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重申对托育政策支持,托育市场迎来新变局?

2019-03-06 09:52:31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0条评论

  文|冯玮

  昨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中专门提到“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

  李克强总理指出: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要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加强儿童安全保障。

  此前,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全年中国人口数据,2018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94‰,作为二胎开放政策的第三年,虽然这个数据仍维持在1500万人以上的水平,但与2017年的1723万出生人口相比,已有较为明显的下降。

  兴办托育服务,显然已被国家视为现阶段“提振生育率”的重要手段。过去的三年中,托育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又将迎来哪些机遇?

     政策导向:从上至下愈发完善

  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提出必须取得“新进展”的7项民生要求中,“幼有所育”被摆在首要位置。作为补齐民生短板的重要内容,国家着力强调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等方面不断取得新进展。

  2018年3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总理在对2018年政府工作的建议中专门提到:“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其中,“多渠道”、“互联网信息化”、“全程监督”等成为关键词。

  2018年4月,上海市在全国率先出台”1+2”文件,即:《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上海市3岁以下托儿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

  作为全国出台指导意见及标准的第一个城市,”1+2”文件强调:政府引导,家庭为主,多方参与;鼓励社会组织、企业、事业单位或个人举办;面向3岁以下幼儿,尤其是2—3岁幼儿实施保育为主、教养融合的幼儿照护的全日制、半日制或计时制机构。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1+2”文件在多层面为托育市场带来了新尝试,例如:

  上海各区托育服务指导中心向各机构的管理人员、一线员工进行培训和实地指导,以《告知书》为最终“通行证”;上海市在营业执照内容选项中添加了托育服务、半日托、全日托等内容,这也是全国唯一一座城市在工商层面对托育服务机构的认可;上海市直接明确由市教委负责,并且专门成立托幼处,对学前教育0-6岁的教育服务进行统一管理。

  以上海为参考,多地相关政策陆续出台。

  2018年12月,四川省出台《关于加快发展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

  2019年1月中旬,湖北省育婴行业协会、湖北省质量技术监督培训中心、湖北省儿童中心等相关组织联合多家托育早教机构共同启动《婴幼儿日间照料托育机构服务规范》地方标准的制定工作。

  至此,全国多地已释放出积极信号:

  1、从上至下多部门、跨部门合作,联手大力管控市场;

  2、鼓励并支持社会力量参与;

  3、依据机构性质不同,将有不同的市场定价及补贴政策;

  4、幼托从业人员资质将层层把关;

  5、机构监控全面覆盖,影像资料需完整、长期保存。

    托育市场之“变”

  三年间,托育市场经历了从混乱无序向标准化、高质化发展的自我迭代。

  市场早期:多种模式并存,鱼龙混杂。

  此前,托育机构的主要形态多为“小作坊”和附属于幼儿园或早教机构的体系内,其中比较典型的如:

  私人幼托班,普遍布局在居民楼内,虽满足了接送距离问题,但专业度、服务标准、安全系数以及教研体系都十分欠缺;幼儿园托班,管理体系相对成熟,但招生月龄普遍限制在2周岁之后,由于儿童年龄不同,也就存在教学、日常服务的脱轨现象;附属于早教中心的托班,服务对象一般是早教中心已有的客户,基本能满足到客户的需求,但在场地设置和服务的细节来看,无法在专业上做到精准细分。

  市场迭代:大品牌&成熟模式入局。

  近两年,随着政策不断深入和资本扶持,幼儿托育市场也开始走向更多元、规范的状态,比较典型的如:

  早教中心单独开辟幼托业务,从附属于早教中心的托班中孵化而来,相对更加独立,拥有专业的托育环境和教师,市面上已有部分早教机构独立开辟子品牌专注托育服务,如运动宝贝、凯瑞宝贝等;专业托育机构,包含全日托及半日托,将早教内容融合到日常托育中,客单价较高,大多仍处于早期摸索阶段,如MoreCare;教育企业内部扩展业务,一些教育机构在近两年向托育方向发展,如新通推出初本幼园,也涵盖低幼业务;跨行而来从业者,由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大鱼自助游创始人姚娜共同创办的社区共享育儿平台“摩尔妈妈”此前已进入公众视野。

  市场准入门槛提升。

  随着政策不断细化,托育机构需要具备的资质也愈发细化,直接导致市场准入门槛被抬高,幼托机构需满足消防、卫生、教育、市场监管等多部门对办学产地、办学资质、办学条件的各方面要求,具体要求如:

  选址方面,要满足环境,地质、避开不安全地带,托育机构建筑面积不应低于360㎡,且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8㎡;

  人员方面,托育机构应当配备育婴员、保健员、保育员、营养员、财会人员、保安员等从业人员,且对应人员应保证具有相关资质;

  安全方面,托育机构应落实人防、技防和物防等基本建设要求,实现监控全覆盖,报警系统确保24小时设防,并同区域报警中心联网。

     现阶段问题

  对于尚未得到认证的机构来说,先努力做到合规,显然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除此之外,市场上也还有许多需要面对的问题。

  师资严重不足:目前国内幼师主要来自师专和师大,其学前教育专业主要面向幼儿园教师方向,较少涉及到0-3岁儿童,对口师资缺口较大。

  教学理念误读:市面大多机构按照幼儿园的运营思路去管理0-3岁儿童,以整齐划一为纲,忽略甚至误读早期教育理念。

  监管存在漏洞:由于整个行业缺乏标准化机制,使得园区的监管包含如软硬件设施及教职工人员管理等方面存在一些漏洞。

  多地政策能够快速出台,证明幼托市场已开始进入爆发阶段,此次李克强总理的再次强调也为这个赛道指明了方向,同时,也必须认识到,托育市场在迎来成熟期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Tags: 托育 两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