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教育“奇袭”武汉

2019-03-27 08:20:02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黎珊   0条评论

  文| 黎珊

  产业升级、人才争夺,在一线城市之外,二三线城市正在迎来一场较劲的竞争。

  从北京到武汉,1200公里,高铁4小时,飞机2小时。辗转到武汉东湖高新管委会所在地(光谷东),近1小时路程。这是尚德机构、51Talk、火花思维、猿辅导等公司迁移的路线。

  来到光谷,走进光谷互联网+办公室总会受到热情的接待。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们几乎每周都在迎来新的客人。

  “起初并没有刻意做这样的产业设计,是随着对接的互联网企业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几类互联网产业。”而其中互联网教育产业的在武汉光谷自发形成的聚集效应最强。”光谷互联网+办公室负责人介绍。

  这两年,武汉正极力推动互联网教育领域发展。

  从2017年开始,武汉光谷迎来了一波互联网教育公司——尚德机构、猿辅导、科大讯飞、考虫、沪江教育、跟谁学……,而51Talk早几年就进入武汉,在这一年也开始加大投入;到了2018年,这份属于武汉互联网教育的名单更加丰富:学霸君、精锐教育、火花思维等K12在线教育公司纷至沓来。

  早期,来武汉是一些企业对外扩张的必经之路;而现在,随着互联网产业资源优化配置以及新产业格局正在形成,或许更多企业看到了武汉的更多可能性。

\

(武汉夜景)

  华中有个巨大的未被开发的“宝藏”

  2015年6月,光谷互联网+办公室成立,这支主要由30岁以内的青年组成一支年轻的政务服务队伍,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帮扶互联网创业者。

  2018年,精锐教育佳学慧联合创始人兼总裁赵江华再次回到武汉,20年前,赵江华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今昔对比,“我已经完全不认识武汉了,跟我二十年前毕业时完全不一样,但空气里依然是那种令所有武汉学子深深怀念的味道。”

  再次被召回武汉,因为精锐教育与武汉光谷签约“第二总部”。这缘起于一项武汉市政府组织的活动——“楚才回家”。顾名思义,楚才回家是一项人才召回项目,在活动的杭州站现场,赵江华清楚地记得,在香格里拉酒店里聚集了杭州市各个地方涌来的湖北人或从湖北高校毕业的人群,大家排队排成S型,前方是活动方从武汉空运过来的“家乡特产”鸭脖子和热干面,新鲜食材再加上现场的烹制,武汉的家乡味道在异地散开。

  “我感觉突出的不是‘楚才’而是‘回家’。”

  赵江华说,回到武汉,站在光谷比肩接踵的写字楼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潮从各写字楼间涌动出来,这些背着包的互联网工作者,“让我突然会有一种错位——以为自己身在北京。这是一个极其年轻的城市,节奏非常快。”

  和政府接洽,“就像是和朋友在聊天,和互联网+办公室负责人在共进午餐的时间里就敲定了一些项目计划。”赵江华亲自参与了精锐教育在武汉建立“第二总部”的全过程,未来精锐教育的线上业务品牌——未来精锐教育的在线数学思维品牌“佳学慧“会在武汉生根发芽,而精锐教育的技术中心、运营中心等也将逐步定位在武汉。

  武汉政府将在落户、投资、经营贡献、企业壮大、企业办公用房补贴、人才等方面给予精锐教育以支持。

  而敲定这些重要细节这餐饭不是在什么高档酒店里,而是在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的食堂,18元一份,自助进餐,可以三菜一汤。

  精锐教育既不是光谷互联网+办公室沟通过的第一家教育企业,也不是最后一家。

  2018年3月,在线职业教育品牌尚德机构在美股上市。很少有人关注到,上市时尚德机构上市主体-其母公司在武汉,这也意味着尚德成为武汉引入的首家互联网教育公司。

  在目前来汉的企业中,尚德机构是最为典型的互联网教育企业。

  2017年8月,随着公司一声令下,几百名尚德机构员工从北京、广州、深圳动身到武汉。据尚德机构CEO刘通博回忆:“大家背着背包就过来了,这是我们的第一批拓荒者。”

  在不到2年时间中,尚德在武汉已经有四到五千名员工。“武汉现在对我们阶段性的定位是第二总部。”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谈道,“其实我们想在武汉多抢夺一些人才,企业最终是靠战略和人才驱动的。”

  据多知网了解,在光谷为期几年的招商引资计划中,共引进60多家企业将武汉作为“第二总部”,涉及的领域主要是五大类:共享经济、人工智能、互联网教育、网络安全以及小米系企业。

  据不完全统计,其中教育公司有17家,2018年提供就业岗位过万。

  “楚才回家”吸引来的回流人群往往都是带着资源回来的,而他们也看中了武汉庞大的人才资源。

  有一个说法常常被提起——10个武汉人里就有1名在校大学生。

  去过光谷的人都知道,在很多年里每临开学,武汉交通状况会迎来巨大考验:84所高校,仅次于北京的92所,在校大学生约120万人,每年新入学大学生近30万,阶段性达到峰值的学生人流让本就处在建设中的光谷不堪重负,堵车已经成为光谷人眼中需要通过自我调侃来化解焦躁情绪的城市趣事。

  丰富的大学生资源在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展现出其对于城市建设的“利好”一面,但不争的事实是:武汉的学生数量不仅超过北京、上海,也超过了其他国际城市——这是一个巨大的未被开发的宝藏。

  即便最不“缺乏”人才,但武汉依旧需要“抢人”。

  从往年的公开数据来看,虽然大学生多,但真正在毕业后选择留在武汉的大学生不足三分之一。

  为什么会离开?“在那个毕业时,最踌躇满志的年纪里,我在武汉没有找到理想的大企业。那时的武汉还谈不上有互联网公司。”一位在武汉出生、在武汉长大、从武汉毕业选择到深圳工作的武汉人回忆。

  而在外闯荡了七八年以后,他选择了回到武汉发展。这样的情况在未来会越来越多。

  两年的角色变迁:从客服中心,到找师资和教研,再到整条产业链定居武汉

  中国的互联网教育产业开始进入了新的竞争阶段,产业升级倒逼企业做出新的选择。

  早在2017年已经出现苗头,一些互联网教育公司开始寻求降维打法,从招聘信息来看,互联网教育公司开始在北上广深等城市之外,寻找降低人力成本的解决方案。

  有新一线城市之称的西安、成都、杭州、武汉等都被列入备选城市行列。而教育行业在这些城市招聘的岗位多是课程顾问、在线班主任、营销等容易单独运营的岗位。

  在互联网教育产业中,非核心部门、可替代性强的岗位,设置在成本低的区域无可厚非。

  到了2018年,情况有所改变,互联网教育企业师资中心、研发中心、业务线等都开始出现了迁移。

  51Talk联合创始人兼COO张礼明分析,“运营(客服、电销)比较容易标准化。比较容易独立运营的业务,先来武汉,因为标准化达到一定程度,组织架构容易复制和延伸;而和总部沟通紧密的业务会晚一些去武汉。”

  “但不排除在公司各个层面往武汉迁移。希望在武汉当地找到高端人才,帮助把武汉业务支撑起来。 ”

  当聚集效应开始产生,武汉的多层次人才优势才能真正突显出来。北京、杭州等互联网头部城市是互联网+的源发地,供给的人才主要是核心技术和研发人才。武汉的优势是什么?

  今年,精锐教育“佳学慧”把武汉设立为“双总部”,定位为师资中心和运营中心,未来人数最多的会是老师。据精锐教育赵江华介绍,精锐旗下在线数学思维品牌佳学慧优先选择来到武汉,已经建立了100余间直播间,其他在线业务会分批在武汉进行战略布局,佳学慧作为先行品牌会分享一些资源,加速精锐在全国快速扩张的步伐。

  投入的决心也很大,“预计未来佳学慧这边1年左右时间,可能办公空间就不够用了;如果集团其他事业部过来布局的速度快,也可能半年就要忙着扩租了。”对于精锐教育,北京、上海、武汉似乎会形成三足鼎立的赋能模式:北京的战略地位会越来越重要,在线品牌运营和研发力量向武汉转移,而上海是其业务品牌的大本营。

  无独有偶,同样在探索“在线大班”模式的东方优播,在2018年秋季也在武汉筹建了师资中心,这是东方优播成立的第二个负责招聘、培训和管理老师的师资中心,成长的速度非常快。

  东方优播CEO朱宇表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老师主要会由北京和武汉两个地方产出,其中一半老师会从武汉产出。”

  在评价武汉时,朱宇谈道“大学生数量多,而且当地的生活成本相对较低,对人才的争夺激烈的程度也远低于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武汉拥有大量的优质大学生,他们有可能会选择到教育培训行业来发展。”

  从北、广、深抽调派出一批优良的中层管理团队,并在武汉当地招聘基层员工——是不少互联网教育公司早期进入新城市的惯用打法。

  但尚德的速度更快,最早尚德机构定义武汉是其运营中心,尚德机构CSO吕露介绍,现在会在武汉落地技术、教学教研职能部门。“集团已经要求月度经营分析会在武汉召开,为了鼓励武汉大本营的发展,管理团队从董事长到CEO,内部规定一半时间必须在武汉。”

  “技术、教学教研方面人才,北广深目前是相对饱和的状态,处在优化或更替中。在净增层面,会全部放在武汉。”

  有战略,还得有地。2018年,尚德在武汉购置了3栋15层高、合计面积近7万平米的办公楼,大楼正在建起,“这是未来发展员工规模的重要支持。”吕露说。

  扩张是迫切的,还没等东湖区政府支持性协调公寓,尚德机构已经租进了近200套房供员工用,近1000人短期涌入,东湖区的租房价格还因此出现过小范围波动。

  “我们鼓励员工在武汉买房。”据多知了解,目前尚德高层在武汉均有定居之所。

  “缺人”,且需降成本

  2013年,被行业称作“互联网教育元年”,当时市场并不确定互联网在教育领域是否有效。这几年,猛烈爆发的需求,让互联网真人教学被证明是有效的。

  再伴随资本推动,产业迎来了爆发,而教育产业中国本就分散,使得整个互联网的发展更加迅速,这也是资本这几年非常看好互联网教育的原因。

  最近在线少儿数理思维品牌火花思维获得C轮4000万美元投资,创始人罗剑在北京发布会上接受多知采访时表示,在线教育永远是在一线城市打品牌,如果一线城市没有形成最牛的品牌将很难下沉。而在线教育主要靠口碑转化,所以很容易介绍给家乡以前同学去上课,火花思维在北、上占比40%,剩下的市场份额非常分散。

  说这番话时,火花思维已经在武汉同步布局:入驻光谷金融港办公,并计划将办公面积扩充到9000平米,员工扩张到1000人。

  产业在井喷时,教育公司要迅速拓展,只在一线城市是不够的。不管是为了寻求供给,还是为了靠近消费端。

  选择相较于一线城市更有性价比优势的城市,是一批互联网教育公司的共性需求。 “我觉得绝对多数公司会迈出这一步,迫于成本压力和人才需求。不可能所有的成本都发生在一线城市。 ”张礼明说。

  比如,北京的房租和人才成本都有上升。

  2017年,北京市外来人口、户籍人口出现“双下降”:北京市常住人口较上年末减少2.2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减少13.2万人;全市户籍人口减少3.7万人,降幅3%。2018年,外来人口进一步减少,而北京写字楼租金开始大幅上涨。

  大面积的写字楼在北京已经是稀缺资源,对于正在扩张中的互联网教育产业,这并不是一个利好条件。

  虽然很多公司在研讨技术革命,在现阶段,需要大量教师、客服、电销人员,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互联网教育供给端对人才需求越来越旺盛,同时,人才也会越来越分散。“既有人才从互联网其他领域流动到教育,也有互联网教育人才分散到其他细分领域……整体上来说,互联网教育更多的是从其他互联网领域吸引人才进来。 ”张礼明认为。

  同时,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已经经过了十几年的高速增长,2018年面临寒冬,红利在逐渐消失,中国教育市场追逐红利的发展瓶颈是:教育行业本身并不具备足够优秀和丰富的教育供给资源。

  教育终究也是人才密集型产业。

  首先,互联网企业需要大量的高质量人才,而在一定成本内获得高质量的人才对资源有限的互联网企业来说是一个难题。

  其次,教学的成本。优质内容的输出对于企业来说也需要高昂的成本。所以互联网教育看似成本不大,但其实真正解决好这两个问题还是需要很大的投入。

  无论是教学、教研还是获客,互联网公司代表了比较大的员工团队。成本结构上,线下业务对房租比较敏感;线上业务对人力成本更为敏感。

  早期来汉的互联网教育公司,猿辅导是落地迅速的一家。

  2016年初,猿辅导开始在全国为“猿辅导第二总部及大学生实习实践基地”选址,猿辅导联合创始人帅科来到武汉,互联网+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亲自开车,载着他满光谷看场地。选址光谷金融港一周落定,公司注册一个月办成,招聘上百名员工。

  今年,同样选址光谷金融港办公的还有火花思维,目前员工规模已达300余人,主要是教师和班主任岗位。不久前,火花思维将办公面积扩充到9000平米,计划在2019年扩张到1000人。

  理论上讲,互联网公司在哪里运营都可以,但运营需要更靠近用户。二三线城市将来的互联网趋势会逐步赶上一线城市,从业务上来看,确实二三线城市增速更快。

  在武汉丰富的高校资源面前,互联网教育公司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挖掘这个宝藏。这其中,武汉政府的支持力度也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在光谷企业推介会上,黄冈师范学校院长发出感叹“今天的活动太好了,学校和企业的创新合作有很大空间。”这次活动,3家企业达成了现场签约、16家企业意向落地,“互联网+教育”实习实践基地就此落成。

  光谷互联网+办公室负责人介绍,对接教育公司和高校资源已是日常工作。

  同时,落户奖励、投资奖励、经营贡献奖励最高2000万元,企业壮大奖励最高1000万元,企业办公用房补贴最高800万元,人才奖励最高200万元……从今年开始,武汉对总部企业的发展奖励进一步扩大。

  此外,“我在其他城市不多见:写字楼和居住楼是穿插的,是间隔着的。”张礼明感觉,员工在工作和生活之间非常便利。

  2016年,当51Talk的武汉先遣部队来到武汉市。武汉的临时办公场所(共享型工位)很多,非常适合高速“试错”——可以先租个几十个工位下来立马展开工作。3个月后,51Talk开始正式运营。

  试用方便,迁移成本低——对互联网公司非常重要,新城市的业务板块需要能快速试行并接入到公司体系中。招聘工作非常顺畅,办公区邻近大学城,招聘来的大学生们拉着行李箱步行到公司报到。

  也正是在2016年,51Talk迎来了其重要战略转折,从成人业务到转型到以青少为主的在线教育业务。“随着品牌的增强,各个部门也会在武汉建立分支机构。” 作为最早一批进入武汉的互联网教育公司,2019年,51Talk开始感受到,这座新兴互联网城市的竞争已经开始。

  以上优势,对每一家互联网公司机会平等。

  作为人口的流入地,武汉的教育产业人才争夺战已拉开帷幕,如今在光谷的这片土壤上,不少教育公司启动“提薪”计划,在任何一座城市,人才争夺始终是不变的话题。

  这个产业,在分散中聚集,在聚集中新生。(多知网 黎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