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拜访了一些老师,其中几位给记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交谈中,他们吐露了职业所带来的种种困惑和迷茫,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他们内心中在挣扎,继续还是退出?培训领域,是自己一辈子的归属吗?

四个培训教师的现在和未来

2013-04-10 08:07:17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张岩  

        近期拜访了一些老师,其中几位给记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交谈中,他们吐露了职业所带来的种种困惑和迷茫,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他们内心中也在挣扎,继续还是退出?培训领域,是自己一辈子的归属吗?

       为了避免给当事人带来不必要的困扰,我们文中一律使用化名,并隐去其供职的机构。

        “我比同龄人更早实现高收入”

        大学同学聚会上,大家群情激昂地抱怨高房价、工资跑不赢CPI的时候,李岩听了只是淡淡一笑——27岁的他,四五十万的年收入在同龄人中绝对算高薪,而且这一数字还在稳步攀升。需要交代的背景是,李岩毕业后就进入培训领域,经过五年的沉淀,已经成为任职机构的SAT名师。

        “去年生日,送给自己一辆宝马X1,也是我的第一辆车”。李岩现在的困惑是,“我比同龄人更早实现了高收入,花钱大手大脚,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心态也有点浮躁。假如有一天,我突然重病没法再上课,这一切都将离我而去,我该怎么办?”

        未雨绸缪,李岩已经开始积极规划。他告诉多知网记者,除了讲师,他刚刚在所在机构担任了教学管理的职务,“以后会在管理方面更用点心,为单飞做准备”;另外,他恢复了大学时的健身计划,每周强迫自己最少做一次有氧运动。 

        “除了讲课,我还能做什么?”

        “做这行十年了,没多大的名气,现在很困惑,未来该怎么办”,刘派是一名公务员考试培训教师,今年31岁。“做这个就是看名气,名师都是众星捧月,大家撵着走,收入也高;普通老师就赚点辛苦钱,还没什么保障”。

        年过而立,刘派不止一次想过未来:继续待在现在的机构,发展停滞,收入始终就那么些,未来基本“一眼望到老”;跳槽到其他机构也没多少诱惑力,普通教师课酬都差不多,没有溢价,还要需重新熟悉环境;换个职业,“十年下来,其他技能都退化了,除了讲公考课,我还能做什么?”

      “有时候觉得很孤单”

        “前段时间总头疼,医生告诉我要多休息,课这么多我怎么休息?”张浩是一名雅思老师,今年35岁。在他的课程表中,周末每天七八节课是常态,十节课也不算稀奇。

        他是机构里的王牌教师,有十多年的培训经验;为人勤奋,甚至有点工作狂。这些“硬件”决定了他的收入比很高。但工作上的被认可,不能完全转化为个人幸福感,他也有不少困惑,其中一个就是实在太忙,忙到没时间处理个人问题——身边朋友孩子不少都已经上小学了,他至今还是单身。

        “没时间相亲,也不太喜欢这种形式,朋友圈也窄,但到了这个年龄了,(找女朋友)也没有其他什么途径了。也是年纪大了的缘故,有时候自己在家,会觉得很孤单。”

        十多年的高强度工作,给他带来声望和丰厚收入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堆职业病:慢性咽炎,腰间盘突出。“这两年的感觉尤其明显,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最近都在盘算,再干几年就退休算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熬成名师”

        方小小和前面几位老师都不一样,她既无名气,也无资历。方今年24岁,进入考研培训领域两年整。

        和很多新老师一样,她一方面仰望并艳羡名师们的声望和收入,另一方面也活在名师的阴影之下,“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熬出来,想想也挺绝望的”。

        方小小并不是师范专业毕业,只是在入职之后做了简单的入职培训,然后就是自己研究机构教材和考研大纲。她对多知网表示,“没有人系统地教过我们应该怎么做,全凭悟性,能不能熬成名师,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每一个新人都经历过这个时期:非常辛苦,收入不高,前途迷茫。就在她身边,很多人已经选择离开,彻底逃离了这个行业。(多知网 张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