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打卡小程序火了,能否解决在线教育完课率低的痛点?

2018-06-12 08:31:08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上   0条评论

  上完一节直播课,一个二维码出现,学员扫码就可以提交作业。

  这个场景渐渐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社群中进行学员活动中的常态,以前都是发在微信群,而今直接发在小程序。

  

  (打卡小程序使用场景)

  而老师能从后台看到打卡数量、提交的作业数量等可视化数据,也能通过系统提醒及时予以反馈。

  “微信小程序+教育”创业从去年突然火起来,今年更是得到了资本的追捧。

  “教育领域小程序风口来了”

  “某教育培训机构上完直播课后,要求每个人在群里提交500-1000字的作业;学生在一个200人的群里提交,群里有30-40个助教收作业,但总是被群内各种信息打断。”

  “学生在班级微信群里提交了作业,老师需要批改作业给予反馈,但老师往往反馈速度比较慢。”

  “学生买了付费课程后,总是因为各种理由没能学完课程。最后,也没有再买下一期课程。”

  在教育领域小程序没有出现之前,这些都是教培行业常见的问题。

  而围绕微信生态的创业者出现后,有一波人瞄准了教培行业的痛点,开始做起教育小程序。

  这些小程序有很多共同点,都有社群管理功能、打卡功能、批改功能等。

  2017年,蓝象资本投资总监王凯峰在看了鲸打卡后,断定“教育领域小程序风口来了”,于是蓝象资本成了鲸打卡Pre-A投资方之一。

  近日,多知网获悉,鲸打卡已经完成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投资方为涌铧资本。

  鲸打卡定位为督学营销提供商,一方面通过系统提升教育机构或者老师的工作效率,试图“尽可能提升每个环节的转化率”,一方面利用朋友圈分享的方式刺激学生学习动力,进行裂变传播。

  鲸打卡创始人兼CEO贝金贝金雨通过对行业的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在微信生态有大量机会,而鲸打卡切入的是更高频黏性更强的一个领域。”

  

  (鲸打卡功能介绍)

  鲸打卡是从练习评测环节切入,偏课后服务,可以用图片、语音、题目进行打卡,帮助教学者更好的在微信群中提供练习服务。

  “这个赛道的机会是全方位的”,贝金雨希望鲸打卡未来能更扎进教育行业,服务好这个领域的客户。

  而在不久前,也有打卡功能的社交型学习平台知识圈宣布完成了由好未来投资的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

  知识圈打出的口号是“帮助教育机构和老师更久的陪伴学生成长,形成持续的传播复购。”

  在知识圈创始人兼CEO孙大伟看来,教育小程序之所以会火,因为企业之前用开放的心态跟用户保持联系的可能就是公众号,另外一种形态就是微信群,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互动方式。

  “当前,微信公众号活跃率有下降趋势;同时,微信群比较难维持一直活跃的状态,因为微信群生命周期是基于活动保持活跃度;而打卡小程序能让一群陌生人变成‘轻熟人’,并能在一段时间内持续活跃,而且是循序渐进的过程,更能增强用户的黏性与互动。” 孙大伟如是分析。

  还有一家也做打卡小程序的是小鹅通,早在去年9月,专注内容付费的技术服务商小鹅通就已经完成3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喜马拉雅FM,投后估值3亿元。

  不同的是,小鹅通最初是从知识付费领域切入的,主打知识店铺小程序 ,但是也有打卡小程序,且越来越重视教育培训领域内的客户。

  

  (小鹅通有知识店铺小程序和打卡小程序)

  小鹅通联合创始人、COO樊晓星向多知网透露,“小鹅通的客户中有自媒体大V、出版行业、教育培训行业、传统媒体等,目前,20%为教培行业客户。”

  教育领域小程序风口背后,离不开微信生态的流量红利,也离不开教育培训领域的火爆,以及教育培训行业存在的痛点。

  教育领域小程序如何解决督学陪伴、完课率等难题?

  在功能设置上,鲸打卡、知识圈、小鹅通等都大同小异,都有打卡功能、互动体系、持续学习的奖励(刺激)机制。

  “某教育培训机构上完直播课后,屏幕上显示一个二维码,要求每个人提交500-1000字的作业;学生扫码后即可提交,视频、文字、声音的形式都可以;每次打卡(提交作业)后会自动生成精美图片分享到朋友圈,结课后甚至发个证书。”

  以上是一个教培机构使用教育小程序的案例。

  在同一个场景里面,集合了授课、作业、点评、互动、打卡等行为,相较于以往仅仅课程内容+微信群的方式而言,提升了老师和学生双方的效率。

  另外,教育小程序有社群管理方面的功能,对社群环境进行了优化,过滤了无用信息。

  尤其针对持续学习的习惯养成,教育小程序系统都设置了奖励机制,比如生成精美图片、发放电子版证书等供发朋友圈分享,有的甚至直接是用奖金、红包的方式进行刺激。

  鲸打卡解决的是督学营销痛点,贝金雨认为日签长图属于鲸打卡的特色功能,可以增强学生的自我肯定,转发到朋友圈传播更能增加学生使用的黏性。

  “因为鲸打卡是工具提供商,所以并没有非常侧重的把完课率作为主要的宣传点,”但贝金雨指出,“鲸打卡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提升完课率,但也要看使用鲸打卡的目的,工具是辅助,也得看机构如何去运营策略怎么和工具去结合。”

  最重要的原因是“鲸打卡并不是平台,也就说我们不是一个小网校,所以,完课率的指标从鲸打卡自身来说没办法监测到,除非客户告诉我们。”

  按着鲸打卡的规划,未来会增加可视化系统,会把督学和营销的效果量化。比如,更好地告诉客户,使用这个小程序提升了多少工作效率,拉来了多少生源。

  而知识圈更想强调在提升完课率方面的努力,孙大伟向多知网讲述了最初的设计思路,“当初是发现了在线课程用户的痛点,就是买了课不上,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懒’,所以要从这个心理出发制定学习习惯。”

  在这方面,知识圈设置了五种机制:奖学金打卡、作业点评和互动、成长记录和成就卡、学生之间的互动、自动统计五大功能。

  

  (知识圈小程序功能介绍)

  特别是奖学金打卡,使用了知识圈的知识分享者可以设置该模式,而其学生在学生缴纳的费用中设置部分作为奖学金放入奖金池,完成任务的学生可以平分奖金池的奖金。

  孙大伟解释,这五种机制促使学生完成课程,从而产生复购。他认为“知识圈其实主要解决了用户黏性的问题”。

  根据知识圈的官方数据,平台中大部分老师的完课率都在85%以上,平均完课率68%,复购率超过40%。

  小鹅通方面针对教育领域痛点也开发了很多功能,如作业本、打卡训练营、问卷、社群、助教等,而客户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向小鹅通定制。

  关键是“为了更好的帮助客户更好的留住用户,我们开通了一些例如‘奖金池’、‘契约金’这样的玩法,以一些外力的保障,促使学生去学完课程”,樊晓星如是解释小鹅通对提高完课率方面的尝试。

  可见,对于完课率的问题是根据各家公司的性质所决定,但是否真正解决了痛点,或许教育机构的使用者更为清楚。

  模式之争:做工具还是做平台?

  实际上,这些教育小程序每家选择的路径各不相同。

  鲸打卡坚持只做工具,为教育培训机构赋能,做“技术服务商,工具提供商”,不会做网校。根据贝金雨的解释,这一方面是鲸打卡的团队基因决定,另一方便就是B端市场足够大。

  但是孙大伟不这么想:“知识圈工具只是提供技术的一部分,最终形态必然是平台,平台就是赋能老师技术、流量、教研体系”,根据他的设想,做工具远远不够,最终要把知识圈做成 “社交型学习平台”。

  小鹅通定位是SaaS工具,但是客户更加多样化,尤其覆盖了大量知识付费的大V客户;提供的内容形式也不局限于微信,而是包括网页、小程序、App等。

  另外,不得不提一家曾经上了微信公开课的打卡小程序——小打卡,这家“明星”创业企业的创始人是90后徐佳义,CEO是校内网联合创始人、美团早期创业高管团队成员赖斌强。

  小打卡的投资方可谓阵容强大,包括:王兴和王慧文等个人天使投资人,以及真格基金、红杉资本、IDG和晨兴资本等投资机构。各轮次融资金额不详,只披露了当前估值1亿多美元。

  小打卡定位为兴趣社群平台,有语言、教育、健康生活、亲子幼教等社群。虽然暂时还没有主打教育,但是,是一家不可忽视的微信生态打卡类公司。

  所有这些模式都没有定论,都还在跑马圈地的初期阶段,但微信小程序+教育的风确实刮起来了。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微信生态是与微信深度捆绑,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假如微信遭遇大面积宕机、崩溃等情况,小程序或许也会受到影响。但创业者们似乎都不担心这种情况,他们认为“这种概率比较小”,而且也“相信微信的技术能力”。

  在教育小程序创业者们看来,这个赛道总体来说有很大的机会。孙大伟分析:“微信生态流量获取的门槛相对比较低;社群的链接形式跟小程序是天然结合。”

  但是由于跟微信强关联,有利也有弊,孙大伟列举了三种情况:

  微信现阶段对小程序功能的限制,目前还不能发挥它的最大潜能;

  微信对小程序的审核,甚至比App Store还要严格,这就可能使得创业者错过窗口期;

  毕竟小程序还在探索的过程中,微信对小程序的态度,也是根据政策时而收紧时而宽松。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顾虑,知识圈有小程序和H5两种形态,“万一小程序出现紧急情况可以切换到H5”。

  而鲸打卡方面担心的是一些外力因素,贝金雨认为近期出现的虚拟支付问题就是外力所致。他指出,正是因为微信跟苹果之间“互掐”,导致微信屏蔽iOS系统的支付接口调用,即限制部分小程序的虚拟支付。

  总体来说,贝金雨也看好未来,他认为:“教育小程序这个赛道存在大量的机会,可以说教育的全链条(包括教学、练习、评测等环节)都有机会。”

  没人能预测前方具体哪里有暗礁,也不确定小程序+教育这场风能刮多久。(多知网 王上)