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现在在科技行业面临着15%的科技和工程师的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在不断的扩大。

GES观点碰撞:创业国度以色列也面临人才挑战

2019-11-25 20:13:1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欣欣  

  多知网11月25日消息,在GES2019未来教育大会上,在国际创新分论坛上,EdTech Israel, IES大会首席执行官Yaki Dayan,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前任校长Hanoch Gutfreund,以色列驻华使馆商务公使衔参赞Yair Albin ,MindCET首席产品官兼MindCETGO负责人Gil Almog,eTeacher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Yariv Binnun就如何弥补技术人才的缺口、如何建立创新机制而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

  核心观点

  我们(以色列)现在在科技行业面临着15%的科技和工程师的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在不断的扩大,我们也在思考到底应该怎样做才能弥合这些差距、补好这个缺口。

  以色列有1/4的公司25%的研发在以色列之外进行,因为它们没有办法找到足够多的研发人员,如果他们能及时完成研发的要求和工作,他们就必须有足够的人员支持,因为大家不能够容忍研发的进度拖后。

       我们讲到创新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去讲过去爱因斯坦的一些成就,我是想说立足于今天,创新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也就是在我们整个生态体系当中怎么创新,这个生态体系是很多不同元素之间的结合与平衡,而作为创新,其实本身就是一种资产,很多新的想法本身具备很高的价值,很多的参与者、很多企业,不管是在私有领域还是公有领域,我们都是在做创新,并且现如今我们的科学家也有很多创新,和以前不一样了。百年之前,可能我们对于很多先进的东西只是存在于想像,但是百年之后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确定下来的新科技成果,也就是说之前爱因斯坦的很多想法现在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实践,并且在这个基础上有了更多的创新成果。

 

       以下为现场实录,经多知整理

  在Yaki Dayan(EdTech Israel,IES大会首席执行官):我认为我们可以设计一个关于以色列所面临的人才挑战,有多少人去过以色列?好像没有特别多的人,不知道大家对以色列有多少了解,以色列比中国的国土面积小得多,对以色列来说有很有意思的一点,因为我们的国土面积比较小,所以我们的人口密度会更大,你们会在以色列看到比较特别的景象,尤其是与一些大的国家相比(比如中国、美国),可能有一些情况在以色列是比较特别的。

  下面我给大家稍微介绍一下以色列的特点。

  以色列人均研究者数量全球第一,在全球创新的排名是第二位,人均工程师数量遥遥领先,可能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有380个跨国公司在以色列有研究中心,比如Google、因特尔、思科等等公司,它们都是在以色列有研发中心的跨国企业。它们选择以色列是有原因的,比如他们看重以色列的基础设施,尤其是以色列的创新能力。

  对于以色列来说,我们希望能够保持自己在这方面的领先地位,以色列有一半的GDP都是来自于技术行业的,这是非常惊人的,以色列9%的员工都在技术行业从业。

  我们现在在科技行业面临着15%的科技和工程师的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在不断的扩大,我们也在思考到底应该怎样做才能弥合这些差距、补好这个缺口。

  以色列有1/4的公司25%的研发在以色列之外进行,因为它们没有办法找到足够多的研发人员,如果他们能及时完成研发的要求和工作,他们就必须有足够的人员支持,因为大家不能够容忍研发的进度拖后。

  这里给大家展示了一个报告,这个报告是由以色列的创新局发布,这份报告主要是调查一下怎样才能够吸引更多人进入科技行业,因为以色列和其它国家不太一样,我们的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如果你们在以色列的科技行业工作,可能你赚的钱会更多,而且你的工作环境也会很好。

  但是,我们整个科技领域只有9%的人员,这些人大部分都有大学学历,而且都是犹太人,也受到良好的教育。

  我们每年都会在特拉维夫举办一个论坛,这个论坛是关于以色列教育的,在今年6月份我们也举办了一个教育论坛,我们专门探讨了应该怎样弥补人才方面的缺口,我们需要把科技行业的门槛放低,需要更好的让人们进入到科技行业,我们要鼓励一些其它行业从业人员进入到科技行业,我们需要推出一系列的鼓励措施,鼓励人们获得工程和技术方面的学位,我们也需要打开国门,能够吸引一些海外的人才等等。

  我们谈到了很多的措施,我们在看到提出来的这些解决方案时,需要给大家介绍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就是当前我们面临很紧迫的任务,当然我们可以等待大学培养新一批人才,这些人才可以进入到以色列的科技行业,这是一方面,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更好的吸引现有的人才进入科技行业。

  谈到的这些解决方案有很多没有办法一蹴而就,可能并不是那么务实,我们讲到技术的时候,希望技术能够帮助我们推动可扩展性和规模化,我们可以把教育不断拓展,让更多人享有,但是我们也需要技术帮我们实现这一点。

  另外,我给大家介绍另外一个概念,就是特拉维夫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特拉维夫,特拉维夫可以被视为以色列的中心,我们把特拉维夫甚至视为以色列的威胁,这么说是因为虽然特拉维夫只占到以色列不到一半的人口,贡献了却贡献了以色列51%的GDP,而且有90%的科技领域都位于特拉维夫,此外科技行业的收入水平是其它行业收入水平的两倍,但是在这个区域,他们集中度非常高,会代表不同的人口,比如阿拉伯的人等等,因此我们不可能只是在特拉维夫生活,直接忽略了以色列的其它地方。

  特拉维夫的规模是非常大的,如果从它所占到的比例来说,在整个科技行业,甚至你只需要用英文就可以了,其实在其它的领域,英语是远远不够的,比如说律师行业,或者其它的一些行业。

  以色列除了有以色列人之外,还有其他的人居住,比如阿拉伯人等等,也会面临着语言方面的障碍。所以,以色列其实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背景。

  下面我想邀请另外一位发言嘉宾上场,他也是我的好朋友,他来自于希伯来大学。

  Hanoch Gutfreund(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前任校长):我自己从来没有创立过企业,因为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投入到了培养年轻人上,我一直在希伯来大学教学,我从事教育行业。

  很多人都讲我们国家是一个创业国度,这些企业家很多人都是毕业于希伯来大学的,我们大学也培养出很多研究人员,我自己的学术专场是物理学,我自己每一天都会花很多时间在人才培养上。

  我们知道每一个大学都有所不同,我们希伯来大学都会有一些访学教授,我们也有来自于中国的学生,还有一些学术界的人才、企业界的人才,他们会来到希伯来大学参观,在他们参观的过程当中,他们会参观希伯来大学的医学院、商学院等等。

  但是,毫无例外,每一位来考察的参观者,每一个到我们学校的人,他们都想要访问两处资产:

  第一,我们最近成立的一个中心,叫“我们创新”,就是有关于去做创新的,这个也是大学可以在创新领域做到的,这是我们所树立的一个典范。

  第二,爱因斯坦图书馆,那里收集了超过84000份文件,很多都是爱因斯坦曾经的著作,明天我有一个演讲的机会,我会讲到从爱因斯坦身上我们能够学到什么。

  其实我们现在处在现代社会,追求创新的时候,从爱因斯坦身上仍然有很多可以学到的东西,并且今天我想要讲一下从我们大学的角度来说,我们在这样一个创新的现代体系社会里能做什么。

  今天我们谈的是创新,所以我们也要立足一下更具体的创新,因为创新本身并没有什么太新的东西,现在可以看到人类在很多业务方面都做到了创新,如果没有创新就没有人类的发展,我们现在可能还住在山洞里呢。

  我们讲到创新的时候,像是爱因斯坦这样的人,我们并不是去讲过去爱因斯坦的一些成就,我是想说立足于今天,创新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也就是在我们整个生态体系当中怎么创新,这个生态体系是很多不同元素之间的结合与平衡,而作为创新,其实本身就是一种资产,很多新的想法本身具备很高的价值,很多的参与者、很多企业,不管是在私有领域还是公有领域,我们都是在做创新,并且现如今我们的科学家也有很多创新,和以前不一样了。

  百年之前,可能我们对于很多先进的东西只是存在于想像,但是百年之后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确定下来的新科技成果,也就是说之前爱因斯坦的很多想法现在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实践,并且在这个基础上有了更多的创新成果。

  所以,我们这样一个创新中心“我们创新”目标就是希望能够在大学校园里面打造出一种创新文化,我们并不是说每一个学生从这里毕业之后都要去做创业家,都要自己创业,我们只是希望大家能够有创新的思维。

  因为创新的这种氛围和文化环境会影响每一个人、每一位老师,甚至是每一位管理者。对于我们来讲都非常重要,我们的中心会鼓励孩子们不断创新,我们要确保在校园当中,每一位学生都有这样的精神,我们现在在创新方面已经有了36项不同的课程,这些课程和之前的课程完全不同,在这样的创新中心我们做了很多研究,它也是一个研究中心,所以它其实是在校园环境当中打造一种创业、创新的精神。

  像我们这个中心、爱因斯坦图书馆,我们做这些东西都是希望大家能够更好的了解关于创新的内容,现在您可以问我问题了。

  Yaki Dayan:我知道之前有很多人问过你这个问题,就是怎么关于创新、爱因斯坦问题的一些答案。

  Hanoch Gutfreund:那我觉得回答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确保我们能有越来越多人了解爱因斯坦,成为当代的爱因斯坦并不会取决于我们的教育体系,如果大家要成为新时代的爱因斯坦,要更好的了解创新。

  可能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都会培养出当地的爱因斯坦、智慧巨人,这些当代的人也会随着教育的进化而不断发展,而现今的教育体系也会培养出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当代的爱因斯坦。

  所以,在这种新的文化当中,这个可能不是你刚才问我的问题,但是我会把两者结合起来,明天在全体大会上我有一个相关的演讲会讲到这一点。

  Yaki Dayan:是的,有一些人觉得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些过程或者流程,通过这样的流程能够变得更加创新,你刚才也提到了生态系统,你觉得这个如何和制造者的创新结合起来呢?

  Hanoch Gutfreund:我觉得教育和培训之间是有区别的,我们这里说的是教育,像有一些词说你跳出限制来进行思维,以及从学习实践当中不断去学习的能力,要去适应新环境的能力,我们反复的去提到这些问题,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要有一定的容错能力,这个也是我明天会强调的一点,其实爱因斯坦可能和其它的科学家比起来他出版的这种学术成果会更多,那么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其实是提高了一种容错的能力,也就是说不断的去接受失败的能力。

  我有一些年轻的同事,他们在对待学生的时候也知道如何去强调这些问题,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在教育当中非常关键的。但是当我作为年轻的老师去教育大学生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是不知道这一点的。

  比如说我们从课本当中学到内容,我们去按照课本来教学,课本会给我们提供结果,而我们教的就是结果。但我们几乎没有教过方法,因为大多数时候我们教学的内容都是一些已有的成果,也就是在这种学习的过程当中,我们更多的让学生理解的是结果,但是其实很多时候过程和方法的教学是非常关键的。

  Yaki Dayan:好,谢谢,所以你刚才强调了关于教育的一些重点的领域。下面我们有请上Yair,我们另外一位讨论专家。Yair是贸易投资参赞,所以从贸易的角度来讲能不能谈一下你对教育的看法?

  Yair Albin(以色列驻华使馆商务公使衔参赞):好,首先我要对各位表示感谢,谢谢Yaki主持的我们这个讨论环节,谢谢各位观众。

  我是在以色列驻华使馆,我是在贸易投资部门工作,这是我们在北京这边,但是其实从商业范围来讲,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部门,它是有关于产业、商业方面的,所以谈论到商业、产业的时候,我们是有一些分支部门,在以色列这边可能在技能人才上有一点欠缺,尤其是我们作为一个小国,我们很多产业都是和高科技相关的,所以可能在建筑的劳动力等等这些领域,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劳动力,所以我们也是和中国有很多的合作,在中国引进了很多关于基建、建设方面的一些人才。

  而关于以色列政府决策者这方面,我们在进行产业管理的时候,包括像我们的经济部长他就曾经说过,我们在高科技领域现在越来越多的劳动力对于以色列经济体的整个创新和出口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为了引领这些产业的发展,我们必须要保证以色列创新的活力,希望能够给我们国家提供更多的平台,引进到更多的高科技人才,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

  所以,通过这样的一个举措,我们就发现在这块其实我们大概还存在着15%的缺口,所以我们也是和教务部门共同,以及我们的民生部门共同希望建立起一个平台,制订计划,去对年轻人进行更好的教育,帮助他们经过了中学和高等教育之后更好的进入到学术界中,并且通过各种各样的培训和机构教育,能够为我们国家以及我们的国际合作提供更多的人才。

  当然我们也是在人才技能这方面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国际交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使馆这边,作为使馆的工作人员也希望能够在创新领域和中国的政府、企业以及民众有更多的交流,因为现在也有很多的中国机构到以色列去寻求更多的创新技术和机会,以及投资的机会,而以色列也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技术、产品促进其出口,加强和中国的交流。

  所以,其实我们大概在10年之前就已经和中国开展了这样的合作,我之前也谈到过这些贸易的往来,包括在技术、专业、知识、产品方面的贸易,也进行了非常多的往来,因为中国也是以色列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大概带三四年前就已经是现在这种状态了,我们在技术和产品方面有很多的合作项目,从电讯到农业科技、生命科学等等技术产业上都有很多合作,包括教育科技方面的合作。我在这个论坛上曾经讲到过一些合作方面的案例,我的同事也介绍过了。

  像EdTech这样的公司都和中国有很多合作,对中国市场来讲也是非常关键的,以色列希望能够努力利用这样的机会,提供更多的高科技人才和技术。

  像刚才两位说到的那样,整个生态体系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在这样一个体系、环境当中,和更多合作伙伴展开合作,并且我们的重点是希望打造起这样的生态链、生态社区,在这种社区环境当中能够更好的鼓励创新的发展。

  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起到了驱动作用,希望能够有更多财务方面的举措,帮助我们在教育方面的发展有更多资金来源。通过金融工具的使用,帮助我们打造起这样一个生态体系。

  现在我们也有一些子生态体系,比如一些小一点的社群,可以进行更细分产业的合作讨论,比如像汽车产业,去年的时候我们也建立起了关于食品科技方面的合作项目,这些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发挥我们领先科技的作用,从我们的部门一直到合作伙伴,我们都在这个过程当中往私有企业合作领域注入更多资金,能够发挥这方面的特长,并且我们也有更多的专注于产业创新的先进项目。

  我们用到的这些工具很多是帮助跨国企业到以色列扩大市场和投资,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创新能力的提高,在未来能够更好的把创新转换为实际生产。比如说利用IBM、因特尔这样的IT巨头贡献和力量,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点。

  当然也是在政府、教育部的领导下,在教育培训过程当中能够发挥出我们的力量,鼓励一些年轻学生、高中生在数学等科技领域有更高的建树,因为我们知道数学也是作为高科技发展、产业发展非常关键的工具,也是以色列现在出现缺口的人才板块,所以我们希望在这些领域能够鼓励细分科技产业社群发展,比如食品科技,这些也是在以色列的很多地区蓬勃发展的产业。

  Yaki Dayan:谢谢,谈到了我们能够将这种生态体系的建设推向一个更高的阶段,并且我们现在谈到更多细分科技领域的创新,但是我现在想要将这个话题引导到另外一个方向,现在我们讲到了很多关于合资的问题,现在有关于人力资本的问题,现在很多公司越来越注重人力资本方面的培养,现在很多公司员工人数非常多,如果你问一下HR的想法,可能在一家机构里面,只有少数人比较具备影响力,其他人可能默默无闻,每天做一些普通的工作。

  所以,很多时候重点放在了高层领导、顶层领导上,所以对于这些公司来讲,它们会觉得我们通过什么样的工具在整个机构当中进行部署,一旦部署到整个公司,可能整个组织的人力资源价值就能够发挥出来。

  有的企业可能有1万人,甚至两万人,规模非常多,如果能够提高所有人的技能,哪怕每个人只是提高一点,对我们这个企业人力资本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促进。

  此外,我们如果把人力资本的概念放到整个国家来看,如果我们只是关注于科技行业,因为它只占到9%,其它90%的人怎么办呢?在科技行业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如果我们把这些钱投入到其它的领域呢?比如说一些非盈利组织,或者其它一些机构,无论我们把这笔钱投入到哪个方向,在业界我们通过投入到科技领域,能带来一定的影响。

  但是,我们要想想剩下的这些人,比如说中间的人群应该怎么办,他们可能并不是在两端,他们不是在科技行业,同时他们可能也不是最低端的行业,他们可能是中间位置的人,他们可能有些在非盈利行业。我们从更高的层面,从国家的层面来思考,我们到底可以怎样带来更大的变化呢?

  在整个分布当中,公司一边是盈利的机构,另外一端是非盈利机构,但是还有一些中间的人,这个方面大家的看法是怎样的呢?我们会邀请新的嘉宾上场,一个是来自于MindCET的,另外一个是来自于eTeacher的。

  Gil Almog(MindCET首席产品官兼MindCETGO负责人):这张图是MindCET的一张图,把这张图展示给大家,主要是让大家看一下以色列、特拉维夫是怎样的,其实我们是位于沙漠中间的一个国度,整个国家面积会比较小,开车的话所花的时间并不长,跟北京肯定是不太一样的。

  我们在中国讲特拉维夫的话,确实完全不具有能相比较的量级,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的中心,中国和以色列确实很不同,尤其是我们的面积差别太大了,我是来自于MindCET这家公司的,我们的使命要用技术颠覆科技行业,我们想要变成变化的推动者,我们有一些基金的投资等等,我们也会进行全球的发展和拓展。

  当然这些不是我今天要分享的重点,今天我们讨论的题目是关于人才方面所面临的挑战,这张照片是在我们总部的后院拍的,我们在Youhan这个区域,它是位于沙漠中间的一个小镇,整个镇的常住人口只有1000人左右。

  刚才他们已经讲到了生态系统,以及生态系统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觉得首先我们在看生态系统的时候,其实是由各种企业、很多变化的元素构成,包括有学界、政府、产业界,这几方共同组成了生态系统,而我们MindCET公司所要做的就是找到那片蓝海。

  那么这片蓝海到底是指什么呢?涵盖了大家刚才提到的,我们的人其实是多样性的,我们有阿拉伯人等,这些人可能不是位于最中心,但是他们其实也充满了天赋,他们也是真正的宝藏。

  我给大家举一个小例子,如果说你要在以色列创造一家初创公司,你肯定首先会特拉维夫,因为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的中心,而且特拉维夫也被视作初创企业的圣地,你会在特拉维夫看到有Google、Facebook等公司,你会发现这些公司财力雄厚,它们能够支付的成本可能是你能够支付成本的6倍。

  后来我们去到了周边,我们去了沙漠,在这些地方没有苹果公司、Google公司这种大公司的竞争,没有那种你梦想当中的场景,但是我觉得我们离开了中心,我们如果去看一下周边,我们就找到了那片蓝海。

  Yaki Dayan:好,那我们再看另外一位嘉宾Mark Telay,他来自于eTeacher集团,在以色列我们是非常多元化的,大家如果想到老师的话,都会想到eTeacher到底在做什么,可能知道eTeacher的业务是什么。

  Mark Telay(eTeacher集团):大家好,我做了一个长期投资,这个项目叫做eTeacher,eTeacher是提供教师在线的指导,因为在线教育当中可以有各种各样的业务,但是我们有一个具体的模式,我们是关注于一群人,而且可以说是一小群人,就是教学这一块,我们一共有四个学校,大家可能在图上可以看到我们有四个区域,我想其中一个就是关于古代语言的教学,因为在全世界其实有一批人他们对于古代的语言非常感兴趣,比如说希伯来文,还有古代的这种希伯来文很感兴趣,另外还有一块叫做英语高速公路,也是我们的业务板块。

  此外还有一个,也就是右上角这一块,它其实是给学生进行科技的教育,包括有一些数字、艺术的教育,动画、视频等等。

  所以,这些都比较吻合我们今天所讨论的主题,我们很早就开始推出了这些方面的服务,甚至说可以早于市场的普通状况,像之前的希伯来大学的前校长讲到了,我们的教育系统的使命不是说我们能够真正的去培育出来爱因斯坦这样的人,因为爱因斯坦他可以说是天才,但是我们在想孩子,他其实就是天生的编程员,他们有这方面的天赋,如果说我们可以打造一个环境,他们其实可以自学编程。对于孩子来说有一批学生他们其实在这方面是很有天赋的,家长也认识到了,其实编程是非常重要的,它已经变成了我们的这种基本的素养之一了,就跟我们的读写能力一样的重要。

  我们在全球有一些国家已经把编程纳入到了学校的课程当中,而以色列当前也并没有这样做,所以我们就要去找到别的方式去教学生编程,我们要找到一种新的方式去鼓励他们学习编程,这也是我们的方法,我们可以去教学生,通过在游戏当中,通过在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当中教他们编程。

  但是,我们知道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很多的老师,我们就可以提供老师,我们会有完整的课程,而且课程涵盖了特别小的孩子,逐渐的会上升到一些比较中级或者高级的编程语言,而且他们通过编程之后,可以自己去开发出来一些APP,而且可以把APP分享给自己的家人、朋友,展示出来自己做了一件多么酷的事情。

  我们的这些产品是有六种语言,而且所覆盖的学生年轻层一直是7-14岁,涵盖了有英语、法语、阿拉伯语、德语等等。而且我们也正在看哪一种语言的用户量增长是最快的,甚至还不是英语的这个用户增长最多的。

  Yaki Dayan:那我们再看一下社会人口的角度,他们这个技能的分布,在线教育的时候。

  Yariv Binnun:我们的老师可以是在特拉维夫,而学生可以来自全球各地,比如他们是来自于沙特阿拉伯、阿布扎比。其实我们这些老师大部分在以色列。

  Yaki Dayan:我们知道公司它在发展过程中,一般都会把目光放在全球,如果说需要把公司比如说像我们另外MindCET这家公司,它的总部是在以色列南部。我们知道公司它在发展的过程当中一般都会把目光放在全球,如果说需要把公司比如说像我们像MindCET这家公司它的总部在以色列南部,如果我们要再进行向外扩展的时候,可能我们有一些资源或者渠道是比较有局限的,包括教学也是如此,尤其我们要去找到优秀的教师资源并不容易。如果说我们需要进行进一步扩展的话,因为不同的人他们的学习目标有所不同,我们到底怎样可以更好的去利用当前的平台,包括利用我们以色列的这种人口的分布优势。

  Hanoch Gutfreund:我觉得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并不是特别乐观。几十年来,不管是对于老师还是对于研究人员来说,其实我都参与到了以色列的科学、教学的政策制订过程当中,而且包括了我们各种各样的教学改革,无论是学科的改革、中学、高中、初中,比如说数学等等这些改革,我们在这个改革的过程当中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最重要的就是教师应该怎样去改变。

  对于教师来说,他们要改变是很难的,他们要再一次去推动改变、适应环境是很难的。那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其实不是在线教育面向大众的支持者,今天上午来自于斯坦福大学的这位发言嘉宾他也讲到了教学的方法,他的演讲是非常有启发性的,我们比如说通过Coshyar这样的在线平台,到底教学的效果是如何的呢?我认为老师就是在线教育取得成功的很重要的一个瓶颈,而在这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去思考到底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怎样应对这个挑战。

  Yaki Dayan:其实不仅是我们要在学校去学习,而在以色列,我们还包括在学校外其实也有大量学习的机会,像你是在Youhan,那我们在Youhan的这些学生,他们具体是怎样去学习的呢?他们是怎样看待这种学习的价值呢?

  Gil Almog:我们有一个项目是教创业精神的,我们这些教师可能会有一定的想法,我们会教他们,我们会去教他们怎么样把一个想法变成现实,就像一个创业家一样,我们在这方面有创业创新的课程,他们通过这样的课程也能更好的了解学生,还可以使用一种新的语言、新的方式教学。

  他们在教学的时候能够鼓励学生更好的培养自己的想法,包括在结果了6-9个月时间,他们可能变成的一个企业家,如果他们回到课堂之后,会发现他所表达语言的方式已经不同了。

  所以,我们看到了教师的变化,因为我们改变了他们的理念、思维模式,所以我们其实是让教师有一定的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孵化成一个正式的项目,其实大家这些想法来自于学生的具体需求,让他们去思考到底有怎样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怎样可以满足这些需求。

  Yaki Dayan:因为我们时间的关系,这个论坛得很结束了,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到底怎样可以做的更好?我们在教育行业一直期待着推动各种改革、变革,包括教育的方式、教学法等等,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处于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代,因为技术可以不断的帮助我们推动变化。

  如果回到10年前,我们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很多新鲜事情涌现,您来自于使馆,我也想请你参加我们在以色列的一个论坛,就是6月份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论坛,在这个论坛当中我们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机会,见到各种行业的创新者、学术界的研究人员等等。

  所以,我在这里向大家发出邀请,参加我们的这个论坛,它不是关于某一个具体行业的,叫做领先创新峰会,以及未来的工作。

  我们知道这肯定是以学习息息相关的,我想借此机会感谢大家的聆听,而且我要邀请大家到以色列参加我们2020年将要举行的这个论坛,谢谢!

        更多消息请戳:GES2019未来教育大会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