需求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教育资源不够均衡,唯一能解决它的是互联网。”他希望通过互联网让教育资源的分配更公平,更长远的愿景是,“用互联网让学习变成美好的体验”。

       颠覆来自看不到的地方

       好未来在线业务的增长减缓了线下业务爆发的趋势。张邦鑫觉得,“投资在线足够早是好事。如果晚了,线下业务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再转型的时候就是割肉的感觉,痛苦得要命。现在,好未来线下业务未来三五年还会保持高速发展。在那之前,好未来的线上业务也起来了,那就不是转型,而是直接吃掉一部分线下业务的份额。”

       作为一家市值14.46亿美元(11月8日)、账面上现金2.94亿美元、员工近一万人的上市公司,好未来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但是资源优势同时也是创新思维的束缚。所有的思考都基于现有的资源基础上。可能真正理解在线教育的,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要这样学习?我们应该是另一种学习方式。可能他们把产品推出来,新东方、好未来就傻了,倒腾了半天不是这一代人要的。这个时代就是,当你发现敌人的时候,已经晚了。

       希望用互联网与科技推动公司变革的好未来,不是轻装上阵,既有资源优势带来的思维限制,也有资本市场财务压力,不能容忍随便亏损几千万元。树大招风,所有的人都盯着你,根本不可能偷偷摸摸做出一个东西来。新东方盯着好未来,好未来盯着新东方。但是,颠覆有可能来自于他们都看不到的地方。宁柏宇说:“真正的威胁我们还没看到,也许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已经诞生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搞,熬夜吃苦,尽量排队排在前面。”

       张邦鑫说:“我们内部也做了一些创新基金,塑造创新的氛围。我们不求一步到位,所有的人去搞创新,有一部分人能够做到就行了,我们更希望的是把创新平台建起来,让真正优秀的人脱颖而出。”

       企业文化不具备平等、尊重、开放这样的基础,就不可能诞生创新的氛围。充分的授权是最坚实的基础,不需要做什么,有好的东西出来,员工能得到激励,创新氛围就会出来。张邦鑫授权比较开放,对业务直接的干预越来越少,有时候他与事业部总经理意见不一致,基本以总经理意见为主。

       “我觉得我不是好的管理者,我对周而复始的事情、对流程不感兴趣。好在我有一个有理想又能打硬仗的团队,不管我关注还是不关注,他们会推动着继续往前走。”身为CEO的张邦鑫,关注战略与人才。战略,他关注的是空间、路径与节奏;人才他关注的是发展、价值观与待遇。2013年,他又想了一招,上级给下属写工作报告,告知这周做了什么事,有何计划,进度完成得怎样。他感觉不错:“把自己的心声讲给下属听,让大家知道领导也有喜怒哀乐,也有被他的领导批评的时候,也有苦恼的时候,都挺不容易的。”

       张邦鑫关心人心胜过关心事情本身。他要人做事,一定先要让你在精神上认同这件事。如果你内心不认同,表面做出赞同的样子去做了,他会不爽。他很敏感,能够感知到你是真心还是假意。关注人心也会带来弊端,从大公司的角度来说,制度很重要,制度应该较为稳固,相对人情来说是守恒的。张邦鑫本身很想遵守制度,但他认为人心变了的时候,就应该迅速调整。他喜欢学习,喜欢反思,你批评他,他觉得你说得对,就直接承认自己错了。但造成的负面影响就是接受新东西太快了,比起他的团队来说,他跑得太快了。3D打印问世之后,他就琢磨能否在课堂上运用3D打印技术,让学生学得更快乐。

       刘亚超觉得自己节奏够快了,张邦鑫却说他:“你跟快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叫极度保守派,人家都自由民主科学了,你还在那留着辫子。”刘亚超却觉得张鑫“太快了一点”。他补充了一句:“但必须说,找死比等死强。一个CEO最怕的是功成名就之后自甘堕落,这是一个公司的悲剧。张邦鑫还在不断折腾,想把这家公司做得更好。至少,他在方向上是对的。”

       他说:“好未来还不错,因为有一个喜欢折腾的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