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解码教育风向,投资人称各阶段流量并购整合或是趋势

2019-05-30 08:30:3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徐晶晶   0条评论

  多知网5月30日消息,“幼教这个赛道最有意思,在孩子小的时候,天下父母都觉得自己家孩子是北大清华的料,只有到了K12阶段才知道原来是北大青鸟的料。”昨日,在“‘冬藏春放’——‘教育+资本’高峰论坛暨华夏桃李资本三周年庆典”上,壹点壹滴董事长王红兵的这句活跃气氛的玩笑话强调了学前教育的重要性。在同期举行的多场圆桌论坛上,众多资深从业者围绕教育的快慢、品牌、获客、趋势等热点议题,为迷雾中的人们指点迷津。

\

冷热交替的资本刺激下,教育行业的快与慢

  盈睿资本总经理王宇航用有20余年行业沉淀的博实乐上市后业绩扭亏为盈的例子,说明教育的“慢”对于做好内容之必要性,同时他表示,“做教育的得自己有造血功能”,资本只能是教育行业的推手。此外,利用二级市场的杠杆撬动一级市场的优质资产,“通过参股的形式把这些更快的产业模式吸纳过来”,结合“快”与“慢”,也是盈睿资本目前的投资逻辑之一。  

  容和投资创始合伙人吴正杲通过对比十年间教育创业推广环境的不同,剖析教育变快的原因,他指出,“产品推出市场的周期更快,演变迭代的速度更快……产品和产品之间竞争的时间差已经很短了,因为消费者对教学产品的判断已经越来越成熟。”以华图教育为例,其招生高峰期由过去的笔试分数线公布后的15天缩至如今的3-5天。对创业者来说,只能不断适应变化的市场环境,寻找简单有效的模式突出自己产品特点,从而撬动市场。

  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宗俊认为,商业模式的各要素都影响了快慢程度,不是教育本身,而是所选路径的关键点决定了快慢,企业应该“把一些可规模化复制的核心的关键点做到极致,把不重要的做得标准化来实现快速扩张”。

  美吉姆常务副总裁徐小强认为政策、技术等多方面的因素导致教育行业发生快速变化,”无论处于什么角色的我们都要做策略的调整,去拥抱新的变化“。

品牌vs获客,孰先孰后,孰重孰轻?

  王宇航表示,长期来看,教育机构核心竞争力是品牌。作为脱胎于产业的投资基金,“我们买的目的不是完全为了卖,有时还为了价值增长”,并不急于退出则意味着品牌是其看项目最重要的因素,其投资逻辑是投那些即使在寒冬里也能活下去的好品牌,“没有太大经营压力情况下,我们不是很注重经营利润率”,而注重复购率。

  盛通股份教育事业部总经理侯景刚认为,一些公司的线上流量成本压力还是有的,最根本的还是靠口碑,比较好的是用自己的学员获得更多增长和转介绍。

  Proud Kids创始人张海宁则从其闯入被目为“死海”的在线少儿英语赛道的经历出发,详解了Proud Kids的流量获取之道。他认为流量红利一直都存在,只是有没有想到以另外一个方式接入。“我们现在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只要抓到一个流量地去深究这个流量的特点就可以了。你把用户使用场景建立在里面,把他吸过来,而不是推出去,我们结合媒体场景产生自己的红利。红利一直存在,看你怎么挖掘出来,它不会消失,你只能自己打出来差异点。”跟用户交互用了创始人IP化的手法,这也是一个刚需,然后以此驱动市场。

  一招创始人大尤坚信每个赛道每个平台都有相应的红利和机会,就看怎么洞察,永远有企业有高速增长的案例出来,所以新红利新增长,就是根据自己所在的赛道,根据大环境下大家可拓展的渠道,做深度垂直内容,然后不脱离教育从业者的本质,给消费者交付有效的产品。

洗牌、整合、AI化:投资人和创始人视角下的细分领域及趋势

  对于接下来趋势的三个预判,桃李资本创始合伙人张爱志给出了今年的桃李观点:第一,回归到在线好内容,在线大班、知识付费将迎来变现规模化,成为持续的教育资本关注点。第二,学练评测等服务AI化,用技术手段驱动行业效果进步的模式,也将是核心增长点。第三,行业整合,少儿、K12、素质教育、职业教育、1v1和班课,流量的并购整合将是趋势之一。

  在吴正杲看来,职业教育是教育的最后一公里,解决用户从学生变成劳动者的最后这段,但国家出台利好政策,这个赛道却没有出现井喷现象,是因为对职业教育这个环节,大家决策的时间越来越短,对于效率和效益的要求越来越高。此时前期积累的效果产生的口碑,大于短期的突破。但是没有学生会推荐,基本没有复购和转介绍,这是职业教育产品细分发展的一个压力,但是这个领域市场需求也是刚需,而且在经济压力越大的时候,刚需越强烈。所以这块是值得关注的,关注的点就是能否真正能够解决就业问题。

  宗俊关注技术带来的变化,互联网卷入各行业皆承担了提效和连接的作用。他尤其看好AI兴起带来的想象空间,比如,利用AI创造一些原来没有的供给。至于行业变化,他认为,在线教育目前是比较早期的阶段,有点像早期的电商,每家电商企业都想包揽从供应端到前端获客全流程。现在很多在线教育碰到的难点在于,得把内容、流程管理、口碑、获客都做好,因此成本很高,对整个行业来说是重复的浪费。在线教育发展下去,分工是趋势,将链条上的几个环节做个拆分,把最核心的要素做好,其它往标准化做。

  徐小强认为,中国教育市场最大的变数在于政策。而要分析教育未来发展趋势,则要细分到不同领域政策导向。比如义务教育留给市场的机会不多;早幼教这个领域也可细分成幼儿园、托幼及美吉姆这样的父母伴学的亲子早教机构三个领域。这三个领域目前的政策也完全不同,幼儿园留给资本市场的市场机会并不多。托幼不是教育部出政策,是卫健委和发改委出政策,这是在刺激消费需求形成国内强大市场主题下讲的,比较明确的是这个领域强调市场进来资本进来。具体到美吉姆、金宝贝这样的亲子早教,目前没有专门针对这个领域的一些制度和政策,但是毕竟是不同于托幼的服务形式,所以在要求上不会像托幼那么严格,他预期这块鼓励和允许资本进来的口径会开得更宽一些。

  王红兵判断学前教育的未来还是有机会的。第一是盈利性幼儿园,20%一定是有机会的。第二幼教互联网也是有机会的。他从多年实践经历出发,为大家分享了三个心得:

  1.幼教模式无外乎三种:2B、2C、幼教+互联网往往是S2B2C。S2B2C模式要清楚客户是B还是C,“一定要记住头几年B是你的客户,C不是,如果认为C是你就死了,因为B就不带你玩了。”

  2.互联网+幼教≠幼教+互联网。前者指互联网人杀进幼教领域,试图在幼教中寻找一个机会,但成功概率小,而后者指的是产业互联网背景下,技术为企业赋能以降低成本,“技术不是摆在头上膜拜的,如果你发现技术被你踩在脚下,让它帮助这个行业,你就胜了。”

  3.S2B2C模式往往通过赋能B抵达C,但要深思赋能B的究竟是边缘业务还是核心业务。“如果赋能了一个边缘业务,其实抵达不了C。一定是赋能B的核心业务,而且这个是超越B的行业能力。而且一定得是高频,如果不高频,C不活跃,该怎么变现?”

  小天鹅董事长胡雪认为,“线下规模足够大,在这个基础上再布局互联网这块可能就会水到渠成,如果大家线下规模不够庞大的时候,布局线上或者双师要慎重。”盈利模型要出来,把握好何时2C何时2B,想清楚企业发展的快慢问题,另外是走普惠艺术教育这条路,做好这些,可能未来艺术教育领域会出现几个龙头。

  鼎晖投资执行董事侯毅很看好0-8岁的教育,其投入产出比最高,家长的支付意愿也最高。这里有早教和素质教育赛道。早教20%这里肯定是有机会,只不过幼儿园的投资会回归到现金流的本质,变成一个现金流的投资。日托,并没有市场表现得那么看好,因为整体规模小门槛低,也形不成太多的规模效应,没有早教加盟放大的能力在,所以这个领域相对谨慎。但是觉得日托,如果跟幼儿园一起做这是可以的,日托婴幼一体化这是一个趋势。素质教育,艺术教育最容易的是美术,STEAM教育和艺术教育越来越体现刚需的属性,但这个领域比较零散,它相对细分,所以真正做大要么模式上有创新,要么通过并购整合才有机会做得更大一些。

  在蝉鸣科技创始人张威看来,2B做教育信息化的公司,如果找到好场景作出好产品,上到大腿级的平台(比如超级APP)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Tags: 资本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