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大森林幼儿园集群正在消失

2019-04-09 09:03:27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0条评论

  ​文| 冯玮

  四月初,北京的春天正是最好时候。

  多知网到达昌平区沙河镇的七里渠农场时,恰好赶上幼儿园在户外活动:孩子的嬉笑声和着春风荡开,落在玉兰树上的喜鹊也叫得欢喜……

  \

  (格瑞森林早教园的孩子们)

  看着身边的孩子们,盈盈笑着的格瑞森林早教园负责人张园长,心情却复杂无比。

  2018年11月中旬,七里渠农场的幼儿园经营者们突然接到通知被要求必须尽快腾退或搬离,其中五家幼儿园一夜间人去楼空——从巅峰时期的十二家园所、千余名孩子到仅剩下暂时未搬走的两家园所与寥寥学生,一切的发生也不过五个月而已。

  七里渠农场里的森林幼儿园、也可以说是北京森林早期教育的最大“集群”,正在消失。

     一年之间:七里渠森林教育冰火两重天

  去年的春夏之间,可以算是七里渠农场的幼儿园经营者与森林教育在中国的“高光时刻”。一大部分回龙观、天通苑附近的家长慕名而来,还有家长只为让下一代多感受下自然,刻意摈弃“三公里”定式,坚持每天从朝阳把孩子送到昌平……

  北京市城郊经济研究会公众号“北京农村经济”在《乡村振兴||七里渠农场产业融合打造教育农园》中曾专门提到,自2011年紫水晶蒙养园成功入驻七里渠农场后,农场在育林和管护方面每年的投入都在70万元以上。

  截至2018年11月,已有1250名儿童从七里渠农场的自然教育基地毕业。

  只是谁也没想到,属于七里渠幼儿园们的灿烂时光太过短暂——2018年11月15日,七里渠农场的幼儿园经营者们突然接到通知被要求必须尽快腾退。

  七里渠农场属于林业用地,森林幼儿园不具备合法的民办教育办学资质,是十余家幼儿园集体搬走的根本原因,有园所的负责人在当天凌晨三点赶回农场开始搬离,五家幼儿园一夜间人去楼空。

  2018年11月15日,恰好也是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当天。这个被称为幼儿园市场“无人入眠”的日子,其影响与政策收紧力度显然快速波及到了森林幼儿园体系,或许,这也是七里渠农场经营者突然强制其园所搬离的最主要考量。

  虽然理解个中原委,但仍有一部分家长对于幼儿园的搬离表示遗憾。

  在人民日报开辟的网上干群互动平台《地方领导留言板》中,某家长对七里渠农场中紫水晶蒙养园将搬离导致孩子们面临无学可上的情况进行反应。

  官方给出的回复中提到,该园属于昌平区教委安全定级为B级的无证幼儿园,对于B级幼儿园的管理,沙河镇一直规范其办园行为,但是由于土地性质等原因一直没有取得民办教育资质。

\

(官方反馈)

  据了解,已经离开的十所幼儿园中,一部分已经并入到自身品牌的平行其他园所中;一部分园所与新的幼儿园合作,将孩子进行转移;还有一部分幼儿园则将学费退还,由家长自行选择新的幼儿园进行继续学习。

  紫水晶蒙养园与格瑞森林早教园成为了七里渠农场中最后的两家幼儿园。

  张园长坦言,上学期格瑞还有在册学生80余人,在听说农场的幼儿园要陆续拆迁后,有些本打算入园的家长直接选择了离开。“不敢再招新学员,怕突然要搬了,家长们不好安排;但更担心突然换了环境,没那么多植物了,孩子们不适应。”

      森林教育:国内市场尚在萌芽

  “七里渠这边的幼儿园拿不到办学资质,即使老师对孩子很好,园所风格很突出,我们还是会担心幼儿园会不会随时被取缔。”某家长表示。有业内人士分析,我国森林幼儿园的缓慢发展除了资质认定外,还在于家长对自然环境下孩子的安全担忧以及森林学习形态能否满足未来进入小学的能力需求。

  “主要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很不放心这类幼儿园,”一位家长表示,“爷爷奶奶就觉得让孩子那样随便跑来跑去爬来爬去的,都不太安全,基本上我们也就不敢报这类了。”

  “有家长来了之后问我们,别的孩子在幼儿园学琴棋书画,你们的孩子天天挖挖洞,看花看蝴蝶,会不会太不务正业?”张园长坦言,的确有一些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故而不愿意选择森林幼儿园。

  \

  (格瑞森林早教园的孩子们)

  也有家长表示,虽然森林幼儿园主题特色突出,但并不是唯一的自然体验渠道,“我可能更愿意给孩子报国际幼儿园,系统地在室内适应上课的环境,等到了寒暑假再给孩子报各种自然的营地研学活动就好。”

  除了社会认知层面的困难,森林公园从经营层面也并非顺风顺水。

  张园长介绍,此前七里渠农场的幼儿园每月学费均价在4000元-6000元之间,虽然七里渠农场位置较为偏僻,但租金与回龙观附近的商用场地价格并无太大差异。据她估算,七里渠这边的幼儿园普遍要经营两年以上才能实现盈利:“在资质认证困境下,大多数幼儿园还没开始做到两年,就已经离开了。”

  无独有偶,2017年年底,广东狮子公学教育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狮子公学”)发布公告,称公司开办以来连年巨额亏损、严重资不抵债,股东内部增资、借款或对外融资均无法实现,从2017年12月27日起正式停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此前,狮子公学因其无边界森林幼儿园推出一年19万8的学费,曾被冠以“国内最贵早教”“天价幼儿园”的称号,其总裁田欣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私家早教课程一年学费约33万元。

\

  “从教育创业的角度来说,狮子公学的产品其实没问题。但是创业者不仅要懂产品,也要懂商业。”威创股份董秘、副总经理李亦争曾对媒体分析以狮子公学为代表的森林幼儿园在国内的困境。

  “这次‘死亡’的直接原因是消防部门对公司二沙岛园区的消防审核申报不予批复。为什么不批复?在国内,国家统一标准下规划的幼儿园,就是有围墙的封闭环境。”

  “这说明狮子公学在前期论证的时候,没有对于该隐患因素找出应对策略,没有在符合中国政策法规的情况之下进行创新。”李亦争曾对媒体分析。

    外来的特色园,成功“嫁接”是否可期?

  据了解,世界上第一所森林幼儿园在20世纪50年始发于丹麦,而后森林幼儿园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和发展,其中德国发展最为突出,据不完全统计德国森林幼儿园已有千余所。在许多国家,森林教育的发展模式已较为成熟。

  苏格兰某幼儿园创始人曾对环境做出了这样的描述:“在那里,孩子们看见了原木,学习如何在寒冷的时候生活取暖,还观察了各种真菌,”她说,孩子们从树上掉下来是常有的事,不过,“不允许他们爬到6英尺以上的地方——那是我为孩子们购买的保险单上规定的最高的高度。”

  横向比较来说,森林幼儿园在国内发展显然相对较慢,而对于森林特色园能否在国内继续发展的讨论一直就在。

  张园长也表示,在每节户外课程上,教师会提前对要去的场地进行问题排查,以保证儿童的安全。“老师比家长还要关心外部环境,这也是我们这些园所都会做的很基本的工作。”

\

(格瑞森林早教园的孩子们)

  另据了解,目前仅存的紫水晶蒙养园和格瑞均设有幼小衔接类型的课程,在生活习惯和基本知识上开始靠近小学的内容。“其实这些课程也是为了迎合家长的需求才增加的,从我们的本意来说,还是希望孩子们更多地从自然中增长自己的学习能力。”

  张园长表示,作为森林幼儿园,的确很难再在北京找到比七里渠的环境和场地更适合的地方。

  紫水晶蒙养园的大海园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未来搬离后的园所如果与现阶段的状态存在较大差异,只能主动寻找类似场景的体验机会,“但是偶尔的体验与完整生活在其中还是有区别的。”

  如果想要森林特色,地段选择目前很难满足幼儿园办学资质;如果满足幼儿园选址要求,必然要在自然森林的环境上大打折扣……

  取舍之间,这些坚持森林教育的园长们,尚未寻到可以兼得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