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亚东:我为什么离开中公教育

2013-04-28 14:16:44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田亚东   0条评论

       多知网4月28日消息,考德上教育创始人、原中公教育首席研究与辅导专家田亚东今日在微博公布了辞职信,详述当年离开中公的内情。

       2008年,田亚东停薪留职加入中公;2011年4月短暂离职后再次加入中公,任北京分校校长等职务;2011年7月底彻底离开,创办考德上教育公务员考试辅导机构。

       田亚东称,“这两天考德上正在埋头苦干的时候,突然成了某公攻击的对象。发帖人自称是北京分校的一名教务,我要求和他当面对峙!”,随后发出了辞职信原文——近日,网上出现匿名帖,称田亚东因骚扰异性、公款吃喝等问题被中公开除。

        以下为田亚东公布的辞职信全文:

       永新:

       要离开中公了,心情还是很复杂。毕竟相识相知一场,兄弟情深。

       我是要感谢您的。感谢您曾经对我的信任,给我的平台,给我的兄弟情谊。这点,我永远不会否认,这是我做人的真实。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告诫身边的人,要感恩中公给予的平台,珍惜曾经走过的风风雨雨,感恩兄弟们的情谊。

       这次调休确实是为了实现当时对合年兄弟的一份承诺,也是想真的让自己沉淀,身心得到修养。然后根据公司对于合年的安排再做出人生的决定。却不想8月1日在开车回湖南的路上,就接到刘斌电话,说我告诉小贝已经融好资准备自己办培训机构了。要我马上做出决定进行回复。第一我要说明的是,作为中公教育的高管,我到现在存折上还没有10万,也根本没有什么融资。所以是无稽之谈。第二是当时根本就没有什么明确的决定,最多也是骑驴看唱本。8月7日清早我在东莞旅游,又接到刘斌电话,问我怎么决定。我说目前在调休而已,没有什么决定。在不依不饶地追问下,心情不爽,就说:如果合年离开中公,我就离开。他说合年已经决定离开。那我就干脆回复:合年走,我也走。他又问:你有什么要求吗?我很干脆:我没有什么要求,如果公司要我交车,我就交钥匙。如果公司继续給我开,我就继续使用。因为车子是我自己私人登记的。又问:你如果走,会带走哪些人?我说:一,我没有与任何人说要带走谁;二,我也不会带走任何人;三,如果要带,也只有朱芝芝,朱四海,张洪涛跟我走。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小舅子,一个是我的外甥女。我走了,他们也不好意思呆下去。他又问到了吴忠等人。我一一否决。于是刘斌要求来广东或大连面谈。我说我现在旅游,公司没有必要这么着急让我走吧?如果很急,就把我的IS系统关掉吧,辞职等我回来再说。结果下午朱芝芝打电话给我,说公司已经把她们三个辞掉了。当时我确实很心寒: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意识到:人走了,茶当然凉了!离开中公,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离开的原因你应该差不多清楚了。我也不想多费笔墨。我也是一个有丰满理想的人,无论现实多么骨干,我不曾放弃自己的梦想。我认为一个人要想做点事情,一是要有追求,二是要有理念,三是要敢于行动,四是要有良好的机制。我跟随你来到北京,也是为了一个梦想。离开你和公司,可能也是延续这个梦想。

       我曾经对您很信任、依赖和崇拜。(包括现在我还是对您很尊敬,很佩服。与人沟通对您还是赞誉有加)喜欢与您真心沟通,无拘无束。后来不明白为什么之间隔了厚厚的一层纱,很难进行心灵沟通了。这种隔膜让我萌生退意,虽然您对我经常表态:我的身价在中公有3个亿。而我知道,缺少了基本信任,3个亿就是海市蜃楼了。

       我在工作上对得起中公。对于公司,我鞠躬尽瘁,兢兢业业。所有的休假日都战斗在课堂和工作岗位上。从灵魂和身体上,我是尽职尽责的。

       在经济上我其实是吃亏的。我是2008年底正式加盟中公,2009年7月29日之前一直战斗在湖南的各个地州市,每天奔走在不同的教室,甚至一边输液一边上课,但是没有拿过一分钱授课工资;2009年7月29日到北京,2011年7月29日上完在中公的最后一天班,开始休假,在北京整整两年。公司给予我40万的房子补助、20万的车子补助、20万左右的年薪,一共是100万。而我把在湖南邵阳奋斗了8年的市场拱手相让,虽然合同明白写着占一半股份,而且是永远。但是公司一直没有兑现合同。中公的发展历史最需要我做出舍弃决定的时候,我勇敢地站了出来,没有任何条件!没有我,至少就没有中公邵阳市场的今天。如果我不加入中公,按照我的影响力和已经培育出来的市场,就是在邵阳一个地方两年就可以实现500万的毛收入(中公这两年是700多万),纯收入300万以上。因为影响力远远低于我的当地一家机构由于我离开邵阳,一年收入就在200万左右。这都是兼职就可以得到的收入。如果像在中公这样专职做事业,应该不会低于这个数字吧?在经济上我至少损失了200万,并且丢弃了我的政治生涯。把这个数字例举出来,想让中公人和您知道,我田亚东并没有负中公。我记得2009年在杭州电梯里,您曾经对我说:亚东,你现在的决定也许别人难以理解,但是两年后,别人一定会佩服你的决定。但是两年后的今天,我一无所有地从公司离开了(也许这两个月的休假都没有正常待遇)。我不知道别人是否佩服。当然,做出任何一项决定,没有必要让别人来做出评价。

       抉择意味着人生方向的转变。其实每个人在面临人生抉择的时候,其内心的痛苦和矛盾难以言喻。没有委屈,没有不得志,谁愿意为了一个虚无的梦想开始艰苦地创业而不是与团队的努力收获3个亿的到来?当一个曾经被您誉为“强大发动机”并始终充满激情的创业者开始找不到自己定位的时候,内心的落寞已经远远超过物质利益的本身诱惑。

       我又要重新创业了。4月份的离开又回归,源于一份情,源于自身认为我还可以为公司做出贡献。这次的决然离开,来源于外界的压力和自我价值的消失,中公的品牌已经不再需要我们这些人来共同打造和维护了。为五斗米折腰永远不是我的行为准则。

       但我开始体会创业的艰难和快乐。艰难主要限于经济的困顿,没有一分钱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当姐姐把自己老公的几万保险金领取出来借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内心的沉重及亲情的力量。我不喜欢向别人领取怜悯,我愿意在艰难的生活中承担责任。快乐是缘于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我认为自己具备最宝贵的财富:思想、格局、理念、包容、共享、激情。有这些财富,就可以真正积聚人才,凝聚智慧,拓展市场,成就事业。

       无论怎么样,您将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好朋友,好兄弟,事业的引路人。如果将来我成功了,您的功劳最大。我不期望您能够在我事业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衬扶持,但是我更不希望我们从此成为陌路人,那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当然,如果您愿意兑现您当年的诺言或者合同的约定,在关键的时候给予支援,我会衷心感谢!

       我们创建的这个公司,对于中公的发展不会有任何影响,可能更多的是激活潜在市场,完善市场,拓展市场。也许我们的一些思想和动作能够促使中公的进一步优化和强大。在我的思想当中,真正强大的人,心中没有敌人,只有合作伙伴。独步春天不如共享秋天。所以,我们依然是朋友,是兄弟,不是敌人。相逢一笑抿恩仇。

       永新老弟,真心提醒您一句:公司告密的文化需要抓一抓。身边经常表忠心的人不一定是真正忠于您的人,只是忠于利益。而离开您的人不一定是利益的异类,也许更有血性与真诚。

       我会委托朱芝芝来办理辞职相关手续。如果需要我本人前来办理,我会在第一时间来到公司。

       好聚好散,毕竟兄弟一场!珍重,我的兄弟,我曾经的总裁——永新老弟。我始终相信,您一定是能够干一番伟大事业的!希望那天来临的时候,您还能够记得曾经毅然决然追随您却后来离开您的人——亚东老兄。

                                                                                                                   田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