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端比需求端更热?语文学科市场遭遇“成长的烦恼”

2019-03-12 08:58:35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黎珊   0条评论

  ​文|黎珊

  过去一年,语文应该算得上是最火的学科了。

  中高考综合改革和课程改革,把语文学科推上了风口浪尖。教育部《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2017版)》,其涉及普通高中教育全部14门学科课程,其中语文课程的变化最大。

  考试内容、教学内容发生的变化,就像是给语文这个赛道重新拉上了一条起跑线。

  2018年下半年,重压语文赛道者甚多。其中,立思辰以总价11.8亿元收购主营大语文业务的中文未来、龙之门教育(四中网校)因新推出的大语文产品获得近亿元A轮融资。此外,老牌的K12教育品牌都纷纷升级或新推了自己的语文学科产品。

  语文学科由于没有寡头式的大机构,不少仅凭一个语文产品而开创的小机构也遍地开花。

  政策导向、竞争相对蓝海、资本助推,语文学科市场度过了“新生期”,进入“成长期”,这个曾经看似冷门的赛道一时间变得拥挤起来。一年过去了,这个被供给端带火的市场真的被引爆了吗?

  语文供给端的热,折射出消费端观念正在发生变化

  实际上,早在语文赛道爆发之前,语文学科的用户需求早已开始分层。

  每个阶段家长对语文的需求不尽相同:小学阶段1年级主要是认字,3年级主要是写作,5-6年级是综合素养的提升,新东方泡泡少儿中心主任助理兼产品负责人段博对多知网介绍,纵观整个K12语文学习过程,小学和中学阶段多为语文学习能力打基础,高中阶段主要传授阅读方法和写作技巧。

  然而,从2014年开始,北京新的用户需求逐渐产生。

  当大部分家长在忙于小升初时,一部分家长希望在小学5-6年级可以学习一些文化类的东西。

  同时,这部分家长也在给孩子规划一条在中学段就出国留学的教育道路,而在出国之前,希望孩子们能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所了解。

  不同的语文需求诞生了。最初,市场给满足这类需求的语文课程赋予了一个区别于传统语文学科辅导的名字——“大语文”。实际上大语文目前尚不是具有官方定义的学科概念,之所以强调“大”,是相较于传统教育中的语文教学而言,更丰富、更多元、更宏大。

  北京市教科院教研员连中国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语文没有‘大语文’‘小语文’之分,真正有价值的‘语文’只有一个,它的核心意义和价值就是以语言文字为媒介,促进人的心灵结构、精神结构和思维结构发生变化。语文教学既不是教识字,记忆固化的‘知识点’,也非庞杂融汇,搞成‘乱炖’;其核心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内在统一,帮助人们理解汉字的气质与精神。”

  语文没有大小之分,但不同的用户需求确实催生了更细分的市场,供给端对于市场需求总是尤其敏锐。

  2014年,高思将大语文作为重要的产品发布出来。随后,第一梯队的教育品牌包括新东方、学而思、巨人等都开启对“大语文”课程体系的研发。

  此时,在整个市场里,语文只能算是课外辅导市场的第三类选择。家长首选的英语,其次是数学,语文和音乐、美术、舞蹈、体育等并列在第三类。

  这个情况到2017年迎来了转折点。

  2017年开始,高思开始发现语文学科在报名数据上出现了明显变化。

  “语文的排课量大幅增长50%”,爱学习负责人温鑫谈道,“之前的情况更多的时候是数学等于语文和英语的总和,甚至更多。”

  2018年初,某跨界进入教育行业的投资公司总监对多知网表示,“我们现在着重找的就是语文学科产品。”当时,这位投资人就分析,K12领域数学、英语学科的竞争都非常激烈,语文的未来要来了。“有语文项目一定要推荐给我们,怕下手慢了。”

  2018年下半年,各大教育品牌重新升级了语文产品,梳理出了完整的产品体系,各家的“大语文”课程产品也在集中曝光。

  大品牌接受到的需求或多是用户的扩科需求。同时,不少家长退掉了之前小机构的课程,选择了大机构。

  大型K12品牌对于语文学科的重视,新的产品体系、更大力的市场营销投入让家长们对语文这个学科变得更加重视起来。家长们有些惊讶:原来语文的学科内容可以这么丰富?

  受众端也是敏感的,不少家长开始重新选择培训品牌。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散落在大大小小不同机构里的语文需求,开始有了集中的趋势。

  不过,教育需要时间。

  从目前整个市场的调研结果来看,目前语文学科的在市场中需求整体占比尚没有迎来真正的爆发期。虽然家长对语文提高了重视度,但语文依旧是不少家长的“第三类选择”。

  在有政策导向、市场利好、资本助推的情况下,为什么语文并没爆发出能与英语、数学学科相提并论的需求?

  教育公司要想抓住语文学科的机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难题:语文产品同质化、效果难外化,市场还未形成评价标准

  “一个学生的母语素养,实际上包含了语言的构建与运用、思维的发展与提升、审美的鉴赏与创造、文化的传承与理解,等等。这些方面都有大量的内容可以拓展和提高。”龙之门教育大语文负责人张越谈道。

  首先,相对于数学和英语学科,市场中充斥的语文课程产品看起来更乱,而且产品间差异很小,有的甚至是抄袭翻弄的。“在一些不同公司大语文的教材中,我们发现,有些章节的内容几乎如出一辙。甚至有些只是调整的顺序或是做了微调。“

  还有一些成立不久的小机构,其语文产品抄袭、粗劣的产品不少。究其原因,这些公司本身不具有教研能力,有的机构只有三五人甚至没有。缺乏教研能力的机构只能观察市场后,选择较易复制的套路进行改造和模仿,或在资本的助推下在急功近利地做语文课程。

  对此,段博认为,市场没有那么多种成体系的大语文课程,很多是借鉴、购买、加盟。“有些语文教材内容并不是出版物,内容可能是百度甚至抄袭的,插图多是盗图。”

  张越谈道,大语文教学体系对教育理念、选文标准和课程构建有较高的研发要求,很多机构还没有明确语文培训究竟该如何进行。

  学而思大语文负责人李林认为:“目前市场上的大语文产品基本上是趋同的。在市场竞争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会出现创新。”

  其次,语文的学科素养的养成是一个需要长时间潜移默化的过程,在短时间内难以看到效果,且学习效果相比于其他学科难以直接量化。

  目前,家长主要根据孩子的兴趣表现,和成绩来感知效果外化。

  对于报名阅读和写作的家长,因为带着痛点来的,会要求成绩上的提高。“但在分数以外,平时很难体现效果,需要学生的行为发生改变,才能让家长有所感知。”段博认为。

  对于大语文课程,由于没有直接对应的考试,其教学效果更是依赖家长的感知。往往,家长在课堂教室附近陪同学生上课,会被老师的文学魅力所折服,从而认可课程效果。

  在多知网的调查中,家长对语文学科的效果反馈多是感性的:“对语文学习开始感兴趣了”、“非常难的古文,孩子愿意主动去背诵了,而且居然可以在短时间背下来”、“看到名师,希望孩子像老师一样优秀”、“现在可以侃侃而谈历史文化奇闻异事了”……

  效果难以外化的核心原因或指向缺乏标准的课程体系。

  企鹅辅导负责人认为,语文学科的效果更难以外化的核心原因是未能理清语文学科的学习逻辑,或是点与面的结合不够完善。

  段博认为,目前行业里没有标准可以直接证明语文的学习是有效的和必要的。语文市场没有标准。用结果评价过程,英语效果外化主要通过测试和沟通,比如英语有3E少儿英语考试、剑桥少儿等,数学有杯赛。

  立思辰大语文创始人窦昕认为,这跟课外培训没有形成一个自成体系的可补差、可培优的教学体系、课程体系、服务体系有关。“语文的技术门槛在语数外三个学科里最高,语文标准化的难度还非常大。比如,数学每一题可以标准化到每个细节怎么讲,但语文的课外教育从来都没有过标准,全国没有大的语文机构。”

  矛盾:提高语文单体老师效能or或提升师训效果,是个问题

  语文学科产品上存在诸多提升空间,也意味着未来还有更多产能有待释放。市场供给还面临着其他难题——师资。

  即使是刚需强烈的家长,对教育市场的要求还是十分苛刻的。

  “当初我们集体离开原机构就是因为短时间内频繁老师更换,且不说不同教师授课水平和方式不同,仅就孩子和家长的感情上都无法接受。”几位2018年尝试大语文课程的家长谈道:“师资稳定不仅仅是家长们的首选,也是一个教育机构能稳定发展的根基!”

  而造成师资不稳定的根本原因有二:

  一、从整个教培市场来看语文老师都是稀缺的。

  “优秀院校毕业生加起来是没有办法满足市场需求。”在保证质的情况下,招不到语文老师;且师训的难度大、周期长。

  语文和大语文对教师的能力要求不一样,师范类老师更擅长教授阅读与写作,而讲大语文的老师多需要文学出身。

  因此对于语文老师,多家机构对多知网表示“选人比培训更加关键”。

  新东方的做法是:2015年新东方开始启动“启明星”教师的统招统培计划。在招聘端,绘制胜任力模型,统一全国新东方教师的入门标准;在培训端,联合集团教学管理部做好通识类培训,同时,调动内外部资源,邀请优秀培训师、教学专家做好学科类培训。

  在集训过程中,会详细跟盯每位启明星的成长历程,最终成功入职的启明星,都会有相应的分层建议;针对不同课程、不同学段的老师,会对功底测、磨课等日常培训提出细分要求,确保把最合适的老师输送到最合适的岗位,力求在教师个人不断提升的同时,最大程度发挥其优势。

  除此之外,对语文老师会有额外的特殊要求。对语文老师进行分层,并做精准的培训:对师范类老师的考核,更多是阅读、写作教育理论的考核;对教大语文老师,是文学的考核。

  二、师训难做。

  培训一个大语文老师,最快的也需要1年,还需要老师是在非常刻苦的情况下。

  高思教育爱学习负责人温鑫也人认为,应该在前端把控解决语文师资问题,高思提出人才模型,去解决实际的问题。

  此外,“让老师在同一时间能教更多学生”成为大机构不约而同的探索项目,据了解,目前新东方泡泡少儿正在做相关的产品升级。

  双师模式或许是目前解决语文师资难题的好方法。

  语文老师需要老师具备基本的教学素质的同时,需要更高的文学素养,而在将课程知识让学生理解的同时,还需要向孩子传递价值观,培养养成读书习惯等,教学目标不太容易明确,让人会读书。

  温鑫谈道:“1-2线城市处于英语和数学已经红海,语文逐步蓝海转红海的阶段,3-6线城市英语红海,理科及语文都有巨大的空间,有趣有效的语文培养很有价值。”

  语文这个古老的学科,到底多久才会真正意义上爆发?这个结果值得等待。

Tags: 语文 K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