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引爆朋友圈?教育从业者也有话说

2019-04-13 14:43:26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余甜   0条评论

  文|余甜

  近期,996工作制从GitHub引爆网络后,持续发酵,就在十几个小时前,#马云谈996工作制#刷爆了朋友圈。

  马云提到,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你一辈子没有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一时间,创业者、CEO、投资人、网友纷纷发表对996工作制的看法。

  实际上,各行各业都有过着996生活的人,教育领域也不例外。尤其是在线教育兴起后,一些岗位的人群每天两头不见太阳,两点一线,为工作而奋斗……

  今天,他们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

  “你不能承受,总会有人能承受”

  今天是在线双师辅导老师王昭最后一天可以朝九晚六的日子了。

  在朝九晚六的这一年里,王安每天下班吃完饭,还能和同事打打乒乓球,回家看看电视剧,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从2014年起,智能手机开始普及,一批基于线上教育APP开发的创业型机构兴起,出现了一大批在线教育岗位的机会,由于这批处在初创期,新项目需要大量时间打磨,996工作制开始流行。

  说来也巧,2015年开始,毕业初期的王昭遇到的前三份工作都在创业型公司与996结缘,现在的工作好不容易在一个已经盈利的在线K12机构待了一年,过上了朝九晚六的生活,却又被告知明天就要被调到公司的新部门负责新项目,重新回到996的生活。

  “我当然不想去了,但是被领导选中了就必须去。公司稳定的项目都不实行996,但是新项目要跑起来肯定需要996工作制。

  不过好在,王昭之前有“丰富”的996工作制的经验,所以对他来说也算是轻车熟路回归“老本行”了。

  “我当然累了,但是我有房贷,要攒结婚的钱,生活压力下我也只想赚钱,管不了那么多了。在北京就没有不累的工作。“王昭感到疲惫又无奈,他说,自己每天一睁眼,就想到这些事,生活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自己往前走。

  王昭说道,但是你不能承受,总会有人能承受,你离职,第二天就会有新人入职。

  在王昭所在的公司,好多女生都因为休息不好而爆痘、发胖、而且很多都因为要备孕而辞职。

  “互联网+教育“改变了传统教育的形态,打破了学习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也让辅导老师这个职业由线下转到线上,衍生出了一个新的职业——在线双师辅导老师。相比起传统的线下辅导老师,在线辅导老师的工作时间更长,内容更加碎片化。

  王昭所做的就是这种工作,因为要照顾到家长和学生的时间,所以周末和晚上才是工作的黄金时段。

  每天盯着学生按时上线、跟进课程直播、及时批复作业,手机24小时开机随时回复家长问题,忙碌的生活让王昭生活在了一座“孤岛”中。

  每晚,当北京这座城市的霓虹灯交相辉映,回到家的王昭洗个脸倒头就睡。每个周中的调休,王昭都会先睡个懒觉补偿一下自己,起来11点钟吃吃午饭、洗洗衣服、找个电影看看也就算是调整状态了。

  但是,因为和普通人的工作时间不在一个节奏,王昭休息的时候几乎都约不到朋友。王昭说,考虑找一个同行的对象,两个人可以相互理解,一起调休。

  每年,王昭都会奖励自己去旅一次游,走走丽江、苏杭、南京,感受一下生活的气息。

  谈到自己是否向往这样的生活,王昭说道“那个在北京卖了1000万房产去丽江开民宿的人又回来了。

 

 为了“996而“996”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如今的在线教育市场,都已成长为一块年规模超过3000亿,用户规模近两亿人的巨大蛋糕。艾媒咨询关于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遇到的使用问题调查显示,29.5%的用户遇到了产品广告营销过度的问题。

  这背后,是一些在线教育机构课程销售的部分无效加班。

  93年的刘淼现在毕业2年半,之前在上海做了半年的房产工作之后进入了一家在线成人教育机构。

  “课程销售这个活是很苦逼的,没有业绩就得干熬。”课程销售的考核是按照每周新对接学员的数量,进入到深入了解、试听、付费、续购环节的人数来进行评估的,如果数量垫底,会影响下个月获取到的客户资源。同时,每次成功出单都会有相应的提成。

  “您好,看到您浏览了我们的官网,想问一下您是否想了解在线成人教育课程?

  “我这会在上班。你晚上打吧。”然后便粗鲁地挂掉电话。然而有时候当晚上回拨过去,客户却不急不慢的说了一句:“不用了,谢谢啊。

  有的时候,打得多了,还会被记成“骚扰电话”直接挂断,这让刘淼觉得有些心酸。

  在线教育改变了传统的电话销售的工作方式,除了电话的即时沟通,学员更多地喜欢在微信上交流,活跃在客户群中。

  冲标日、周末、月末是压力最大的时候,这时候不只是996,晚上12点办公室坐的还是满满当当的。大家或是在梳理客户资源、或是在微信上和学员聊的热火朝天。

  对于刘淼而言,有业绩、有钱拿还是很开心的,但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就是没有业绩的时候,这会让刘淼很没有安全感。偶尔在压力大的时候,刘淼会跟组长请一天假,通过睡觉、放空来调节自己,然后第二天接着奋斗。

  但是好在,刘淼的业绩还算不错,在公司,业绩不好的同事再累也不敢请假。在裁员潮席卷互联网行业的当下,如果业绩不好还想休息,那可能会被约谈,基本就跟这份工作说再见了。

  “你又没出业绩为什么要走?”刘淼坦言,大家总说销售是卖血式工作,但其实有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忙。然而每当自己想走的时候主管就会进行语言压迫,迫于无奈,自己只能留下。

  “反正总有理由让你留下来。”有时候即使自己的业绩达标了,主管也会以小组业绩未达标、团队业绩未达标留下下属。

  “有的时候明明可以走,但是看着大家都没走,自己先走了好像显得态度不端正一样。”刘淼表示,碍于这种无形的压力,公司形成了加班的氛围。做销售特别看态度,努力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加班,这样即使业绩不好,别人至少也会评价说他虽然业绩不好,但是每天都是最晚回家的那一个。

  在互联网教育行业,有的企业是真的用996在往前冲,而有的企业则是为了迎合大趋势,显示自己公司的“面子”,为了996而996。尤其是在高压的工作环境下,一些不合理、毫无意义的加班。

  另一位课程销售吴冰说,在自己之前所在的公司,加班不会有加班费,但是不加班就会扣除半天的工资。每天晚上9点,明明已经下班了,领导却还会问:“你回去那么早有事吗?

  最不合理的是,入职之前承诺的单双休,入职之后却只有单休了。这让吴冰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在公司,周一到周五,主管都会给销售顾问新的客户资源,但是周末要求打的都是之前的老资源。

  “这些资源已经打过一遍了,别人的意愿都已经很明确了,而且大周末的打过去也会骚扰到别人。所以我真的认为没什么必要。

  现在,吴冰已经换了一份朝九晚六的工作,现在每周都可以双休,自己竟然有些不习惯。

  据某业内人士称,其实很多在线教育企业已经远超过了996工作制,有的每天甚至工作超过12小时。

  离开还是留下?

  行业内流传着一个段子:做课程销售,慢慢地你就没有朋友了。

  因为在线教育的发展让沟通回复学员有即时性,所以造成了企业的工作时间不稳定性,这也就意味着和其他行业的从业者的工作时间脱节。

  做这行,也没机会认识新的朋友,只能每天和同事待在一起。所以考虑到大家的精神需求,在张漾所在的这家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团建、聚餐活动很多,把团队成员之间用一种亲人的氛围绑在一起,很多员工也在组内找到了另一半。

  “不好的地方在于,公司不断给员工打鸡血,剥夺了很多自我提升的价值的可能。”张漾说道,除了业绩,自己没有其他任何成就感,他觉得自己除了销售其他什么都不会。

  因为太过于疲惫,离开这家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张漾找了一家线下教育机构。他说,自己从没想过,工作还可以这么轻松。只是,相比在线教育来说,现在在线下工资少了一大半。

  在北上广深,普通的在线教育行业从业者至少可以拿到1万的工资,好一点的有2万,相当于传统行业中普通中层收入的水平。

  在这家线下教育机构,每天晚上,张漾7、8点钟就可以到家,还有双休,这让张漾完全不能适应。张漾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想做,但又不知道从何做起。

  为了尽快适应这种滋润的“小日子”,张漾开始刻意找一些事情做。健身、学hiphop、养猫、做饭、看电影、逛街……培养了很多兴趣爱好。

  有些戏剧化的是,在这里待了3个月,张漾又递交了辞呈。他说,在这里太轻松安逸了,自己觉得很空。

  现在,张漾在一家保险公司做运营,每天工作合理,偶尔加班,他觉得,这样才是自己舒服的状态。“我现在觉得做什么都比以前轻松,以前的996很磨人。

  当互联网工作思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时,现在的张漾觉得自己在享受生活的同时,偶尔的加班也不会让自己觉得烦躁,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有人离开就有人留下,这个行业从来不缺为了生活和梦想拼尽全力的人。

  “我已经习惯了,虽然我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但是长时间休息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好几年没有修过年假了,春节就是我最长的一个假期,离开工作岗位一周进行短途旅行。“另一家在线教育机构销售总监方明感慨道。

  方明的住处离公司只有3公里,每天开车半小时就可以到。事实上,为了鼓励员工更好的加班,上班距离是公司对员工的要求,公司希望员工都可以搬到3公里以内的地方居住。新人招聘的第一条要求就是是否能接受加班,公司对员工会有KPI的考核,对每天与家长的通话时长、通话次数、业绩进行规定。

  总有熬不过去的时候,业绩不达标的时候是方明最累的时候,因为自己的职位不允许他向下属抱怨,所以每次,方明都会跑到楼下抽一支烟来缓解。

  “但是‘出单治百病’,不论之前是怀疑还是颓废,只要出单了一切就都烟消云散了。

  近两年,在线教育一直处在行业的风口,尤其是在线K12教育进入了爆发期。抢占市场成为了各机构最重要的任务。为了保证高效率运作,各教育公司时长会给出高额的福利来稳定员工以减少老员工不断离职,新员工培训成本高、周期长的恶性循环。

  现在,方明的团队有100多人,每月,公司都会拿出2万元的额外奖励来激励大家工作,每天晚上10点以后下班的员工可以滴滴报销全额。同时,方明的团队也在考虑是否要调成10106制度(早10点到晚10点,一周六天的工作制度),因为这样早上的时间会宽裕一些,可能会提高一些工作效率。

  像大多数996制工作者一样,方明的妻子也在这个行业,所以夫妻俩见面的时间基本只有睡觉的时候。但是,方明夫妻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家里还有房贷的压力,而且现在他们准备要孩子了。所以即使再累,方明也需要这份工作,这比之前方明在线下足足高出了50%。

  在周内一天的调休中,每次方明都会先睡个懒觉、午饭过后做个汗蒸,然后看看电影,买菜做饭等着妻子下班。

  “现在的生活就是淡如水的状态,说不想逃离996是骗人的,但是总觉得除了销售我什么也不会,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换工作。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人名均为化名。)

Tags: 99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