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卢迈:为了每个孩子的公平起点

2019-11-25 18:10:28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leos  

  多知网11月25日消息,在2019GES未来教育大会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阐述了关于如何避免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主要观点:

  1. 美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2. 未来教育是education for all的,要特别关注弱势群体

  3. 把学前教育和早期养育送到村里面去

  4. 凡有10个孩子以上的地方就要设立幼儿园

  5. 留守儿童不应成为被时代列车遗忘的人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

  以下为现场实录

  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科技日新月异,在经济社会各个方面都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我们会产生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个时代,会不会有什么阶层、阶级、人群被这个时代的列车给抛下来了,这个问题将是非常现实的,也是我们教育必须要讨论的一个问题。

  中国现在马上实现全面小康了,它的基本含义就是两不愁、三保障,所有人都是温饱有余、不愁吃穿。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迈向基本现代化,我们的国家在收入分配上会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这个收入的差别就能缩小呢?

  美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美国曾经有人提出假设,收入差距在经济发展的开始是扩大的,当它达到一点的时候,劳动力供给产生了差别,教育程度也产生了差别,这个时候它的差距会缩小。但是美国后来的发展,尤其是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的发展,说明情况不是这样。

  美国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当然也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收入分配差距最大的一个国家,我们应该如何避免在现代化进程中也产生这样的后果呢?

  我们基金会有读书会,最近我们读了三本关于美国的书:

  第一本是《Janesville》,讲的是美国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原来有通用汽车厂,但是08年以后通用厂搬迁了,这个工厂面临很大的冲击,工人经过一个艰苦的过程重新就业,但是整个工资被腰斩,每小时28美元变成每小时13美元。

  在这个痛苦的调整过程中,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人变得特别困难。而这个过程,美国政府也不是没做事,社会也不是没做事,他们花了好几百万美元来做职工的培训。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有很多争论,但是在职业教育上他们没争论,每年美国在这方面投入的钱是上万亿美元。但是这本书有一个评估结果,有些人经过职业教育就回炉了,上了两年课,每年政府补了8000多美元一年,然后这些人的就业情况并不比没有培训的人好,工资并不比没有培训的人高。

  第二本书是《乡下人的悲歌》,讲的是美国一个底层的人,经过奋斗然后上了耶鲁法学院最后成功的故事,但是他自己在这本书里讲得非常清楚,他是一个非常少的案例。

  阿巴拉契亚山脉附近的白人,他们面临很多社会问题,家庭是破裂的,毒品、酗酒这些在影响着他们,他们在整个环境中,很难向上流动,这是白人,也是特朗普的社会基础。

  我们看到第三本书是《我们的孩子》,PUTNAM教授写的(他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院长,美国很著名的学者),他回到他的家乡克林顿港,看到和他以前的情况大不一样,70年代美国向上流动的很多,70年代以后,无论是家庭、社会、学校各个方面,这个阶级固化的现象已经是非常明显了,所以不同家庭地位的人,实际上,他们在家庭结构、父母教育方式、学校教育、邻里社区等各个方面,都产生了巨大的差别。受过大学教育的人,他们对子女是精心培养,而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人,他们是自然放养。

  学校、政府给拨的款都是一样的,但是富人的学校,家长会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来参与,而其他人那些学校,就是差的学校有学生可能带着枪来教室,老师受到威胁,就根本没有心思好好上课,所以同样的教师工资,同样的学校拨款,因为这种社会环境的不同,而产生了很大的差别。它有107个案例,而且做了很好的学术方面的分析。指出儿童的早期对孩子成长会有非常大的影响,他说儿童成长的环境及其生活经验,会影响儿童早期发育的各个方面,从大脑结构的发育,到孩童和同情能力都会受到影响,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不断叠加的,从胎儿时期就已经开始一直持续到童年早期。

  美国有很好的研究,他们也在做尝试,而且提出了1000天计划等等,但是能不能缩小社会差别,现在民主党的竞选提出了很多口号,但是能够实施的很少。美国的高科技的发展,大学教育,还有很多的方面,是值得我们继续学习和借鉴的。但是这种社会分化,而且从早期开始的这样的一种巨大的鸿沟,那是我们非常需要警惕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社会不公的原因,那么包括宏观政策、环境,包括我们面临的科技发展、社会环境变化等等,那么也包括刚才说的家庭结构这些问题。所以如何避免发达国家所面临的这种曲折,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未来教育是education for all的,要特别关注弱势群体

  未来的教育,一定是education for all为所有人的教育,一定是特别关注底层弱势群体的教育。科技手段可以更好地帮助实现这一点,但是我们必须从儿童的健康和教育入手,让他们发展打好一个基础。

  十九大特别加上了“幼有所育”,就是把0到6岁学前阶段,作为一个起始的,我们整个社会体系的一个重要阶段,人生的重要阶段提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提法。

  那么我们怎么使这些农村的孩子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呢?我们都看到他们和城市儿童的区别,当城市儿童参加各种课外班,可以弹钢琴可以跳舞可以唱歌可以有各种机会的时候,他们还只是在那里搓泥巴,村里没有多少小孩,他们在语言、认知各个方面的发展都受到影响。

  我们一个办法,就是要加快推进户籍城市化,这个城市化之间,我们可以看到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之间现在还是有一个巨大的差别。应该说近年来我们户籍的城市化在加快,有1亿人可能到明年就会实现在城市落户了。

  但是这种户籍城市化,质量不是很高。它重点是对着大学生,是对着受过职业训练的大专生,还有就是本地农村的人口让它城市化。而2亿多在城市的农村人口,现在仍然没有解决他们想平等地享受公共服务的问题。

  现在到城市里头上学的人多了,把孩子带去的多了。但是他们是交钱的。我在广州跟一个人聊天,他孩子是上的公办小学,他要交1万块钱。当然这个公办小学设在他们的城中村里。所以弄不清楚为什么他一定还要交1万块钱才能够上这个小学。

  那么我们看到,这些农民工是给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我们这个楼盖得这么漂亮,都是4000万建筑工人他们完成的,而他们中间绝大部分是农民工。城市有城市的理由,说是如果把公共服务做得太好,人们都到城市里来了,那又怎么了,现在如果要是在城市里头要能够为子女找到好的学校上,很多农民工是会愿意的,但是他们的收入即使允许他们这样做,他们住房的问题,其他问题也解决不了,我们是认真需要解决这一点。

  把学前教育和早期养育送到村里面去

  随着经济发展、科技进步,现在人口也在向经济发达的地区集聚。昨天有一个报告说一二线城市现在人口在集聚,上小学的外来人口也增加,这是一个好的趋势,为了保留人口留在那里,各地政府也在采取措施,中央政府应该认真实行“两挂钩”,钱和地,另外还就是公务员的指标,要和本地的人口挂钩,支持人口的城市化。

  如果我们做不到,我们就把农村的孩子培养好,我们看到了城镇化的进程,但是如果我们现在已经过了10年20年,我们还可以再等的话,孩子是不能等的,这是我们有一个测算,城镇和农村孩子的分布,0到3岁和3到6岁,大概都还有52%左右的孩子是在村里的。在村里的孩子,尤其是在贫困地区村里的孩子,也就是原来的国定贫困县832个。大概现在有1600万0到6岁的,它是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收入问题解决了,义务教育问题解决了,很多基础设施改善了,但是我们一定得把学前教育和早期养育送到村里面去。

  农村里头现在的问题比美国一点都不少,留守单亲生存环境差,看护人教育水平差,存在的精神疾病、冷漠、忽视、酗酒甚至家庭暴力,家庭环境贫困问题相互交织,对儿童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这是农村发生的事情。现在凉山,他觉得以前是有钱人投入鸦片,但是现在他们也要尝试毒品,所以在凉山那个地方,毒品成为一个泛滥的问题。

  所以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没有办法有公平的发展,未来就是这些孩子长成进入劳动力大军以后,他们不可能从事和AI技术相配合的就业。不可能跟上这个时代列车的发展。

  凡有10个孩子以上的地方就要设立幼儿园

  我们主张学前教育进村,在凡有10个孩子以上的地方就要设立幼儿园,那么我们已经看到,经过10年,我们的试点,最早的试点是在09年青海乐都县,现在是叫海东市乐东区,这个数字显示,经过乡村幼儿园培训的孩子,68.4%,小升初的平均分是高于全县的平均分,而没有受过学前教育的只有19.4%,这样一个差距,如果是按照这个成绩,地方教育局也做过估算,他们上大学的比例。上过乡村幼儿园的孩子,他们上大学的这个比例,高于70%。

  所以0到3是一个中国刚刚开展的项目,在城市里面也是亲子活动在讲早期养育的各种机构,但是在农村就刚才说832个县,1600万,在这些地方,不具备说设立像城里面的亲子中心,不适合一年拿8000块钱让孩子受早期教育,比较适合中国的就是国际家访这样的模式,基金会从2015年开始实验,那么现在也产生非常好的效果。我们现在看到活跃在农村的,现在正在有这样一支队伍,一个是4000人的幼教志愿者,他们的平均年龄是27岁,他们的生师比是19.8比1。现在国家说有多少幼儿园,多少人上幼儿园,平均下来每一个幼儿园的人数是175人,在村里面不可能有175人,那么民办如果要是没有100人以上他是不会去的,他不赚钱。公办如果再不去,那么这20个孩子他就落在后边了。而这个不是一个两个的孩子,他是成百万的孩子。

  所以我们特别感谢这4000多村级的幼教志愿者,他们大部分是女性,这是乐都给出的,他们最早开展这项工作174个人,现在他们的教学的水平,他们的能力水平的评定,这些人天天坚持在村一级忙碌着。

  我们现在有0到3岁的育婴辅导员,他们每周一次到家里面给这些家庭做辅导。那么现在有894位育婴辅导员,他们都是在村妇女。所以现在在中国有将近5000位主要是女性正在村里活跃着,在支持着儿童的发展,在实现着中央所说的“幼有所育”。他们需要更多的支持、关心和帮助。

  我们是希望学前教育进村,养育辅导入户,这是我们希望能够做到这一点。

  留守儿童不应成为被时代列车遗忘的人

  最近大家谈论很多的是“希望工程30年”,那我们国家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它由社会动员最后转化成国家的意志,把学校在村一级迅速的普及起来。硬件现在不缺,我们现在要关心的是软件是这些人,是这些5000位活跃在村里面的幼教志愿者和育婴辅导员。

  我们特别希望要有更多的人来加入这里,现在呢,就是国家在继续搞脱贫攻坚的最后一站,很多企业拿出钱来支持农村的建设,每年在这方面政府各界包括银行的花费大概上万亿,但现在已经看到路已经修得差不多,各方面都差不多。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企业把钱投到说用于孩子的教育上,投到聘用农村的幼教志愿者和家访员、育婴辅导员上。现在中金公司他始终坚持这条和我们合作,好未来等等这些公司,也在坚持着要做教育叫做软件要投资要人,我们特别希望大家一起来做这一件事,我们把这个项目叫做“阳光起点计划”,2500块钱可以帮助一个孩子接受一年的或者学前教育、早期养育,如果我们最终国家能拿出500亿/年,把这1600万人都给覆盖到,我们有信心的说,10年以后我们国家会有3000万身体健康、心里阳光,能够受到很好的教育养育的这样的孩子。

  所以我们特别想说,留守儿童不应成为被时代列车遗忘的人,留守儿童的英文词是left behind,他们是被这个家长left behind,但是我们一定不希望他们left behind die of times,所以让我们大家一起呼吁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更多消息请戳:GES2019未来教育大会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