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线城市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改进行时

2019-02-15 10:37:5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余甜   0条评论

  ​文| 余甜

  “2018年底全国完成整改。”

  北京之外,全国各地也同时在进行着地毯式地排查整改。那么,在三四线城市,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改是否也如一线地区那么严格呢?

  河北唐山:中小机构“300m²办学面积要求”的困境


  在河北省唐山市某偏僻地区,一眼望去,一条街上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几乎都停业了。

  在唐山市,像这样街区大面积关停的现象很普遍,在闹市区或者学校周边已经很少看到不合规的培训机构的身影。自从去年对校外培训机构整顿以来,唐山市有六成左右的机构被审查出不合规范,这些机构一般被要求先停业限期整改,整改之后再不合规就会彻底关停。

  “这些机构能办下来证的都去办了,办不下来的基本都关停了。”唐山市某教育机构负责人李维说道。

  而不合规的机构大部分都是因为首先在“办学面积不低于300 m²”这项标准上不达标,很多培训机构都是从开发商手中租赁底墒或者商场里的门店,从开发商的角度来说不希望有过大面积的门店,从利益成本的角度来说,面积越大也越不好出租,所以一般门店都是100-200 m²。

  而对于很多中小机构来说,规定的300m²面积和当地的实际情况之间产生的矛盾也是很无奈的。

  许多中小机构都是开设在学校集中的街区附近,基于就近原则学生数量相对稳定,所以100-200 m²是够用的,如果扩大到300m²,学生数量并不会相应的增加,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成本会大幅增加。

  “不像超市扩大了,商品种类增加了,相应的客源就会增加,但是教育不是生活必需品,而且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生源是固定的,每年走一批来一批,阔面积学生没多导致入不敷出,这是我们这里大部分机构很无奈的一点。”李维感慨道。

  李维原先在唐山市某较偏僻地带开设一家学科类辅导机构,因为整顿面积不合规,他现在只有将机构转型做美术培训了。“我的机构的街区没有面积达到300 m²的商铺,所以我如果要符合面积要求,就必须要换一个地方,但是换地方所带来的问题是目前已有的学生资源就会流失,等于一切归零重新开始。所以我现在只能转型做美术培训了。”

  在唐山市,还有一大批像李维这样,基于自身实际情况面对政策整顿也无法采取措施进行整改的中小机构,对这批人来说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顺其自然。

  一般来说,在三四线城市,家长对于公立校老师的认可程度会比较高,但是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唐山市教育部门对于公立校老师在外兼职的情况态度很坚决,一旦发现,开除并吊销教师资格证,目前已有被开除并吊销的案例。

  “一些大型培训机构收费相对高,广告投入也较大,但是家长的认可度不是很高,相反的,家长比较认可退休的老师,这种老师不受体制限制,但是目前也比较稀缺。”李维表示,在唐山市,现在很多机构都从毕业生中招聘老师然后再自己进行培训,但是家长还是比较看重教学经验,所以对于年轻老师的认可度也很低。

  但对于老师提出更高的标准之后随之产生的问题是某些不合规范的老师会带着学生自己找地方补课,因为没有营业执照和资质,灵活性很高,所以即使进行排查也很难查到。

  从收费情况来看,一般机构是按照课时进行收费的,目前唐山市很多机构都实现了“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的标准。

  对于大型机构来说,一般课程费用较高,但是再大的机构可以容纳的学生数量也是有限的,而且对于一些偏僻地带大型机构无法覆盖,可是现在很多学生都有补课的需求,所以从供需矛盾来说是不平衡的。

  “我们夫妻二人收入的60%都投入在了孩子身上,我的孩子现在1年级,上一节乐高课300元,这个价格可能是唐山很多家长无法接受的。”

  陕西铜川:奥数班被严厉整改,机构学生人数需超过百人


  在陕西省铜川市某地区,由于区域不大,人口较少,所以教育部门对于培训机构的排查工作监管相对便捷但也十分严格,采用统一宣传、统一规范、统一管理的措施。

  起初,该地区拥有办学资质的机构只有十几家,经过整顿后已经有50多家机构拥有了资质证书,占当地培训机构总数的七成左右。

  学校会给每个学生分发表单进行统计,学生将自己所参加的校外培训机构名称全部列举出来,再由学校统一收取交由教育部门,巡查人员会根据表单一一进行排查。

  在当地,有少数机构采用自制教材进行教学,当地教育局还按照每个学科分类成立了教研组,对于这部分机构进行教学内容规范审查,防止有超纲现象产生。

  对于无证但各项都符合规范的机构,教育部门会进行统一资质证件办理,按照批次分发,对于不符合规范的,坚决取缔,同时还公布了两批市内自行停办的机构,其中也包括很多素质教育类的机构。根据铜川市教育厅公示信息显示,截止去年12月底,铜川市自行停办的培训机构共25家,取缔共15家,被纳入白名单的机构共93家。

  “由于本地都是临街的铺子,没有在大型商场里的,而且有些是在三四楼,一楼也没有前台,所以有的机构安全标准或者硬件设施无法达到要求。还有一些使用民房的是坚决不允许的。”铜川市某区某机构负责人刘迪表示,“教育部门有时候会来暗访,检查上课、收费、安全情况,有时候省教育局也会来,来了之后会跟学生聊天,但是有时候教育局会提前跟我们打招呼,让我们配合工作。”

  此外,在去年8月中旬,教育部门、卫生防疫部门、消防部门都会为培训机构校长进行办证流程、食品、消防等安全问题的会议总结来引导当地机构整改规范。

  “我们每次去教育部门办证指导咨询都很积极负责,去派出所开证明需要教育部门的介绍信,这些工作人员都很配合,没有为难我们的。”刘迪说道。“

  因为铜川市距离西安市很近,所以铜川市一些成绩比较优异的学生在初高中后去西安上学的情况比较普遍,而之前“西安五大名校”的考试会涉及奥数、奥语,所以之前铜川市很多机构是根据“西安五大名校”的要求进行培训的,所以衍生了很多奥赛班。

  “现在西安的学校都实行摇号入学了,对奥数的要求也没有以前那么高了,所以现在一些做奥数的机构也在转型,开始做同步或者其他课程。”刘迪称,自己机构所在的街区培训机构比较集中,而且这一片都是上下两层的楼,所以面积基本上都达到了300 m²,附近被查处的机构主要是因为还在做奥数班或者是在校学生人数没有达到100人不符合规定。

  “以前还有公立校老师出来补课的,但是现在没听说了,因为地方小,同行之间基本都认识,所以老师也没人再出来补课了,况且老师是跟机构管理层挂钩的,老师有问题先找的是校长,所以大家都还是很配合的。”

  广西桂林&新疆昌吉:“地下游击”依然存在,公立校老师不能以任何形式代课


  在广西省桂林市,大概有1000多家培训机构,这些机构以学科培训类为主,大多规模较小,2018年整顿开始之后有很多被关停。

  根据桂林市教育局的通报,在2019年1月,桂林市已公布市区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其中白名单包括100个年审合格的依法依规办学的机构;黑名单包括48个无证的机构;整改名单包括7个存在违规的机构。另外,有475个校外培训机构因无办学许可证停办, 68个校外培训机构符合办证条件正在申请办证。

  “实际上,素质教育在整顿过程中没有差别,也需要合规,也需要办学许可证。”桂林市某机构负责人武阳表示,当前合规的教育机构都不会使用公立学校的老师了,也有个别在做“地下”工作的、打游击的不合规教育机构。

  去年,桂林市教育部门主要查询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消防、教师资格证等,要求限期整改,据了解,一部分没有拿到办学许可证的机构或是因为成本问题,不愿意在场地、消防、师资、硬件(包括抗震、防雷、用电安全等)上进行投入,无法拿到消防的验收资格。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这几年培训机构的发展较快,出现了大大小小几十家机构。比较大的有英语培训起家的老牌机构方舟,现在也逐渐加入了数学、物理等。同时,还有以学科培训为主的励志学校等一批地区连锁机构。

  当地某机构负责人王凡表示,去年开始的整顿很严格,大约在9/10月份左右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小组,包括素质教育机构在内,一旦发现无证办学或其他手续不全的培训机构坚决关停。

  “之前有好多类似“小饭桌”加培训的机构都被关掉了。公立校老师不能以任何形式代课,包括家教,查的特别严。昌吉比乌鲁木齐更严格。”

  昌吉地区的学生参培率很高,大部分学生都至少参加了一个科目的培训,也有一些正面临中高考但成绩较差的学生,他们会花费几个月或者一年参加培训机构的中高考专项培训。也存在部分升学困难,考前为了提分一年花费十几万报名1对1的学生。

  (以上出现人名均为化名)

Tags: 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