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实验二小校长芦咏莉:基础教育对脑智研究需求巨大

2018-08-09 22:56:2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多知校长   0条评论

  “实验二小的学生有一个特征是非常自信、活跃、有想法,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开设的课前‘精彩两分钟’的环节。”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芦咏莉校长在中国儿童青少年脑智研究全国联盟进展交流会上如是介绍自家校园的学生。

  在“精彩两分钟”环节当中,老师会鼓励学生积极当众大胆发言,这就需要孩子整理发言思路。“语言是思维的一个外显形式”,芦咏莉介绍,北京实验二小是遵循这样一个准则,“孩子整理思路的过程,事实上也是大脑发育的过程,这一过程中,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也在不断提升”。

  孩子大脑发育的规律与成长的规律息息相关,因此,青少年儿童脑智研究,对于推进儿童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发展,提高基础教育质量,推进教育公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芦咏莉所执掌的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是北京西城区重点小学,该校始建于1909年,拥有百年历史,曾由郭沫若先生亲笔题书写校名。2003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在慰问学校师生时,亲笔题写了学校文化之魂——“以爱育爱”。

  \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芦咏莉

  2016年5月接任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的芦咏莉教授,于1998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专业,获博士学位,毕业后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2011年正式调入北京第二实验小学任科研副校长。

  芦咏莉多年来从事中小学生心理发展和教育、教师专业发展及其培训、中小学课程规划与教学改革等研究,也是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专家组核心成员,中国教育学会理事,小学教育专委会学术部常务副主任。在教育圈子,芦咏莉校长的学养、睿智、谦和及严谨常为人所称道。

  几年前,芦咏莉校长与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薛贵结识,逐步将脑智研究与教育实践相结合。

  这次,我们整理了芦咏莉校长在中国儿童青少年脑智研究全国联盟进展交流会上的精彩演讲,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Enjoy——

  “无论从数据、差异性还是教育误区中的普遍性来看,基础教育对脑智研究需求巨大”

  基础教育工作对脑智研究需求巨大,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说起:

  第一、当前需要脑智研究帮助的学生数量庞大。

  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教授贺永提到,据统计,每5个孩子里就有1个可能遇到了认知困难,阅读困难等障碍。北京实验二小目前有118个班,4434个学生,到9月份可能120个班,按照比例来算,北京实验二小现在就有887位学生需要得到特殊的帮助。如果40个孩子一个班,北京实验二小就有20多个班都是特需学生的班。

  深圳大学心理与认知研究院教授、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谭力海教授指出,目前我国患有严重阅读障碍、表达性障碍的儿童大概有3000多万。对60000名孩子进行的阅读能力测试,最终筛选出了3000个阅读障碍的儿童。

  以北京实验二小为例,5%的这个数据十分真实。因为北京实验二小每天在每一个班都要解决学生从情绪障碍、阅读障碍到和人交往和表达的障碍等方面的问题,还不包括肢残儿童的问题。

  第二、学生的个体差异性需要脑智研究。

  同一个年级、同一个班,会有非常优秀的学生,这些优秀的学生不仅表现出一些潜能,比如闭着眼睛绕过障碍物,而且在德智体方面都特别优秀。同时,班里也有一些学生,老师在他们身上花了大量的时间,但仍然效果不佳。最困难的是,当跟家长沟通时,家长认为孩子不可能出现问题,因为孩子的语言表达非常好,情商也很高。

  这些曾经解决不了的问题,直到有一次遇到薛贵教授,谈到左额回叶和颞下回。我突然意识到,孩子可能是大脑额叶的某一区域发展有问题,所以阅读对他们而言十分困难。学生的差异性带来了对脑科学研究十分实际的需求。

  第三、教育中的一些现象让脑智研究的需求更加具有普遍性。

  比如教育要服从于社会大众对教育的一个减负的要求,但却没有关于其科学性的解读。此外,有些家长在孩子发出行为之前,就给了孩子很多指导,孩子没有独立思考的过程。尽管家长可能十分优秀,预判也很准,但是这些指导依然会对孩子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教育提倡有耐心,有爱心,肯倾听,需要保持一定的沉默。

  无论从数据、差异性还是从教育误区的普遍性来讲,基础教育者极其需要对脑智和脑域相关知识的学习和相关研究成果的转化。

  实践与探索:脑育课程、精彩两分钟、体育为第一学科

  过去一年薛贵教授的脑育课程让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老师和学生收获颇多。比如,脑育课程中有关于大脑的发育需要什么营养的内容,会告诉孩子垃圾食品里有多少是合成要素,它对大脑发育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当学生了解到这些知识后,便会执行,也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北京实验二小课前“精彩两分钟”的环节,遵循“语言是思的一个外显形式”这一理念,让很多内向的孩子在经过一个学期的锻炼之后,开始了独立的思考和判断。

  2017年3月,北京实验二小提出“体育是第一学科”这一理念,事实上,这是在遵循学生中枢神经系统在6-12岁发展规律的基础上提出的。

  体育活动时,孩子们的大脑处于活跃状态,所以实验二小要求孩子进校之后第一件事是运动40-60分钟。事实证明,孩子在运动之后的课堂上,注意力更加集中。

  脑智研究知识需要普及,成果需要转化

  对于脑智研究,当前十分紧要的是进行知识普及。教育者、研究者以及企业家等各个群体关注点不同,要有针对性的进行普及,各群体之间要加强对话。此外,中国70%的孩子来自农民、农民工,因此农村孩子、留守儿童需要得到进行脑智研究科学家的更多关注。

  其次,基础教育需要脑智研究评价工具的转化。当前脑智研究更多集中在筛选,而基础教育更需要精准的思考解决实际的问题。因此,脑智研究评价工具不应该仅仅只是呈现分析结果,更应该根据分析结果提出对应的解决措施。

  第三,脑智研究成果应该以怎样的方式介入教育。脑智研究成果相关产品应该是促进学生大脑发育,而并非替代大脑。优秀的产品应该只是一个辅助的工具,是要让孩子拥有努力的过程,这样孩子的自我效能感才能提升。如果产品只是强调直接植入,强调最终问题的解决,那么很有可能最后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人,一种人是机器人,一种人是创造机器的人,还有一种只会使用机器的,实际上是大脑退化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脑智研究成果转化,进入基础教育尤其是6-12岁这一阶段的基础教育十分重要,但与此同时,这也将是一个长线的投资,短期内很难有利益的回报。

  (该演讲内容由多知网王敏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